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夺取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全面胜利的关键是要加强党的领导

2019-07-09 14:37:0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香港回归祖国已经22年了。在这22年中,香港发生了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风波,其中包括三次大的政治风波,即2003年7月至2004年4月香港反对派组织的反对23条立法和要求双普选的游行示威活动,2014年9月至12月香港反对派进行的“占领中环”活动,以及今年3月以来香港反对派组织的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游行示威和包围占领打砸香港政府、立法会和警察总部等活动。这一次次的政治风波,都是围绕在香港要不要实行和怎样实行 “一国两制”方针政策而展开的政治斗争。

  一、《香港基本法》关于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国家与香港基本关系的规定

  “一国两制”即“一个国家,两种制度”。根据邓小平的论述,“一国两制”是在国家实现统一的大前提下,国家的主体坚持社会主义制度,香港、澳门和台湾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长期不变。其中,“一国”是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香港等某些区域是国家不可分离的部分,是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的地方行政区域。中央对包括香港等某些区域在内的所有地方行政区域拥有全面管治权。“两制”是指在“一国”之内,国家主体实行社会主义制度,香港等某些区域实行资本主义制度。

  那么,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方针政策,国家(中央)与香港是什么关系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以下简称《香港基本法》)的规定,国家(中央)与香港基本关系包括四个方面:

  第一,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所管辖的一个地方行政区域。《香港基本法》第一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 第十二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这两条明确了国家(中央)与香港的关系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其管辖的一个地方行政区域的关系。这是国家(中央)与香港最基本的关系。

  第二,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中央的授权实行高度自治。《香港基本法》第二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依照本法的规定实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第十三条规定,“中央人民政府负责管理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有关的外交事务。”第十四条规定,“中央人民政府负责管理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防务。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负责维持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社会治安。” 这三条明确了除了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有关的外交事务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防务由中央政府负责管理外,中央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不是固有的,其唯一来源是中央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的高度自治权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权,而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务管理权。对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中央具有监督权力。

  第三,香港特别行政区负有维护国家统一和安全的责任。《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这一条明确了香港特别行政区在维护国家统一和安全方面的责任。

  第四,必要时中央政府可以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有关的全国性法律。《香港基本法》第十八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宣布战争状态或因香港特别行政区内发生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动乱而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进入紧急状态,中央人民政府可发布命令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 这一条实际上是明确了必要时中央政府可以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直接管理。

  从以上四点可以看出,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方针政策,“一国”是实行“两制”前提和基础,“两制”从属和派生于“一国”,并统一于“一国”之内。 “两制”不能损害“一国”,不能损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统一和安全,香港特别行政区在行使高度自治权的时候也不能损害中央的全面管治权。

  二、香港回归以来,在“一国两制”问题上中央与香港反对派主要的分歧和对立

  香港回归祖国以后,中国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则,这是中国在《中英联合声明》中所作的承诺,也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所规定的。但是,香港回归以后,香港反对派与中央政府在如何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问题上,始终存在着分歧和对立。

  一是关于“一国”的认知。中央所说的“一国”是包括基本政治制度在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是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的地方行政区域,中央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而香港反对派所说的“一国”则只是地理和文化上的中国。

  二是关于国家(中央)与香港的关系。中央认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所管辖的一个地方行政区域,虽然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自治权,但中央拥有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也就是说,香港特别行政区必须在中央的全面管辖和监督之下,根据中央的授权行使高度自治权;而香港反对派则认为,香港除了外交和国防事务由中央管理外,香港应实行“完全自治”,中央不能干预香港的任何事务。这实际上就是把香港看作是不受中央管辖的完全独立的政治实体。

  三是关于香港民主政治建设问题。中央认为,香港的民主政治建设是中央主权之下地方政府的民主政治建设,香港的政治制度如何发展,应由中央决定并参与到香港政制发展之中;而香港反对派则主张实行不考虑中央主权的独立政治实体的民主。

  香港反对派之所以在这些基本问题上与中央存在着分歧和对立,主要原因是他们在自由、平等、民主这些文化价值上和政治认同上,认同香港属于英美西方世界的一部分,而不是新中国的一部分。也就是说,他们心目中的“国”,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国”,而是英国或美国这个“国”;他们心目中的“法”,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而是英美西方世界的“法”。由于香港长期受英国的殖民教育和西方思想文化的影响,在香港社会特别是精英阶层中普遍存在着与反对派类似的这种认同上的误区。

  三、中央与香港反对派围绕“一国两制”问题的斗争,是关系到香港前途命运的重大的政治斗争

  香港回归祖国以后,香港反对派制造了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风波,其矛头不仅指向香港特区政府,更是直指中央。他们反对中央和香港特区政府的行动,始终得到了英美等西方国家明里暗里的支持。

