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种族主义、血统论、血统论2.0版,不能让他继续了!

2019-08-13 09:54:2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里我要首先纠正一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政治制度是“民主制”,可不是“世袭制”,事实上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遵循的都是“民主制”。

  “红歌会”论坛虽说是左翼论坛,可其中观点五花八门,各式各样都有。我倒是喜欢也习惯这种风格,只要不太出格,五花八门的观点既可以激发思想、碰撞火化,也可以活跃论坛气氛,吸引更多人气参与,真理越辩越明。不过你可真的要一颗好心脏!这不,论坛就有两篇奇文,为“血统论”和“世袭制”公然招魂的奇文:《一字千军谈接班人制度》和《杨百胜:有必要重新看待世袭制》,简直让你血管贲涨。以下我就简称“两文”。先摘录一段: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政治家的后代是天生从政的料,也可以说家族遗传有政治基因。为了避免如苏联那样迅速垮台,为了应付外来侵略,为了迅速现代化,朝鲜毅然地选择了社会主义世袭制。朝鲜与古巴的接班人方式很稳妥,避免了争权夺利的动荡,世袭制也让野心家死心,又延续了共产主义制度】

  满清结束100年了,竟还有人为“世袭制”公然招魂,亮瞎你的眼睛不?!特别“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让人联想起文革初期反动的“血统论”,其实他是一组,比如还有“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更让人联想到反“血统论”英雄遇罗克的遇害。此段历史不堪回首,竟还有人为之公然招魂!诚如“两文”所说“中华民族绵延五千年,世袭制的中央集权功不可没”,这是“唯物论”观点,但“世袭制”决不可能是未来社会的发展方向,更不可能是未来共产主义制度,未来社会必定是“民主制”。有资产阶级“民主制”,也有“社会主义民主制”和“共产主义民主制”;说“朝鲜毅然地选择了社会主义世袭制”,我想你可能出于无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看似三代传承,金日成、金正日和金正恩,然而他是“社会主义民主制”,金家三代传承只是表面,实际是通过民主程序产生。事实上社会主义国家都是“民主制”,没有一个“世袭制”;谎称“世袭制……延续了共产主义制度”,既找不到马克思主义导师们的理论依据社会主义运动中也找不到真实案例,将朝鲜与古巴的接班人说成是“世袭制”,简直一派胡言。朝鲜与古巴的接班人制度有一套党内程序和国家法制,国际共产主义处于低潮时期,反动政客趁机污蔑社会主义运动,然而他们也不能无视这套程式的存在,他们也承认这套程式的存在,怎么能胡言乱语。当然社会主义民主在各国的运行处于不同水平,然而这套民主程式是客观存在的,与“世袭制”根本两码子事,社会主义民主本来就是个逐渐完善过程,怎么可以胡说八道。

  中国文明的传说时代是“部落制”和“酋邦制”。部落或酋邦领袖是公举或禅让产生。“部落制”时代离我们太过遥远,我们现在推测可能是所谓“大民主”――也即全部落成员都有权参与部落管理,包括部落领袖的产生,部落成员都有发言权,而“酋邦制”时代只能是“有限民主”――酋邦领袖的产生由各部落领袖决定。这可能就是最早的“代议制”了――各部落领袖代表本部落成员行使整个酋邦的管理权,包括公举酋邦领袖。“酋邦制”仍然属于传说时代,比如“五帝”时代,然而后人凭记忆已经将他记录下来。比如传说:酋邦领袖大禹召集各部落领袖开会商议治水事宜,防风氏的部落领袖故意迟到,结果纪律处分,被大禹给杀了。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远古民主制已容纳不下,于是“世袭制”取代远古“民主制”,“酋邦制”也过渡到“国家”形态。传说大禹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国家“夏朝”(据最近研究考证:“夏朝”前面还应该有一个有虞氏建立的国家。我估计仍然属于酋邦制政权),由酋邦领袖变为国家首脑,大禹死后将政权传递给他的儿子启,开始了中国三千多年的“世袭制”。应该说“中华民族绵延五千年,世袭制的中央集权功不可没”,他既顺应了生产力的发展,也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

  然而“世袭制”太过漫长,以至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比如循环往复不止的治乱循环“周期律”,不能说与“世袭制”无关――“世袭制”下虽说有严格的政权交接制度,可政权交接每每导致政权失序、社会动乱,中国的治乱循环,其中一大半由这个原因所导致。这里有专门的历史统计,我就没法展开了,应该相信这是事实。最后“世袭制”被孙中山和平的葬送进入历史。更何况一部中国《二十四史》所记录的政治家后代们非痴即傻,要么晋惠帝那般的“何不食肉糜”,要么刘阿斗般的“此间乐,不思蜀”;就连应该具有的一般理性都丧失殆尽,哪来“政治家的后代是天生从政的料”呢?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胡说八道呦。

  “世袭制”,由一项先进制度,由于太过漫长而变成一项落后制度,阻碍了中国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进入中世纪后迟迟不肯退出历史舞台,曾经领先世界的中华文明渐渐被西方超越,这在中西文明比较中是有定论的,“两文”论述可要有依据呦。

