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政权问题是香港回归22年来政治斗争的焦点

2019-06-19 10:48:4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89).jpg

  1997年7月1日,中国政府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香港回归祖国22年来,先后发生了三次大的政治风波。

  第一次是2003年7月至2004年4月香港反对派组织进行的反对23条立法和要求双普选的游行示威活动。

  2003年7月1日上午,温家宝总理在香港签署了更紧密经贸安排协议,下午香港爆发了号称50万人大游行。 这次大游行的起因是23条立法。

  《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按照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要制定一个国家安全法,在2003年上半年,这个法律草案已经提交到立法会。这时候香港反对派就出来煽动,说如果这个法律通过了,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将荡然无存。当时,由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使得香港人的资产都缩水了,大家有很多怨气,借着反对23条立法,许多人就都上街参加游行示威了。在此情况下,特区政府被迫搁置了23条立法。

  2003年下半年,反对派觉得他们阻止23条立法的行动成功了,于是就乘着对其有利的形势,提出要求2007年的特区行政长官选举和2008年的香港立法会选举都要实行双普选,天天游行示威,形成了一股很强大的势力,对香港稳定造成了非常大的冲击。

  其实,他们的要求是不符合基本法规定的。香港基本法正文里规定了行政长官和立法会最终都要普选产生,但具体产生办法写在附件1和附件2里。附件1第7条、附件2第3条规定,2007年以后如需修改特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选举产生办法,需经立法会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行政长官同意,其中特区行政长官产生办法要报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立法会产生办法是报备。香港反对派则把这个规定解释成特区政治发展的启动权在特区,立法会在特区,行政长官也在特区,中央只是最后批准一下。企图把两个产生办法修改的启动权、主导权抓到反对派的手里。

  2004年4月6日,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和附件二第三条的解释》。这个《解释》明确,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是否需要进行修改,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应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报告,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四十五条和第六十八条规定,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确定。”“如果不作修改,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仍适用附件一关于行政长官产生办法的规定;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法案、议案的表决程序仍适用附件二关于第三届立法会产生办法的规定和附件二关于法案、议案的表决程序的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解释是最高权威的解释,这一解释粉碎了香港反对派的阴谋。

  第二次是2014年9月至12月香港反对派组织进行的“占领中环”活动。

  2014年8月3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这个《决定》明确,“按照香港基本法的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既要对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也要对中央人民政府负责,必须坚持行政长官由爱国爱港人士担任的原则。这是“一国两制”方针政策的基本要求,是行政长官的法律地位和重要职责所决定的,是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客观需要。行政长官普选办法必须为此提供相应的制度保障。”

  这个《决定》作出如下决定:

  “一、从2017年开始,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

  二、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时:

  (一)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名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的人数、构成和委员产生办法而规定。

  (二)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

  (三)香港特别行政区合资格选民均有行政长官选举权,依法从行政长官候选人中选出一名行政长官人选。

  (四)行政长官人选经普选产生后,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但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这个决定,遭到了香港反对派的反对。从9月28日起,香港反对派以要求香港特首实行真普选为由,正式启动“占领中环”行动,金钟、铜锣湾、旺角部分路段相继被示威者非法占领。10月3日,部分示威者非法堵住政府总部东侧入口,阻碍公务员上班,政府总部暂停开放。受“占中”影响,香港湾仔区、中西区的交通受阻,共151所学校因此停课、超过61500名学生受影响。10月13日,香港警方在金钟、旺角等地清理示威者非法设置的路障,重开7处路段。10月17日,九龙的主干道——弥敦道北行线清晨恢复通车。示威者当晚发起报复反击,约9000人冲击警方防线,弥顿道再次被占。10月20日,香港高等法院颁下临时禁制令,禁止占领旺角、金钟等地的多个路段,但示威者拒绝撤离。10月21日,香港特区政府与香港专上学生联会代表对话。这是双方就政改问题展开的首次对话。10月25日,“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发起《还路于民恢复秩序维护法治》支持警方签名大行动,9天时间里收到183万5793个签名,创下香港签名行动的历史性纪录。11月18日,香港高等法院就金钟中信大厦再次颁下的禁制令开始执行。至下午2时许,中信大厦外的部分路段恢复通车。18日深夜至19日凌晨,激进示威者冲击香港特区立法会大楼,大楼多处被损、玻璃被打烂、砖墙被撬毁。暴徒亦企图阻止警方执法,挑衅警员,3名警员受伤。香港各界严厉谴责暴徒行为。11月25日,警方清除被示威者霸占两个月的旺角亚皆老街障碍,开通道路。11月26日,旺角弥敦道亦恢复通车。此后,示威者不甘后退,连续多晚在附近街区与警察对峙或发生冲突。11月30日晚至12月1日凌晨,香港学联、学民思潮再次煽动示威者围攻特区政府总部、堵塞龙和道。香港警方多次驱散滋事分子。12月1日,香港高等法院颁下临时禁制令,禁止示威者非法“占领”金钟干诺道中等多个路段。12月3日,“占中”三名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及牧师朱耀明等到中区警署自首。12月15日,香港警方完成对非法“占领中环”区域的清场工作。

  香港反对派组织进行的“占领中环”活动,公然践踏法治,严重破坏了香港正常的社会秩序,激起一片民怨,“占领中环”活动最后以失败告终。

  第三次就是2019年3月至6月香港反对派组织进行的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活动。

