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感性活动是马克思哲学起点

2019-06-14 11:15:1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少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76).jpg

  哲学是人对生活的反思,他的着眼点在人身上。对人的存在如何理解是哲学的基本和重要的关切问题。

  唯心论以人为哲学主体无疑是非常正确的,而他错误的把人的活动限定在思维范畴内,理性成为其界限的半径,一切认知超越该半截周长便被摒弃。黑格尔把认知从主观领域发展到客观对象,但其理性约束导致其对生活的反思是个倒影,生活成为理性思维的派生物。唯物论发展到了费尔巴哈,突破了理性思维的壁垒,把人作为感性对象。这意味着两点改变:首先从物质自然作为逻辑的主体,转向了人作为主体,其次从理性转向感性。费尔巴哈对本质的解析过程中,发现人的宗教本质体现了人的世俗本质,而机械的物质自然本体无助于这样的精神实践活动。主体哲学到此时,越来越接近人类生活的本质。作为同样的青年黑格尔派学者,马克思沿着该条道路继续前进,对传统哲学和经济学批判的过程中,马克思建立了感性、对象、现实性的哲学本体论。

  对新哲学本体该如何命名?马克思说是新唯物主义,后人说是实践本体,河北大学宫敬才教授主张是劳动本体。这些是阅读中应该思考的,在感性对象到感性活动的概念发展过程中,在马克思的批判中去体会。

  从1843年开始到1845年,马克思的感性活动研究终于有了硕果,体现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具体表述是其物质生产与交往历史观,该项活动构成人类物质与精神实践活动的基础。在费尔巴哈章对其进行了批判也是对旧哲学的清算,说明了马克思的相关思维进程。

  “实际上,而且对实践的唯物主义者即共产主义者来说,全部问题都在于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并改变现存的事物。如果在费尔巴哈那里有时也遇见类似的观点,那么它们始终不过是一些零星的猜测,而且对费尔巴哈的总的观点的影响微乎其微,以致只能把它们看做是具有发展能力的萌芽。费尔巴哈对感性世界的“理解”一方面仅仅局限于对这一世界的单纯的直观,另一方面仅仅局限于单纯的感觉。费尔巴哈设定的是“人”,而不是“现实的历史的人”。“人”实际上是“德国人”。在前一种情况下,在对感性世界的直观中,他不可避免地碰到与他的意识和他的感觉相矛盾的东西,这些东西扰乱了他所假定的感性世界的一切部分的和谐,特别是人与自然界的和谐。为了排除这些东西,他不得不求助于某种二重性的直观,这种直观介于仅仅看到“眼前”的东西的普通直观和看出事物的“真正本质”的高级的哲学直观之间。他没有看到,他周围的感性世界决不是某种开天辟地以来就直接存在的、始终如一的东西,而是工业和社会状况的产物,是历史的产物,是世世代代活动的结果,其中每一代都立足于前一代所奠定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前一代的工业和交往,并随着需要的改变而改变他们的社会制度。甚至连最简单的“感性确定性”的对象也只是由于社会发展、由于工业和商业交往才提供给他的。”(2012版马恩选集第一卷124页)

  上段引述的第一句话,实践的唯物主义是特殊的指定,是共产主义的规定:全部问题都在于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并改变现存的事物。这不是泛指的实践,是对从事革命活动者的要求。拿这样的规定对比费尔巴哈的哲学,其对现实世界的理解。他的人不完全是抽象的,但非常模糊,这是其进退维谷的尴尬的原因。思维直观是唯心论的代名词,其实践概念还停留在理论领域。《费尔巴哈提纲》第一条结尾指出:“费尔巴哈想要研究跟思想客体确实不同的感性客体,但是他没有把人的活动本身理解为对象性的活动。因此,他在《基督教的本质》中仅仅把理论的活动看做是真正人的活动,而对于实践则只是从它的卑污的犹太人的表现形式去理解和确定。因此,他不了解“革命的”、“实践批判的”活动的意义。”

