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万一美国人24小时内解除对华所有经济压力,你怎么办?——还得解决哲学上“1”与“2”关系的认识问题

2019-06-03 10:43:2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对待敌国的最高策略莫如使其永远处于犹豫不定状(使其做人似吕布)

  二、中国文明缺乏内生动力,国家大事易受外部意志左右

  三、借“特朗普打中美贸易战”做个“思想实验”

  ×××××××××××××××××××××××××××××××××××××××

  一、对待敌国的最高策略莫如使其永远处于犹豫不定状(使其做人似吕布)

  我忽然设想这样一种发噱情况发生:特朗普推特治国,他说“我对中国人做错啦!我对不起他们!从明晨零时零分起全面恢复对华经济联系;撤销对华为封锁,给他们提供“安卓系统”、“谷歌应用套件”,撤销对中兴的封锁,给他们“芯片”,我们的“顾问”其实是监工,从中兴撤回吧……,等等所有一切都恢复往日,甚至做的更好,让我们修补这两年里的损所有失吧。

  或曰:道先生呀,你今天想干嘛?

  我说呀没干嘛,纯粹假设,假设某种情况发生了,看看接下来会发生哪些事情,脑筋急转弯。我们许多同胞思想过于严肃、一本正经、缺少活泼;道一人年轻时要这样说话,那种严肃的眼神,不被他“看”死才怪呢,现在年龄大了,给点面子,可背后还是指指点点,老不正经,不把你“指”个半死不罢休。

  是的!今天咱就活泼一会儿:假设特朗普今天真这样推特治国了,我们怎么办?我们社会会发生哪些变化?比如会不会“方向盘右边”、“车左行”?会不会水果白菜价、白菜猪肉价?会不会人人免送一本预装安卓系统的笔记本电脑?特朗普任何事都干得出,我们想像也可插上翅膀。

  从去年的“中兴之难”到今年的“华为断供之难”,我陆陆续续收集了百十来篇文章,都这方面内容,其中有一类主题:特朗普这次发动的贸易战,对中国也是一次机会――比如“迫使中国从出口导向型经济转型为国内型”,再比如“迫使中国反思市场换技术路线”…。总之经济战既造成损害,也是一次机会,任何事情都是一分为二的。

  假使特朗普暗中使坏,破坏你的“机会”,让你一脚跨内,一脚跨外,让你犹犹豫豫,为什么不可以?“貂禅戏吕布”是对待敌国的最高策略,屡试不爽,哪怕敌国明知这是条毒计,意志薄弱者照样中招――中国大飞机“运十”下马,“芯片计划”搁浅,“linux红旗操作系统”半途而废,哪样不是这种情况?

  他不让你完全死心,总是让你尝点“甜头”。你一旦完全死心,就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就真的完完没希望了;他就不让你死心,尝点“甜头”,你真的感觉“很甜”,上了他的船,他再一巴掌给你打晕过去。他过几年跟你来一次“国际合作”,过几年再来一次“贸易战争”,不断变换形式,让你摸不准规律,而他自己永远处于主动地位――这次中美女主播首次“直播较量”也是这回事:美方女主持总是提出问题,中方女主持则是回答(或者反驳)问题的角色。他会永远这样对付你,因为你是个贱货,把你看作吕布式人物,是个没有人格意志,缺乏灵魂的人物,你这个文明类型就是吕布式文明,因此他要用貂禅之计对付你。

  也许他白天玩推特外交说“中国人呀,我对不起你们,回心转意,咱们重归于好吧”,晚上在枕头边对他的模特儿妻子芭比尼说:亲爱的,这是我的一条毒计:让他们永远在“自力更生”与“国际合作”之间游移不定,找不准立足点――因为他们的文明类型就是吕布式文明,他们的政治精英个个都像吕布。

  以上难道仅仅假设?就在撰写本文时,网上飘来一则新闻:《尴尬!华为宣布推出鸿蒙之后,谷歌态度大转变》(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3311772&boardid=1)。这则新闻难道不正是以上大段文字的最好注释?“谷歌态度大转变”不就是要破坏你的“鸿蒙”吗?

