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金融如此开放,就不怕出问题吗?

2019-07-08 09:48:5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宁可抗日死
点击:   评论: (查看)

  每每看到类似邋遢道人这些学者关于中国金融和企业对外开放的文章,总不免让人有一种揪心的不安。中国几十年企业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教训应该说是深刻的惨痛的。过度开放的结果,企业没了,品牌没了,除了国家巨大的利益损失,就是国家发展创新的缺失。这些是谁也否认不了的事实。就是包括世界上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也没有哪一个国家如同中国这般的对外开放啊,美国此次贸易战不是甚至还要关闭自己的大门了吗?中国这么做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呢?为什么一定要这么不知回头呢?就不明白,这样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呢?不出问题则罢,如果一旦出了问题,他们又该如何向国人,向后人,向历史交代呢?

  中国的金融开放,包括企业公司吸引外资的问题,这些年,中国的许多重量级专家学者教授,写了许多非常重要的文章,呼吁一定要慎重慎重再慎重。就别说这些专家学者教授了,中国无底线对外资开放企业金融业,就是在我等草民看来,都是极其不靠谱的事情。难道那些主张无底线对外开放自己的企业金融业的所谓专家学者和官僚们,他们就真的认为这样对外开放是必须的,正确的,平安无事的,理所当然的,理所应当的?不这样做,就是落后,就是封闭,就是闭关锁国?真是这样吗?不想评论了。下面,是草民收集的一些专家学者教授的部分文章题目,从中人们也许可以看出,这些忧国忧民的人们对于国家的一片良苦用心。2019.7.8

  贾根良:戳穿美国自由市场经济的神话,开创国家经济作用大讨论的新纲领

  ——《企业家型国家:破除公共与私人部门的神话》中文版序(节选)

  黄树东:警惕美国金融战惊人内幕!

  贾根良:美国人的讹诈与中国经济转型机会的再次丧失

  宁南山:中国要做成一件事情为什么这么难?看看西方国家对我们的围剿就知道了

  余云辉:在对外开放领域,必须重塑开放的原则和秩序

  王义桅 | 各种陷阱说的潜在逻辑:中国不走西方的路,前面就是万丈深渊

  江涌:美元、美谍、美军三位一体——中国要警惕美元陷阱

  程恩富:应客观认知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技术战和金融战原因

  黄树东 | 此文说得很透:中美经济之争的实质是经济制度之争

  李浩:警惕美国“颜色革命专利技术”输送中国

  刘枫:建议国家主力牵头,国企承担,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半导体和集成电路的技术水平提高到国际一流水准上去

  贾根良:中国需要在贸易谈判中拿起保护主义的武器

  蜜财经记者,刚刚,这个国家大崩盘,这点值得所有人警惕!

  李东宏:美国怎样吸血世界?剪羊毛只是大餐中的小菜

  李东宏 | 贸易战:美元离破产还差几层纸?

  张宏良:“中美国”是压垮中华民族的最大噩梦!

  王今朝:美国在战略收缩,中国要地区守成——一种可能性分析

  戴旭:CIA的“第五纵队”是怎样策动颜色革命?

  贾根良:打掉“中国制造2025”并非美国的最终目的——警惕洋教条借贸易摩擦掀起的新自由主义恶流(最新修订版)

  张宏良:中国金融业全面开放是谁的决定?

  陈思进:中国要小心遭华尔街洗劫!

  鄢一龙:中美贸易战,中国如何从金融上应对?

  夏蜀:以习近平新时代金融治理思想为指导,打好防控重大风险攻坚战

  逸尘:谁让法国丧失了金融主权

  何干强 : “西化派”思想误导使我国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兆头

  李东宏 李宇辰:金融改革应服务于固本攻敌,服务实体经济

  陈义媛 严海蓉 陈航英:警惕我国种业市场经被外资巨头瓜分

  何雪飞:警惕特朗普重启“勇敢者游戏”对中国搞战略讹诈

  昆仑策网综合  作者:陈文玲等:丢掉幻想准备战斗,未来更危险的是中美金融战

  黄树东:绝不能低估美国开出的条件清单——这是定义中美各自时代政治遗产的历史关头

  黄树东:中国要防止“金融殖民主义”

  国务院参事夏斌:系统性金融风险的两大特征

  黄卫东:美国的金融洗劫为什么能够得逞?

  吴铭:再谈“引进外资”究竟意味着什么?

  李慎明:我国意识形态面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侵蚀

  黄卫东:国家搞建设会缺钱吗?

  贾根良:不要让新自由主义为改革开放出谋划策

  昆仑策: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审慎开展金融业对等开放

  大卫·科兹:鼓吹国企私有化就是放弃社会主义

  郝贵生:对中美贸易战的反思及十点理性思考

  余云辉:发展自主型经济 打造“国家极限生存能力”

  郭丽岩:血的教训:14年前那场外资对优质国企的嗜血大侵占,遗患至今!

