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靠研究日记吹捧蒋介石是不靠谱的

2019-06-18 11:16:0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关山飞渡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仅靠研究日记为蒋介石歌功颂德不靠谱

  日记可以记载一些事情,但日记是主观的,是经过作者取、舍而写成的。以日记来衡量一个人,往往靠不住,不管他是自己看、还是留给别人看。日记记载的人和事及其他,只有与其他记载和事件相互印证,才能确定事件的真伪,才能在此基础上对人对事做出合乎逻辑的评价。单纯靠日记,往往是不靠谱的。杨天石就是单靠研究蒋介石日记,要“找寻真实的蒋介石”。可惜,这种单纯靠蒋介石日记解密历史的作法本身就不靠谱。原因很简单,象蒋介石这样的人写日记,本身就是有取舍的,并不是什么都写。另外,蒋介石写日记并不是什么秘密,书写时就用来让别人看的,因此其中的真实性大打折扣。蒋写日记时,常半真半假,或在真实事件上加上自已感慨,隐去对自己不利的,描述对自己有利的。因此,蒋的日记只可参考,不能当真,真实性靠其他材料佐证,才能相信。台湾历史学者汪荣祖指出:“杨天石看了日记,就非要给蒋介石翻案,翻不过来的。你说蒋介石写日记是不准备让人家看的,哪有这种事情?”此处,我们可举一例,说明蒋介石日记与实际不符。

  蒋介石西安事变时被拘,后在共产党的调停下,被迫接受中共抗日才被释放回南京。蒋介石为保住面子,制造了这样的说辞:蒋介石之所以返回南京,是因为张、杨看了他的日记,为他的人格所感动,才放他回南京。亊实怎样?1936年底,蒋介石发表了日记体的《西安半月记》,文中记载:“十二月十四日早晨,张又来见,立门后,对余流泪,若甚愧悔者。张乃言:‘委员长之日记及重要文件,我等均已阅读。今日始知委员长人格如此伟大。委员长对革命之忠诚与负责救国之苦心,实有非吾人想象所能及者。’”这是蒋介石在文中的记载,实际上1936年12月14日晚8时,张学良在西安广播电台发表公开讲话,严厉批评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误国,希望“委员长能有最大的反省”。这里,我们何曾见到张学良有一丝一毫的“愧悔”之意?如果你信了日记中的记载,怎样理解张学良在西安广播电台的公开讲话?因此,台湾历史学者汪荣祖认为,在蒋日记中“有很多言不由衷的的话,梦想的话,一厢情愿的话”,是不能当真的。

  二、蔡英文公开历史档案还原了真实的蒋介石

  蔡英文公开的档案资料中有很多蒋介石的亲笔指挥手令:有让张学良不抵抗的,有在江西等地“剿匪”时对苏区人民灭绝人性的烧杀手令,有授意签署《何梅协定》的等等。这些历史档案的解密将国粉们吹捧的蒋介石,真正还原成一个卖国贼,一个屠杀人民禽兽不如的蒋该死。看到他在9.18事变时不抵抗的丑恶嘴脸,看到他亲手签署的密绝人性的烧杀手令,你还能对他顶礼謨拜吗?这只能说明你的立场有问题。此处,仅列举几例蒋在江西“剿匪”时亲笔下达的对苏区的烧杀手令。

  1931年8月16日,蒋给陈铭枢的手令:燬平匪区办法应落实计划,派员负责监督,分区施行。同日,蒋给陈铭枢另一手令:清野焚燬之策,中极赞成。请兄详细计划准备完妥后即令各部队切实施行。限十五日内焚平完毕可也。同日,蒋致电赵观涛、卫立煌手令:大小各村庄务全烧燬,勿遗。然后移动可也。凡我军所到之处,为匪化太深,不易防守者,皆可焚燬。

  1931年8月21日,蒋给熊士辉手令:对匪巢只有焚烧,乃能解决,请派飞机设法暂停轰炸,而专用火油在欲烧之区域内,使皮带或分水壶分布火油。如此分划区域,每区约焚二三日,使匪恐慌,不能立足。

