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什么是真理?

2019-05-19 14:43:5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少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言:真理是人对外界与自身的认知。对于外界的认知,是人在生存活动中不断切入运动中的物质自然的本真认识,二者都是相对的运动,没有一成不变的客观规律静止在那里等待认识。物质自然的客观真理是可认知的相对性,对象与观察者来说,都不是固定的、静止的,认知类似微积分,是相对接近的过程。对外界的认知和改造过程,又影响到人类社会结构和社会意识,在调节过程中人们加深了对自身及社会的了解、对自身与诸多对象关系的了解。

  人的思维意识在改造自然与社会中逐步前进,认识到主观与客观的联系,二者的相互作用。社会是人的产物,是客观需要和人类主观意志双面作用的结果。客观因素受物质自然约束和影响,不为人力而变更;主观因素却是人类活动的特征,包含人的思维意识、感情和意志。社会变迁是无法剥离人的主观意志的影响,较认知比自然规律认知,对人的社会物质与社会意识依存关系更有赖于哲学的解析。而人类活动的辩证法又是对过去的否定,研究社会规律相当艰难。

  物质自然与社会真理是对两方面规律的表述,前者不能隔绝观察者“人”的运动与意识的关联,后者就根不能使得客观与主观对立。绝对的客观,真理以追求客观真理为最高宗旨是一种糊涂的哲学,忘记了人类生存和发展包含着人类意志和特征,不了解哲学是人的思维意识,是人类试图解决现实存在和理想目标的最高思索形式,哲学本身是人的思维意识改变现实困境的意志。排除主观意志的客观真理是荒谬的,马克思与恩格斯从来不隐瞒无产阶级立场,改造环境的主观意志。

  真理不是固定不变的绝对观念

  “古往今来,信念总与一个词汇相关联,这就是“真理”,很多人都希望追求真理,赋予生命以真理的意义。然而,“真理”是什么?它是一成不变的、亘古永恒的吗?究其实,“真理”不是某种东西而是一种前进的运动,它不像岩石、山脉、行星和太阳系那样存在着,持续、永恒地保持着原样——它总是在变化过程中。历史上自古以来产生过多少阶段性的“真理”!先前产生的真理会像化石一样违抗、抵制历史的向前发展,但这些真理都会消失。”(摘录《再论“犹太人问题”》 作者:聂锦芳)

  北大哲学教授聂锦芳的论述通俗易懂,见解深刻。真理是人类生存发展活动中的认识,是对生存关系物的认识,对自身活动与自身思维关系的认识。物质本体论规定客观是对人类之外的对象物的认识,其最高宗旨是寻求客观真理;人类生存活动产生的社会,思维意识形态被认为是物质的衍生物。其追求的真理似乎与人的是从发展没有直接关系,完全是不依赖于人的存在。其荒谬在于遮蔽了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劳动及人类的劳动过程,把人类发展的最终思维意识结果与物质本源直接联系,遮蔽了人类上百万年的劳动过程。物质本体论与资产阶级思想家的共同点是遮蔽了人的始基性活动,抹杀了人与动物的本质特征,把人的活动历史归结为自然选择过程。他们都是社会达尔文进化论者,利用反唯心论的旗帜否定阶级意识、意志对与社会变迁的影响。当今对社会主义运动危害最大的,是物质本体论。从外部的哈耶克到福山对社会主义的攻击,到赫鲁晓夫到戈尔巴乔夫对社会主义的背叛,无不打着唯物论的旗帜。他们把坚持共产主义信仰者说成是教条主义,唯心主义者。

  我们暂时按照他们的思路分析,劳动是人类发展历史中的始基性本质。但进入文明社会后,社会意识形态为统治者控制,社会物质为统治者把持,劳动者除了自身的劳动力。头脑中的智慧之外一无所有。劳动者创造了社会物质,却在现实和精神上受到奴役成为社会变迁的盲从者。马克思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症结,唤醒了无产劳动者的阶级意识,俄国和中国的劳动大众的意识觉醒才获得社会优势成为自身的主人。无产阶级劳动者除了自身的肉体就再也没有其他的社会物质优势,革命只能靠自身的思维意识觉醒,然后联合起来形成最大的社会物质优势。有钱能使鬼推磨,连牛鬼蛇神都成了资产阶级的奴仆,无产阶级不靠自身思维意识觉醒,他们还有什么可依靠的?这种客观的现实成为资产阶级指责共产主义运动、革命文化运动是唯心主义的原因。

