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生死疲劳》中为什么出现莫言这样的跳梁小丑?——评莫言谈《生死疲劳》之十六

2019-07-10 16:32:3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新浪读书名人堂的编者,为莫言谈《生死疲劳》,编辑的第三个标题是:“莫言谈新书是写作形式的一次探索”。

  主持人:我看到这个小说里,其中有一个人经常跳出来,这个人也叫莫言,也是一个作家,您不停提到了他写的作品,像《黑驴记》,我印象中您没有写过《黑驴记》,这个人跟您不是一个人吧?

  莫言:这个莫言是我、也不是我。这个也不是我的新发明,用搞文学批评的、或者搞文化研究的人的方法来说,这种写法应该算是“源小说”的叙述,源是源头的“源”,还是一元两元的“元”我也不知道,大概这两个字是通用的。

  为什么出现莫言这样的跳梁小丑一样的来回折腾的人物。像这部小说里面,本身有对话关系,有西门闹最后转世成的大头婴儿,他在讲述自己在畜生道里,不断的转轮回的故事。他在畜生道轮回的时候看到人世间的蓝脸他们的故事,也通过他来讲述出来。跟他构成对话的是在一边听他讲述,一边也参加讲述的小说中的另一个人物——蓝解放。他们两个之间构成了互相对话和互相叙述的关系。

  但是我觉得用这两个有限制的个人视角,依然会使整个的故事当中出现很多难以顾及的死角,他们两个不能构成全知全能的视角,但加入了莫言的小说,很多地方可以用这个方式来弥补,拾遗补缺,填补了很多漏洞。莫言就是经常拾遗补缺是一个串场的角色,由于这个角色的出现,小说有了多义性。莫言的出现,莫言小说的出现是丰富了故事,使这个故事具有了多义性。同时也消解了故事,一些所谓很严肃的故事,用这种方式把它消解掉了。

  ——《生死疲劳》中为什么出现莫言这样的跳梁小丑?莫言回答说:为了“拾遗补缺,填补了很多漏洞”,“同时也消解了故事,一些所谓很严肃的故事,用这种方式把它消解掉了”。

  2013年6有22日天涯论坛 > 天涯杂谈有篇朱继信Lv 6的帖子《莫言的确会讲故事——《生死疲劳》读后点滴》,对《生死疲劳》中为什么出现莫言这样的跳梁小丑?作了评论。抄录于下——

  莫言得了诺奖,其作品一时成了宠儿。

  本人没有读过“莫作”,只是看了当年的《红高粱》电影,觉得好闹。

  2013年夏初,女儿送了张书卡,又一次进了此生特别钟情而久违了的书店,“莫作”《生死疲劳》摆在显眼之处,翻看简介,觉得也是很闹。

  《生死疲劳》2006年首次出版,作家出版社2012年10月第一版,至11月即印刷七次,可见是何等的热门!

  在封面眉头醒目的标注:

  “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代表作——魔幻现实主义融合传说、历史与当下”。

  《生死疲劳》的主人公叫“西门闹”——算当地的财主,被镇压后,先先后后转生了驴、牛、猪、狗、猴、人——“大头婴儿蓝千岁”!

  这是我儿时听到过最为不可思议的故事——大人讲的古今。所以,就好奇了大作家如何演绎,其功夫又在何处?

  这部书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并在《出版说明》里宣称:“为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我社启动‘共和国作家文库’大型文学工程,力图囊括当代具有广泛影响力的重要作家的代表作品”。毫无疑问,莫言的《生死疲劳》是被列入了“当代具有广泛影响力的重要作家的代表作品”。

  因为了好奇,想看看书中的热闹,更看是否如《出版说明》中的评价,就以39元的价格购得了一本。

  粗粗看完了五部五十三章又五节、49万字、内容跨越半个世纪的鸿篇巨制,觉得莫言之能有五:

  一是能把死人说活了。

  得诺奖后,世人评价莫言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通观五百多页,他的确是名副其实会讲故事,从头至尾把一个死人讲的比活人还要“活”——活灵活现。

  凡是轮回的鬼魂,在阴曹地府里要过最重要的一道关口——被灌下一碗“迷魂汤”,“就会把所有的痛苦烦恼和仇恨忘记”,然后到阳间重新为人或者为畜。

  而“西门闹”的鬼魂“挥手打翻了碗,对鬼卒说:

  ‘不,我要把一切痛苦烦恼和仇恨牢记在心,否则我重返人间就失去了任何意义。’”

