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美帝国主义本质

2019-05-22 14:33:0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少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1848年2月《共产党宣言》发表,“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第一章资产者和无产者】“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

  资产阶级,由于一切生产工具的迅速改进,由于交通的极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它的商品的低廉价格,是它用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的重炮。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它迫使它们在自己那里推行所谓的文明,即变成资产者。一句话,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

  起而代之的是自由竞争以及与自由竞争相适应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资产阶级的经济统治和政治统治。”(同上)马克思恩格斯叙述了19世纪资本主义的发展形式,用商品占领全球,推行其生产方式。到了19世纪末,资本主义呈现新的特征。

  列宁在《帝国主义论》中阐述到:“如果必须给帝国主义下一个尽量简短的定义,那就应当说,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但这样的定义毕竟太简单,因此,有必要对帝国主义下一个比较具体的定义:“帝国主义是发展到垄断组织和金融资本的统治已经确立、资本输出具有突出意义、国际托拉斯开始瓜分世界、一些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已把世界全部领土瓜分完毕这一阶段的资本主义。”

  帝国主义最基本的基础就是垄断。而垄断的实质是金融资本的统治。金融资本的统治必然会进行对外扩张。对外扩张又会激化资本主义之间的固有矛盾。这种矛盾在现实中体现为战争,这就为无产阶级革命创造了条件。因此,帝国主义是垂死的和过渡的资本主义。经过两次世界大战,老牌帝国主义国家英国和法国没落,美国兴起。

  在《哲学的贫困》关于方法的第四个说明中,马克思分析过美国:“同机器、信用等等一样,直接奴隶制是资产阶级工业的基础。没有奴隶制就没有棉花;没有棉花就没有现代工业。奴隶制使殖民地具有价值,殖民地产生了世界贸易,世界贸易是大工业的条件。可见,奴隶制是一个极重要的经济范畴。

  没有奴隶制,北美这个进步最快的国家就会变成宗法式的国家。如果从世界地图上把北美划掉,结果看到的是一片无政府状态,是现代贸易和现代文明十分衰落的情景。消灭奴隶制就等于从世界地图上抹掉美国。”

  美国是英格兰和苏格兰及西欧移民为主的民族,他们屠杀完大部分原住民印第安人后占领他们的领土,继续英国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他们的英国表兄搞的是羊吃人,而他们直接的吃掉印第安人,再把黑人做奴隶,完成早期的资本积累。黑奴解放战争后,美国获得了实际上的统一,从以黑人为奴隶变成以其他民族为奴隶。

  美国资本主义者是人类的恶魔,把英法资本主义者的畜性发挥到极致,是披着人皮的野兽,人世间最凶猛的虎豹豺狼。他们不但把同类黑人做奴隶,而且不满意自己的代理人时,一样把他们杀掉。林肯解放黑奴,不合美国垄断资本财团的心意,他们给杀掉了,另一是20世纪60年代的肯尼迪。而历代美国总体中,莫名其妙死亡的还有许多。美国总统就是美国金融垄断财团的走狗,不听话会有五花八门的手段制裁它。

  特朗普是一条特殊的狼狗,在美国出现危机是,叫出了不同凡响。走狗换了,主人未换。美国金融垄断财团的本质没有改变,他们要吸取超级利润,支持产业资本阶级去全球开拓霸占市场。苏联倒台,给他们换来了相应的市场。中国的牵制作用相应的消失,美国在中东战争胜利后,矛头已经指向中国,无奈出现了9.11。打完阿富汗及北非的卡扎菲后,回头一看中国已经崛起,其占领的市场不足以弥补失去的,金融垄断财团吸取的利润有下降的趋势。这时拿出了玩命的架势,要弥补其缺失,贯彻其资本法则,把中国演变成第二个苏联,成为资本可以奴役的市场。

  (以下采用朱炳元:【列宁《帝国主义论》】文中的观点和文字)

  列宁说:“帝国主义的一般特性,就是资本的占有同资本在生产中的运用相分离,货币资本同工业资本或者说生产资本相分离,全靠货币资本的收入为生的食利者同企业家及一切直接参与运用资本的人相分离。”金融资本的运动被简化了,资本与生产过程的联系彻底消失了。资本的神秘化取得了它的最明显的形式。这种脱离生产过程和流通过程的独立运动方式,使金融机构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产业部门”。金融寡头通过参与有关企业的“整理”和“改组”,通过“买空”“卖空”等“业务”,兴风作浪,牟取暴利。从事投机生意, 也是金融寡头的一项特别有利的“业务”。金融寡头的统治是全面统治,从政府官员人选的决定、国家内外政策的制定,到文化、科学、艺术、体育、报刊、电视网络等等,无不受到金融寡头的操纵和影响。这种情况决定了金融资本在国内外追求的都是统治,自由、民主、人权这些口号不过是金融寡头实现统治的遮羞布,同时也是资产阶级用来巩固自己统治的手段。资产阶级一旦有需要,就立刻会把共和国的自由,平等,博爱代之以毫不含糊的步兵,骑兵,炮兵!