  马克思哲学告诉我们真理可以凭借人类经验和感知去验证,绝非玄学折辩。马克思把自己的哲学视作开放的体系,是不断矫正改进的理论,不是最终的万用药方。马克思辩证法表述的是人的运动,人在生存运动中对物质自然与人类社会的改变,对自身的物质与思维意识的改变,人的社会物质与社会意识的相互依存运动。人类活动对环境与自身的改变是马克思辩证法的核心本质,破除了人们对客观真理、绝对精神的崇拜;打破了哲学玄奥神秘的外壳,使得真理认知从统治阶级的专利中剥离出来,成为劳动者可认知和感觉的理论。

  人类历史是人类生存活动的结果,包含着人类活动的客观因素和主观意志,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对于社会存在的意识反映和物质行动差异;物质维持的盲目性与人类主观意志的自觉性并存,排除其中之一只是做片面的表述。人类生存的真理不但是对物质自然的客观认知,还在于对自身肉体和思维的认知,对主观意志与客观本真关系的认知,对于人类社会变迁认知,对于存在与发展关系的认知。真理包括对人们对于自己如何实现主观意志的途径。真理是人类生存活动中的认知,离开始基性的劳动创造和前进,真理失却了生存的意义、矢向目标。

  社会是人的客观需要和主观意志产物

  人们对真理认知的盲区在于把认知标定在物质自然认知上,并且把这样的认知平移到社会认知中。而马克思哲学告诉我们,真理是人的生存活动中发展来的认知,由人类特殊活动造就,并非物质自然普遍运动的必然。真理意识是人类活动中的思维,不能离开人的生存发展活动,真理从属于人。离开人的生存、感性活动去谈论真理,属于古典哲学的误区、经院哲学的折辩,玄学的无聊。

  黑格尔哲学的最大成果是他的客观唯心认识论,从人的自我意识出发,经过对象认识返回时变成精神。真理是精神的同义语,是其认识论的结晶,皇冠上的钻石。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方法中是这样论述其哲学和辩证法:“因为无人身的理性在自身之外既没有可以设定自己的场所,又没有可以与之相对立的客体,也没有可以与之合成的主体,所以它只得把自己颠来倒去:设定自己,自相对立,自相合成———设定、对立、合成。用希腊语来说,这就是:正题、反题、合题。对于不懂黑格尔语言的读者,我们将告诉他们一个神圣的公式:肯定、否定、否定的否定。”【第一个说明】

  黑格尔的认识从自我意识出发,到达客观对象。感性生活只是认识运动的中介,形成了理性认识和真理精神后他就抛弃了这根拐棍,变成独立于人的物质体的的灵魂。该理性只把认知作为对象,是无人的肉体的主体,没有与主体相对立的自身之外的客体,它可以随意组合、颠倒。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是其想象的运动方式,辩证法的规律之一是唯心思辨的主要形式。

  “那么,这种绝对方法到底是什么呢?是运动的抽象。运动的抽象是什么呢?是抽象形态的运动。抽象形态的运动是什么呢?是运动的纯粹逻辑公式或者纯粹理性的运动。纯粹理性的运动又是怎么回事呢?就是设定自己,自相对立,自相合成,就是把自身规定为正题、反题、合题,或者就是它自我肯定、自我否定和否定自我否定。

  理性怎样进行自我肯定,把自己设定为特定的范畴呢?这就是理性自己及其辩护人的事情了。

  但是理性一旦把自己设定为正题,这个正题、这个与自己相对立的思想就会分为两个互相矛盾的思想,即肯定和否定,“是”和“否”。这两个包含在反题中的对抗因素的斗争,形成辩证运动。“是”转化为“否”,“否”转化为“是”。“是”同时成为“是”和“否”,“否”同时成为“否”和“是”,对立面互相均衡,互相中和,互相抵消。这两个彼此矛盾的思想的融合,就形成一个新的思想,即它们的合题。这个新的思想又分为两个彼此矛盾的思想,而这两个思想又融合成新的合题。从这种生育过程中产生出思想群。同简单的范畴一样,思想群也遵循这个辩证运动,它也有一个矛盾的群作为反题。从这两个思想群中产生出新的思想群,即它们的合题。

