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士余们的卖国有理应该清算

2019-06-03 09:57:1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宁可抗日死
点击:   评论: (查看)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另据《财经》杂志5月20日消息: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期间,其家乡江苏多家地方城商行、农商行实现IPO,曾引起市场广泛质疑,其间复杂利益牵扯,被认为是刘士余最终主动投案的一个重要缘由。

  刘士余的问题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吧?刘士余就曾经为贱卖银行,给中国造成的天量损失狡辩称,“贱卖银行股,是因为当时卖不出去而不得不贱卖”。刘士余在其中实际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总还是应该搞清楚的。

  2016年,中国金融业全面对外开放,当年外资就从中国个银行狂扫上万亿。中国优质企业美国上市,中国企业这样做,据说可以从美国拿回企业所急需要的发展资金,可结果怎么样呢?中石油在美国上市,当年融资仅29亿美元,上市头三年,累计分红却高达119亿美元,平均每年分红超过29亿美元。中国有多少优质企业美国上市,又给美国股民送去了多少国家财富,恐怕只有天知道了。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地震,国家号召国内外捐款,恰好半个月以后的5月27日,共收到捐款大约250亿,其中还包括一位拾垃圾的老人一百多元的捐款,也就在这一天,中国建设银行与美国银行(美国签约银行的名称就叫美国银行)一纸协议,送给美国银行超过250亿。毛泽东时代,全国人民省吃俭用积攒了600吨黄金,92年也被送给了美国。中国引进的“战略投资”的外资企业,几乎在中国一个个都是赚得盆满钵满。美国通用汽车总裁就曾不无得意地表示,“我们与中国企业各取所需,中国人得到了GDP,我们得到了利润。”(《瞭望新闻周刊》4月20日)。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中国甚至出现了“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奇谈怪论。中国为了美国付出了自己国家和人民大量的利益代价,中国有人为此还破天荒第一次获得了美国颁发的为美国经济做出杰出贡献的奖励。这在美国此项奖项上是绝无仅有的……

  几十年来,中国人民辛辛苦苦创造的国家财富,有多少被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攫走,没有人知道,国家也从来没有发过这样的消息,实际国家有没有这样的统计也没有人知道。但可以肯定,单单是每年,外国从中国拿走的财富,也都是一笔巨大的天文数字。

  刘士余狡辩,“贱卖银行股,是因为当时卖不出去而不得不贱卖”,刘士余是不是在不知不觉中,充分暴露了他为中国贱卖银行有功的汉奸卖国嘴脸了?在今天中国与美国各方面较量越来越显著的时候,做了太多愧对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刘士余,内心里一定也是非常煎熬的吧,他的内心,恐怕更害怕受到共产党的党纪国法和全国人民对他们卖国罪行的清算吧。

  刘士余选择主动投案,国家是不能就事论事的。汉奸卖国贼是中华民族最大最危险的敌人,对于他们曾经的卖国言行,党和国家和人民是决不能轻易放过他们的,对于他们的卖国言行,是一定要予以彻底清算的。2019.6.3

  关联文章

张宏良:刘士余印证了我们此前的判断

作者:张宏良 来源:民族复兴网

  这是2016年刘士余上任时民族复兴网发出的评论文章《谈谈朱总理的老部下刘士余》。虽然鉴于当时此人复杂的政治背景,以及众所周知的网络环境,我们对此人难以作出更进一步的评论,并且即便如此我们绝大部分评论文章也都被删除,但是从仅存的这不多几篇来看,也能看出当初我们对此人担任中国证监会主席的担忧。

  人们之所以一直对此人不看好,早在鲁炜出问题时,人们私下里就已经把他和鲁炜相提并论,看作是中国两大祸害,倒不仅仅是因为他留学美国的背景一-虽然至今人们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隐瞒这段历史,更重要的是 他对当年贱卖银行股的态度,表明了他是站在美国立场上看待中国金融改革,是为了美国利益在选择中国的金融改革道路。

  道理很简单,贱卖银行股的是非曲直井不复杂,把同一张股票比如中石油的股票,1.16元卖给美国巴菲特,15.98元卖给中国股民,开盘当天更是卖出了48元的高价,显然是一种明显的利益输送。这种同股不同价的销售差价,等于是把中国老百姓的钱,直接划给了美国巴菲特,让他在中国石油股票交易中赚了300多亿。

  至于刘士余所狡辩的贱卖银行股 是因为当时卖不出去而不得不贱卖, 更是暴露了此人不是个认识问题,也不是个简单的利益问题,而是要么是道德品质极其恶劣,故意造谣混淆是非;要么就是故意在为美国金融资本牟取利益。二者必居其一,绝不可能 有第三种选择。因为事实倶在,铁证如山,任何狡辩都改变不了。