  因而,死鬼西门闹历经了六道轮回,却阴魂不散,托附在活生生的畜生身上,最后托附在活生生的人身上,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又分不出那是真来那是假,那是实来那是虚,加上“莫言”亲眼亲耳亲身所见所闻所经历——

  在这部大块头的书里,几乎从头至尾都有“莫言”的身影,“莫言”的故事在第二十七章更是上了题记:“醋海翻腾兄弟发疯,油嘴滑舌莫言遭忌”,可以说是“莫言”的专篇,而且细节描写得“出神入化”:“他伸出一只脚,把那个倒在地上的酒瓶子往眼前一拨,然后以非常迅捷的动作弯腰把酒瓶子捡了起来,眯着眼睛往酒瓶子了看——他的眼前一定是一片绿色——他将酒瓶中残存的酒倒进嘴里,吧咂着口舌,啧啧有声,连声夸赞:‘景芝白干,好酒,果然名不虚传!’”

  “莫言”的故事,故事的“莫言”,谁不信这是真实的故事呢!亘古未有的精灵——西门闹的六道轮回的故事,绝非是作者“胡编乱造”,不是小说的演绎,更像是报告文学或者纪实文学。

  二是会“穿越”。

  近些年,“穿越”的故事很多,如成龙主演的《神话》,其远古与现实的“穿越”,借的是古墓,明眼人一看是有人造的硬伤。而莫言的“穿越”,现实、真实,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始,到新千年——2000年止,土地改革、合作化、大炼钢铁、天灾人祸、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主人公在阴间与阳间穿越,“与时俱进”,作为过来人的读者,很容易信以为真,特别是将作者成为“画中人”,将作者的喜怒哀乐融于其中,更觉西门闹“穿越”的自然真实、顺理成章:

  天才顽童莫言——编写顺口溜讽劝老顽固单干户蓝脸入社;

  爱看热闹尿裤子的莫言——与蓝解放在邮电所设在村子里的电话接转台窗外偷窥里边的风景,被通上电流的电线电击的“吱吱叫唤,尿了一裤裆”;

  可怜的莫言——文化大革命中,西门屯“红卫兵”排演《红灯记》,“莫言天天粘在金龙屁股后边,哼唧着要角色。我哥吼他:滚蛋”;

  油滑馋嘴莫言——西门屯养猪现场会,一个油滑的黑影——莫言从听会的人群中挤出来,溜到被外地开会的人喝光了糖水的大瓷缸里,把上半截身体探到缸里,把两口大缸掀翻在地,人钻到缸里,大概是用舌头舔缸底吧……

  “看风景”和搬弄是非的莫言——有天中午,他发现西门金龙和黄互助相跟着爬上了一棵大杏树,搞得杏花瓣儿纷纷降落。他急于让人前来与他一起观赏树上的浪漫,便匆匆忙忙平均跑到饲料加工房,把正在睡午觉的蓝解放摇醒……

  热心肠和投桃报李的莫言——莫言与主人公“蓝解放”是发小,互相“知根知底”,相互提携帮扶:蓝解放送莫言到大学作家培训班学习、助其成才。蓝解放落难,去西安投奔在一家小报做总编室主任的莫言,莫言鼎力相助。

  等等等等的莫言,与“穿越”“步步相伴”,作者莫言真真实实活在了故事里,“穿越”的真实性更显得毋庸置疑。

  三是会“串联”。

  在该部作品中,作者不厌其烦的节选自己的其他作品,什么《苦胆计》、《太岁》、《黑驴记》、《方天画戟》、《杏花烂漫》等,既叫你读其新书,又巧妙地推介了旧作,让读者产生了新的兴趣,去想去品味其他作品。

  如在“第一部驴折腾”的87页文字中,就有八次节选或者复述他的其他小说。比如,写到西门闹的鬼魂被鬼卒押解转生为驴的途中,看见了村头的小石桥和桥下的三条狗时,借其口说道:

  “莫言在他的小说《苦胆计》里写过这座小石桥,写过这些吃死人吃疯了的狗。他还写了一个孝顺的儿子,从刚被枪毙的人身上挖出苦胆,拿回家去给母亲治疗眼睛。用熊胆治病的事很多,但用人胆治病的事从没听说,这又是那小子胆大妄为的编造。他的小说里描写的那些事,基本上都是胡诌,千万不要信以为真。”

  又比如,西门猪——猪十六“发现了奇异事物,总是按捺不住的兴奋,总是想把这奇异与其他猪共同分享,这一点与莫言十分相似。他在一篇题名《杏花烂漫》的散文里写道……”