  正如从简单范畴的辩证运动中产生出群一样,从的辩证运动中产生出系列,从系列的辩证运动中又产生出整个体系。”

  认识论上的辩证法切断了与人的感性生活的关系,是没有外在对象的自我设定。其出发点和轴心是人的自我意识,是一种封闭的循环。有点像中国的太极图,包含积极与消极、肯定与否定。有些人想要资本主义好的方面,不要其坏的和消极的东西,看来这种观点连黑格尔辩证法都不明白,与马克思批判的蒲鲁东先生是同一类。

  “黑格尔认为,世界上过去发生的一切和现在还在发生的一切,就是他自己的思维中发生的一切。因此,历史的哲学仅仅是哲学的历史,即他自己的哲学的历史。没有“与时间次序相一致的历史”,只有“观念在理性中的顺序”。他以为他是在通过思想的运动建设世界;其实,他只是根据绝对方法把所有人们头脑中的思想加以系统的改组和排列而已。”(第一个说明)

  马克思对黑格尔辩证法进行了分析和批判,指出其哲学和辩证法的唯心本质。其哲学抽象与人类发展的时空顺序不同,而是按照其观念进行的排序,历史成为观念的产物。马克思以前的哲学受古典哲学影响,排斥感性意识,感性生活,理性思维与存在成为哲学的基本问题。这个命题由笛卡尔发起,是铸币的正反面,有共源性和想通性,本身存在着唯心的想象。由此形成的唯物论和唯心论发展到最后,成为坐井观天者,失去了与现实生活的联系。笛卡尔的思维没有与人类劳动的历史联系起来,只是把劳动的结果-思维与存在的关联摆在人们面前,抽象掉了人类发展中的本质、与动物的分离的标志:物质生产劳动。这样的思维只有其观念的抽象,头脑中的想象,没有把这种想象与人类历史活动联系。因而马克思多次说过,这样的思维意识没有历史。

  人类的生存与发展,从物质维持性去分析属于客观需要,从人的活动方式上分析是人的主观能动性的表现,是人的意志与人的肉体结合的行动;排除客观性和主观性都是片面的解析。标定真理的客观唯一性则是片面真理观,剥夺了人的主观能动性的活动,把人当做动物或者一般的物质体。人是从动物发展而来,一当人进行物质生产劳动,其本性和本质与动物就有了区别。本性是人与动物的相似性和人的社会性特殊性,而本质是人与动物分别时直至到如今始终存在的特征。人的本质特征是生产劳动,思维意识是发展中的形态,原始形式与动物具有共同性。

  否定人类活动的特殊性,就无从论证人的本质,人与动物的区别。物质本体论的关键缺陷在于此,是脱离了人类存在,发展活动的认识论,基于动物意识的反映论;切断了人类思维基于劳动的发展过程,切断了与人类历史的联系,用人类发展的结果代替本源,这是一种本末倒置。

  把劳动定义为始基性活动,是依照人类发展历史的本来面目。一切人的活动本质上都是社会性的实践,是基于物质劳动上发展而来的精神劳动和其它的衍生活动;既有积极性的一面也有消极性的一面,人类生存的真理包括对社会实践的辨别,对人类活动的积极性与消极活动的辨别。马克思哲学的真理基于劳动的创造性,与此一致的精神活动与物质活动,与改造客观环境和社会环境的一致性,与人类生存的客观和主观的适于性。马克思哲学的真理从不排斥人类活动的主观性,1848年2月发表的《共产党宣言》无可质疑的宣告了马克思主义的主观目的、真理观和正义观:消灭私有制。其理论的基础是物质劳动学说,而不是物质自然观。

  哲学是人类思维意识的皇冠,真理认知是皇冠上的璀璨的钻石,是哲学的最高表现形式,体现了人类思维意识对人类存在的审慎反思,提供了人的物质与精神、现实与理想二元矛盾的可行出路。真理不是固定不变的思维,是人类生存发展活动中的认知,以人类历史为验证,以人类感知活动为验证。真理是人类思维认知的结果,与认知主体“人”是存亡关系,客观真理认知不是隔绝观察人的主观思维的绝对实体,只能以人的思维作为表达形式。标准上的客体运动本真不依赖于人的存在,而这种运动形式、深层次的本真认知是一点都无法脱离人的生存活动,建立在始基性劳动上的社会实践,不能彻底的隔离主观。而就人自己产生的社会和意识形态而言,就跟无法排斥思维意识、阶级意志的影响。真理服务于人的生存与发展,并不以其本身之认知为最高宗旨。马克思哲学的真理是基于劳动创造性的恒定本质,与劳动者在客观上和主观上有着密不可分的必然联系。

