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形式和叙事,是为内容服务的

2019-07-07 11:33:3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评莫言谈《生死疲劳》之十五

  新浪读书名人堂的编者,为莫言谈《生死疲劳》,编辑的第三个标题是:“莫言谈新书是写作形式的一次探索”。

  主持人:你提到这个小说在形式上是章回体小说,其实我并没有太看重是不是章回,我最近看到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的传记就是章回体,并不给我新鲜感。我更觉得小说叙述方法非常有特点,叙述者非常多,有地主西门闹的视角,也有变成了驴之后的西门驴,后来有西门猪,最后转世成了大头儿。所有人都在里面说话,有这么多的视角,我读的时候会点混乱,为什么您会选择这么多人?这里面还有一个人叫莫言,很有意思。

  莫言:我之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描述这部小说,也是基于很长时间的考虑。我觉得全知全能的批判现实主义的写法,起码不能满足像我这样的作家的需要了。我们不单要在小说的语言上努力进行陌生化的实验,也要在小说的结构上有所创新,也就是说我们不单在内容上,在形式上也应该跟过去的小说不一样。说的更绝对一点,我觉得在小说的形式上进行探索,也许就是我们这一代作家能够施展才华的唯一一个地方了。单纯靠写人生、写命运,你怎么也写不过托尔斯泰、巴尔扎克……这都是我们难于超越的高峰,只有在小说的形式上和叙事角度上,做一些尝试,是我们这代作家能施展一些小机灵的地方。

  ——莫言对阿刀田高说:小说的内容“构思良久,而没有想好一个结构问题。后来有一次我去庙宇里面参观,庙的墙壁上有一个壁画,关于六道轮回的壁画,我顿时感觉到茅塞顿开,这个小说一下子就写好了”。

  什么“只有在小说的形式上和叙事角度上,做一些尝试”云云,都是套话。对阿刀田高说的才是真话。

  莫言为什么用六道轮回的形式和叙事角度写《生死疲劳》?因为它的内容是攻击、诽谤、否定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共产党是中国的执政党,小说要在中国出版、发行,他不能不考虑小说形式和叙事角度。对莫言的小说,人们还有个叫法:魔幻小说。

  为什么要魔幻?就是莫言不能自己大喊大叫:

  “冤枉!想我西门闹,在人世间三十年,热爱劳动,勤俭持家,修桥补路,乐善好施。高密东北乡的每座庙里,都有我捐钱重塑的神像;高密东北乡的每个穷人,都吃过我施舍的善粮。我家粮囤里的每粒粮食上,都沾着我的汗水;我家钱柜里的每个铜板上,都浸透了我的心血。我是靠劳动致富,用智慧发家。我自信平生没有干过亏心事。可是像我这样一个善良的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大好人,竟被他们五花大绑着,推到桥头上,枪毙了!”

  莫言魔幻成驴嘴、牛嘴、猪嘴……大骂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

  其实这都是骗人的把戏!不论怎么魔幻,攻击、诽谤、否定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恶言秽语,都是出自莫言的嘴!

  小说的形式和叙事,是为内容服务的。

  古今中外作家的作品,都是针对一定社会、一定历史的,都是对一定社会、一定历史表达爱憎的。莫言针对的是共产党的历史和社会主义社会,其爱憎十分明确。

  2019年6月26日星期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