  最后是昆仑策网发头条的邋遢道人的一篇文章

  邋遢道人:丢失金融主权中国将重新沦为半殖民地

  中国革命使中国摆脱了半殖民地绝不是没有意义的

  这些年,把中国在上世纪前半叶的革命归结为“国共之争”,把这场革命定义为“内战”的言论甚嚣尘上。很多精英们说那场革命只是党派之间斗争,胜者王侯败者贼,共产党执政后歪曲了历史,现在需要重新认识。

  中国革命仅仅是一场党派之争吗?且不说反封建问题,共产党取得政权后中国赶走了西方的政治经济势力,取得了对国民经济命脉的控制权,这是中国此后60年能够取得经济社会高速发展的前提。如果中国还处在半殖民地状态,国家经济命脉尤其金融资本由西方人控制,中国哪里可能取得这样的成绩!

  半殖民地并不只是个政治概念,还包括经济领域。解放前,上海是中国金融中心,中国金融业绝大部分集中在这里。根据上海地方志资料,自1870年起,

  “外资银行已垄断上海的外汇市场,并以无息、低息或收取手续费等方式吸收大量存款,主要贷放给外商企业。”

  “ 进入20世纪后,外资银行除支持帝国主义商品倾销和掠夺原料外,还极力推行资本输出,给予清政府大量借款,从而控制旧中国的海关和财政金融。宣统三年至民国16年北洋政府时期,新设外资银行24家,倒闭9家。这一时期各外资银行互相勾结,组成银行团对中国政府共同贷款,以关税和盐税收入作为担保。自同治九年起,外资银行凭借特权先后在华发行钞票的有20家。据民国10年资料,外资银行在华发行钞票的总数为中国银行钞票发行量的2.2倍。民国16-26年,美、日侵略中国经济的势力迅速扩大,形成英、日、美三国争夺和控制中国金融的局面。民国26年抗日战争爆发时,境内外资银行有:有利、汇丰、麦加利、德华、横滨正金、东方汇理、花旗、华比、荷兰、义品放款、台湾、朝鲜、住友、三菱、三井、运通、安达、华义、大通、汇沅、大英、中法工商、友邦、沙逊、莫斯科国民共25家。一批中外合资银行陆续在境内设立,其中有中法合资的中法实业银行,中美合资的中华懋业银行,中意合资的华义银行,中日合资的中华汇业银行等。这些银行虽然名义上是中外合资,但实权都操纵在外方手中。”

  上世纪三十年代上海金融基本被外国资本控制。二战期间英美银行先后撤出,抗战胜利后卷土重来,依然能占金融资本的36%。

  西方资本控制中国金融使中国民族工业发展受到严重制约,这可以从以下几方面来看。

  首先,外资金机构可以经营中国货币,吸纳存款和发行货币。

  凭借强大的实力吸取了大部分中国人的存款。以英资上海汇丰银行为例,其设立时仅338万港元,1933年就达到9.3亿港元,相当于中国当时146家银行全部存款的42%,加上发行货币,取得了巨额资金。而这些钱都哪里去了?——根据上海地方志资料,这些钱主要贷款给了在华的外资企业,尤其是英资企业。

  吸纳中国居民大部分存款,让西方企业利用,中国民族工业生存空间就受到限制。现代社会中,金融是经济活动的中心。企业离不开银行,如果银行,尤其是外资银行组成的财团想让一个企业死,这个企业就可以查日子了。解放前中国民族工业处境困难,金融被外国控制是主要原因。同样的例子可以从亚洲金融风暴后的韩国看出来。韩国银行在被外资控制后,银行“不倾向于给韩国企业贷款”,于是很多韩国企业经营困难,这又恰好成为外资收购的对象。所以很短时间韩国几个主要产业被外资控制。

  其次,吸纳的存款和发行的货币还有一个用途,就是贷款给中国政府,并以海关和盐税收入做抵押,使中国丧失主权。

  中国政府要向外国银行借钱活,它能听谁都话呢?如果中国政府发行的国债要靠西方控股银行购买,中国政府还能不看西方人的脸色?那么这个国家政府还能有什么作为呢?可笑的是,这些钱本来就是中国居民存的。

  第三,这些外资银行基本操纵了中国的汇市。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仅汇丰银行国际汇兑就占上海全部汇兑的60-70%。从19世纪中期以后,外资银行基本操纵了中国汇市。抗战结束后,上海外汇牌价基本由美资花旗银行和英资汇丰银行决定,他们“随意抬高或压低,从中渔利”。

  外资控制金融后,实际就控制了汇市、股市、期货的操作,虽然国家可以监管,但力度有限。况且凡是这个状态,各级政府和机构中买办就会大把出现,内奸防不胜防。现在连国内贪官还治不住,再加上内外勾结的事,中纪委能管中国的事,能去管人家外国人?