  为了理解马克思的论述,有必要把费尔巴哈《基督教的本质》中的一些观点做一下介绍。费尔巴哈《基督教的本质》1843年第二版序言:“我并不是由思想产生出对象,正相反,是由对象产生出思想;只是,这里的对象,专指在人脑以外存在着的东西。只有在实践哲学之领域内,我才是唯心主义者。”其论述对象有两个,一个是物质自然,一个是宗教。这两个对象的实践关系都是认识论上的、精神批判对象,没有达到马克思的以物质劳动为基础的感性、现实、对象化实践。马克思的实践包括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的全面实践概念,费尔巴哈的实践只有精神活动、认识活动的实践,没有脱离传统哲学的实践概念。把马克思哲学理解为单纯的物质实践活动,那就把马克思1843年以后的著作摒弃,也就无从论说马克思哲学。应该把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都纳入实践范畴,把物质生产作为一切实践活动的基础。

  传统哲学把存在作为固定物,到恩格斯把物质存在的本质定义为不依赖于人的存在运动物,这是一个进步。马克思在唯物论的基础上,(即物质先于人类存在,人的机体由物质自然构成),把人的存在看成是本质活动=物质生产劳动。人的劳动是人对自然的关系,必须在人的社会连接关系下进行。自然关系是人的社会纽带。从起点开始的劳动,发展了人的五官意识和大脑思维,形成了物质与意识传承。意识成为人与动物的区别,不是物质自然运动的普遍性规定,而是人类劳动的特殊性构成的。

  费尔巴哈从人类的发展结果去论述人的本质、人与动物的区别,他没有突破思维与存在传统本体论的束缚,没有发现人类的始基性本质活动。他对人的本质非常认识非常模糊,尽管如此其对类,本能的界限论述还要重要的借鉴意义。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有关意识和本能论述是在费尔巴哈的基础上,《德意志意识形态》也是如此。下面这段论述有助于我们的理解。

  《基督教的本质》第一章:“一个真正有限的本质,对于一个无限的本质,就连猜想也丝毫不会有,不用说对它有意识了;因为,本质的界限,也就是意识的界限。例如毛虫,它的生活和本质都限制在某一种植物上面,这样,它的意识就也不越出这个有限制的区域之外;它固然能把这种植物与其他植物区别开来,但除此以外,便什么也不知道了。所以,这种有限的、但正由于其有限性而无错误的、可靠的意识,我们不称它作意识;而把它称为本能。严格意义或本来意义下的意识,是同对无限者的意识不可分割的;有限的意识不是意识;意识的本质特性,就是总括一切、无限。无限者的意识,不外是对意识之无限性的意识。”

  另外一段关于对象和有无的概念规定,也涉及到马克思的上述两部著作。“没有了对象,人就成了无。伟大的模范人物,即向我们显示了人的本质的那些人,都用他们自己的生活确证了这个命题。他们只有一个支配一切的基本情感:实现那作为他们活动的主要对象的目的。然而,主体必然与其发生本质关系的那个对象,不外是这个主体固有而又客观的本质。如果这个对象是若干同类而不同种的个体所共有的,那末,它就至少像它按照不同的特点分别成为这些个体的对象那样地成为这些个体固有而又客观的本质。”(随后他列举了太阳对其他星球的意义与对地球不同的本质,无关自身的本质关系等同于“无”)显然马克思借鉴了相关的论述。

  费尔巴哈在此章对人本质的认识,理性思维的力量,真理的论述是抽象模糊的。“但是,人自己意识到的人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呢?或者,在人里面形成类、即形成本来的人性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就是理性、意志、心。一个完善的人,必定具备思维力、意志力和心力。思维力是认识之光,意志力是品性之能量,心力是爱。理性、爱、意志力,这就是完善性,这就是最高的力,这就是作为人的人底绝对本质,就是人生存的目的。”费尔巴哈把客观真理认知和主观道德抉择完全混淆了,其实践在精神活动范畴内,使得其真理观没有主客观之分,无从衡量和鉴别。马克思由此有了《提纲》的第二条论述:“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自己思维的此岸性。关于思维———离开实践的思维——的现实性或非现实性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经院哲学的问题。”在《形态》费尔巴哈章,马克思展开了对费尔巴哈的分析:

