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农夫与蛇:暴发户郭台铭的底气来自哪里?

2019-07-03 14:14:49  来源:草根微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6月26日,“富士康”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针对近期所谓的“撤离大陆,要把工厂搬到海外”等4条“谣言”进行回应,称富士康撤离大陆一说是无稽之谈。

 

  

 

  富士康的公众号将“撤离大陆”斥为谣言,可这个谣言的始作俑者不是别人,正是富士康的创始人郭台铭。

  今年4月17日,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在国民党中央党部接受党主席吴敦义颁发的荣誉状后,宣布参加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国民党党内初选。许多盼望祖国统一的人,当时对在大陆捞金的郭台铭寄予厚望。然而5月初,郭台铭赴美觐见特朗普,称若当选“中华民国总统”,一定会争取到华府访问,并称当选后会跟北京说应该正视“中华民国”的存在;表示自己反对、批评韩国瑜进中联办,直言:“我自己根本不理会中联办,台湾与香港不一样,台湾与大陆是对等的关系”。郭的脸书也放上郭台铭在白宫前的照片,还写了一句“让台湾再次伟大(Make Taiwan Great Again)”。那些吹捧郭台铭的人顿觉被打脸。

  随后,郭台铭在接受台湾东森新闻采访时,直接叫嚣“到底是谁怕谁”?敢威胁我就马上把工厂搬走:

  

 

  就在这几天,过去18年6次宣布要退休又临时改变计划的郭台铭也终于要退休了,68岁的郭台铭决定将鸿海集团董事长职务交给63岁的刘扬伟,7月1日起生效。在过去的连续7个月时间里,郭台铭不断增持公司股票,累计持股9.6%。这对不设置实际控制人的全球最大代工制造商鸿海而言,让出董事长职务,丝毫不影响郭台铭的大老板角色。

  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啸对这个全球最大代工厂的冲击是巨大的,尽管这时富士康抓到了苹果这根最大的救命稻草又迎来一轮爆发,但随着苹果的增长走入颓势,富士康这几年也随之陷入萎靡。

  2016年,富士康在台湾的母公司鸿海营收缩水,郭台铭曾向股东为2017年净利润下滑道歉,但未能“刹车”,2018年再度同比下滑6.9%;富士康的资产负债率也从2015年的45.7%急剧攀升到2017年的81%。在这个财务业绩出现危机的时刻,郭台铭的交班显得很匆忙(去年6月郭还宣称要再干五年),却又显示了鸿海转型的决心,郭台铭的接班人刘扬伟此前主要负责半导体业务。随着智能手机市场增速不断下滑,鸿海的主营业务手机代工不断承压,在郭台铭计划中,鸿海已经在工业互联网、5G通信、智慧家居、智能汽车等领域布局。2017年,鸿海已经在美国投资700亿美元,要打造全球最大的液晶面板生产基地;2016年,郭台铭收购的夏普,如今也转攻中高端。一旦摆脱了全球最大低端代工厂的帽子,郭台铭还真不惧怕把大陆的工厂停掉。

  而另一方面,富士康这几年早已布局在印度、越南等工人工资更低的地方筹建新工厂。近日,郭台铭表示,今年将会把苹果主要生产线转移至印度,并声称这是受印度总经理邀请。2018年2月5日,富士康就表示正考虑在越南建厂生产苹果。与之同时,富士康正在将中高端制造业迁回台湾,5月8日,郭台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首度透露,他已经跟高雄市长韩国瑜说好了,“中美贸易摩擦下,鸿海计划将深圳、天津部分生产线移高雄,台湾可望成为鸿海未来高阶网通、服务器设备的大陆以外市场制造中心。”

  结合郭台铭的实际言行,富士康公众号的“辟谣”实际上是苍白的,不过是“美女蛇”给大陆吃一颗定心丸。毕竟富士康为了走出困境,无论是选择产业升级转型,还是将工厂外迁都是需要时间的,而现在富士康的主要营收依然依靠大陆上百万廉价劳工支撑的低端代工厂,这种情况下富士康不可能真的马上跟大陆撕破脸。

