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钱伟品:“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纪实 散文

2019-06-25 09:58:2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钱伟品
点击:   评论: (查看)

  网友欲问:文章的题目为啥加引号?——因为,这是央企国企领导前辈的原话。

  笔者为了慎重,特地查阅了“此话”。百度说:是记者“分田到户”时去“大寨大队”采访时流出的话。同时,笔者是在中国特色改革开放初期“听传达报告”时亲自听到:国家在南方召开部分大中型公有制企业党政主要领导《座谈会》上,一些经历“长征”、等等,老一辈公有制企业党政领导“讲的话”。

  大寨农民说的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而公有制大中型企业领导前辈说的是:“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几十年”和“三十年”——相差不大。

  此话的历史“时空”(语言环境)是——

  1、正值全国农村:以安徽凤阳“小岗村”的所谓‘红手印’为突破口。全国“分田到户”闹单干之时。

  2、公有制企业全面出让贱卖、改公为私化公为私的“改制”的关键时刻。

  因为,当时的党政中央主要领导同志,都是来自“上海市”。上海带头,砸烂棉纺织厂主要生产力之一的——“纱锭”(和布机)。上海前30年“棉纺织厂”几十家,如上海国棉一厂开始,排列到36以上的厂家。上海市委市政府,一声令下,“纱锭”(布机)纷纷“砸烂”。——没几天(夸张说一夜)150多万纺织工人齐“下岗”。

  据说当时,谁“砸生产力”,国家财政还有“不菲”的补贴。后来,笔者所在的太仓市,“太仓布厂”明明没有一个“纱锭”,也“虚报”砸了20000纱锭,而且正是骗到中央财政的“补贴”。

  反正当时的笔者:还在中型国企任党委书记,一会儿“质疑”厂长负责制、一会儿质疑出让贱卖改公为私(大中型的股份制)。正因为笔者所在的、具有百年的、“江苏利泰纺织厂”5亿左右的固定资产、4000职工,又是太仓税利大户。有关方面起码没有“轻举妄动”。

  也因为笔者的“质疑”,理所当然的成了“局外”人。

  至于农村分田到户:笔者亲自听到一些大队、特别是边缘农村,50-60岁的老农民在田头“痛哭毛主席”。而且是“嚎啕大哭、声泪俱下”——主要是诉说“毛主席啊,毛主席,你在的时候大家一起种田,你走后、现在他们分田到户啦,我们年纪大、身体又不好,田怎么种呀!怎么办啊、、、、”哭声响亮、飘过田野、越过河流、、、

  笔者特作“写真”《报告》当局——却多以“一笑了之”!除了无奈、毫无办法。

  同时又听“传达”:山东省烟台地委书记,在“分田到户”的重要会议上强调:我们烟台地区实际情况有所不同,农业、种植业、养殖业、乡镇企业,都发展很好,并且农民“分工”也相对协调。特别是我地区“烟台苹果”闻名中外。全地区农村的集体经济正在蒸蒸日上。

  上级官员还未到家——烟台地委书记的“职务”却被“罢免”了。——原因是:没有与中央在政治上保持“高度一致”。——整个“烟台”——傻了!

  综上所述:农村分田到户、公有制企业改公为私、中国特色改革开放——是“压倒一切”的“大趋势。

  比起烟台地委书记,笔者的中型国企党委书记(后又兼任厂长)——算的了什么。

  “苦不苦,比比二万五”。比比曾经“长征”过来的公有制企业领导前辈。为了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在“南方座谈会上”——据理力争!不少愤慨的拍桌子,手指又拍出了“鲜血”啦!!!(这是会议文件传达的)。

  笔者,虽然也“被”了。但是,比起老革命、老前辈,还是“尚上大吉”的!

  我本是农民的儿子,是新中国和党把我培养成“工人的领导”。与最广大工人阶级享受“完全一样”的待遇——笔者高呼“工人万岁”!农民万岁!人民万岁!

  但是,“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的话——始终无法“淡去”!!!

  因为,这是无数工人、农民,特别是“长征”老红军留下的殷切希望——“不忘初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