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向北开放,“虚”功做实

2019-06-25 10:03:1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网上逛街,《昆仑策》论坛上阅得一篇好文:《中国向北开放的战略构思》,作者常修泽。

  正如文章开宗明义:中国对外开放要“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全面开放新格局”,就必须补齐向北开放的“短板”。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已形成了全方位开放格局,从最早的广东沿海深圳,然后一路向北,再由沿海向内陆辐射延伸,由东南然后东北、西北、西南各个角落一个不落;然而四十年来似乎“漏”了什么,似乎尚有“短板”,更以为最不该“遗漏”而偏偏就是“漏”了。

  我以为其中也许不是“漏不漏”的问题,而是“虚”与“实”的问题。当有人要提问“为什么要开放?”这类问题时,我保证有许多人答不上来,我保证有更多人答非所问。而这样的“虚”却是实实在在的“虚”,绝非可有可无之虚。你真的能给我说说吗?

  如果这类“虚”的问题答不上来、答非所问,也许今后还有更多的“对外开放”,然而你七七八八一算,糟了!不该开放的你去开放了,最应该开放的倒是“漏了!”,也许一漏就是四十年,一漏就是一百年。

  “虚”的问题很重要。今天看了这篇好文,就谈一谈这个问题,就算一篇跟帖吧。

  所谓“虚”也就是个“心理”问题,看不见摸不着,然又实实在在在那儿;依照我今天的谈话氛围,我就直接把他点出来吧:“恐北症”或者“戒北心理”,他是普遍存在于中国精英阶层的“心理”问题,一种文化心理――任何一个进入中国文化场的人(主要是汉族),或多或少会产生“戒北心理”,这是中国特征性文化,也是追根溯源的根本问题之一,许多文化现象都由他衍生而来。

  中国社会政治秩序大都建立在北方,遵循由北而南的逐步建立过程;传说时代华夏秩序曾经由西而东。中国社会的大序一直没有改变过,文字记录以来大的格局一直没有改变过,生产力生产关系已经多轮交替,然而这个大序一直没有改变过。也有英雄人物曾经逆势而为――孩儿时代读《三国演义》:闻刘玄德败,频蹙眉,有出涕者;闻曹操败,即喜唱快,大序依旧未曾改观。太史公司马迁曾经感慨:“夫作事者必于东南,收功实者常于西北,故禹兴于西羌,汤起于亳,周之王也以丰、镐伐殷…”。我网上讨论把他称作“太史公之惑”。

  太史公是对他之前两千年华夏历史的观察和总结,然而事实上司马迁之后两千年也一再应验。任何一个智者,你都无法无视这样一个千年大序规律――包括1949年那场革命。这条规律极大的影响着历代统治阶级的心理,大都以潜意识的方式影响他们的决策;历代统治阶级,他们的祖辈在北方获取天下,然又恐惧北方以相同的方式夺取政权。

  这种心理是强烈的,然而很多情况下却包装成另外的话题出现:比如“夷夏之辩”问题、比如“少数民族”问题,比如“落后与先进”问题,比如“内政外交”问题。确实,不同时代会有不同的具体表现,然而他的一个内核始终就是“太史公之惑”,没有一个根本的文明改观,“太史公之惑”将一直存在。

  满清两百年统治,民族问题看似消解,1949年革命,阶级对立看似弥合;然而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珍宝岛事件”,历史和现实交织,再次扑朔迷离。有许多现代化解释:意识形态冲突,两党关系决裂,苏修叛变,“文革”转移国内矛盾,地缘政治破裂,甚至还有“基辛格博士运筹帷幄”……。这十七八种说法也许都有理,然而你不将他置于历史大坐标,回避“太史公之惑”,那么任何一种解释都将失之偏颇。

  ×××××××××××××××××××××××××××××××××××××××

  以上这个观点,我在搜狐空间坦然表明,经常借事阐述。参加《红歌会》论坛后发现都是高高手、专家级,我就不再发言,不再班门弄斧。今天偶然读到常修泽的《中国向北开放的战略构思》,谈些看法。所谈内容属于“虚”的方面,然而这是统治者心理无法隐匿的东西,他一定会影响决策,怎么可以不说出来?

  “向北开放”是个新的局,是个更大的局;这个“大”未必就是规模之大,而是人心之大。中国地域辽阔,东南西北各地民风差别迥然;北方民风彪悍凛冽、尚武尚勇,参政意识强烈,历史从来如此,安定北方、发展北方从来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问题。因此未必“四十年来把他漏了”、“短板”之类,我以为全都考虑过,我以为以后更多“虚”的方面:把所有应该讲清的道理都要给北方人民说清楚,各民族发展需要全局筹谋,与俄罗斯的关系需要厘清思路。这些全局需要统筹而不仅仅“经济”,不仅仅几个“点”几条“线”的设计安排。这些全都应该从“虚”的方面去做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