  解放前中国有自己的政府,也有各项主权,但为什么被称为半殖民地呢?金融被西方列强控制就是一个重要指标。

  共产党执政,第一件事就是把大部分外资银行挤出中国,自此中国政府和企业才能按照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安排金融活动。从此杜绝了由外国人控制中国的证券市场和外汇市场的悲惨境地。

  现在我们突然要放弃牺牲了数千万人才换来的宝贵成果了。做这事情的人真的一点没学过历史吗?这些金融专家上学时候没学过中国金融史吗?不知道解放前那种状态对中国经济、政治、社会的影响吗?

  他们会说,时代不同了。现在是全球化,大家都金融开放了。而且只有金融开放才能加快现代化。

  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不看看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的金融是由外资控制的还是本国国有资本或民族资本控制的呢?如果这个高喊金融自由化的国家的金融也是外资控制,这个说法还有点道理,但是这些国家的银行没有一个是外资控制的,这个道理就说不通了。

  最主要的是,凡是新兴市场国家,也就是前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完成了金融自由化的,无一例外的是金融被外资控制。而且无一例外的被搞个金融风暴,民族资本被西方便宜买光。而且这都发生在最近,难道时代有什么不同了吗?

  这些国家在回到金融被西方控制状态以后,一切都如同从殖民地半殖民地摆脱前一样的窘境。

  阿根廷金融风暴来临,企业和民众为了躲避金融风险,纷纷将手中的阿根廷比索转换成美元,存入花旗银行等外资银行的本地机构,仿佛这样就能确保自己财产的安全,但后来爆发的金融危机却证明其实不然,外资银行不仅没有成为安全的避难所,反而通过大规模的资本外逃和洗钱活动,令阿根廷民众蒙受了惨痛的财产损失。

  阿根廷爆发金融危机之后,阿根廷警方在联邦法院的命令授权下,于2002年1月16日,对外资银行进行了三十多起突击搜查,搜查重点针对一些著名西方跨国大银行,包括美国的花旗银行、波士顿银行,英国的汇丰银行以及西班牙、法国的银行等等。阿根廷联邦法院和议会进行的调查表明,这些外资银行涉嫌违法的滥用资金和资本外逃,将阿根廷民众三百亿美元存款转移海外,其中一件特别可疑的资本外逃案件,发生在2001年11月末,有385辆装甲卡车将数十亿巨额美金,通过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国际机场运往美国,还有大量资金通过其他较小的国际机场,运往的乌拉圭和巴拉圭等其他国家,这些国家一般都金融监管松弛,属于著名的全球金融洗钱中心。

  阿根廷议员马里奥曾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指出,前经济部长卡瓦略在美国的支持下,作出了类似殖民地的货币局制度安排,西方财团同阿根廷的少数的富翁勾结,通过高利率的外债、国债等形式进行掠夺,金融开放和外资银行提供了资本外逃渠道,十年来向海外输出了一千三百多亿美元财富。

  阿根廷议会还向美国参议院调查委员会,提供了一个花旗银行涉嫌洗钱证据的文件,指出花旗银行曾帮助阿根廷腐败官僚,包括前总统梅内姆的政界、财界密友,通过洗钱将大量资金转移海外账户。这就是花旗银行做的事情。不知道银监会审查花旗银行控股中国银行资格时是否把这作为依据。其实花旗银行在解放前的中国不也做这样的事情吗?

  目前,中国开放的各行业中,西方资本都控制了最大的前5家,已经不怎么美妙。而吴敬琏等还喊叫着政府垄断行业是当前经济发生问题的根本原因。而明摆着的是,只要开放一个,就被外国人垄断一个。难道外国人垄断就一定比中国政府垄断了好?

  说实话,中国真到了一个关键时期。如果最终金融和其他国家命脉产业都被西方资本控制了,什么崛起什么复兴就都成梦里,甚至连梦也别做了。人家是按照国际惯例实现的,有完全符合中国的法律,还是你请人家来到。到时候按照正常的手段根本无法扭转这种局面和态势。

  中国与阿根廷和巴西等国不同,中国是经历了一次彻底的革命的国家,革命思想深入人心,假如中国真到了那种地步,发生什么事情真难说!中国人为了摆脱半殖民地地位,厮杀了几十年,血流成河,牺牲了数以千万计的同胞。难道这些人真的要子孙们再来一次这样的革命?!(来源:乌有之乡)

  【昆仑策研究院】作为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旨在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欢迎您积极参与和投稿。

  电子邮箱:gy121302@163.com

  更多文章请看《昆仑策网》,网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kunlunce.com

  责任编辑:红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