  “诚然,费尔巴哈与“纯粹的”唯物主义者相比有很大的优点:他承认人也是“感性对象”。但是,他把人只看做是“感性对象”,而不是“感性活动”,因为他在这里也仍然停留在理论领域,没有从人们现有的社会联系,从那些使人们成为现在这种样子的周围生活条件来观察人们———这一点且不说,他还从来没有看到现实存在着的、活动的人,而是停留于抽象的“人”,并且仅仅限于在感情范围内承认“现实的、单个的、肉体的人”,也就是说,除了爱与友情,而且是理想化了的 爱与友情以外,他不知道“人与人之间”还有什么其他的“人的关系”。他没有批判现在的爱的关系。可见,他从来没有把感性世界理解为构成这一世界的个人的全部活生生的感性活动,因而比方说,当他看到的是大批患瘰疬病的、积劳成疾的和患肺痨的穷苦人而不是健康人的时候,他便不得不求助于“最高的直观”和观念上的“类的平等化”,这就是说,正是在共产主义的唯物主义者看到改造工业和社会结构的必要性和条件的地方,他却重新陷入唯心主义。

  当费尔巴哈是一个唯物主义者的时候,历史在他的视野之外;当他去探讨历史的时候,他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在他那里,唯物主义和历史是彼此完全脱离的。这一点从上面所说的看来已经非常明显了。”(2012版马恩选集第一卷125-126页)

  马克思的批判比《费尔巴哈提纲》中的论述详细,说明了感性对象的人还不能透彻人的本质,必须进入人的感性活动范围。共产主义的唯物主义者的区别在于感性活动的认识,而直观的唯物主义者则成为社会历史唯心主义者。

  马克思在《形态》中提出了这样的观点“此外,只要这样按照事物的真实面目及其产生情况来理解事物,任何深奥的哲学问题——后面将对这一点作更清楚的说明——都可以十分简单地归结为某种经验的事实。”(2012版马恩选集第一卷125页)说明马克思哲学是按照历史的真实面目和产生的情况进行的抽象,可以通过经验事实验证。这对真理检验问题是否有所启迪呢?哲学是对生活中现实与理想境界矛盾给予一个确定的态度和生活方式,其任务不是等待二元矛盾解决后的结论。生活态度、生活方式包括主观的价值评定与客观结果并不一致,哲学的主观意志、价值评定标准是一种前瞻性的结论,客观过程和结果是对主观的矫正。人的信仰是上述的主观态度,并不向现实屈服。共产主义信仰即是对历史的本真抽象,也是一种基于经验事实的信仰。

  在《德意志意识形态》费尔巴哈章,马克思与恩格斯这样论述自己的历史观:“我们开始要谈的前提不是任意提出的,不是教条,而是一些只有在臆想中才能撇开的现实前提。这是一些现实的个人,是他们的活动和他们的物质生活条件,包括他们已有的和由他们自己的活动创造出来的物质生活条件。因此,这些前提可以用纯粹经验的方法来确认。

  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

  可以根据意识、宗教或随便别的什么来区别人和动物。一当人开始生产自己的生活资料,即迈出由他们的肉体组织所决定的这一步的时候,人本身就开始把自己和动物区别开来。人们生产自己的生活资料,同时间接地生产着自己的物质生活本身。”(同上118页)

  物质劳动是物化于对象的劳动,是人的存在、人与动物区别的最重要的本质,其具有感性、对象和现实性。这个本体活动,使得人作为主体与客体的关系不再是抽象的思辨,从而生动起来。不管是黑格尔的客观定位,还是费尔巴哈的理性规定,在物质劳动面前都相形见绌,主体哲学不再是主客体关系的抽象描述。人类哲学从此变得现实、形象、生动,可以用纯粹经验的方法来确认。