  1931年8月24日,蒋给蔡廷凯、陈诚、赵观涛手令:此次进剿大金竹附近时,凡匪化太深乡村及我军不便带驻之处,于将欲移动他调之时需将其附近村落焚燬净尽。如有粮秣,搬运至集积地点,有余则亦焚燬之。万不可故息,免贻匪患。此欲使匪恐怖,以断其回巢之断,并免我将士东西奔逐之劳。唯有此焚烧平燬之一法也。

  1931年8月26日,蒋致电卫立煌手令:……此经过沿途大小村务必洗烧净尽,勿稍遗留,免贻匪患为要。同日,蒋致电赵观涛手令:洗烧净尽,勿稍遗留,以免贻匪患。

  1933年8月30日,蒋给鄂豫皖边区剿匪总司令刘镇华、鄂湘边区剿匪总司令徐源泉手令:潢川刘总司令,沙市徐总司令,密。匪化已深之区域非准各部队官兵尽量之烧杀,不能铲除之匪根。即推“剿匪”之“剿”字,其意义亦必以刀入匪巢,杀戮尽净之意。否则不足尽剿匪之义,而乃养匪遗患而已。务令各部烧杀勿论为要。中正。

  蒋介石对苏区的围剿的手令很多,不一一列举。国民党军在清剿中,提出“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个”等血腥口号,纵兵烧、杀、抢、掠、奸,所到之处,一片废墟,大批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被枪杀,造成“绝户村”和“无人区”。这些大量蒋介石的罪恶,你能从蒋介石的日记中看到吗?

  三.把参考当信史是楊天石的可笑之处

  本身缺乏真实性、正确性的东西,必导致在此基础上结论的失败。科学上来不得半点马虎。杨天石对于蒋介石日记的真实性极为推崇,虽然他也讲蒋介石的日记是有选择的,全信会上当,但在实际上是把蒋的日记作为信史用的。从他的立论,以及对蒋该死的吹捧,可以看出他是把蒋的日记当作信史的。这正是杨天石的悲哀处和可笑处。蒋介石日记充其量不过是参考资料,只有与其他资料互相印证,才能证实日记的真实性。杨天石拿参考资料当信史,并在此基础上为蒋介石歌功颂德,吹捧蒋介石,当然不靠谱。

  杨天石自己也说:蒋介石的日记不是什么事都记的,“有些事,他是“讳莫如深”的。例如,1927年的四一二政变,显系蒋与桂系李宗仁、白崇禧精密谋划之举(其实是蒋介石蓄谋已久之事—笔者),但日记对此却几乎全无记载。又如,1931年的软禁胡汉民事件,蒋只记对自己有利的情况,而不利的情况则不记。再如,抗战期间,蒋介石派宋美龄到香港去指导对日谈判,他就绝对不记。蒋自己就说过,有些事情是不能记的。可证,蒋记日记有选择性。同时,他的日记只反映他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自然,他所反对的人,反对的事,反对的政党和政派,常常被他扭屈。有些常常被他扭屈的完全走形,不成样子。因此,只能说,蒋的日记有相当的真实性,不是句句真实,事事真实,而且,真实不等于正确,也不等于全面。研究近现代中国的历史,不看蒋日记会是很大的不足,但是,看了,什么都相信,也会上当。”

  那么,我们要问:面对蒋介石日记,杨天石靠什么断定那些是真实的,那些是虚假的?杨天石是怎样“找寻真实的蒋介石”?凭什么认为那就是真实的蒋介石?真实的蒋介石又是怎样的?蔡英文出于什么目的且不论,但她公布的历史档案资料,白纸黑字,亲笔手写,赤裸裸把蒋介石暴露在广天化日之下,还原出一个真实的蒋介石。这些,蒋介石日记都不曾记载,不知杨天石要找寻怎样“真实”的蒋介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