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寄生虫》:面对贫富鸿沟,穷人的某些做法注定徒劳

2019-08-15 12:27:4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酣高楼
点击:    评论: (查看)

  总是给人惊喜的韩国电影再出佳作,宋康昊等主演的《寄生虫》再度令人眼前一亮。该片剧情曲折:宋康昊饰演的金司机是韩国底层人士,一家四口住在一间半地下室中,生活的窘迫自不待言。一次偶然的机会,金司机的儿子去一个大老板朴社长家任其女儿的家教,这是一间大豪宅。于是一个计划产生了,他们采用伪造毕业证的手段,让金司机的女儿也进入该家庭,任朴社长小儿子的艺术治疗老师。

  同随后采用栽赃陷害的手段,轰走了朴社长的专职司机,还有原来的女管家,进而金司机夫妇分别取代了他们的位置。但是,在一个朴社长全家外出的雨夜,原女管家又回来了,声称要取回上次匆忙离开而没有来得及取走的、藏在地下室的东西。

  于是,他们把她放了进来,没想到的是地下室居然藏着女管家的丈夫,一位躲债的老男人,他在这里居然已经藏了四年多!而此时,金司机一家人的秘密也被女管家识破,一番冲突过后,女管家夫妇被捆绑囚禁在地下室。

  而此时,朴社长一家回来了,他们在经过一番曲折后逃回自己的家,也就是那个半地下室,却发现自己的家早已被雨水淹没。他们爷仨只好去体育馆避难。而第二天,是朴社长儿子的生日,他们邀请了很多亲朋好友前来参加聚会,这些人当然也都是富豪。

  金司机一家人也受约参加了,当然朴社长并不知道他们是一家人。可是,此时女管家的丈夫突然闯了出来,用石头砸晕了金司机的儿子,用刀刺死了金司机的女儿,金司机的妻子也用刀捅死了女管家丈夫,总之一片混乱……而最终,金司机用刀刺死了朴社长逃走了,警方一直找不到他的下落,他其实也躲进了那件地下室……

  看完这部片子,我对该片简单的评价就是:这是一部韩国版的《白毛女》,因为该片的男主角,宋康昊主演的金司机,最终也被迫和《白毛女》中的喜儿一样,被迫躲进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靠半夜出来偷东西吃来过活。

  而遗憾地是:《寄生虫》中的金司机最终只能靠幻想中儿子考上大学、找到好工作、赚到钱、买下那座豪宅,自己才得以从豪宅的地下室出来重见天日……然而这一切只能是幻想,就如同《哈喽,树先生》中的树一样,乔迁新居、哑巴媳妇会说话了,这一切都是幻想。

  而白毛女喜儿最终等到了解放的那一天,她才真正从鬼变成了人。

  那么说到《白毛女》,前些年坊间流传着一些所谓“真相”文章,说黄世仁原本是世代行善、勤俭持家、勤劳致富的这么一个人,而杨白劳是一个嗜赌成性、欠债不还的懒汉。关于这个问题,怎么说呢?

  就如同《寄生虫》中的金司机一家人一样,他们在道德上是好人吗?显然不是,伪造证件,对同为打工者的司机、管家进行栽赃陷害进而取代他们的位置……这一切都是不道德的、甚至是违法的。

  而朴社长一家人,他们做过什么违背道德的事儿吗?似乎没有,朴社长家的财富是非法获取的吗?影片也没有如此交代,他们待人宽厚、彬彬有礼,他们的所作所为,我们基本找不出任何的不妥,换了我们也会那样做。

  可是,为什么最后金司机会突然给朴社长一刀呢?原因其实很简单,在影片中朴社长一家人其实根本没有和任何以底层形象出场的任何人物有过交集,金司机一家人始终是以高学历、高素养、资深职业人的面目出现在朴社长一家人面前。

  可是,朴社长日常的话却经常流露出对底层人物的疏远、厌恶,比如他总是说金司机身上有一种味道,那是一种经常坐地铁的味道。而朴太太则表示,自己很久不坐地铁了。很显然,有钱人是不需要去挤地铁的。

  因此,当朴社长带着一脸的厌恶、捏着鼻子去推开女管家丈夫的身体去拿车钥匙时,由于计划行将流产、老巢被水淹、爱女被刺而被压抑到极致的金司机捅死了朴社长。

  说到这里,我们该说这样一句话了:富人中也有好人、穷人中也有坏人。朴社长厌恶常年居住地下室的人身上的气味,这就该死吗?显然不能这么说,可是,作为一个富裕阶层来说,当贫穷阶层处在水深火热当中的时候,他们熟视无睹、依然蓝天白云、依然鲜花绿地、依然歌舞升平……怎么说呢?那可真的要“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了。

  正如影片中金司机所说:这分明就是一座凶宅,怎么卖得出去呢?的确,贫富差距过大的社会,就如同一座凶宅,随时可能会出现血光之灾。

  还有,金司机一家采用种种不道德的手段,无非是想通过给有钱人家打工,多挣些钱进而改变自己的生活境遇,但是我们不得不说:面对贫富鸿沟,底层人物任何以个体的形式对社会对命运所做的抗争,都注定是徒劳的。因为作为个体的底层人物,他们之间会先掐起来,就如同影片中金司机一家和女管家夫妇一样,女管家丈夫最终持刀闯了出来,他要杀的一个富人都没有,而是同为穷人的金司机一家人。

  当然,作为一部韩国电影,不大可能具有某些中国老电影所具有的革命性和社会主义思想,被刺翻在地的女管家丈夫,依然对朴社长说:朴社长,我尊敬你!金司机一家从未想过要干掉朴社长一家人,他们有了钱,也只是自己人胡吃海塞。他们没有去周济周围和他们一样的穷人,更没有联合其他穷人向社会、向政府呼吁出台一些有利于穷人生存发展的善政。甚至也没有利用自己手中的高大上选票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还是那句话,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个体的,因此落了个那样的悲惨结局。因为我们想用一句大家都听过的话作为本文的结尾: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