  当时银行股之所以卖不出去,是 因为当时朱镕基规定,年底前所有银行必须引入战略投资者也就是外资大股东,谁完成不了追究谁的责任。外资一看他们不买中国的银行股票,中国的行长就要完蛋,所以便大幅压低价格,迫使中国的银行不得不接受难以想象的超低价格,把几元钱甚至十几元钱卖给中国老百姓的股票,以一元钱甚至几毛钱卖给外国人,由此形成了钱卖银行股的浪潮.当年就给国家造成上万亿损失。可见当时贱卖银行股,根本不是什么卖不出去,而是规定只能贱卖给外国人而不能卖给中国人造成的。

  要知道当年我国GDP才20万亿 人民币,财政收入不到4万亿人民币,可是当年仅仅贱卖银行股就损失上万亿人民币,其后的损失数额更加巨大。中国就这样把老百姓血汗和资源换来的财富.通过股票发行差价白白拱手送给了美国。当时我们连篇累牍揭露贱卖银行股的巨额损失,震动了中国最高层,引起了领导人的密切关注,只是在中国金融买办集团的虚假信息蒙骗下,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所以,当看到出任中国证监会主席的刘士余居然为贱卖银行股这种公开的卖国行为进行辩护,我们就知道 中国股市完了,中国股民完了!道理同样很简单,但凡是中国人,哪怕是不怎么爱国的中国人,看到中国遭受如此巨大的损失,也会感到心痛,又怎么可能会为这种卖国行为进行辩护?甚至就算是一个利益无关的第三者,看到如此违背等价交换的欺诈性买卖,也不会为之公开叫好。可见这些人为了美国利益甘愿去冒多大的风险!

  果不其然,后来中国股市的发展,不断印证了我们的判断。刘士余上任后,居然在全世界所有国家股市全都上涨的情况下,甚至连动荡不定的朝鲜半岛股市都在上涨,连孤悬海外、风雨飘摇的台湾股市都在上涨的情况下,在中国经济风景这边独好的情况下,居然造成了中国股市连续三年下跌,成为三年来全世界唯一下跌的股市!恐怕换上除刘士余这些人之外的任何人来管理中国股市,都不会创出如此让世界震惊的历史“奇迹”。

  所以我们很难相信这些人仅仅是个腐败问题,很难相信这些人与美国股市的连创历史新高和中国股市的连年下跌之间没有关系。特别是刘士余这些留学美国的亲美派有一个令人费解的共同特点,就是虽然平时处处以美国为楷模,可是唯独在股市监管上 坚决拒绝采用美国方法,甚至把呼吁采用美国股市监管方法的左翼力量, 视为不共戴天的仇敌。如果这些人不是得到美国指令,很难理解他们为什么要拒绝美国相对先进相对公平的股市管理方法,而坚持采用毀灭中国股市的落后野蛮方法?很难理解他们为什么比《潜伏》中的余则成还要更加余则成?

  十八大以来,鉴于此前朱温两任总理期间已经形成了一个盘根错节、 内外相连的庞大金融集团,我们曾经呼吁中央采取两大特殊监管措施:一 是由中央最高领导人直接掌控金融领域,进行金融领域大换血,更换掉与美国相勾连的现存金融集团;二是建立中央自上而下和群众自下而上相结合的监督机制,把这个根须已经渗入到金融各个角落的庞大金融集团置于中央和群众的双重监督之下,避免换汤不换药或者他们狗急跳墙,与美国联手把中国金融变成金融空港。

  从刘士余上任以来中国股市的年年下跌和中国股民的悲惨遭遇来看, 特别是从美国和特朗普对中国肆无忌惮的骄横态度来看,我们这个呼吁是必要的正确的,是避免中国经济和社会同样走上中国股市道路的正确选择。全世界的教科书都在讲,股市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是社会发展的风向标。我们必须在中国股市预示的危机和灾难到来之前,能够未雨绸缪, 亡羊补牢,构筑好我们国家经济安全和社会安全的牢固堤坝。

  关联阅读:

谈谈朱总理老部下刘士余

作者:时代尖兵 来源:民族复兴网

  昨晚在新浪财经看到《朱镕基老部下刘士余执掌证监会》一文,说刘士余是朱镕基创建的清华经管学院的第一批学生,1987年毕业后任职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朱镕基同年12月调任上海市委副书记;1991年3月朱镕基调任副总理,刘士余也从上海调任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后到建行、人行、农行等部门工作,2016年2月20日出任证监会主席、党委书记。

  为烘托刘士余,该文先后“请出”朱镕基、楼继伟、韩正、黄奇帆、姜建清、方星海等重量级领导,如“1984年,23岁的刘士余就读于刚刚成立的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成为首任院长朱镕基的学生”、“1988年,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物资经济研究所成本价格室主任(正处级)的楼继伟调任上海,担任上海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刘士余在上海工作期间,作为经济中心的上海人才济济。现任上海市委书记韩正、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等等,均在大上海这个舞台上崭露头角”、“新征途的路上,刘士余或许并不孤独。此前已经担任证监会副主席的方星海,系其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的师弟。”