  马克思通过人的存在活动确立了人的本质,人的社会性,人的精神与物质构成。马克思的存在是动态的,由此形成了社会存在哲学术语,社会物质与社会意识构成了人的传承前提和条件。环境创造人说得是社会物质传承构成了先决条件“由此可见,事情是这样的:以一定的方式进行生产活动的一定的个人,发生一定的社会关系和政治关系。经验的观察在任何情况下都应当根据经验来揭示社会结构和政治结构同生产的联系,而不应当带有任何神秘和思辨的色彩。社会结构和国家总是从一定的个人的生活过程中产生的。但是,这里所说的个人不是他们自己或别人想象中的那种个人,而是现实中的个人,也就是说,这些个人是从事活动的,进行物质生产的,因而是在一定的物质的、不受他们任意支配的界限、前提和条件下活动着的。”(2012版马恩选集第一卷176页)

  人创造环境说的是人获得了物质与意识传承后,进入环境的变化,现实的个人参与环境的改造,首创或独创性意识引导了改造社会环境的变化。“历史不外是各个世代的依次交替。每一代都利用以前各代遗留下来的材料、资金和生产力;由于这个缘故,每一代一方面在完全改变了的环境下继续从事所继承的活动,另一方面又通过完全改变了的活动来变更旧的环境。”(2012版马恩选集第一卷197页)

  最根本的分工是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的分离,由此产生了原始社会的解体,进入到文明社会。而文明社会最长历史的中国才有5000年,以文明社会衍生的实践想象来概括人类全部新旧石器的上百万历史,显然时间偏短,不具有始基性。依照马克思告诉我们哲学的抽象方式和验证方式,这与人类社会的本来面目和发生过程不一致,不是人类社会的本真。

  实践本体论在时间上和对人类现实生活的抽象上存在缺陷。

  以人的物质和精神领域是两大类实践,而人的物质实践领域又分为自然与社会的。人的对象性实践活动以人的思维主导,与动物本能有无限性质区别,人能区分现实与理想二元境界,实践不能剥夺精神活动。马克思认为历史上物质劳动是本源,精神活动是物质劳动与交往的反射、反响。工具(物质工具和交流的语言工具)与人是劳动的产物,又是下一个劳动过程的起点。作为劳动的结果,思维意识参与了物质劳动过程,无疑精神也影响了历史。

  笔者认为从物质劳动初始阶段后,物质劳动与精神劳动是相互伴随的发展过程,直至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的分离,私有制的产生。此后,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发生脱节,成为统治阶级的专有,物质劳动过程产生的精神创造被统治阶级攫取,意识形态有加速物质劳动的作用,也成为统治者奴役劳动者的工具。统治阶级统治劳动者的工具是双重的:物质与精神。文明社会的阶级斗争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在物质和精神两个领域的斗争,实践是这种交叉斗争的反映。斗争存在三种结果:前进、倒退、原地不动的停滞。实践的积极与消极作用应该有个评价,属于那个阶级发挥了主要作用,结果如何?

  实践是隶属阶级的,不能把实践抽象成实体,脱离了实践个人与主体阶级,自身成为绝对的概念或本体。马克思解释历史的基础性活动用的物质劳动,解释现实用的资本主义的实践,包括资产阶级及其经济学家推崇的制度和理论实践,改变世界用的是革命实践。这三者难道不该分清吗?如果把马克思哲学说成是实践本体,上述三者就分不清,马克思是赞同资本主义还是否定资本主义就说不清。

  马克思的实践是改造自然和社会的革命活动,在解析客观事实的基础上带着强烈的主观意志、解放劳动者和人类的愿望。物质实践只是文明社会的片面表达,截取了人类长期历史发展本质活动的单一形式,不能充分表达马克思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相对于客体的物质自然本体,实践本体论回归到人为哲学主体的本源上,把颠倒现实的理性思维聚焦到人的感性活动上。其缺陷是混淆了始基性劳动和衍生性实践,普遍性成为普世观缺少了劳动创造本质上的价值观,辩证法没有反映该感性活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