  “两文”说:

  【没有搞世袭制的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社会主义制度全部被资本主义颠覆了,发生了资本主义复辟,社会主义国家亡党亡国了,目前中国也在变化,很担心说不定哪一天也会步前苏联、东欧国家的后尘!而搞了世袭制的国家如朝鲜和古巴,虽然是非常小的国家,但是迄今为止仍然能够屹立不倒,安如磐石,他们仍然坚持搞社会主义制度不变,是真正意义上的纯粹的社会主义国家。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勇气和选择。】

  不能不佩服“两文”的良心用苦,可“两文”是否还有人类正常逻辑?一日三餐的人类生命鲜有超过100岁的,而不吃不喝的乌龟王八寿命往往就是几百年,是否不吃不喝就可超过几百岁?这个因果逻辑你是怎么得来?是否准备不吃不喝试试?同一个人在撰写《杨百胜:一人一票就能包治百病吗?》时到又显得理性十足,真难看出与《杨百胜:有必要重新看待世袭制》是同一个人,出自同一双手。前苏联倒塌是因为不搞“世袭制”!这个理论不仅奇葩而且丧尽天良,向成千上万社会主义信仰者的伤口撒盐。

  “两文”一会儿假惺惺反驳流言说“反毛人士以毛岸英可能世袭的无中生有的理由来诬蔑毛泽东”,一会儿又“毛岸英从小耳濡目染的是大公无私舍己为国的奉献精神,而贪官汉奸崽子从小耳濡目染的是腐败和卖国技巧”,两句话出现在同一篇文稿中,上下文连贯不就是要去做实这个流言蜚语?安的哪门子心思?

  “两文”推崇“举贤不避亲”。确实,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不必回避“举贤不避亲”;然而“举贤荐能”是第一位的,“不避亲”是第二位的,主次应该区分。社会主义中国在“举贤不避亲”上是有严格的政治制度设计的,反对“裙带主义”从来就是制度设计的基调、主色彩,这可不能混淆。说话要正反两方面说全了,可不能由着兴致只说单方面的话。

  最后需要说的是“继承制”与“世袭制”是两码子事:“两文”说“在经济上我们是继承制,难道继承制这就不是世袭制了?”你这是胡扯?一个是经济制度,一个是政治制度。虽说经济与政治不能截然分开,但毕竟不是一回事。况且社会主义制度确立后,“继承制”的经济基础逐渐瓦解,“继承制”也就自然而然退出历史;私有制经济下“继承制”也受到各种限制或化解,比如通过“遗产税”等税收制度加以限制,以信托基金等经济制度来化解。总之:“世袭制”从政治上走向没落,“继承制”从经济上走向式微,这都是历史发展的规律,符合历史唯物主义历史观。

  ××××××××××××××××××××××××××××××××××××××××××××××××××××××××××××××××××××××

  “血统论”的祖师爷是“种族主义”,他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纳粹德国发展到了登峰造极,引发了“二战”,被草原和前苏联打回石器时代。“种族主义”的理论内核是“生物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血统论”没有理论内核,一如中国传统思维缺乏理论形态,而是一大堆文辞堆砌和口号再借助赤裸裸的暴力行动,诸如“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文革”后遭到批判,然而众所周知的原因,批判不彻底,嘎然而止,致使上世纪八十年代“血统论”发展为2.0版。“血统论2.0版”又回归返祖到他的祖师爷“种族主义”,赤裸裸的宣扬起“生物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和“智商主义”。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到处谈论“斜边上舔一条辅助线”,不分男女老幼,无论黑白红黄,哪怕公务缠身也不忘在飞机上给老教授打电话谈论以前的“数学笔记”和师生恩情,讨教“一个三角形内切一个圆,这个圆的直径应该是???”。这种全民“斜边上舔一条辅助线”现象当然与当时“学好数理化”思潮不无关系,然而更与种族主义的智商崇拜推波助澜有关。

  然而有趣的是,这个群体别说“斜边上舔一条辅助线”这类把戏智商,就连一般普通人的生存技能都缺乏,只剩玩弄女人的兽类本能――这个群体美其名曰“情商”。因此这个群体纷纷加入文艺娱乐行业,撑起当时娱乐界的一大半来自这个群体,“两文”所说的“政治家的后代是天生从政的料,也可以说家族遗传有政治基因”做梦去吧!

  从“种族主义”到“血统论”再到“血统论2.0版”,他是个必然过程,“血统论”到了“血统论2.0版”,尚存一息的红色印记也早已丢到爪哇国去,“革命”、“英雄”、“龙凤”等连一点痕迹都不见,除了玩弄女人、玩弄房地产、玩弄金融这三项技能外,这个群体一无是处,“两文”所说的“政治家的后代是天生从政的料,也可以说家族遗传有政治基因”滚他妈的蛋吧!!!我参加网络讨论十多年来有一百多万字的理论证明,最近的一篇发表在本论坛《三十年前的一个预判:“精英主义”有滑向“种族主义”的趋势——六六现象再思考》 ,可以参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