  2015年3月,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的新闻透露了郭台铭与郑州市长马懿会面商讨保留富士康补贴一事。富士康在郑州厂区雇佣了20万人为苹果公司生产iPhone手机。由于地方财政吃紧,各地被要求削减税收减免和承诺补贴等吸引外资的手段。为了让富士康不大规模裁员,郭台铭要求郑州地方的补贴至少保留在每年20亿元,而此前仅郑州一个城市给富士康的补贴就高达50亿元。而富士康在大陆所有的工厂2015年全年净利润才144亿元。

  刨除各地政府对富士康的直接补贴和税收减免政策,恐怕富士康的净利润早已经是负值了。其实,“代工帝国供应链上零利润”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事实不仅仅是这些,富士康在中国各地拿地的成本也是非常低廉的。2004年前后,富士康在重庆和成都投建厂区,失地农民仅仅能够拿到很低廉的征地补贴。失地农民的安置房甚至首先被富士康征用为员工宿舍。失去了土地的农民也失去了生存保障,富士康根本就不会招聘超过30岁的员工,大量中年劳动力人在失去土地之后,无法再实现就业。大量涌入的外来廉价年轻劳动力到富士康上班,却又拉高了重庆和成都地方政府统计的就业人数。

  《中国国门时报》2015年12月23日,曾经报道了富士康的避税诀窍:中国对外资(包括台、港、澳)实行税收优惠政策(“五减三免”等),一位曾经在富士康从事高层管理工作的人员告诉记者“富士康对外只是一个叫法,并未进行工商登记(至少我在富士康时没进行登记),在其内部是数不清的法人,隔三、五年就会注册一批新的,为的就是享受税收的优惠。。”

  既然地方政府不能从富士康的工厂得到多少实际的财税收益和土地出让收益,又为何以巨额补贴这样的形式不遗余力地挽留富士康呢?答案很简单,正如郭台铭接受东森电视台采访时所叫嚣的,大陆要五个“稳”,富士康就占了四个——“稳就业”、“稳外贸”、“稳外资”、“稳外销”。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富士康带来的巨额GDP和庞大的就业人数是巨大的政绩,对官员前途而言,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吗?正如富士康26日公众号文章所言“2018年,富士康旗下17家法人单位入选中国出口200强企业”。郭台铭自己透露,富士康占中国出口GDP超过4%,占进口GDP也有3.8%的水准。在地方政府强烈的政绩驱动下,郭台铭叫嚣的“谁怕谁”还真成了一个问题,郭台铭的底气正是来源于这里。

  富士康26日的公众号文章称:“31年来,改革开放成就了富士康,富士康也在大陆留下了深深的足迹”,这倒是一句大实话。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成立已经45年,尽管当初通过拿到康柏公司的订单小有成就,彼时的郭台铭也不过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老板。郭台铭真正的发迹正是1988年在大陆创办了鸿海的子公司富士康。靠着大陆这么多年极其优惠的吸引外资的政策,靠着无数廉价中国劳工的血汗,靠着中国庞大的消费市场,富士康才逐步成长为全球代工帝国。与之同时,则是毛泽东时代创建起来的中国自己的国有工厂和电子产业的全面衰落。如果这些工厂还在,又岂需富士康“施舍”就业岗位?

  这几年,郭台铭与多名女星传出绯闻,在鸿海的活动上,郭台铭与林志玲贴身大跳探戈,与刘××双双飞海南度假,豪掷数百万为郝×赎身,送大陆歌手希×私人飞机,带邝××出席各大聚会……与郭台铭相关的女星数不胜数。所谓的成功企业家郭台铭毫不避讳其贪财贪色暴发户的形象。

  

 

  郭台铭曾经:“商人没有祖国,哪里有市场哪里就是祖国”。30多年来的各种外资优惠政策喂饱了郭台铭,但这个暴发户照样没有认可的祖国,一旦没有了利润,郭台铭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抛弃祖国。郑州给富士康保留20亿补贴,换来的却仍然是2018年11月至今富士康郑州厂区5万人的大裁员,指望这样的暴发户承担“稳就业”的社会责任,简直是笑话!

  这又何尝不是现代版的“农夫与蛇”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