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丹:纵使不能情同管鲍,也勿友若谢周

2019-05-29 12:01:41  来源:微信公众号“石南时评”  作者:刘丹
点击:   评论: (查看)

  赠人一言,重似珠玉;伤人一言,重似剑戟。

  我不知道,在三年前的那一次同学会上,他和他,在觥筹交错之间,有着怎样的杯葛。但是,在两年后的接风宴上,当他,突然对他屠刀相向,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这是一起,令人匪夷所思的惨案。当事人的罪与罚,相信疏而不漏的法律,将会给出公正的裁判。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在该起案件即将尘埃落定之际,我们尝试复盘此起惨案的始末,就是希望通过对事件的回溯,来找到事情的缘起。从而,促使人们关注日常生活中,一些看似平淡,但实际上可能造成重大祸患的细枝末节,及时排除不安全因素,防患于未然。

  回到此案,这是一起因为人与人之间的不当交往,引发的惨案。人际交往,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在现实生活中,各种各样的人际交往培训班,更是泛滥成灾。但是,在我们的身边,仍然有很多人,被糟糕的人际关系,折磨的焦头烂额。譬如,此案的当事人之一周某。他不但被“糟糕的人际关系”所困,并因此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有人会说,在三年前,周某能够参加同学会;在一年前,也就是案发时,周末赴京,还有友人接风——有朋友,还有看上去不错的同学关系。不错,从表面来看,周某的人际关系,并未糟糕透顶。但是,我想提请大家温习吴伯凡先生的名言——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独。

  周某是孤独的。从目前媒体披露出来的信息来看,周某的学生时代,是孤独的。在中学时代,聪明好学的他,是不折不扣的“学霸”——“学霸”的孤独。在大学时代,经不起挫折的他,最终堕落成“学渣”——“学渣”的孤独。“学渣”的孤独,容易理解。但是,“学霸”的孤独,却往往被众星捧月的假象所掩盖。在学生时代,绝大多数的学生,都会对“学霸”,有一种天然的崇拜。正是这种天然的崇拜,使得“学霸”不自觉的,被动的成了同学交往的核心。可是,当“学霸”,泯然众人,甚至变成“学渣”的时候,就会马上感受到“树倒猢狲散”式的人际关系溃败。

  得意淡然,失意夷然。可是,那些曾经做过“学霸”的人,往往聪明,敏感,傲娇,而缺乏洞明世事、练达人情的从容。他们在遭遇人际关系剧变的时候,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导致人际关系的波动,甚至爆发“友情”的“不能承受之重”。友情,是建立在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基础上的一种,更亲密,也是更深层次的人际关系。友情的基石是理解,尊重,公平。而友情能够历久弥新,永葆青春的秘诀,则是包容。

  毋庸置疑,周某和谢某,是朋友。最起码,曾经是朋友。但是,两个人的朋友关系,从一开始就不“公平”。一开始,周某的“学霸”光环,吸引谢某。谢某,希望能够和“学霸”成为朋友,并且成为了朋友。准确的说,谢某结交了周某。在这一阶段,谢某占主动,周某则处于被动的地位;谢某推重周某,而周某未必。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学习半斤八两,这段始于“学习崇拜”的友情,趋于“公平”之后,又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新的失衡。首先,意识到“失衡”的是周某。尽管,在一开始,头顶“学霸”光环的周某,未必重视谢某的友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还是乐享这种自己处于主导地位的“友情”。

  可是,当谢某逐渐成为主导的时候,周某就会越来越感受到自己在这段关系中,陷于无法容忍的被动。而此时,善于交际,并且处于上升期的谢某,朋友圈越来越大。在此之前,周某可能是谢某的几个好友之一,但现在,周某可能只是谢某的众多好友之一。周某在谢某朋友圈中的地位,逐渐下降。而谢某,在周某心中的分量,却越来越重。