  物质本体论的认识论和正义观都不能阐述这种必然联系,其理论的起点和内容不是从人的生存和发展出发,不是从人的特殊、物质劳动出发,而是从物质运动的一般性,人与动物的共性出发。这样的意识反映论辨别不出人与动物的区别,费尔巴哈只能从人类发展的结果之一,宗教意识来反论人的特征,从折射理论寻找人的本质意识。这种本末倒置的逆推论发现了人类活动的部分本真,折射理论的弊端使得其难以发现人类的起点和始基性活动。

  费尔巴哈把人分为宗教和世俗世界,宗教是世俗世界的折射,是人的本质反映。此观点正确,但反过来说,宗教反映了人的本质,则推翻了自己的折射意识。费尔巴哈与青年黑格尔派鲍威尔一致的地方,在于把基督教看成是对犹太教的超越和革命,犹太教自私、卑鄙和污秽,犹太教是犹太民族的本质反映。犹太人的解放必须放弃自己的宗教及其仪式、割礼和自私意识,放弃民族语言。在他们看来革命的实践、批判体现在宗教、意识和语言上的革命上,而不触及社会存在的现实环境。

  马克思把人分为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此二元世界是人的物质劳动发展的结果。从人类起点后,地球上的物质自然环境不是原始的物质体,是经过人类活动影响的环境,是人类历代活动施加影响的环境;随着人类的生存发展活动的延续,人类始终是在人化自然环境和社会遗传环境中的发展。人类历史由这样的物质与精神活动构成,是人类物质活动与精神活动的延续。人的肉体物质来源于物质自然,而人的思维意识却是来自人的劳动,与物质自然运动普遍性相矛盾和抵触。费尔巴哈看不到矛盾的普遍性与特殊性,偶然与必然的关系,在认识论上逊色于黑格尔的客观唯心主义,也就无法认识到人的主观能动性。

  马克思论述的实践,首先把其从理论上,思维意识范畴的活动摘出来,表明实践是对象性,现实性和感性的活动,与物质性劳动关联。然后对革命的实践进行定义:环境的改变和人的活动或自我改变的一致。实践的一般普遍性是人的一切活动,本质上是社会性的活动。这样始基性劳动和与此一致的革命实践,与一般的实践就有了分野,在积极性和消极性,正义与非正义的实践活动上有了区别,有了价值观的评定。实践本体论抹杀了二种实践的差别,也就抹杀了马克思哲学的特殊性,成为泛滥的实用主义,真理成为客观唯一性的认知,失去了为无产阶级服务的特征,失去了与人类存在与发展历史的联系。当代的修正主义者,是不敢公然提出“解放劳动者”的口号,而是利用宪法上人民的定义来混淆社会主义的目的和本质。苏联历史上的全民党就是这样的货色,最后衍生出管理阶层的新资产阶级,让巴枯宁的悖论兑现了。

  社会存在绝非单是社会物质

  另外一个误区,把社会存在理解为社会物质。社会存在是人类生产发展到任何一个节点上的状况,是人类社会物质到此点上的结果,也是社会意识到此点上的结果。这是社会物质与社会意识相对的运动,不是单项的活动,而且是人对社会状况的意识与行动上的反映。物质环境中的阶级存在是普遍性规定,但意识对社会存在的特殊性反映,有别于一般人的认识程度也是存在的,由此产生的超越阶级存在的意识虽然特殊,但都是对社会存在的思维意识反映。马克思和恩格斯就是这样的特殊反映者,列宁和毛泽东,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领导人陈独秀、李大钊都是这样的特殊者。这样的特殊包含在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的哲学原理中,而把社会存在只理解为社会物质则是未超脱物质本体论的范畴,形成一种机械逻辑:发展了社会物质就发展了一切。思维意识是物质的反映,与上述的机械逻辑是一致的,是一种本末倒置的推论,没有看到人类活动中物质与意识的相互依存的运动,把人的物质与思维意识割裂开来做物质单独的表述,思维意识成为物质的被动机械反映,与动物的意识反映没有本质区别,没有看到劳动即是人的起点,也是人类物质与意识依存活动的结果。

