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长沙医疗收费极其混乱,医保资源严重流失

2019-07-12 09:45:0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杨宏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度?在这样一个标榜着社会主义的文明国家,在这样一片共产党萌芽、生根、成长了近百年的熟土,在全世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都在推行免费医疗的今天,一群又一群的人正从病人身上发着横财,甚至从重病患者身上发着横财!

  这是一条又长又黑又臭的产业链!在那些邪恶的链条中,在这个千疮百孔的医疗体制的空洞里,这些魔鬼上窜下跳,青面獠牙、挥舞着利抓,眼中泛着绿光,虎视眈眈地打量着每一个国人,时不时就吃他们一块肉——掏空他们的救命钱!

  就拿长沙的尿毒症患者来说吧!

  对于尿毒症患者,长沙采用的是单病种包干政策。三级医院170元/天,在职自付10%,退休自付9.7%;二级医院140元/天,在职自付10%,退休自付6.5%;三级医院130元/天,在职自付5%,退休自付3.2%。

  在三级医院,老病人透析400元/次,新病人透析450元/次,血滤1000元左右/次,灌流1700元左右/次,医保范围内药品(二级医院同)需促红素(30元/支)11-13支、低分子(19元/支)11-13支、降压药(26元/盒)3盒等,约617-715元;自费药品(二级医院同)需左卡(32元/支)11支、罗盖全(50元/盒)3盒、多糖铁(38元/盒)3盒、碳酸镧(89元/瓶)2瓶等,约需794元。

  在三级医院,绝大多数病人每月必须透析11次,老病人就得4400元,新病人就得4950元;加上血滤(其中包含一次透析)1000元、灌流(其中包含一次透析)1700元,扣除灌流、血滤中包含的血透各一次共800元;加上医保药617元、自费药794元、医保自付部分494-510元,老病人就得8205元,新病人就得8755元;医保定额只有5100-5270元,老病人每月总共得自付2935元以上,新病人每月总共得自付3485元以上。

  在三级医院,不少病人每月必须透析13次,老病人就得5200元,新病人就得5850元;加上血滤(其中包含一次透析)1000元、灌流(其中包含一次透析)1700元,扣除灌流、血滤中包含的血透各一次共800元;加上医保药715元、自费药794元、医保自付部分494-510元,老病人就得9103元,新病人就得9753元;医保定额只有5100-5270元,老病人每月总共得自付3833元以上,新病人每月总共得自付4483元以上。

  在湘雅附一、附二、附三,住院收费较高,随便住一次院,就得自付四、五千,所以病人根本无法通过住院,去做灌流、血滤,从而减少门诊透析自付部分。

  在湘雅附一、附二、附三,病人每月自付三、四千,经年累月,许多病人早已倾家荡产了!这些病人做不起灌流、做不起血滤,中分子、大分子毒素得不到清除,积压在体内,重病住不起院,磷高吃不起碳酸镧,甲状旁腺素高吃不起罗盖全,他们的生命时刻受到威胁!

  这些因病致穷的病人,住不起院,只能靠门诊透析维持生命,许多人甚至几年没住过院了!即使这样,他们每月还得自付两千多!他们占用的医疗资源极少!

  另一方面,一些家境富裕的病人,没什么问题,却会经常跑到医院住院,不停地做着血滤、灌流……这些人占用了极多的医疗资源!他们随便住次院,医疗费用就三、四万,住两次院,医保费用就远远超过了那些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因病致穷的尿毒症病人的医保费用!这简直太不公平了!

  除了湘雅附一、附二、附三,在长沙的其它三级医院,住院收费较低,病人住院自付部分少,病人为了减少门诊透析自付部分、为了能活下去,经常会跑去住院,通过住院,做灌流、血滤、开药、记账做门诊透析,医院为了赚钱,趋之若鹜!

  如此,虽然极大地方便了这些三级医院的病人,让这些尿毒症病人得以活了下来!然而,病人每住一次院,医疗费用至少一、两万,医院倒是赚得盆满钵满,但这无疑让医保付出了巨大代价!占用了巨额的医疗资源!为了吸引病人住院,有的医院甚至完全免去了病人的住院自付比例!

  本来,只要医保自付比例低一点,只要医保额度稍微提高一点,只要灌流、血滤不那么暴利,让病人每个月做得起一次灌流或血滤,只要将那些必需的药品纳入医保范围,尿毒症病人就不会因此去住院、去占用宝贵的医疗资源了!

  在二级、一级医院,这种情况更加严重!二级医院门诊透析,医保额度只有4200-4340元/月,一级医院门诊透析,医保额度只有3900-4030元/月,依靠这个额度,尿毒症病人根本活不下去!这简直是鼓励全体尿毒症病人每个月住次院,简直是鼓励尿毒症病人和医院占用、浪费巨额的医疗资源!

  在二级医院,病人每透析一次,350元,绝大多数病人每月必须透析11次,就得3850元;加上血滤(其中包含一次透析)900元、灌流(其中包含一次透析)1500元,扣除灌流、血滤中包含的血透各一次共700元;加上医保药617元、自费药794元、医保自付部分420-282元,费用就有7381-7243元,医保定额只有4200-4340元,病人每月总共得自付3041-2903元以上。

  在二级医院,有的病人每月必须透析13次,每次350元,费就是4550元;加上血滤(其中包含一次透析)900元、灌流(其中包含一次透析)1500元,扣除灌流、血滤中包含的血透各一次共700元;加上医保药715元、自费药794元、医保自付部分420-282元,费就有8179-8041元,医保定额只有4200-4340元,病人每月总共得自付3839-3701元以上。

  二级医院,病人自付这么多,依靠医保定额,就做一做透析都不够,病人又怎么活得下来呢?

  在二级医院住院,费用最低,病人住次院,一般只需自付一、两千元,通过住院,可以做灌流、血滤、开药,可以记账用于门诊透析,最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二级医院的尿毒症病人,每月还是得自付一千多元!

  二级医院的尿毒症病人,就为了能活下去,能每个月做次灌流或血滤,能开到那些必需的药品,被迫每个月住次院!他们每个月除了门诊血透耗费医保4200-4340元外,通过住院,额外还要耗费医保资源一、二万元!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多么巨额的数目!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浪费!医院从中获得了多么丰厚的利润!只需从中拿出一点点,就能解决长沙尿毒症患者的问题,实现尿毒症治疗全免费!

  长沙的医保和医疗资源,就这么默默地流失了!因为这种巨额的浪费,长沙的大多数尿毒症病人,生计艰难,几乎陷入绝境!

  长沙的医疗系统就这么混乱,绝大多数医院,为了获得巨额的利润,十多年来,一直在搞鬼,一直在引诱病人住院赚钱——骗取巨额的医保金!一直在做着违法的勾当!而那些身陷绝境、天天遭受折磨的尿毒症病人,为了能活下去,不得不随波逐流!在苦难的命运中沉浮,找不到方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