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也来谈一谈开放和封闭

2019-07-09 17:00:5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橡树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1).jpg

  想来,似乎已经很长很长又很长的时间了:一说开放,就大加称赏,一说封闭,就总要骂上几句。就这样,对这两个名词——在某种情境下,还是动词,有着天壤之别的词语对待,着实地令人感叹:想起来,开放没有往我们的嘴里抹蜜,封闭也没有把谁家的孩子抱井里去,它们招谁惹谁了,凭什么就这样势力眼,凭什么,一个就捧到天上,一个就一脚踩到地里去?

  应该说,从哲学角度来说,既没有绝对的开放,也没有绝对的封闭,开放有开放的作用,封闭也有封闭的功效,一个事物,既不可能有绝对的开放,也不可能没有一点封闭,开放和封闭,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一个事物的两点,两点论,如果只是强调其中一点,而忽略另外一点,就会滑入到一点论的泥潭里去,就会陷入形而上学的片面之中。应该说,不论对于我们祖国和党,抑或是对于我们个人来说,都是非常有害的。

  就一般情况来说,开放和封闭都是相对于一个系统而言,一张白纸,铁板一块,似乎无所谓开放和封闭。但是,即使是白纸和铁板,也有开放和封闭的两点:一块铁板,它的四面,都是开放的,似乎它的内里就是完全封闭的了,但是,分子之间有距离,原子和原子之间也有距离,原子里的原子核的电子之间也有距离,因此,即使一块铁板内部,也有着开放的一面,如果完全地封闭起来,就不会发生生锈的化学反应。

  举一个例子,大家都知道:一个人生命系统的正常运行,就是开放和封闭的完美结合。

  一个人抑或是一个生命的呼吸系统和循环系统或者是什么别的系统,它们之所以能够支持一个生命的正常运转,既依赖于这些系统的开放作用,也依赖于这些系统的封闭功能,可以说,生命得益于这样两种作用的完美结合。任何一个生命系统都不可能单独在一个开放系统中存活—— 一个完全开放的系统也就不能成其为一个系统,也就是一种理论上的悖谬,因为,这样的系统在现实生活中不存在——,也不能在一个封闭系统中哪怕是有一天的存活。比如,循环系统,它和胃肠连通,从胃肠那里获取能量,再通过血管和毛细血管把这些能量送到全身的各个部位。它们是开放的,它们通过血管和毛细血管在全身的各个部位实现对外的开放,但它们更是封闭的,一旦哪个部位破损了,就要出血和大出血,小出血好办,包扎一下,几天就能痊愈。一旦造成大出血,就有可能危及生命。其余的呼吸系统、消化系统、泌尿系统,一样的,也是这样一个道理。它们是开放的,它们通过嘴实现对外开放,通过这个进口,获取氧气,呼出二氧化碳,获取其它能量,又通过肛门和尿道,通过这两个出口和外界相通,实现生命的新陈代谢。也就是说,它们的开放和封闭都是有限度的,既不可能是全面的开放,也不可能是全面的封闭。全面封闭了,堵上了嘴,也就终止了这个生命,同样,我们一旦让它们实现一种不正常的开放,破坏了它的作为一定条件下的一个封闭的系统,比如,在不能开放的地方实现开放,在心口窝上捅一刀或者在别的的地方开一个口子,给它们放气,或者放血,也就会危及生命或者完全剥夺了一个生命。我们杀猪,杀羊或者杀别的什么动物,很多时候,也就是这样造成它们生命的循环系统或者别的系统的部分开放,用不了多长时间,它们的生命也就玩完了。一旦这种程度达到全面开放的程度,也就意味着,生命体的被完全肢解,也就意味着被大卸八块,也就意味着被端上餐桌,成为罪恶者的饕餮的最终盛宴。无疑,这是一个生命体的可悲的最终结局。

  我的家乡是一个半湿润地区,这些年气候变干,干旱加剧,年年都要浇地。过来浇地,不过是开一条水沟,把水放到地里去。这样,一碰到高的地方就被挡住了。一旦要浇那高的地方,就要在水的两边培两道土岗,把水憋高。可现在不用了,用一根长长的塑料管,这头放到水里,水就会向下流去。碰到高处,只要不超过这边进水口的高度,都能爬得上去。看着那些长长的,流着水的塑料管子,我就常常想,它们之所以能够爬上那些有限的高度,就是因为,它们是一个有着进口(进水口),又有着出口(出水口)的一个半封闭的流水系统。假如没有了这些塑料管子,对它们实行全面开放,它们就会无所限制地四处漫流,既不能爬坡,也不能有目的的浇灌那些应该浇灌的土地。就这样,这些平平常常的流水,在这个半封闭的流水系统里,从进水口那里获得一定的能量,沿着塑料管子的管道,一路向前,向前,向前,只要不超过进水口的高度,它都能一路爬坡越坎,不可阻挡一直到达理想的目的地。在这里,在这个半封闭的流水系统里,这种有限的封闭,意味着某种管控,意味着某种引导,意味着某种约束,意味着某种推动。这种管控,这种约束,就像革命队伍里的严肃的纪律性一样,“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伟人的这句闪烁着哲理光芒的名言,和这个塑料管子里的流水一样,也同样在说明着开放和封闭两者不可或缺的这样一个极其简单的道理。

  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一个人,总要穿衣服,总要包装起来。什么是包装,其实也就是一种有限度的封闭。这时候,只有我们的脸和手可以示人,其余的部位,都不能对外开放,什么时候开放,只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才能将这些包装去掉。注意,这时候,还要穿着一条裤衩的哟!男人那个最为重要的部位,是只有对媳妇才能开放的。对于一个女人,当然也是一样。所以,我们知道,对所有男人全面开放的,人们叫她们嫖子。对所有女人全面开放的,人们叫他流氓。也就是说,从社会伦理的角度来说,也不存在着一种所谓的全面开放,如前所说,开放,只能是有条件地,有选择地,部分地开放,衣服还是要穿的,脸总还是要要的,不能为了一个好听的开放,连脸都不要了。

  居家过日子,谁家借取来往非常扣门,和邻里老死不相往来,人们就说他:这日子过死门了,这种日子,过的就是闭关锁国的日子。这种日子,肯定是过不好,也是兴隆不起来和发不起来的。因此,日子总要过得活泛一些,人情来往,该来往的还是要来往,该借的还是要借,该借给别人的,还是要借给人家,这样你有了为难着窄,亲戚朋友才肯上门,这日子也才能过得起来。这样的日子,按现在的说法,应该就叫做开放搞活吧。但是,那种一味地开放搞活,一味地大手大脚,日子肯定也过不好,所以,家里那点小秘密,家里那点小积蓄,还是要藏起来,不可以轻易示人,也不能让别人知道。天黑了,或者是出门在外,总还是要关门上锁,不为别的,防小偷,还要防什么野牲口,一旦要是有狼虫虎豹什么的,那可不是玩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