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究竟“中华五千年文明史”得到承认还是“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稀里糊涂?

2019-07-08 10:53:2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当地时间7月6日,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举行的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上,随着大会主席的落锤,中国提交的“良渚古城遗址”项目经世界遗产委员会审议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我国世界遗产总数增至55处。良渚申遗成功后,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曾两次主持良渚博物院策展的当事人高蒙河对澎湃新闻表示,“国际学术界曾长期认为中华文明只始于距今3500年前后的殷商时期,良渚古城被列入世界遗产,这意味着中国文明起源和国家形成于距今五千年前,终于得到了国际承认”。

  申遗成功,“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终于得到承认;与其如是,倒不如说是“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稀里糊涂。

  为何如此质疑?

  中国传统史学认为“上下五千年”。华人传说,黄帝带领华夏先民开天辟地、筚路蓝缕、栉风沐雨、建立文明,迄今5000年。然而现代史学观念冲击传统,文明的存在需要标准和证据,“上下五千年”的传统史学有两部分,起自3500年前后的殷商时期,有文字记录,是为“中华3500年文明史”得到承认,再溯前1500年则为传说,不被确认。

  缺失的1500年传说文明如何得到确证?这就是问题的由来。

  这问题的由来已不是三两天而是十多年、几十年;这个问题也不仅纠缠于中外史学的不同认知,更是纷扰国内史学的一大棘手问题;这个问题更不仅仅术业与观念的冲突,而是牵涉一系列宏大叙说,申遗成功只是以一个假问题掩盖一个真问题,这个真问题就是:缺失的1500年传说文明如何得到确证?

  ×××××××××××××××××××××××××××××××××××××××

  为什么说是“一个假问题掩盖一个真问题”?

  事实上还不仅仅“一个”,而是“一系列”,是一系列问题的构成――这一系列问题最终指向一个共同问题:“缺失的1500年传说文明如何得到确证?”。然而我们似乎更应该看到该一系列问题背后的“共同缺失”――也即作为政府职能的缺失。

  这是啥意思?我们来梳理一下:

  现代人都是读书人,凭读书人常识可知,这是个巨大工程;哪怕你不从事史学专业,也都明白,要说清楚“缺失的1500年传说文明如何得到确证?”,这可是个巨大工程,非三两人可以独立完成。然而这巨大工程始终看不到政府的作为,首先就是“政府作为立项者身份的缺失”。

  许多人在做相关工作,其中既有个人作坊式研究,也有政府拨款立项行为――比如这次申遗活动就可看作政府行为。然而这众多行为应该有个共同的名义比如“缺失的1500年传说文明如何得到确证?”,也应该有个更高的解释比如“传统文化如何现代解释?”,这步工作理应由政府承担,个人是难以承担的。

  申遗确实可以视作相关工作,但是真的可以化解人们的心头之疑?可以化解黄帝以来5000年,为何只被承认3500年的心头之疑?申遗没法做到。这次申遗只是给了我们一个新的知识或认识:长江中下游地区也是中华文明的源头之一,中华文明是多源头文明。

  追溯到1949年新中国建立,中苏友好蜜月二十年,“文革”时期中苏关系崩塌,牵涉到一系列,也包括历史叙说――比如“中国文明独立起源说”与“中国文明外部影响起源说”的严重对立,这种对立学说也迁移影响到“缺失的1500年传说文明如何得到确证?”,或者诸如此类。这两种文明起源说的对立不仅仅学术层面,更有政治上的由头,中国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共产党领导的政府当然当仁不让、承担职责。政治由头一旦消解,谁来承担职责?

  其次“政府作为持续投入和推动者身份的缺失”。

  “立项”仅仅一系列具体工作的开启,涉及各种具体话题和细节的安排,比如哪些属于史学方面,哪些属于政治领域,史学与政治如何平衡关系等等。俗话说:问题的提出相当于解决问题有个好的开端,“立项”工作的成功与否决定项目的最后成败,“立项”后政府作为管理者和最后推动者的身份不能缺位。举个例子,夏商周断代工程:

  ――比如“夏商周断代工程”,他是1996年5月16日国务院立项的一个巨大工程,工程目标是:确立中国夏商周时期的确切年代,为研究中国五千年文明信史创造条件。工程设置9个课题44个专题,涉及历史学、考古学、文献学、古文字学、历史地理学、天文学和测年技术学等众多领域。

  ――工程耗时5年,于2000年9月15日结题。该工程是否完成预定要求?从最后结论看“仍存较大争议”。事实上工程开始就非议不断,外界非议始终主导着工程进展:忽而专注于考古、新发现,忽而专注于文献、新解释,忽而专注于新领域,似乎没有一个自己的突出方向。导致最后的结论谁都不接受、不认可,一个半拉字工程。

  ――今天其实就是个反证:如果是个体面工程,完成预定目标,既使“良渚古城遗址”项目申遗成功,高蒙河也不用表示,“国际学术界曾长期认为中华文明……终于得到了国际承认”。

  ――为何是个半拉字?人见人说,就像工程本身,人手一萧、各吹各调。我的看法,工程过于高大上,而基本的逻辑却被无视:比如“已经存在的东西如何解释”。

  ――你已经看到了:太阳东升西落,你如何解释他。

  ――你已经看到了:水往低处流,你如何解释他。

  ――你已经看到了:张三打了李四一巴掌,李四正在“呜呜”哭,你如何解释这“一巴掌”之打。

  ――这无穷复无穷你都看到了,古代中国浩如烟海、汗牛充栋的文献资料,近代外国引进的考古学已经两三百年。等等这些无需新的添加,而是需要你智慧的解释,大家都能接受的解释。这其中不仅考验你的智慧,更考验你的心智或超越能力。

  ――比如史学界早有一致结论,张骞凿通西域前华夏早就通西域,丝绸之路前早有青铜之路和玉石之路,他比丝绸之路更早两千年,传统叙说应该更正,然而这步工作始终难以推进。这其中当然涉及国民心智或超越的问题,不仅仅历史学、考古学、文献学、古文字学、历史地理学、天文学和测年技术学等等领域的问题。

  ――这应该视作一个问题被提出,并作为工程的一个“子项目”被立项,然而“夏商周断代工程”是不可能对其立项的。

  ――再比如该项目明明涉及“人”的问题,然而不考虑避嫌。比如参与项目主导和领导工作的人员,都是某方面“专家”,然而有时过于钻入其中未必好事,往往带有预设成见,对资料以及方法的取舍带有主观性。比如带队者李学勤招致各方质疑而未曾避嫌。

  我这里举例“夏商周断代工程”意在说明立项目标的重要性,不能偏离问题的根结,用一个虚假的东西去掩盖真问题。比如例“夏商周断代工程”进行中,社会就一直关注夏商周时期中外文明交流是怎样一个概貌?我们传统史籍是怎样记录?我们应该怎样解读?这就是当时“缺失的1500年传说文明如何得到确证?”根结之一,是社会普遍好奇关心的事情。然而不知何故(也许当时特殊的政治环境),“夏商周断代工程”如此浩大工程似乎故意回避这个内容。

  今天通过“良渚古城申遗成功”这件事,回过头来再看“缺失的1500年传说文明如何得到确证?”,再次印证“夏商周断代工程”就是个半拉字工程,耗费巨资的半拉字工程。他的教训在于我们应该端正心灵动机――他是超越的,他超越任何一种你能琅琅上口的东西,他超越历史学、考古学、文献学、古文字学、历史地理学、天文学和测年技术学等众多领域;这种超越看似虚无缥缈而又如此真实。“唯心主义”他从来不唯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