  周某在失去“学霸”光环之后,那些基于“学霸”光环的“友情”,开始土崩瓦解。当周某处于人生的谷底,蓦然发现,能够称得上朋友的,已经在物欲横流的世俗面前,寥寥无几。谢某,就是周某蓦然发现的“寥寥无几”之一。周某开始重视他同谢某的友情,他开始真的把谢某当做朋友。他希望谢某,能够理解他内心深处的孤独和痛苦。然而,谢某并不真的理解周某,只是出于友情,做一些表面的规劝。

  应该说,谢某这些规劝没有多大的恶意。然而,语气和场合的选择不当,让周某感受到了一个曾经仰望和围绕着自己转的人,对自己的轻视和不尊重。并且,这一切的发生,竟然顶着“朋友”的名义!也许,就从同学会上的那一刻起,感到受到了羞辱的周某,已经悄悄的将谢某的名字,从自己有限的朋友名单中划去了,并视谢某为仇雠。可是,对于朋友内心深处的悄然变化,谢某并没有察觉。结识新朋友,不忘老朋友。善于交际的谢某,处于上升期的谢某,仍然把已然蜕变成“学渣”,并且人生境遇不佳的周某,当做朋友。

  于是,原本应该是畅叙友情,宾主尽欢的接风宴,却演变成血光四溅,喧宾夺主的鸿门宴……

  应该说,周某也曾经尝试着,以另一种主流的方式,来洗刷自己在之前同学会上遭受到的“羞辱”(是否是羞辱,以及受到羞辱的程度,存在个体差异,我们应该尊重这种个体差异)。但是,从现实来看,在两年多时间内,周某没能实现理想与现实的跨越。相反,那种被“当众羞辱”所带来的伤害,倒是与日俱增。

  愈陷愈深的人生困境,愈演愈烈的心灵孤独,导致了周某,找不到一个可以平复心灵创伤的出口。于是,聪明、敏感、傲娇的他,想到了结束。既然,不能存在的风风光光,那么,轰轰烈烈的结束一切,总是可以的吧!从时间上来说,周某并未选择在案发现场立即结束。这多半是临阵脱逃的怯懦。当然,更大的可能则是,他想尽可能的多享受一会,手刃“羞辱”,以及“羞辱”他的人,所带来的“胜利者”的傲娇——这显然是“精神胜利法”在作祟。

  由谢周之间的恩怨情仇,我不由得想起了一副对联——关切之殷,情同手足;政见之争,宛如仇雠。张学良的一个举动,改变了常凯申的命运,也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进程。但是,即便如此,常凯申也不过爆几句“娘希匹”,来表达自己对这位拜把子的愤慨。而张学良被囿半生,仍不忘撰一副对联,来挽这位令他失去自由的政友。可是,凭什么谢某的几句逆耳忠言,就引来了杀身之祸呢?难道,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就是说的这样的事吗?

  赠人一言,重似珠玉;伤人一言,重似剑戟。很多时候,我们对于一些肢体上的霸凌,感同身受。但是,却往往忽略了脱口而出的语言,也可能对受众造成心灵上的重创。因此,在日常的人际交往中,我们既要约束自己的行为,三思而后行。也要,话到嘴边留三分,给遣词造句,多一份理性。国有道,其言足以兴国;国无道,其默足以容。推心置腹,方可知无不言;觥筹交错,还是天马行空。

  至于交友,孔子早就说过了,益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我在前文中也刚刚说过,理解,尊重,公平,是友情的三大基石。缺乏相互理解的貌合神离,不叫友情;没有彼此尊重的勾肩搭背,不叫友情;显失心理平衡的厚此薄彼,不叫友情。友情能够历久弥新,永葆青春的秘诀,则是在理解、尊重以及公平的基础上的,彼此包容。当你在一段友情中,感到“我俩太不公平”的时候,你可以尝试着,去换位,去理解,去包容对方。当然,即便如此,“友情”还是到了“最后的时候”,愿你在割袍断义之后,仍然感念那些已逝的美好。

  做朋友,纵使不能情同管鲍,也勿友若谢周。

  2019.5.2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