  二、中国文明缺乏内生动力,国家大事易受外部意志左右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社会思潮给我人生留下了抹不去的记忆,有些思想几乎毕其一生寻找解答,找寻证据,一点点积累,自己接受也努力使他人理解。比如那时有一种观点:中国属于“刺激-反应”型文明,也即中国文明是在应对外部刺激作用时产生、发展和壮大,一旦这个外部刺激停止,中国文明进步也就停止;中国文明发展的速度、规模与外部刺激程度成正比

  “刺激-反应”观的极端表述:中国文明是外部移植而来,也即中国文明的胚胎是在外部成型。当然所谓“外部”与“内部”是相对而言:比如古代河洛地区是“内部”,是文明核心区域,那么他的更北、更西地区就是“外部”――比如甘陕青就属;把这些地区包括进来视作华夏核心区,则更北方的草原甚至冻土区,葱岭以西就属于“外部”。这个外部“刺激”的强度也要足够大――今就假设“特朗普对中国持续经济施压”是足够大的外部刺激吧。

  也许“刺激-反应”观及其极端表述不值一驳,然而对我思想的影响确实很大,我读大学都是枯燥的数字,于是就拿这些东西转换脑筋。当时书店、图书馆、报刊、杂志都是这些内容,我许多历史观、哲学观或多或少受“刺激-反应”观的影响。

  比如历史观:我一直持治乱循环“周期律”观点:比如没有1848年“鸦片战争”、“马克思主义”输入、“十月革命”影响,中国可能至今仍然在“周期律”中无法自拔。

  比如哲学观:我一直持“阴阳产生运动”观。西方人捏造一个“上帝”,说是上帝创世并推动文明进化;我则认为“上帝”其实是“一神教”诞生后,西方处于“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最高分裂态,“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他们拉锯推动了文明进步;中国的周易解释世界运动的思想是正确的。

  等等……

  三、借“特朗普打中美贸易战”做个“思想实验”

  持续一年的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社会影响已逐渐显现,方方面面都有所表现。我看到几篇来自农业和高科技领域的报告,许多企业正在考虑弃美替代方案,并且似乎做长久打算而非应急。这种替代方案当然面向优化――这就是中国企业的一种机会;理论领域我也看到更多具有深度的文章,要求精英当局对我们整个民族的未来作更科学预测和规划,要求恢复计划经济。这些都可看作对中国社会的影响,无论正面还是负面,那要站在历史之外才能总结,我们今天是没法盖棺定论的,只能看见他的影响逐渐显现。

  ――应该说这次特朗普挑起的中美贸易磨擦(中美贸易战),看作一种“外部刺激”,我以为其程度已足够大,不亚于20年前轰炸大使馆或者南海撞机,实质性经济影响,比他们俩加起来还要大几千倍。经过一年下来,其影响已逐渐显现,在农业和高科技行业逐渐显现。高科技行业正在寻求其他采购渠道,似乎不像应急而是长期合同,农业比如大豆转向其他渠道的同时,国内开始恢复大量种植。其影响类型不同于“脉冲式”,而是“迟后式”。我本人从事经济数据监测。中美贸易战美方影响瞬时就可到达被监测到,而中国监测数据往往迟后很久――这与监测工具落后、理论模式落后、思想落后、监测体制落后不无关系。实际影响早已到达,然而监测数据迟后很久才能获取;等到获取监测数据,已成昨日黄花。中国政治往往需要“隔代承担”、“前后三十年”总是相互否定,这是个重要原因。

  既如此,我们何不逆向思维:假设没有这次中美经贸磨擦,是否也有“企业的更新换代”?是否也有“面向优化的替代方案”?没有这次中美经贸磨擦,理论界是否也可“急华夏之所急”,一篇篇雪片似高质量建议,策动精英、促其担当,领导中国迈向更高级文明?

  甚至更直接假设特朗普推特治国,不打贸易战了,全面恢复以前;那么我们农业或高科技领域正在做的各种努力会否嘎然而止?理论界正形成的一股“策动力”会否皮球般泄气?

  假如以上“刺激-反应”论述是事实,那么这些假设完全可能验证。

  因为没有内生动力的,动力完全来自外部,于是特朗普刁难一下,打一次贸易战,中国受刺激一下,前进一步;特朗普与他魅力四射的模特儿妻子干坏事,刚打一下还未打疼,马上住手给你揉揉,刺激不再,中国立马停下前进的脚步,刚刚跨出的几步也缩了回来,前功尽弃。

  是不是这样?就看你怎样观察了。我说的是事实,我就从事这个专业,从事经济数据监测。以往中国大飞机“运十”下马,“芯片计划”搁浅,“linux红旗操作系统”半途而废,全都这种情况;我本人也对理论也感兴趣,进入中国历史发现,全都这个样子,表现形式各不相同而已――中国文明似乎缺乏内生动力,必须通过外部输入

  ×××××××××××××××××××××××××××××××××××××××

  我今天正好借“特朗普打中美贸易战”这么个话题,做了个“思想实验”,基础是建立在“刺激-反应”观上:也即中国文明缺乏内生动力――缺乏将中国文明推向更高层次的内在动力,文明始终在治乱循环“周期律”状态下打转转,也是机会难得,话题切中。

