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切勿遗漏!权力更充当了资本原始积累的工具――与千钧棒同志商榷

2019-06-26 15:41:1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红歌会》论坛发表了千钧棒同志的《“精英”论的本质是要让“资本”控制“权力”》。这是篇很好的短文,有两部分内容:一是语词的格义源流工作,二是若干断语、判断或者看法。今天我就谈一下读后感吧。

  对“精英”和“公知”做了一番格义源流工作,不论是否精准,我觉得蛮有意义。按照千钧棒同志的研究,“精英”和“公知”这俩词汇是进入本世纪第二个十年才开始流行;“精英”是由权力精英、财富精英、知识精英三部分人群构成,“公知”是“公共知识分子”的简称,就是知识精英,是同义词。

  这里我提出一个疑问:就本意,“精英”是个褒义词,“公知”是中性词,然而在实际语境中,他俩都是贬义词,还不是一般的“贬”,几乎就是个恶词;并且以我的观察:无论是被左翼人士公举为“右派”的代表人物,还是被公认为“极左”人士,在他们的语境中“精英”和“公知”也都是贬义词甚至恶词。

  千钧棒同志似乎未在文中有清晰交待何以如此?褒义词和中性词何以变成贬义词,甚至恶词?左右两派何以都不待见“精英”或“公知”?

  何以如此?我会在另一篇文章进行解读,本篇容纳不下。

  千钧棒同志在文章中有两个断语:第一个断语是:“精英”论的本质是要让“资本”控制“权力”;第二个断语是:精英借助美国的高压迫使中国改变经济制度进而改变政治制度是他们的必然选择。

  这两个断语恰好是对“精英”的本质刻画,而权力精英、财富精英、知识精英三部分人群构成则是“精英”的外延揭示。第一个断语恰好就是原文标题,第二个刻画就是原文第三部分标题。那么这俩本质刻画是否准确,那是需要实证的。

  ×××××××××××××××××××××××××××××××××××××××

  精英”要让“资本”控制“权力,这个断语并无不当,然而更重要的一点切勿遗漏:在中国,权力充当了资本原始积累的工具

  稍通《政治经济学原理》就能明白:并非任何资本都能控制权力――你口袋里的钱也许只能购买橡皮、铅笔和A4纸,我口袋里的钱勉强可以算作资本吧,因为可以购买若干股票来增值;“资本”购买乃至达到控制“权力”的程度,他是需要一个积累过程,没有积累过程,他永远只是普通的“钱”(资金)或者普通的“投资工具”。资本的积累并非仅仅“量”的意义,也是“质”的体现,是质与量的统一。

  资本的原始积累由多种方式和到达途径:比如英国的珍妮纺机到羊吃人“圈地运动”,西班牙和葡萄牙等西欧各国的开通海路到海外殖民地发现和征服,当代美国从普通资本主义国家一跃进入唯一帝国,得益于“二战”,东邻日本毁于“二战”又兴于“朝鲜战争”……,等等这些资本的积累或原始积累,有多种方式和到达途径,都是需要一定的必备条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达到的。

  中国当前是否已完成资本的原始化积累过程呢?有多种说法,其中有一个比较代表性观点认为:就统计学“量”的意义上说,已经完成了典型资本主义几百年才能达到的程度,就“质”的意义上说还未完成(比如各种“立法”尚待完成,各种限制的取消等等)。我们就假假的说他是“原始化积累半完成”吧。

  那么我们就来看看中国的这个“半完成”,他是通过哪种方式?哪种途径?哪种智商?哪种情商?哪种血型?【注1哪种ABCDEFG到达的呢?他们的珍妮纺机在哪儿?他们的海路大发现在哪儿?他们的海外殖民地在哪儿?

  在哪儿?狗屁不通!

  在中国,资本的原始积累或者说是“半完成”,他们是通过赤裸裸的权力运作到达。就“量”的意义,他们十几年的积累就达到早期资本主义几百年所需,何等的贪婪?没有赤裸裸的权力运作,哪个资本主义能够达到这样的积累速度?

  需要证据吗?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小打小闹的“缩小剪刀差”,到八十年代中打中闹的“价格双轨制”,再到九十年代“大规模下岗”、“大规模国有资产流失”,到了本世纪前十年,基本上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或者说是“半完成”。这一系列过程哪一个不需要权力的配合运作?就领域来看,资本的原始积累完成或“半完成”的若干领域,比如房地产、比如金融(银行、投行、券商、保险),他哪一个不需要权力的高度配合运作?【注2

  因此,与其说“精英”论的本质是要让“资本”控制“权力”,到不如说是权力充当了资本原始积累的工具。这样的表述更符合实际,符合中国实际,符合中国四十年“改革开放”以来的实际。

  ×××××××××××××××××××××××××××××××××××××××

  精英借助美国的高压迫使中国改变经济制度进而改变政治制度

  泛泛而论这种说法也没错,然而也就泛泛而论,教科书式断言断语。美国为什么要改变你的经济制度?为什么要改变你的政治制度?美国与他国交往难道真的遵循特定的“经济制度”或“政治制度”标准吗?

  我们以前确实信奉这套教科书式断言断语,然而这不是美国,美国信奉的是实用主义,他的交友圈并不存在特定的“经济制度”或“政治制度”模式,唯一不变的就是:哪种“经济制度”或“政治制度”最为美国所用,他就最选择哪种――他对自由资本主义国家是这样,对垄断资本主义国家也还是这样,他对封建专制国家(比如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是这样,他对南美极右翼政权依然这样。

  他对中国当然也不例外。这我就不再展开了,我去年有一篇《警惕“资本-共产主义”模式的全球蔓延——再评“中兴之难”落幕》,说得很明白:中国是社会主义制度国家,有个重要特征:“集中力量好办事”、“集中力量办成几件大事”、“集中力量可以xYabc-FFF”,也许美国不必要改变你的经济制度”或“政治制度”,而是内部突破,收买你几个(或若干)奸细、叛徒、腐败分子、恶棍,他就能四两拨千斤;他真要改变你“经济制度”或“政治制度”,像如今的俄罗斯,也许更难控制。

  因此“精英借助美国的高压迫使中国改变经济制度进而改变政治制度”只是教科书式断言断语,少数人脑袋中的臆测,从未得到过证明。美国真正需要的是为他所用的“资本-共产主义”模式――这已为中美四十年交往历史所证实,难道不是吗?

  ×××××××××××××××××××××××××××××××××××××××

  千钧棒同志是左翼论坛的重要旗手,因此也是“指挥棒”。在重要的方向可不能指挥有误呦!

  【注1

  我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被迫接受一个观点:血型决定命运。

  【注2

  IT业也是资本原始积累完成或“半完成”的若干领域之一。就马克思观点:资本来到人间,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肮脏的血。我相信马克思所说,既使IT业――几个星期前“996”大讨论,不就是马克思论断的最好注脚。然而就坊间观点:IT业就算中国“原罪最少的行业之一”。坊间议论我也赞成。马克思观点与坊间议论是不同层面的叙说,不是相互冲突的学说。

  这里值得警惕的一个动向:房地产、金融业等正在加紧向IT业投资或进军渗透,或者拉IT战略投资房地产和金融业,这其中经济因素固然重要,更重要的动机在“洗钱”,将不明不白的资本洗干净。

  我十年前就向马云警告:别稀罕他们的钱。吃人口软,拿人手短;你拿他们的钱,你就手短。他们希望你拿他们的钱,越多越好!房地产、金融业不干净资本准备拿IT业做“以防万一”的替死鬼,谁都看得出。我以为马云从早到晚也在堤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