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莫言为什么对土地的感情起了变化?——评莫言谈《生死疲劳》之八

2019-06-21 09:22:3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莫言以亲身经历谈土地与农民关系的转变”的第四段:“等到我自己参加劳动的时候,就是人民公社的生产小队,我觉得我跟土地是没有任何的感情。我们是被土地牢牢束缚住的,人口流动是不自由的,你出来要进入一个城市,你要开证的,而且我们的人身都是被限制的死死的,每年365天每天都要参加劳动,不参加劳动就没有工分,就没有饭吃。每天到了什么时间,队长一敲钟,所有人从家里纷纷跑到地里来,劳动一会儿,然后队长说回家就回家。”

  这一段,莫言说了三句话。第一句、第二句说他对土地的感情起了变化及其理由。第三句是对人民公社生产小队的侮辱!

  莫言曾自称他眷恋土地。可他到人民公社生产小队劳动,对土地不但不眷恋了,而且跟土地没有任何的感情了。

  莫言对土地的感情为什么起了180度的变化?莫言说四条理由:

  一,“我们是被土地牢牢束缚住的”;

  二,“人口流动是不自由的”;

  三,“我们的人身都是被限制的死死的”;

  四,“每年365天每天都要参加劳动,不参加劳动就没有工分,就没有饭吃”。

  这四条理由说明莫言的感情,不是对土地的感情变化,而是对土地所有制的感情变化。

  请问莫言:

  是土地牢牢束缚你吗?

  是土地让人口流动不自由吗?

  是土地把人身限制的死死的吗?

  是土地让你365天每天都要参加劳动吗?

  掌握这四条权力的不是土地,而是土地公有制的管理组织——人民公社生产小队。

  所谓跟土地没有任何的感情了,实质上是跟人民公社生产小队,没有任何感情。

  在《莫言眷恋的是土地吗?》一文中,我们指出:莫言眷恋的是土地私有制。土地由私有制转变为公有制——土地农民集体所有制,莫言对土地感情也就起了变化,变为“跟土地是没有任何的感情”了。

  人与土地的关系,是自然关系,土地所有制,决定人们对土地的态度。莫言对土地的态度非常明确:他写《生死疲劳》,谈《生死疲劳》,表达的都是维护土地私有制,反对土地公有制。

  莫言说:“每天到了什么时间,队长一敲钟,所有人从家里纷纷跑到地里来,劳动一会儿,然后队长说回家就回家。”

  人民公社生产小队,是这样的吗?“所有人”,都是哪些人?牙牙学语的孩子,七八十岁的老人,都“从家里纷纷跑到地里来”吗?“劳动一会儿”,多长时间?“一会”,表示时间很短。“队长说回家就回家”,队长就是这样领导生产吗?莫言:你可以对土地公有制没有任何感情,你不该用谎言侮辱土地公有制的管理组织,欺骗听你谈《生死疲劳》的人们!

  2019年6月13日星期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