  这里需要强调三点内容:

  (1)“阶级论”、“矛盾论”和“阴阳”观他们仨是不排斥的

  1949年以来中国理论界的文明动力观是“阶级论”。就形式上他与古代中国的“阴阳”观是相似的,然而其内含大相异趣,就内容的“丰度”比较,“阶级论”也不能与之同日而语;同样曾经影响我们这代人的“矛盾论”(毛泽东),其形式上与“阴阳”观也是相似的,但内容和理论“丰度”也确实不及“阴阳”观。但我们确实可以将“阶级论”或“矛盾论”纳入“阴阳”观,这其中需要做更多理论工作。

  ――“阶级论”比如“阶级斗争是推动社会发展的直接动力”这句话影响几代人,今天仍然作为主要意识形态,然而其影响力越来越小。怎样理解这个观点本身,以及相关的背景历史?我们今天这篇小短文是没法做到的;我想强调的是其思维方法与“阴阳”观是一致的――也即运动一定产生于两极,没有两极就不可能有运动。“阴阳”观具有更大的视野和内容,“阶级论”则有他的具体限定和适用条件,我们以往在这一点上深入不够,这个理论被歪曲的地方太多了。沉静一段时期后,这个理论还得发展,特别面对当下中国社会现实。

  (2)华俄结盟从缓,避免做人像吕布

  中美持续贸易战,又催生了一种声音:中俄结盟。据说这一波声音来自俄罗斯。我以为无论俄罗斯“勾引”还是我们主动“凑上去”,这件事应该谨慎,从长计议。两年前我曾就此给红坛写过一篇《华俄结盟时机尚未成熟,稍等片刻也无妨》(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1609/121072.html。其中主要观点也即这里所说:中国文明主要靠应对外部刺激而产生运动,于是辨析刺激类型和强度很重要。以我的学识所及,无论十年前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或者今天特朗普的“贸易战”,无论其类型还是强度,他都不足以促成华俄结盟。“亚太再平衡”也好“贸易战”也罢,应该视作未来中美关系的常态,如果这也需要华俄结盟去应对,很可能弊大于利,理由不充分。

  匆忙行事,可以设想这种情况发生:“亚太再平衡”或“贸易战”他都是大国间正常关系,今天激烈,明天就趋缓,起起伏伏一种常态(也许对你个体体验而言不寻常);稍有激烈,马上结盟,可明天他就趋缓,结盟的前提不复存在,盟约可能破产――如果我们把文明体或国家拟人化,那么这个文明体或国家做人就像吕布那样,今天和张三好,明天与李四好。

  我们这里还有个振振有词的理论: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我说呀,你是吕布,才发明了此等理论。我在《华俄结盟时机尚未成熟,稍等片刻也无妨》认为,就三千年大尺度观察中国文明,在拟人化上,确实有点“做人像吕布”――因此与俄结盟需要再三谨慎。“做人像吕布”在中国政治精英身上非常普遍现象,没有彻底的文化改造和文明进步,类似国与国之间大事应该慎之又慎,别给后代施绊子,给他们一点机会。

  (3)终极认识上,需要解决“1”与“2”关系的认识问题

  没有哲学的终极认识,以上内容恐怕是无解的。

  运动千变万化,形式千姿百态――机械运动、物理运动、化学运动、生物学运动、社会运动、思维运动,他们抽象都是“两极”而来,中国的“阴阳”哲学在此做了最高抽象。然而华夏文明由于其地理方位、地形地势、气候物产、民族人种等各种因素组合影响,塑造成今天这个样式:政治的高度一统,欧洲面积与之大体相当,然而政治七分八裂。

  政治的一统可视之为“一”,而文明的内生动力必须是“二”――这是成千上万次观察与实践证明的,不能否认的。同样“一”与“二”关系也不能在机械的、物理的、化学的、生物学的、社会领域或思维领域各自解释,也要统一到哲学的最高层面,否则全都建立在沙土之上,或者“博士买驴三纸无驴”。

  古代中国曾有“一阴一阳谓之道”之说:道是“一”,阴阳是“二”;还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更是建立在无数复无数的大量实践和观察之上,然而古代中国理论贫乏,如何衔接现代,又是个新问题。

  总之既是老问题又是新话题:华夏是个统一的政治实体,他的内生动力怎么产生?至少哲学上应该思考;我今天只是借特朗普做个“思想实验”,然而对中国历史和现实而言,他是真实的,把他提炼成模型,就是我们今天做的“思想实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