  无论是2003年7月至2004年4月香港反对派组织的反对23条立法和要求双普选的游行示威活动,还是2014年9月至12月反对派进行的“占领中环”活动,以及今年3月以来反对派组织的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游行示威和包围占领打砸香港政府、立法会和警察总部等活动,反对派的基本目的都是要推翻中央支持的由爱国爱港阵营控制的香港特区政府,夺取香港的政权;他们的最终目的是要把香港变成不受中央管辖的完全独立的政治实体,使香港成为国际反华反共势力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基地”。

  因此,中央与香港反对派围绕“一国两制”问题的斗争,是一场关系到香港前途命运的重大的政治斗争。

  四、夺取在香港贯彻“一国两制”方针政策全面胜利的关键是要进一步加强党的领导

  香港回归祖国22年来,中央与爱国爱港阵营同国际反华反共势力支持的香港反对派围绕“一国两制”问题的斗争,既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利的教训。对于究竟有哪些教训,有人认为是香港回归后没有及时进行“去殖民化”的工作,英国殖民教育和西方思想文化对香港社会的影响至今依然很深;有人认为是没有节制资本,使资本主义自由、野蛮地发展,导致社会贫富悬殊,社会矛盾加深;也有人认为是建制派和特区政府比较软弱,不敢与反对派进行坚决的斗争。应该说,这些看法都有道理。

  我认为,香港回归22年来的主要教训和问题,出在对“港人治港”缺乏全面和正确的认识。

  首先,“治港”的“港人”必须德才兼备。

  “港人治港”本身是没有错的,但要看由什么样的“港人”来“治港”。我觉得,要在香港贯彻好“一国两制”的方针政策,负责治理香港的“港人”必须符合三个基本条件:

  一是爱国爱港,中央政府信得过。这一点是必须的,因为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希望本国的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对着干。

  二是为民服务,民众支持。这一点也是必须的,因为世界上也没有哪一个被多数民众反对的政府是能够长久的。

  三是善谋划,会组织,施政力强。这一点还是必须的,施政能力弱的政府即使好心也办不成好事,民众也不会满意。

  而香港回归22年来的历届政府,特别是特区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主要官员,对比以上三个基本条件,应该说第一条做得还是比较好的,但后两条就有欠缺。具体问题在这里就不说了。

  而香港反对派中也有不少能人,特别是有西方国家的许多“高手”常驻香港(据说有的一个国家驻港领事馆就有上千人),为他们“乱港”出谋划策,甚至直接到现场指挥。大家想一想,在双方指挥官能力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怎能打胜仗呢?

  其次,“治港”的“港人”必须团结心齐、组织有力。

  在现代社会,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政府要想有所作为,离不开执政党或执政联盟各党派的支持。香港建制派属于执政联盟,建制派中的各党派、组织只有团结一心、组织有力,才能支持特区政府很好地为民施政、有效施政,击败反对派一次又一次的进攻。而从这些年的实际情况看,建制派在这方面是有欠缺的。

  第三,“治港”的“港人”也会随着时间而发展变化。

  《香港基本法》规定,“治港”的“港人”必须是在国外没有居留权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其中,“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由年满四十周岁,在香港通常居住连续满二十年并在外国无居留权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会议成员由在外国无居留权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主要官员由在香港通常居住连续满十五年并在外国无居留权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

  而从香港回归到现在已经22年了,即使是1997年7月1日以后成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的中国公民,按照《香港基本法》中规定,现在也有资格担任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行政长官了。我不知道,有关部门有没有利用《香港基本法》的有关规定,提前培养“治港”的“港人”。

  第四,不是“港人”的中国公民必要时也可以参加“治港”。

  其中的道理很简单:既然不是“港人”的外国人能够常驻香港“乱港”,难道不是香港永久性居民的中国公民就不能参加“治港”? 在这个问题上,有关部门切不可太书生气了。

  综上所述,总结香港回归22年来我们与国际反华反共势力支持的香港反对派斗争的经验教训,无论是加强舆论宣传教育和做好青年工作,还是改善民生特别是住房问题,缩小社会贫富差距;无论是加强建制派的团结和组织建设,还是加强对“治港”“港人”能力素质的培养和提高,都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共产党对香港工作的领导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香港拥有的主权的核心,是中央对香港拥有的全面管治权的灵魂。只有加强党对香港工作的领导,才能全面地和正确地在香港贯彻落实“一国两制”的方针政策。所以,我们要夺取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全面胜利,关键是要进一步加强党的领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