  被动反映论与人类活动历史不一致,不是人类生存发展的真理。物质本体论一遇到社会历史,其缺陷导致其滑向唯心论,这是一元论的唯物论和唯心论的共源性和互通性,割裂的人本质论述,必然掺杂着唯心性的想象,不从人的存在出发,不经过人的感性、现实和对象性的经验论证。这样的哲学没有确定的历史,只有抽象的论述,以人的思维存在冒充物性,以人的思维消灭人的存在;这是黑格尔客观唯心论的本质,也是一元论哲学先天的缺陷,是笛卡尔开启思维与存在二选一命题时铸造的宿命。许多哲学爱好者与哲学从业者都把物质存在一元论当成唯一正确的哲学,还没有脱离传统哲学的局限范畴。

  结论:人类与动物的区别是物质生产劳动,是客观需要和主观意志的结合、统一。只承认客观需要,那是把人等同于动物。只承认主观意志,人就是是自己的折射意识偶像-神。正确把握人的本质,承认物质与精神的二元存在是认知真理的前提。人的本质、特征是与动物分离从事物质生产劳动时才产生,意识从该起点与动物有了不同的发展途径和变异。真理的认知的源头从劳动开始,而最初的认知与动物区别不大,真理认知伴随劳动的发展,伴随由劳动衍生的社会实践的发展。

  大脑反映论只说明了人类发展的最终状况,而没有说明思维意识发展的过程,与人类生存发展活动的连接。马克思哲学却是全面的说明了思维意识发展的起点、过程和结果。物质本体论是遮蔽人类的发展过程,只从物质先于人的存在关系,以人的思维假冒物质自然的推论:只能看到人的动物性,看不到人性,更无法明确人的始基性本质。

  真理是人的认知,需要遵循人的历史,从人的本质活动中去抽象、反思,对人的客观需要和主观意志有全面的反映。

  余论:实践本体论缺陷,对实践缺乏准确定义,缺乏人类始基性论述,劳动衍生后的人类活动当成源头,颠倒了始基性与衍生性活动的关系,即人们常说的本末倒置。毛泽东《实践论》以中国革命的特殊任务为对象,不是一般的哲学讨论。马克思《费尔巴哈提纲》是针对费尔巴哈的精神实践,理论活动的特殊议论,而且在第三条第二段对革命实践与劳动的关系,改变自身及其思维活动的关系做了具体规定,这就是与改变环境的一致。在《德意志意识形态》对实践唯物主义的规定,是改变现实的革命性活动。实践是马克思理论的特征,但必须服务于无产阶级劳动者。其正义矢向来自于始基性劳动,来自人的本质活动,与人类的创造性、满足自身的客观与主观需要的一致性。实践本体论没有从人类的本质活动出发,而是从衍生的活动出发,没了正义的基准、为无产阶级服务的初衷,把马克思主义变成泛滥的实用主义。

  主客两分法是人类生存发展的必然,其本身并没有错误。物质自然客体是人类肉体的无机来源,这是人受到物质自然运动约束的本质。而人的精神活动,主观能动性、设定性是人类劳动的特殊性造就的。解析人就要从人的特殊性源头开始,承认人的客观性也要承认人的主观性,承认物质运动的普遍性也要承认物质运动的特殊性。用“一”元论这是抹杀运动的差异,抹杀人类发展历史的特殊性和始源性,这样的哲学只有自己思辨历史,没有与时空一致的人类发展历史。这种抽象是违反人类历史发展的思辨,与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历史的科学”背道而驰。实践本体论接近了劳动本体论,而物质本体论是倒退的哲学,比费尔巴哈哲学还要槽糕。荒谬。

  马克思哲学是基于物质劳动的辩证法,我们可以称为辩证唯物主义。但马克思主义哲学绝不是物质本体论加上黑格尔辩证法的大杂烩。实践与认知不是为了客观真理服务,人类是为了生存与发展,哲学与真理认知都是为了谋求现实困境的出路,为了不断产生的现实与理想矛盾而构建桥梁。哲学与真理认知表达出人类的强烈的主观愿望和意志,从事这一艰巨任务的,必定是那些满怀期望,热血澎湃的哲学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