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王者归来!主流经济学的终结者——为即将到来的劳动价值论时代而作

2019-08-14 11:10:2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叶风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引子】

  今天,曾经主导国际贸易分工原则的比较优势论轰然坍塌,整个世界的自由贸易体系快速瓦解,中美贸易纠纷不过是冰山的一角,美国正在走向它曾经倡导的自由贸易的对立面。世界贸易组织对此束手无策,不得不开始着手制定新的游戏规则。在这个世界面临巨变的关键时刻,我们有必要重温马克思主义的劳动价值论,不忘初心,正本清源,引导世界经济步入一个健康、积极的正确轨道。

  【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论的地位】

  马克思虽然不是劳动价值论的最早提出者,然而马克思却把劳动价值论提升到无人企及的高度。这个高度,即使到了今天,依然能够让我们高山仰止。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论,不算夸张的说,是我们至今仍然无法破译的一部天书。资本主义读不懂,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打算读懂,所以有了所谓的主流经济学,也就是庸俗经济学。社会主义也读不懂,是因为大家始终无法参悟价值真谛,所以不断有人提出劳动价值论也要创新,其实就是想变相否定! 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论,是劳动价值论的源头活水。我们通常说到的劳动价值论,其实就是指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论。之前的劳动价值论,只能算是劳动价值论的启蒙思想。以威廉配第为例,虽然他认为价值和劳动时间有关,但是他不能区别价值和价格,和后来的效用价值论,都犯有一个同样的致命错误:价格和价值不过是同一枚硬币的两个面,两者被混为一谈。大卫李嘉图区分了价值的不同形式,但是他的价值有的时候是交换价值,有的时候是使用价值,可见他的价值不过是一本糊涂账。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论的一个重要贡献,就是认为商品的价值取决于凝聚在商品中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也就是说,无论该商品的价格在市场经济中有多么优异的表现,它的价值始终就是被抽象出来的劳动时间。

  笔者长期的研究证明: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论的所有结论都是正确的,我们甚至可以用它来解释今天经济学所面临的所有困境。我们应该旗帜鲜明的反对形形色色的动摇主义和逃跑主义!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论不容置疑和篡改,也谈不上所谓的创新或发展,至少在当前历史阶段还看不出这个必要。我们真正需要做的,其实就是解读好劳动价值论,用好劳动价值论!

  【价格和价值的分裂】

  要解读劳动价值论,就要解读价格和价值的分裂现象。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论,有一个科学的断言:价值是可变资本创造的,价格围绕价值波动。这个结论,在现实中不能直接得到证实。资本主义支持者很开心,他们以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提出了机器也可以创造价值的荒谬观点。社会主义支持者很矛盾,他们说不清价格和价值为什么会分裂,往往纠结于证明马克思在价值转形中提出的两大总量相等,即总价格等于总价值、总利润等于总剩余价值。可是即使证明了又能怎样?既然价值转形一定发生,价格又怎么会一定围绕价值波动呢? 价格和价值的差距有多大呢?我们从不同国家的人均收入差别就可以知道了!有的发达国家的人均GDP十几万美金,而有的发展中国家的人均GDP只有几百美金,相差达几百倍!以此推测,实际人均收入或者说劳动力的价格也应该相差几百倍。劳动价值是用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标称的,难不成彼此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也要相差几百倍?当然这是不可能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只是劳动力的指标,类似于工厂中的工时定额,各个国家基本上是一致的,和国家的发展程度没有必然联系。不同国家之间,商品的交换关系一般不能用它们的价值关系来说明。甚至于在一个国家的内部,由于劳动力不能充分流动,商品的交换关系也往往不能用它们的价值关系来说明。

  同工却不同酬,这是什么鬼?传统的观点认为,这个是因为劳动生产率的不同。显然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答案!劳动生产率只是一种结果,不是导致这种结果的原因。它是为机器说话的,不是为人说话的,不能据此评价劳动者工作效率的高低。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各个国家价值的积累程度不同。

  【积累的两个阶段】

  如果一个社会处于百废待兴阶段,那么所有的产业必须经过社会积累,才能够具备基本的生产能力,也就是简单再生产的能力。如果一个社会进入成熟阶段,所有产业已然具备了基本生产能力,它只是需要自我积累,就可以拥有扩大再生产的能力。在社会积累阶段,投资很大,利润很小,企业需要经过很多年的积累才能偿还投资。如果价格等于价值,那么资本密集度高的产业偿还期限就非常长,乏人问津,感觉得不偿失。在自我积累阶段,投资已经偿还完毕,无论是资本密集型产业,还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它们所创造的价值完全取决于可变资本,也就是活劳动,和不变资本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此时价格等于价值,没有任何压力。 既然价格和价值的关系,存在如此泾渭分明的两个阶段,为什么我们依然要坚持劳动价值论,坚持价格要围绕价值波动呢?这是因为在漫长的社会经济发展中,必须要通过社会进行积累的时间并不很长,而自我积累过程则永远不会停止。举例来说,汽车业在投资前会做可行性研究,一般静态投资回收期是6年。如果没有意外,汽车业会一直存在下去,或者以其它的形式存在下去。短短的6年时间,相对于近乎于无限的历史长河,它的影响近乎于零。价格等于价值,才是所有产业的必然归宿。

