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望长城内外:正确认识和把握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特殊规律

2019-08-01 15:20:0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香港回归以来多次发生政治风波的原因是什么?我认为,既有外部势力插手干预的原因,也有内部社会矛盾和政治斗争激化的原因。然而,从内因与外因的关系来看,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是通过内因而起作用的,因此,香港问题的根子主要还是在香港内部。

  那么,香港问题的根本原因究竟是什么呢?我认为,还是出在“资本主义”这四个字上。

  香港回归以后,中央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在香港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应该说,这个基本方针和安排是正确的。但如果从有关部门自身来找原因,问题则主要出在忽视了对在社会主义中国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搞资本主义”的特殊规律的研究。

  我认为,香港回归以后的“资本主义”与一般国家和地区的“资本主义”是明显不同的。

  一般国家和地区的“资本主义”主要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完全独立的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实体,对本国所有事务拥有或基本拥有独立自主的管治权;另一种是在某个资本主义国家管辖下的某个区域实行一定程度自治的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实体,如某些帝国主义国家的海外领地(如波多黎各等)。

  而香港回归以后的“资本主义”则是在社会主义国家管辖下的区域性的高度自治的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实体,香港的主权在中央,香港特别行政区所有的权力来源于中央,虽然是高度自治,但不是完全自治。这种国家主体是社会主义,局部地方是资本主义的“一国两制”,在世界上是首例,在实际运行中也必然会存在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会继续发挥基础性的作用。在香港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的这五十年中,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会对香港的经济与社会发展会继续发挥基础性的作用,其中既有积极作用,也有消极作用。积极作用主要是能够发展生产力,有利于香港的繁荣;消极作用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规律必然导致社会贫富差距的扩大,从而激化社会矛盾;二是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政治、司法制度和意识形态等)继续合法地存在,会成为反共势力与社会主义国家中央政府对抗的阵地与工具。香港回归22年来,这两个方面的消极作用都已充分地体现出来了。

  第二个问题是国家对香港的经济与社会发展负有重要的责任。根据权力与责任相适应的原则,香港既然是社会主义国家管辖下的区域性的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实体,香港的主权在中央,香港特别行政区所有的权力来源于中央,国家对香港的经济与社会发展也就相应地负有重要的责任。

  第三个问题是国家有责任指导帮助香港搞好“具有香港特色的资本主义”。由于以上两个问题的存在,就决定了国家负有指导帮助香港特别行政区发挥资本主义的积极作用和防止资本主义的消极作用的责任。也就是说,在“香港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的”的这一前提下,国家要指导帮助香港搞好“具有香港特色的资本主义”。所谓“具有香港特色的资本主义”,就是符合香港特别行政区实际,既能充分发挥其积极作用又能最大限度地防止其消极作用的资本主义。

  毛泽东同志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书中说:“我们不但要研究一般战争的规律,还要研究特殊的革命战争的规律,还要研究更加特殊的中国革命战争的规律。”

  同样的道理,我们的对港工作,不但要研究社会主义建设的一般规律,还要研究在中国搞社会主义建设的特殊规律,还要研究更加特殊的在社会主义国家管辖下的部分地区搞“具有香港特色的的资本主义”的规律。由此可见,香港回归22年来,我们对港工作的主要问题可能就出在对在社会主义国家管辖下的部分地区搞“具有香港特色的资本主义”的特殊规律研究不够。

  那么,在社会主义中国管辖下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搞“具有香港特色的的资本主义”有哪些特殊规律呢?我认为,主要有三点:

  第一点,要保持资本主义基本的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不变。这是因为,香港回归以后,香港特别行政区“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这是中国政府对国际社会的庄重承诺,写进了香港基本法,也有利于香港保持繁荣稳定。

  第二点,要循序渐进地进行必要的改革。纵观世界各个资本主义国家,也在不断进行改革,各国在改革与发展方面有不少可供借鉴的做法,其中一些做法在发挥资本主义的积极作用和防止资本主义的消极作用方面收到了较好的效果。我们常说,改革是社会发展和进步的动力,可见,即使在“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的情况下,香港也需要进行改革。事实上,现在香港已经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了。

  当然,在香港进行改革,一是要有利于维护国家的统一与主权完整,二是要有利于香港的稳定与发展,三是要有利于香港民众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这是三条最基本的原则。在具体作法上,则应先易后难、循序渐进。我认为,目前首先应从解决民生特别是住房问题入手进行改革,这是因为,民生特别是住房问题是当前香港社会反映最突出的问题,而且特区政府帮助老百姓解决民生特别是住房问题,反对派想反也反不了,如果反对派公开反对,他们就会进一步失去人心。

  第三点,国家有关部门不仅要坚决支持香港特区政府维护“一国”原则,也要积极支持特区政府搞好改革。特别是要使国家对香港的支援和好处落到每一个香港民众身上,使广大香港民众充分认识和感受到国家对香港人民的关心和爱护。这样做的结果,必然会不断增强广大香港民众对国家的认同感和向心力。

  总之,在社会主义国家管辖下的局部地区搞“具有香港特色的资本主义”,这是人类社会前所未有的事情,我们应在实践中努力探索,正确认识和把握其特殊规律,从而在香港不断落实好“一国两制”的伟大方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