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望长城内外:中国人的“民主教育”

2019-08-07 14:12:3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读《台湾人给香港人的一封信》有感 

  8月5日,台湾自由撰稿人雁默在观察者网风闻社区发了《台湾人给香港人的一封信》。看了这封信(实际是一篇文章),我的感觉是,雁默在这封信中谈的一些看法,实际上是许多台湾人这二十多年來的亲身感受。

  “自由、民主”,多么美好的字眼!但雁默通过二十多年来的亲身经历,对西方式的民主有着刻骨铭心的认识。雁默认为,在台湾搞西方式的民主,“那就是一个自困的开始”,导致“台湾二十多年来沦为意识形态战场,社会撕裂,空转”。民进党搞“去中国化”,强化本土意识,煽动排外情绪,外省人成为第一个牺牲者。接着,在本土民粹政治的推动下,“兴起了各种壁垒分明的意识形态,人与人之间时常为了与自己生活无关的政治话题冲突起來,小则口角,大则互殴,”友情社交、亲情生活、父母相继成为第二、第三、第四个牺牲者。“于是,台湾社会陷入混乱与撕裂,人民相互对立”。

  雁默认为,“台湾民众是在生活条件高与收入相对平等的优越环境里,吃饱了撑的,贪食所谓‘参政权利’而误入了歧途。大家以为政治是依循自己的意志決定的,其实根本不是,在利益挂钩的政媒环境下,人民的投票意志被看不见的手所遙控,而政客为重要的专長,就必须是‘綁架群众’。”

  雁默从二十多年來的亲身经历中认识到,“普选绝无可能得出缩短贫富差距的结果,尤其是在滥用自由民主概念的人手上。那会是另一场阶级分化的开始,只有各种形式的选举椿脚(引者注:“选举椿脚”指帮候选人拉选票的人)能获利,这群既得利益者会不断推动对自己有利的政策,导致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里。不看台湾,看美国也能一目了然,看泰国也行。”

  因此,雁默在信中告诫香港人,“想要西式自由民主?请別来台湾,怀念被殖民的感觉?请移居英国,表面同情你们的英国人会接受吗?也不必多,十万人就好,英国绝不肯收香港难民,即便是大量的经济移民。他们若接纳了你们,还干嘛脱欧呢?”“纸短情长,这封信給那些对社会运动产生狐疑的香港民众,你们的直觉沒有错,这就是作死。台湾人已耽溺于怎么想都有问題的‘自由民主’太久了,要找祸首,也只能怪民众自己当初沒有把狐疑展现为有力的行动,阻止悲剧愈演愈烈。”

  雁默在信中特别提醒香港人,“那些状似思想进步的公知啊,你們一般民众要特別要留意,最黑暗的心,外表都是光鮮亮丽的。索性自己用功点,将台湾现状与30年前比较,从民众福祉的角度审视,得出的答案才最可信。”

  看了雁默的这封信,我最大的感受是,我们中国人近二三十年受到的“民主教育”太多了,也太深刻了。

  生活在大陆的中国人,在改革开放之初,有不少人也曾受到涌进国内的西方思潮的影响,受到西式自由民主的蛊惑,狂热地追求过“民主”。但在三十年前那场政治风波过后,大部分人开始冷静下来,特别是大家从近三十年来中国台湾以及前苏联、东欧等一些国家和地区搞西式民主的恶果中,逐渐认识到西式民主的道路在中国根本就行不通。

  生活在台湾的中国人,则是亲身体验了一把西式的自由民主。当台湾在两蒋之后开始“民主转型”时,一些生活在台湾的中国人曾经觉得自己过上了美国人那种自由民主而又富足的生活,而大陆的中国人却依然生活在贫穷与落后之中,于是有的人便趾高气扬地对大陆的中国人进行冷嘲热讽。可是让他们始料未及的是,台湾二三十年来毫无休止的政治纷争,严重拖累了经济与社会发展。台湾的GDP 在二十多年前为大陆的40%,而现在只有大陆的4%,少了一个“0”。他们曾经引以为骄傲的大台北、大高雄,如今甚至不如大陆的一个地级市。而贫富差距依然存在,靠普选上台的陈水扁成了大贪官,高喊“民主、自由、平等”的蔡英文依然在为资本家打工。实践是最好的老师,生活在台湾的中国人也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受到了深刻的“民主教育”。雁默的这封信,就是一份有代表性的作业。