  列宁说:“资本主义已成为极少数‘先进’国对世界上绝大多数居民实行殖民压迫和金融扼杀的世界体系。”金融寡头以金融资本为工具, 将全世界纳入资本主义的世界体系,在列宁时代,资本输出、国际垄断同盟形成和列强瓜分世界领土是帝国主义对外扩张本性的具体体现。

  金融资本对外扩张的重要手段是资本输出。资本输出标志着资本的对外剥削从国外实现剩余价值发展到从国外生产剩余价值。资本输出在世界范围展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一方面,资本输出使金融寡头得到了更多的利润,另一方面,却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资本输出国生产发展的某种停滞趋势;一方面,资本输出为资本输入国带来经济上受剥削和政治上受奴役,另一方面,又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输入国生产力的某种发展; 一方面,资本输出导致越来越多的国家走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轨道,另一方面,又加强了资本输出国对输入国的控制;一方面,资本输出促进了各国之间的对外贸易,另一方面,又导致帝国主义国家之间争夺地盘和销售市场斗争的尖锐化。但是从总体上说,资本输出加速了金融资本挺进世界的步伐,加强了金融寡头对整个世界的统治。

  列宁认为,寄生性是帝国主义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金融资本使资本的所有权与经营权发生更为深刻的分离,从而使金融资本逐渐脱离生产过程,进行纯粹金融产品的交易。这些人除了关心自己的金融产品的利润和收益之外,别无他求。这样就逐渐成为单纯的“食利者”阶层。他们以“剪息票”为生,整天游手好闲就可以获得巨大的利润。帝国主义的垄断和对外扩张,不仅造成了国内的食利者阶层,而且产生了“食利国”。随着少数“食利国”的形成,垄断资产阶级从殖民地和海外国家攫取了大量的高额利润,他们可以从中拿出一部分利润扶持和培养“工人贵族”。“工人贵族”享有金融资本给予的种种特权, 过着优裕的生活,具有很高的社会地位。他们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完全投入金融资本的环抱,变成资本家剥削和压迫工人的代理人。“食利国”的产生, 是工人运动中机会主义产生的经济基础,也是帝国主义寄生性的具体体现。

  列宁认为,金融资本的垄断统治会造成生产和技术的停滞。金融资本凭借对生产和流通的垄断地位,通过制定垄断价格来获取垄断利润,也有可能人为地阻碍技术进步以及科技成果的采用。到底是阻碍新技术,还是采用新技术,取决于金融资本对利润的需求。另外,从自由竞争中成长起来的垄断,没有也不可能消除竞争。垄断和竞争并存,是帝国主义时期的一个基本现象。垄断产生停滞和腐朽的趋势,竞争又有促进生产发展的趋势。垄断与竞争同在,是帝国主义时代出现停滞和发展两种趋势的制度性原因。列宁说:“帝国主义是金融资本和垄断组织的时代,金融资本和垄断组织到处都带有统治的趋向而不是自由的趋向。这种趋势的结果, 就是在一切政治制度下都发生全面的反动,这方面的矛盾也极端尖锐化。”垄断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必然产生垄断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在帝国主义时代,政治上走向全面反动的最典型的形式就是法西斯专政。法西斯主义是金融资本统治合乎逻辑的产物,是帝国主义国家阶级矛盾空前尖锐化的具体体现。(以上朱炳元:列宁《帝国主义论》)

  从美国的根底、历史和现实看,是披着人皮的虎豹豺狼统治着这个国家。与美国打交道,得懂森林法则。现在不是贸易摩擦问题,是采用森林法则还是毛泽东法则、作奴仆还是做民族自立之人的问题,从台湾问题看已经拉开了生死存亡的序幕。特朗普说,中国羊把下游的水搅浑了,让上游的美国狼没法喝水。怎么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