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任留柱:和“工农兵文艺”网友漫谈新时期社会主义

2019-08-13 10:46:4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任留柱
点击:    评论: (查看)

  终于,看到一位老兄——工农兵文艺网友,正面回应拙作了。表示感谢。

  而且,这位老兄是退休工人,和我的身分差不多,我是工人出身的干部,我们会有共同语言,不会有“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的感觉。

  首先,我先搞清楚网友的身份,“工农兵文艺”是否就是“鱼翔浅底”网友?因为文章里面有一段话,使我糊涂:“被他称之为积极响应文章跟帖的河南老乡(鱼翔浅底),由于评论跟帖字数限制一直是言犹未尽,想要长篇大论却水平不高而且打字缓慢劳神费力,必须说明本人不是专家学者,只是一个退休多年的普通工人。”从这一段话看来,好像是一个人。

  网友还看到过拙作《在天堂,邓小平见到了毛泽东》,而且评价不低,我们就更有共同语言了,让我们借着红歌会这块宝地,叙叙家常。

  老兄的大作连续看了两遍,不知从何说起。就从贫穷是不是社会主义说起吧。

  我喜欢将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文字长了容易造成阅读障碍。我不管这句话是谁说的,我的感觉,社会主义是一种美好的社会形态,马克思不是预见过吗?社会主义应该是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产生。一个国家,搞了六、七十年社会主义,至今还是贫穷,虽说有帝国主义封锁,可是有苏、中两大国家的支援,怎么,一旦停止支援,你就断顿了?同是一块土地,和南韩比一下,还有什么可说?我有同事去过朝鲜,说他们那里的生活水平,相当于中国的六、七十年代。金正日的时期,他曾到中国来访问,回去后,将新义州定为特区,对外开放,也就仅仅是对中国开放,这是个良好的开端。最近朝美会谈已经开始,虽然不顺利,但是他们已经将中心工作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有一个说法不知是否真实可靠,九十年代我们停止了对他们的支援,在投票决定中国是否承担2000年奥运会的承办权时,他们竟投了一个反对票,使北京以一票之差败给了悉尼。如果真是这样,有什么国格可言?我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埋下了对他们厌恶的种子。

  今天算是个开头,老兄的文章除了上面这一条,其他方面,看不出有针对性地批判,是否老兄整理一下,使我们今后的漫谈,有针对性?我们不是在辩论什么,是在认识真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