  而对于生活在香港的中国人来说,他们的“民主教育课”开始得比较晚,现在还正在进行着。也许他们所上的这一课会更加惊心动魄,也更加触及人们的灵魂。我相信,生活在香港的中国人早晚会明白:西方式的“民主”实际上是资本和金钱操纵下的“民主”,这种“民主”是撕裂社会和分裂国家的催化剂,其结果必定会象台湾一样,严重拖累经济与社会发展,而“民主实验”所付出的代价都要由全社会来买单,仅有的收获也基本归富人所得。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看到一条消息:8月6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竟再次发表声明,公然支持香港暴力抗法分子,并妄称:“美国国会里的民主和共和党人,都同香港民众站在一起,希望他们能拥有一个充满希望、自由和民主的未来。”

  看到这条消息,我真想问一下佩洛西:如果美国示威者在华盛顿冲击打砸国会,在纽约街上和地铁阻塞交通,在城市街头袭警、纵火,你还支持吗?实际上,美国政府对于这些行为,从来都是坚决镇压毫不手软的。佩洛西的这个“声明”再一次给我们中国人上了一堂“民主教育课”,她告诉我们,西方式的“民主”有多么的虚伪!

  附:《台灣人給香港人的一封信》

  作者:台灣自由撰稿人雁默

  2019年8月5日14时发表在观察者网风闻社区

  這封信,我想把話說得直白點 —— 1. 你們在作死。2. 台灣人根本就不關心香港人。

  兩年前,港獨搞反對運動,到台灣來與太陽花運動者串連,在台北街頭舉起「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標語時,我曾撰文批評,講反了,香港人應該注意的是「今日台灣,明日香港」。

  「今日台灣」的意思是,台灣二十多年來淪為意識形態戰場,社會撕裂,空轉。這話到了今天,倒是為蔡英文選舉套利所用,以支持港人「反中」的角度,將「今日台灣」詮釋成自由民主的美麗境界,喊起了「冀今日台灣,成明日香港」。

  香港人,蔡英文這話若你信,你就是在作死香港。真相是,你們愈亂,蔡就愈爽。

  香港目前的亂局,歷經兩蔣時代與民主轉型的台灣人太熟悉了,那就是一個自困的開始。西方國家丟到台灣的「膺品」有兩種,一是自由,一是民主。自由主義的流弊是個人主義的無限上綱,民主制度的流弊是民粹主義的理盲短視。錯不在自由民主的概念,而在於濫用概念的人。

  理論就不深談了,分享點客觀現象吧。

  反政府運動在台灣,是利用人類最原始的排外心態做為起點,二十多年前,第一批犧牲者是所謂「外省人」。這與目前特朗普掀起的白人種族主義內戰是一樣的,就是為了最大化自己的選票,切分選民的選舉策略。

  因為本省人佔大多數,是反政府(國民黨)運動理所當然的收編族群,而煽動排外情緒極為簡單,本土意識形態只要以「母語」作為滋生土壤,即可粗野生長。於是,原來純樸好客的本省人被煽動了,新仇舊恨一起清算,外省人,即便是本土出生的第二代,甚至同時有本省與外省父母者,都被視為佔便宜的外來者,從此外省籍庶民就與國民黨一起帶著原罪。

  最容易使用的排外歧視工具就是母語,它被簡約為「台灣人就該講台灣話」,這麼一來,就算是從小接受「國語」教育的本省人,也被社會氛圍逼迫,不講「台灣話」就是「外省仔」。可鄙的是,所謂「台灣話」僅指閩南語,原住民語和早屬本省的客家語還不算在內。

  這還沒完,閩是中國福建,說閩南語也是中國語,不如稱為「福佬語」,再將香腸切小一點以「脫中」。雖然,「福佬」也是中國概念。說到底,除了原住民語之外,台灣所謂母語,就是中國方言。「方」是邊緣,「母」是核心,強調母語,就是「台灣主體」的概念。

  這種爭執與族群重新定義很無聊是吧?但台灣硬是在這類問題上空轉了近十年,搞到風聲鶴唳,也干擾了民眾之間的交流,到底該選擇什麼語言說話呢?於是很快地產生了第二個犧牲者 —— 友情社交。

  在本土民粹政治下,興起了各種壁壘分明的意識形態,人與人之間時常為了與自己生活無關的政治話題衝突起來,小則口角,大則互毆,在扁朝前後衝突最激烈的時候,許多有賣酒的餐廳都張貼告示「請不要談政治」。因為酒後互毆事件頻傳,業者不堪其擾。

  很快地,「親情生活」成為了第三個犧牲者,朋友間的激情社交蔓延到家族聚餐,連親人都能搞到勢不兩立,斷絕往來,還有夫妻為此離婚的,為了什麼呢?不過是彼此支持對象不同而已。而最大受益者,總是以挑撥離間手段狂賺選票的政客。

  連家人都能為政治立場反目,也就產生了第四個犧牲者 —— 父母。政治意識形態在通試教材埋地雷,貌似中立的各種極端偏見就滲入了教育現場,並侵入家庭,造成父母對子女的教養障礙。因為父母接受的教育與孩子差異頗大,認知兩異,毫無必要的兩代鴻溝就這麼劃開了親子裂痕。

