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只有征服东北银(人)才能征服中国银,只有征服中国银才能......,作家六六你真这么想吗?

2019-05-17 10:56:3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六六:新加坡人,著名剧作家、小说家,擅长“都市小说”翻拍电视剧。他的大名未必妇孺皆知,他的作品肯定无人不晓,比如《蜗居》、《女不强大天不容》、《宝贝》、《心术》、《双面胶》、《王贵与安娜》等一大串。少男少女年轻人热捧,老头老太也喜追风;消遣嘛,人之天性,还分老幼。道一人就最喜他的《心术》,特别其中医生、护士和家属推救护床一路奔跑,医院走廊人都避闪不及、紧张兮兮的样子――人一紧张。脸部就有“神”,就美,煞是好看;遗憾的是总是没法从头到尾连续完整、安安静静的看一回,总是看一会睡着了,看一会拉拉扯扯、叽哩咕噜撵走了。

  前几天惹祸了,还是祸从口出。为争抢一个座位,他把东三省人民骂了个狗血喷头。不解恨,进一步升级骂称东三省人民是“劣等民族”;还奚落前往论理的网民:你们一个个“尿壶”、“马桶”,我什么时候情绪不好什么时候就可以冲你们排泄污染、发泄情绪――意思是骂你“劣等民族”还是轻微的,以后别再惹我生气了!

  好大的口气!他的威胁立刻传播全网,影响瞬间影响各地华人。谁给了他如此霸道的狗胆?!一个小说家,剧本作者,还是女的,没法想像,不可思议!

  原以为气急败坏,急疯了,故此失去理智。谁没年轻过,我以前经常出差外地,与人相争免不得,骂得比他更凶也有呢。刚一看到这则新闻,我也平常心,估计这回事,将心比心,斗不过地头蛇,故此滥骂,甚至有一点点同情――估计吃亏了,抢位置甭管抢到与否,反正吃亏了,亏大了,所以如此发泄。作家也是人,女人更是人,吃亏骂两句算什么?逼急了开骂“你们这个地方都是劣等民族”算个鸟,准备纠结他吗?

  然而不对!跟随众人深挖他以前留在网络的各种言论,比比皆是,不像生气,理智的很,俨然舆论大腕,意在表达自己的价值观,压制他人:比如“人家一口上海话不要外地人教育”、“替安徽司机智商捉急”、“就安徽这地界的人不要脸”;又比如有博士被性骚扰,受尽侮辱而自杀,他冷嘲热讽“到底是个村娃,自视甚高。你伺候伺候老师,那不是应当的吗?”。“地域黑”、“智商歧视”和“身份歧视”比比皆是,哪儿像失去理智,分明表达某种价值观和歧视,更在以势压制异议,迫使社会退让和恭维

  这次看上去依然如故,甚至我更怀疑“争座位”就是个子虚乌有、故事编造,一步一步,一招一招算下来,水到渠成来个“东三省捏鼻”、“人种有优劣”。小说家嘛,编造故事、设计情节行家里手;今天可不是为“故事”而来,直冲这句话而来。他编造的故事发布在他5月9日的微博。原话这样:

  【在机场等候登机,我往一个空位走去,忽然看到一个女人狂奔过去抢坐下来,我于是走到背面正要坐,她忽然扔来一个包在座位上,喊:“介旮瘩有淫了……”然后看远处一个女人悠哒悠哒啃着饼走来。无意引起地域争,自打仁济医院出现某地碰瓷式就医后,对某三省不知为何如此捏鼻。】

  这个故事太容易编了连这都不会,他别饿死吗?还能活到今天,养这么胖这么好?

  ――“为赋新词强说愁”这是人之天性,不论男女、无论长幼,程度稍有轻重缓急,表现上略有高下优劣、聪慧痴愚之别,而已。基督教文化营造了一种“为赋新词强说愁”制度,允许在其内部可以“为赋新词强说愁”――也即“信仰”,一旦“跨出”此界,就整个社会活动层面,反对“为赋新词强说愁”。

  ――非基督教文化比如中国,“为赋新词强说愁”原本用来培养孩童习作能力,然而他真正灌输给孩童乃至整个人生的,却是扭曲的人格。弱于理论思考而喜好“编故事”这种形式表达思维和思想,这在中国非常普遍现象。中国文化处处弥漫着一股股“为赋新词强说愁”味道,这种扭曲人格几乎在所有人身上体现,程度稍有轻重缓急而已。“为赋新词强说愁”我们这儿把他视作“语文”的习作工具,然而一旦越界,就其宗教本质,其实是一种“政教不分”的原始性――你分辨不清他究竟在“讲故事”、“撒谎”、“信仰”……等等。六六今天说的“争座位”那件事,我也老大的怀疑是否属真,究竟在“讲故事”、“撒谎”、“表达某种信仰”、“表达某种价值观”……。非基督教文化的“巫傩性”,在此又一次体现。

  ×××××××××××××××××××××××××××××××××××××××

  因此应该多多怀疑,他为何非得把“东三省捏鼻”、“人种有优劣”说出口不可?