  可能觉得这些领导的影响力还不够,该文还搬出了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尽管小平同志视察上海时,刘士余还是不够级别的小干部,而且那段话与全文语境不大协调,显得不伦不类,但确实有助于提升刘士余声誉,让人觉得他很有来头,由此蒙上一层神秘色彩。

  刘士余是什么样的人,外人并不清楚。虽然他昨天才出任证监会主席,但已有媒体将其捧为“牛市雨”,似乎会给股民带来好运。至于他履新后有哪些壮举、结果如何,谁都难以预测,所谓“牛市雨”不过是美好愿望罢了!其实,肖刚任证监会主席时也曾被热捧,如原高盛集团高管胡祖六说他“非常聪明、勤奋并且头脑冷静”,还有人赞他“安静,低调,谦逊”,某英国媒体称“尽管肖刚并没有任何留学背景,但他还是决定在央行非常重要的国际路演的演讲上使用英语,为此他在办公室留至深夜阅读英文金融书籍,观看BBC和彭博社的电视节目吸收英语口语的技巧”。

  虽然受到赞誉,但肖刚的表现一直大失水准,如他的任期内股市多次大起大落,被股民戏称“肖光”,尤其是去年以来,股市几度动荡,许多股民血本无归,证监会副主席姚刚、主席助理张育军等高管落马,他作为证监会主席理应担责。更重要的是,肖刚任内成功推动股票发行注册制,即“任何企业,不管有无赢利都可上市;政府不再对企业发布信息的真实性负责,由老百姓自行判断”,出色地完成了历史任务,他理应退出证监会。春节前,肖钢不顾股市奄奄一息惨况,下令重启IPO并一口气发行数十家新股,被人质疑“证监会是替哪个国家哪种势力做事”,显得有些孤注一掷。去年12月证监会推出“股票发行注册制”,今年1月股市“熔断”,2月初重启IPO,2月中旬肖刚被免,时间紧凑得令人生疑。可笑的是,证监会2月19日还在发声明为肖刚辞职“辟谣”,20日中央就公布了肖刚被免的消息,大概连肖刚本人都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下课。“聪明”的肖刚把中国股市折腾得遍体鳞伤,不知刘士余会不会步他后尘?

  事实上,刘士余不仅是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的学生,还是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学生,不知他的简历为何要隐瞒这段留美经历。另外,一提起清华经管学院,就会想起该院顾问委员会长期聘请三十多位美国大佬做顾问的事情,进而想到这些蓝眼睛、高鼻梁的美国人,挑灯夜战、兢兢业业为社会主义中国培养接班人的场景。

  刘士余虽是清华大学和哈佛大学的高材生,虽然许多媒体对他赞誉有加,如赞他“情商高、为人勤勉”、“务实、低调”、“经常看书到晚上两三点才睡觉,面对比较陌生的领域,都能很快掌握”、“国有银行改革周小川出战略出思想,刘士余则是重要的执行者”,但网友的评论却很复杂,其中不乏刺耳声音。

  如刘士余曾在2013年3月18日-19日举办的首届诺贝尔奖经济学家中国峰会上表示:“未来十年,在国有资本提高利用效率上,可能不应当在国有银行保持这么高的比例,那么这个比例股本要退出的话,可能要面临相当一部分压力,如果说我们还说贱买,那么未来国有股份可能很难保持,保持么高的比例实际上意义不是太大,对国有银行资本来讲,国有资本的资源配置效率不是很高。”其稀释国有股份的论调被质疑与世界银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联合撰写的《2030年的中国》报告如出一辙。

  刘士余还为四大国有银行遭“贱卖”辩解,声称“需要历史性的看待问题,当时对银行改革的信心并不充足,找到发起人都不容易”、“为什么当时提出国有资产被贱买呢?就是说战略投资进来,比如1.2一股,上市就卖到3块多,一年多时间,资本成倍的翻番,甚至有人说高盛投资中国工商银行已经赚多少倍了。如果我们把这段历史割裂开来,评价高盛投资中国工商银行的退出,我们就走进了改制的误区,这样对未来十年的判断就产生了非理性的干扰”,遭网友怒批:“放屁!你1元卖给国民,看看能否发出去,你3-4元多卖给股民,1元多卖给美国,返回来再说找不到发起人。”

  肖刚经常在办公室留至深夜阅读英文金融书籍,观看BBC和彭博社的电视节目,刘士余同样“经常看书到晚上两三点才睡觉”,看来,两任证监会主席都喜欢晚上看书,肖刚看的是英文经融书籍和BBC和彭博社的电视,揣摩的是说英语的技巧,不知道刘士余晚上看什么,但愿他别像肖刚那样只看英文书籍和新闻。(2016-2-2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