  为弥补现有法律的漏洞,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于2月15日向立法会提交建议,修订《逃犯条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

  此次特区政府建议修订《逃犯条例》,直接导火索是去年发生在台湾的一起命案。2018年2月上旬,一对香港年轻情侣同游台湾,但疑似在旅行中发生争执,陈姓男子涉嫌在旅馆勒死潘姓女友,然后将尸体以粉红色行李箱装箱,搭地铁至约15公里外的郊外弃尸。2月中旬,陈男独自返港。女方父母发现女儿失踪后,其信用卡在台湾和香港都有取款记录,于是慌忙向香港、台湾警方报案。陈男被香港警方拘捕约谈,事件才在3月中旬曝光。台湾警方在去年3月、4月两次向香港政府提出司法互助请求,并于7月致函香港告知所获证据情况,表达香港若提出司法互助请求,将给予协助。然而,陈男已经回到香港,在港台没有引渡条例的情况下,香港检方无法以杀人罪起诉他,也不能将其移交给台湾警方。如果他不回到台湾受审,他的杀人行为就“不会被判刑”。

  杀人嫌疑犯难以被追求刑事责任,症结在于现行《逃犯条例》的有关规定。该条例于香港回归前的1997年4月25日发布实施,很明显是港英当局埋下的一根钉子。从回归以来21年的司法实践看,该条例在贯彻落实中明显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阻碍香港与内地及台澳开展刑事司法协助,使得香港在某种意义上成为“逃犯天堂”。今年两会期间,原公安部副部长、现全国政协委员陈智敏,在接受香港电台访问时表示,内地逃到香港的重犯多达300多人,全部“有名有姓”。但由于受到《逃犯条例》的限制,香港不能将这些逃犯移交内地。二是港人在未签订双边协议的国家及地区发生刑事案件,追究刑事责任面临极大困难。根据《逃犯条例》规定,香港只能向签定双边协议的国家及地区移交逃犯。但目前香港只与英国、新加坡、新西兰、马来西亚、法国等20个司法管辖区签订移交逃犯协议,仍未与其他100多个国家及地区达成双边协议。三是一些在港犯案后逃往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嫌犯,也因为没有引渡安排,港府无法引渡他们来港受审。

  因此,为更好处理香港男子台湾杀人个案,同时推动修补法律漏洞,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建议对相关法案进行修订。

  然而,香港多个反对派政党宣称,修法会成为内地要求香港引渡“政治犯”的借口。他们极力攻击抹黑此次修法并加以阻扰。“台独”势力也积极参与其中、遥相呼应,美国、欧盟等在港外交机构更以多种形式予以“关注”、进行干涉。结果,原本是简单的法律问题,就演变成了一场激烈的政治斗争。

  3月15日,香港反对派组织“香港众志”多人强闯特区政府总部,声称要政府撤回《逃犯条例》,并与维持秩序的保安产生冲突,致使1名女保安受伤。警方接警后以“强行进入罪”拘捕9名示威者。4月份以来,香港反对派团体多次举行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游行,6月9日反对派又组织了一次规模较大的游行示威活动。6月12日,香港反对派再次动员一些人包围立法会,导致原计划对修订《逃犯条例》进行二读的立法程序临时宣布延后。

  在此情况下,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于6月15日宣布,特区政府决定暂缓修订《逃犯条例》的工作。6月16日晚,香港特区政府发出新闻稿表示,行政长官承认由于政府工作上不足,令香港出现很大矛盾和纷争,令很多市民感到失望和痛心,行政长官为此向市民致歉,并承诺会以最有诚意、最谦卑的态度接受批评,加以改进,为市民服务。

  这一次,香港反对派暂时占了上风。

  香港回归祖国以来,香港主要有爱国爱港阵营与反对派这两大对立的政治派别,也称亲建制派与泛民主派。爱国爱港阵营得到了中央政府的支持,反对派则得到美国、欧盟等西方国家的支持。从香港回归祖国22年来历次政治斗争特别是这三次大的政治风波的情况看,政权问题始终是双方斗争的焦点。

  首先,香港回归以来的每一次行政长官和立法会选举,反对派都要打着“民主”的旗号挑事。因此,香港回归以来的每一次行政长官和立法会选举,都贯穿着激烈的政治斗争。

  其次,反对派在2003年反对23条立法和今年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其目的都是要抹黑毁坏爱国爱港阵营特别是中央政府的形象。他们知道,中央政府是他们夺取香港政权的最大障碍,只有抹黑毁坏中央政府在香港民众心目的形象,他们才有可能在香港当政。

  第三,一些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之所以极力支持香港反对派闹事,其目的也是想扶持香港反对派在香港当政。一旦香港反对派上台,香港就会成为反对中国中央政府的基地,成为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付中国的一颗有分量的棋子。

  由此可见,政权问题始终是香港回归以来,中央政府及爱国爱港阵营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及香港反对派之间政治斗争的焦点。因此,我们应依据宪法和香港基本法,有针对性地采取多种措施,不断壮大爱国爱港阵营的力量,坚决支持香港特区政府打击反对派违法扰乱香港正常秩序的行为,坚决制止和反击美国等西方国家干涉香港内部事务的行径,确保香港特区政权始终掌握在爱国爱港阵营的手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