  於是,台灣社會陷入混亂與撕裂,人民相互對立,直到本土政權出現空前貪腐的現象,氣氛才稍有緩和。對,請你注意這個詞「稍有」。因為日後還要選舉,今天的挫敗者,明天會想出撕裂新招以求勝選。

  在社會撕裂的過程中,推波助瀾的前鋒就是商業媒體。

  以市場機制運作的媒體,其商業利益是與政客利益一致的,媒體精神在自由主義詮釋下,是應該代表人民監督政府的第四權。這概念原則沒有錯,但如上述,錯的永遠是濫用者,倒霉的也永遠是委託監督的人民。

  民眾對新聞的喜好,基於人性就是偏向惡趣味,隱私,醜聞,弊案,暴力,情色這些狗屁倒灶的鹹濕材料。而要論台灣媒體的向下沈淪,香港人,就是你們的八卦媒體侵入所致。在自由主義的掩護下,「人民有知的權利」被無限上綱,基本道德尺度遭到挑戰,而其結果卻是商業盈利的成功。於是乎,本土媒體一一淪陷,偏見,誇大,造謠,什麼都來,內容賣得出去才是王道。

  在選舉制度下,政治與媒體沆瀣一氣,操縱輿論套利,到現在還是台灣社會無法根絕的病灶。這是一個長達近30年的民主迷航,而只要觀察柯文哲現象,即知台灣政媒環境的扭曲與低劣品質。

  香港人,你從台媒上看到支持香港「反送中」的聲音,其實只是台獨與港獨的相濡以沫而已,台灣人包含台獨在內,就沒有真心關心香港死活的人。

  你們目前的亂局,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貧富差距下,年輕世代的迷惘與憤怒,他們只是想找到發洩的出口,但是,台灣的亂局卻發生在貧富差距很小的後蔣時代。為什麼有這種差別呢?其主因就是港獨很想獲取的普選制度。

  那個反對運動時代,在野者能實現奪權的唯一途徑,就是實現普選。講白了就是,普選制度最容易作弊。煽動民粹是作弊之濫觴,「兩顆子彈」則是結果,最後造就了本土政權通暢的貪腐模式。

  因此可以說,台灣民眾是在生活條件高與收入相對平等的優渥環境裡,吃飽了撐著,貪食所謂「參政權利」而誤入了歧途。大家以為政治是依循自己的意志決定的,其實根本不是,在利益掛鉤的政媒環境下,人民的投票意志被看不見的手所遙控,而政客為重要的專長,就必須是「綁架群眾」。

  如果香港在沒有普選制度時,少數人都能以冠冕堂皇的話語輕易綁架多數人,有了普選還能維持穩定局面嗎?我以台灣經驗打包票,這是百分百作死。普選絕無可能得出縮短貧富差距的結果,尤其是在濫用自由民主概念的人手上。那會是另一場階級分化的開始,只有各種形式的選舉樁腳能獲利,這群既得利益者會不斷推動對自己有利的政策,導致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裡。不看台灣,看美國也能一目了然,看泰國也行。

  香港人可捫心自問,在中國城市裡,香港真的無可取代嗎?如果你年齡稍長應該了解,沒有什麼是無可取代的。貿易戰是最鮮明的範例,相爭之雙方,貿易到底誰靠誰,其實很難一刀切地判斷。但只要誰發動了攻擊,承受壓力的一方就會迅速規避風險,另尋替代方案,減少對攻擊者的依賴。

  請看清現實,沒有「中國要靠香港」這回事,這現象就算存在於一時,也非鐵律,套句你們香港人的名言,不作死就不會死。這次事件,根本沒有誰欺壓香港,糟蹋香港,那你們到底在反對什麼?

  想要西式自由民主?請別來台灣,懷念被殖民的感覺?請移居英國,表面同情你們的英國人會接受嗎?也不必多,十萬人就好,英國絕不肯收香港難民,即便是大量的經濟移民。他們若接納了你們,還幹嘛脫歐呢?

  紙短情長,這封信給那些對社會運動產生狐疑的香港民眾,你們的直覺沒有錯,這就是作死。台灣人已耽溺於怎麼想都有問題的「自由民主」太久了,要找禍首,也只能怪民眾自己當初沒有把狐疑展現為有力的行動,阻止悲劇愈演愈烈。

  那些狀似思想進步的公知啊,你們一般民眾要特別要留意,最黑暗的心,外表都是光鮮亮麗的。索性自己用功點,將台灣現狀與30年前比較,從民眾福祉的角度審視,得出的答案才最可信。

  只有自己能救自己。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