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茅于轼之恶在于黑白通吃、内外全包——再与千钧棒同志商榷

2019-06-28 15:57:1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本月中论坛发表了千钧棒同志的《“精英”论的本质是要让“资本”控制“权力”》,对其中两个观点我有不同看法,昨天我也发表了《切勿遗漏!权力更充当了资本原始积累的工具――与千钧棒同志商榷》

  千钧棒同志文中的两个观点是:

  (1)“精英”论的本质是要让“资本”控制“权力”;

  (2)精英借助美国的高压迫使中国改变经济制度进而改变政治制度。

  针对这两个观点我的反驳是:

  (1)在中国,权力更充当了资本原始积累的工具;

  (2)美国真正需要的是为他所用的“资本-共产主义”模式。

  ×××××××××××××××××××××××××××××××××××××××

  今天继续与千钧棒同志商榷。

  千钧棒同志文为了证明文中两个观点,引用了茅于轼的一段讲话;我先把这段引用转引这里,再与千钧棒同志商榷:(抱歉!我这里只负责转引一下,不负责考证是否茅于轼所说)

  【“改革后的近三十年,中国已经有了几千万个有钱人,他们可以名正言顺地称为中产阶级或资产阶级。总人数不算少,但是在十三亿人口中大约只占5%。他们生活宽裕,意识形态接近西方,比较有独立的想法,希望社会安定平稳,个人能够得到法律的保护。如果实行代议制政治,他们是形成主流思潮的中坚力量。但是在今天的政治中,他们的声音还很难成为主流。如果拿人数来讲,恐怕怀念毛泽东是当前的主流。那是一个非常有破坏力的思想,是和谐社会的主要对立面。

  但是怎么实现?我认为有两条能够想像的路。第一条应该是能够为大众着想的精英分子不断地努力,做一点算一点。第二条路是中国现在有一个非常好的条件,处于一个全世界浩浩荡荡的潮流之中,在这样一个国际背景下,我们可以利用国际上自由民主的帮助,并且这个力量不可小看。我觉得中国从鸦片战争开始160多年的进步,其根源是由西方带进来的。中国的儒家思想不能适应现代化的潮流,儒家思想中确实有些自由平等的思想,但始终没有形成主流,所以我们进一步完成这个转型还要靠西方。我们的经济改革靠什么?靠的是西方理论。同样,我们的社会改革、政治的,经济的,技术的,都是使用西方花费了巨大代价总结出来的经验,尽管可能有争论,但我觉得方向很清楚。所以在国际环境非常好的情况下,我们一起努力,同时要寻找现在有权的精英分子接受改革的观念,推进我们这个社会的良好转型。”】

  从纸面理解,千钧棒同志确实可以引用以证明以上两个观点;但是请问千钧棒同志,茅于轼的讲话你能随随便便引用吗?茅于轼讲话千千万万,什么可以引用,什么需要辨析,这步工作你做过吗?

  茅于轼难道真的是民营经济的代表,因为民营经济做大了,需要谋求政治地位,所以茅于轼要为他们代言?茅于轼难道真的在利用国际上自由民主的力量在改造中国,推进中国现代化进程?

  这段讲话你不加辨析的引用,简直就是为茅于轼洗白,就是为他减轻罪责。茅于轼从来不是民营经济的代表,发展壮大的广大民营经济对他从来就是嫌恶有加、避之不及,茅于轼体制内外串通联络、黑道白道通吃;包括美国等外国利益集团看中茅于轼,并不断利用他来改造中国,推进中国的现代化,没这么“伟大”,而是利用他体制内外串通联络、黑道白道通吃的人脉资源,向中国体制内渗透、赚取利益。

  整个世界对他看得清清楚楚,千钧棒同志何以被他花言巧语迷惑了呢?

  茅于轼,中国体制内曾经一员,1993年退休后与张曙光、盛洪、樊纲和唐寿宁(所谓的)经济学家创立了《天则经济研究所》。网上有该所人员构成的名单,有不同版本,显得神神秘秘。然而这不同版本给人一个强烈印象:其中许多人来自体制内,身兼政府要职(或顾问、参议)――茅于轼和《天则经济研究所》从来也视之自然,从不辟谣。直到2016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表声明,撇清与《天则经济研究所》的关系,此地无银三百两,做实了十几年来人们对他“官商勾结”的怀疑。

  其实这种“官商勾结”在中国文化中见怪不怪,如能造福社会,人们并不会对他怎样;然而这个类似于智库的所谓“民间组织”,自他成立到被迫停止活动,发表的许多研究报告,打着学术的名义疯狂私有化、瓜分国有资产、暴富一小撮。他本人从幕后走向前台,以我个人观察有三个标志性事件:(1)耍弄小聪明,以为时机成熟,公然的抑m扬d,触犯众怒;(2)左顾右盼的政治投机,罗列罪证、落井下石、陷害忠良,触犯众怒;(3)失去最后理智,中日钓鱼岛冲突和中美南海冲突中,公然反华,触犯众怒。

  以我个人看法,没有这三个标志性事件,他及他的那个所谓“民间组织”或许仍将活跃,欺骗世人。

  他明明就是体制内外勾结、黑道白道通吃,怎么是民营经济和民营资本的代言;明明就是外部势力利用他的体制内外勾结、黑道白道通吃“人脉资源”赚取中国利益,怎么就是利用国际上自由民主的力量在改造中国,推进中国现代化进程呢?

  ×××××××××××××××××××××××××××××××××××××××

  我以为千钧棒同志引用茅于轼的那个讲话是不妥的,是不负责任的,有误导之嫌。

  参考: 《委托左翼网站致信黎阳先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