  这样的穿插,前后贯通,似乎是故事发展的必然,成为“神来之笔”,而非多此一举的生拉硬拽,驴槽里多出一个马嘴。

  四是会说教。

  首先,从书名就回味无穷,生者不易,死者亦累,生生死死都疲劳。其次,一个灵魂没有选择出身的自由。书中主人公曾经是财东,被镇压后,每到“轮回”,都被阎王爷忽悠,托生为畜生或者人,情愿不情愿都要听从命运的安排和摆布。

  比如,写到已经长大的西门驴,因为啃杏树而被支书用尖利的石片打伤了腿,受到主人蓝脸夫妇无与伦比的爱抚,便感慨着“我不是什么西门闹,我就是一头驴,一头很快就要长大、与主人同甘共苦的驴。就像莫言那厮在他的新编吕剧《黑驴记》中的一段唱词:

  身为黑驴魂是人

  往事渐远如浮云

  六道中众生轮回无量苦

  皆因为欲念难断痴妄心

  何不忘却身前事

  做一头快乐的驴子度晨昏。”

  因为,无论是认不认,都改变不了已经为驴的客观事实。所以,与其在人与驴之间痛苦的煎熬,不如做一个明白驴的快乐。

  五是会揭疮疤。

  记得“文化大革命”后,产生了“伤痕文学”和“揭露(暴露)文学”,有的写得直白、激烈。这部作品,也写了上世纪以来的“伤痕”,除去个别章节,总体上觉得自然,入情入理,看后令人反思。对眼目前的社会问题,也写的自然流畅,发人深省。

  《生死疲劳》是写农村的人与事,当然离不开依附着的土地:人经历了轮回,土地也经历了轮回——土地改革、平均地权、土地归农民私人所有——合作化运动、土地归集体所有——农村改革、实行大包干责任制、再次实行平均地权。从1950年至2000年的半个世纪,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借着西门屯原党支部书记洪泰岳的嘴说:

  “什么‘大包干责任制’?不就是单干吗?‘辛辛苦苦三十年,一觉回到解放前’啊”!!

  《生死疲劳》“第三部猪撒欢”,以猪十六为主要角色,描述了几百头猪的命运和养猪场的兴衰,而且把它上升到了贯彻毛 关于大养其猪的指示的政治高度。这也符合那个疯狂年代的疯狂行为,似乎吃喝拉撒睡都与政治有关。

  如此等等,都很自然的引起读者的深思,或者说是从中汲取了应该汲取的东西。

  只是有些过分荒诞的描写,字里行间透露出了恶心和糟蹋、作贱伟人的气息,主要反映在第三十一章里,以猪十六的口吻记述了“9月9日这天,发生了一件不亚于山崩地裂的大事……”给读者的映象其手法过于下作了。

  (下划线转者所加)

  ——朱继信网友对《红高粱》电影,觉得好闹。翻看作家出版社对《生死疲劳》的简介,觉得也是很闹。

  好闹什么意思?百度网解释:

  闹是指混乱。屋里很混乱就是屋里挺闹。孩子很调皮,弄的周围环境很吵闹就是孩子挺闹。闹后面经常会加上其他句子成分。比如多加一个轻音的挺,挺闹挺前一个是非常的意思后面一个是语气助词。除此之外还会加一些代词,比如挺闹人,就是很烦人,挺闹心,就是说心理有些烦乱,所以闹就是东北代指混乱的意思。

  对《生死疲劳》中为什么出现莫言这样的跳梁小丑?朱继信网友的结论是:给读者的映象其手法过于下作了。

  什么叫下作?百度网解释:卑鄙下流。

  引证解释:

  清·曹雪芹《红楼梦》第三十回:“下作小娼妇儿!好好的爷们,都叫你们教坏了!”

  《红楼梦》第三十六回:“不得好死的下作东西!别作娘的春梦!”

  清·李宝嘉 《官场现形记》第十六回:他看了又是喜,又是气;喜的是真赃实犯,果不出我之所料;气的是这班不长进的老爷,干此下作营生,偏会偷偷摸摸。

  《品花宝鉴》第三回:“这位奚大老爷的下作脾气讲不出来的。”

  梁启超《新中国未来记》第四回:“就只有这一群献殷勤拍马屁的下作奴才,天天想着新花样儿来糟蹋自己。”

  曹禺《北京人》第一幕:“这种女人我一看见就知道想勾引男人,心里顶的下作啦!”

  莫言用下作手法写的《生死疲劳》,已经大闹中国13年了!同志们!同胞们!该认识卑鄙下流的莫言和他的《生死疲劳》了!

  2019年6月27日星期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