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文学群红色信仰的守与战

2019-06-24 10:42:4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湘江日夜潮
点击:    评论: (查看)

  正月初七,两顿饭。正吃上午饭当口,手机传来两个微信响声。我把挑起的面条放下阅读手机微信,是来自国内某文学群的两条微信。有个叫“木风”(化名)的网友发了两篇反毛文章。我随后发了《美国教授人民日报撰文:真正的改变离不开马克思主义》和《是什么力量?让六七十万人赴韶山给毛主席“拜年”!》两个链接内容。

  估计是只看了目录的“木风”,接下来又说了些诋毁毛主席的话。

  我正要回击,一位叫“喜武”(化名)的网友发言:“打倒四人杰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是继张国焘后‘枪指挥党’的又一特例,是‘清君侧’。其目的之一就是妖魔化毛!因为当时主要领导人被利用所致,只不过他做梦也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随后即被架空了。”

  “木风”说:“这很正常,没打江山的人肯定难压住打过江山的人。朱老总不是讥讽毛选定的接班人王不知天高地厚吗?你知道文革中打倒国家主席刘按什么程序吗?”

  我回:“人民打倒的有别于军事政变打倒的,‘文革’是整干部的运动,就是人民的运动,是反对修正主义的。如果不搞‘文革’,那些先烈的愿望都会因修正主义而化泡影,革命先烈的血将会白流!”

  “木风”回:刘砸烂公共食堂,推行三自一包,使不少人民免遭饿死,官方公布的数字是饿死三千七百多万,再不修正,不知还会饿死多少人,我是经历过那段历史的人。我是亲眼见过饿死的人的,包括我的大爷爷。

  我说:“这个数字现在已被推翻,是右翼妖魔化毛时代的手段之一。杨松林先生所著《总要有人说出真相 ——关于“饿死三千万”》一书(http://www.wyzxwk.com/e/tags/?tagid=374)值得看看。现在反毛的一部分人都是当年‘地富反坏右’的儿孙。其实最让人想不到的是,刘的夫人王光美和儿子刘源都认为,毛主席的‘文革’初衷是对的。”

  “喜武”对我的说法表示赞同并对“木风”说:“这段历史是谁当政时期造成的?真正说起来与毛无关。你可以翻一翻当时的人民日报,看看共产风到底是谁刮起来的?又是谁给压下去的?人民日报就摆在那里,那时毛没有主持国家发展建设,只管党务。即使真的饿死人,你说是谁的责任呢?

  “木风”见无法辩驳撇下一句话就消失了:“吃面条去了,就此别过”。

  这时该群颇有些右倾思想的群主出来制止我们的辩论,大意是说文学要远离政治敏感话题之类,我发了反对此观点的文字后,他也无言以对,但还是动用他的“生杀大权”把我从群里移除了。

  现在我虽然被移出该文学群了,但是我的文学观还在该群里挂着,我更想对所有的文学爱好者疾呼:“我们的文学创作是逃避不了政治的!”

  国家的上层建筑是什么?简而言之:笔杆子和枪杆子。我们的文学不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服务,就是忘了初心,就无颜面对先烈!社会主义国家的颜色革命都是先从文学开始的,前苏联就是。现在我们的国家包括文学阵营亟待再进行一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注”的辩论:辩一辩改革设计师的理论与毛泽东思想谁的是真理;比一比他们谁的后代更富有?

  正月初七人日的辩论,可能是触及了改革开放姓“社”还是姓“资”的敏感点吧,竟然如此告终……胜耶?败耶?或许中国的贫富两极分化现状已然做出了回答!

  这个结果不能不说我国当前的上层建筑已经出现问题了,也不能不说我国当前的文学阵营也出现问题了,现在的文学创作谈“政”色变,早把毛泽东“为人民服务”的文艺思想抛到九霄云外了。

  所以,我认为文学爱好者的一生都应是用来与贪官、奸商和汉奸战斗的,因为现在他们就遍及在我们周围,无时无刻不想进行彻底的颜色革命!与他们的战斗,就是当前最大的政治;如果不战斗,文学阵营就会被这些人把持,社会主义国家就容易因意识形态改变,而走向亡党亡国。对于错误的、反动的意识形态,我们既不能无动于衷,也不能隔岸观火,要承担起时代赋予我们的重任!我们总要对先烈有个交代、对后人有个交代。有鉴于此,该群这样的口舌之争也是有必要的,没有这样的斗争,妄图资本主义复辟之徒就会甚嚣尘上。这样的斗争,也道出了社会主义文学的初衷:在捍卫红色江山的战场中,不能少了我们文学创作者的勇敢战斗……这才是真正意义的学以致用,也是我的文学救国观!

  湘江日夜潮

2019.02.11人日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