  由于体制问题,整个社会的剩余价值是按照个别资本占总资本的权重进行分配的。无论是在它的社会积累阶段还是自我积累阶段,价格往往都不等于价值。这就是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中提出的价值转形问题,社会平均利润率是价值转形的基本原则。为了追求利润率,几乎所有企业都是在用投资回报期评价投资项目,而不是在用成本评价投资项目,丰田等极少数推行成本企划的日系企业除外。随着企业的不断成长和发展,我们会发现商品的价格有靠近价值的趋势。主流经济学家们误以为这是经济规模让企业的生产成本降低了,其实是价值规律在起作用。

  【透过价格和价值的分裂现象看本质】

  按照劳动价值论,每个劳动者都用自己的价值等价交换他人的价值。无论怎么交换,属于每个劳动者的价值不会有变化,但是这个劳动者的主观评价会有变化,他只会选择自己评价度最高的交换价值。如果价格可以表达一个人的满意度,那么这个劳动者所选择的就是一个最高的价格。价格和价值的差距越大,意味着劳动者交换到的利益越大。这种差距,是劳动者内心的主观评价,而客观上价格和价值是相等的。如果在客观上,价格和价值已经分裂了,那么当初我们曾经选择的那个满意度最高的交换价值一定不存在了。客观上的价格和价值分裂的越大,我们内心的满意度就会越小。这种内心满意度,换一个说法,其实就是使用价值。价格和价值的分裂程度越大,说明使用价值越小。

  劳动价值论是告诉我们,用手里既定的“价值”去买一件自己最中意的产品。资本主义是告诉我们,用手里既定的“价格”去买一件自己最中意的产品,然而这是一个逻辑悖论。资本主义是搞市场经济的,它用价格表达消费者内心的满意度。既然是你最中意的,它的价格就一定会相应提高,此时你已经根本买不到自己最中意的产品了!所谓的市场经济的效率最大化,其实不过是资本家的效率最大化,而不是社会的效率最大化。

  对于资本主义来说,一方面所有企业都在追求利润最大化,另一方面资本通过价值转形满足平均利润率,所以它的价格和价值的分裂现象及其严重,这意味着资本主义社会的真实效率极其低下,存在着资源的巨大浪费。这种巨大的浪费却被资本主义社会表面对于利润的无止境追求所掩盖了。即使我们不谈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危机,它依然是腐朽和没落的社会!

  【从劳动价值论看比较优势】

  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大多是当今世界的发达国家。它成功的营造了一个神话:国际分工和自由贸易。它告诉我们,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有着各自的比较优势,只要我们老老实实的服从国际分工,彼此都能实现利益最大化。事实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没有什么不同。同样的劳动力,创造的价值必然是一样的,所不同的在于积累。 积累决定了产业的性质。在不同积累基础上,建立不同性质的产业,生产性质不同的产品。国际贸易中,不同性质的产品之所以有不同的价格,不是因为产品的价值不同,而是因为产品的稀缺程度不同。需要较高积累的产业,它的发展速度慢,一般是资本密集型产业;需要较低积累的产业,它的发展速度快,一般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发达国家以高积累为主,经济发展相对慢,产品相对少;发展中国家以低积累为主,经济发展相对快,产品相对过剩。它导致了一个必然结果,就是发达国家人均收入高,发展中国家人均收入低。

  这种国际分工,在一个国家的经济起步阶段是合理的。从长期经济发展看,是不合理的,它会把这种生产分工演化成贫富分工,会导致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前面我们已经分析了,高积累实际上传达的是一个错误的价格信号,它让产品的价格远远偏离价值。为了修正这种错误信号,国家应该在一定程度上主导产业政策,不能完全被市场经济左右;亦不能受比较优势论左右,一辈子从事低级产业。中国这么多年来的经济发展较快,绝非单纯的利用劳动密集型产业的高成长性,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的积累较高。从近年的国民经济统计公报的数据看,我们每年的固定资产的投资,大约占GDP的80%。换句话说,劳动者创造的价值中有80%被拿去投资了! 高积累不仅仅是指资本的积累,也包括技术的积累,教育的积累等。发达国家之所以会成为发达国家,除了资本主义世界的长期资本积累,恐怕一个更重要的因素,还在于它掌握和控制了这个世界绝大多数的科技成果。这种科技硬核上的差距,不是说赶上就能赶上,但是至少我们要明白,资本积累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实施赶超战略中,一道不可跨越鸿沟。这个世界已经被比较优势论或者国际自由贸易等等荒诞的理论欺骗了太久,被所谓的市场经济理论愚弄了太久,走了太多的弯路。

  【王者归来】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我们曾经拥有过劳动价值论,我们也一度动摇,甚至抛弃了劳动价值论。事实教育了我们,让我们今天可以重新认识劳动价值论,发现它的重大意义,坚定对马克思主义劳动价值论的信念!让我们携手共进,抛弃一切杂念,痛定思痛,不忘初心,迎接劳动价值论的王者归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