  我写了许多文章怼他,一则要他向公众道歉,一面思索、寻求解释;每天一篇,已经好几篇,猜测他究竟何种动机。打他“七寸”才能打疼他,让他以后收敛、不敢。

  一会儿一个“过马路…”,一会儿一个“随地吐痰…”,为赋新词强说愁,将“闾丘露薇体”发挥到极致。加害整个社会,他不管。琐琐碎碎、些些落落、飚文字是他一贯文风,这无关宏旨,青菜萝卜各有所爱;但应该限制在文学、艺术、编剧、电视剧等相关文艺娱乐领域,你今天“人种有优劣”明显超出这个领域,并且一而再、再而三,应该承担代价。打疼他!更让他明白,是他加害无辜在先。

  他微博说“…自打仁济医院出现某地碰瓷式就医后…”,啥意思?

  “仁济医院…碰瓷式就医”莫不是上月24日发生在上海仁济医院(东院)的一场风波,全国周知:因为医生与患者预约排队之类搞出大动静,以至警察出动,还把医生铐了,全国医疗学会不买账怒怼警察…,煞是吸睛。他关注社会众所周知,社会热点不能少了他;编造“争座位”这则故事,意在强化他在人们心中的地位:社会热点没有他六六就不存在。是不是?

  另外,医患关系是他的创作源泉和灵感,这个也是众所周知,比如他曾创作过《心术》,收视率奇高,影响巨大。但那只是戏内,理所当然,而“争座位”我怀疑“为赋新词强说愁”,是他戏内戏外界分不清“巫傩”性格的表现;戏内戏外相互穿越――通过戏外编造,以强化戏内的真实感。当年鲁迅对抗日青年的“街头抗日”与“戏内抗日”界分不清的冷嘲热讽,一个道理。

  ――我掐他从12岁小女孩开始就“为赋新词强说愁”,道一人也是,估计也那年龄开始(后来一直没长进,78年第一次高考语文竟然26分,从此与“语文”结下梁子,甚至“恨”屋及乌,语文“妙”者都被道一人纳入“恨”之列――可别让我做教育部部长,让我得手???当然那是下辈子的事情,这辈子过去了,横竖横害不了人)。然而四十年过去,疑似他从没长进,仍在“为赋新词强说愁”,戏内戏外相互穿越。

  最后我猜测:众人老早就封他“张爱玲第二”,我猜想他潜意识中直逼第一;中国文化讲究“赢者通吃”,于是他潜意识中无所不达、忘乎所以,决不止于“小说”、“剧作家”之类,而是中国社会“婆罗门”式的顶层影响力,自以为登峰造极。

  你看他的自述:文化部对他这个“刺头”一路护送、一路绿灯【注】。再看他今天怼京东刘强东,明天怼百度李彦宏。全都大佬级,柿子专门检硬的“捏”――我真的怀疑:或者在“碰瓷”,或者双方默契演双簧,欺骗社会――真这样,缺德!刘强东刘缺德,李彦宏李缺德;老母猪皮厚,矜持早已不在,不知“缺德”何物。

  因此我判断:这个新加坡安徽人决不止于“小说”、“剧作家”之类,而是“赢者通吃”,自以为已挤入中国社会的“婆罗门”阶层,还要进一步提升。如何进一步提升?

  东北在中国具有某种象征意义――就像河南在中国文化和历史方面具有象征意义同样道理。只不过东北的象征性更复杂,不同个体意义可能不完全相同:比如东北男人的强悍,东北女人的美与泼辣――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每每使这个丑婆猪心灵刺痛,于是他要用他那支“犀利的笔”去“扳回一局”,恶心他人。不将东北女人的美,并且作为一种“象征物”踩在脚底下,仰视他这个丑鬼,他将很难进入中国“婆罗门”这个层级――就现实利益而言,他所影响或控制的演艺娱乐界,必须仰视他这个丑婆鬼。

  当然这所有一切,从头到尾必须“团队运作”,他六六就是这个“运作核心”。进入“顶层”,让他的作品永远熠熠生辉。

  ×××××××××××××××××××××××××××××××××××××××

  这个12岁小女孩始就熟练“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高高手,今天编造“在机场等候登机…”这个故事,有板有眼。东北人代人受过,东三省莫明其妙做了一回“劣等种族”。

  我今天很可以保证,东北人冤枉了,代人受过了。因为道一人也曾12岁就熟练“为赋新词强说愁”那一套。这个老母猪,白种人白母猪,还未完全进化,尚在杂种阶段,一直在玩“智商”――他小说中无处不在的“飙文字”可见一斑;今天为了把“东三省捏鼻”、“人种有优劣”这句话说出来,“为赋新词强说愁”硬硬的编造了“在机场等候登机…”这则故事,我却想到了基督教与非基督教文化关于“为赋新词强说愁”他们的界限应该在哪儿。

  链接: 《强烈要求文化部立即审查和评估作家六六及其作品在中国大陆的影响和传播》

  【注】参见:《六六:我是一个奔放不羁的女作家(图)_避风港海盗_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ac9df7800101a3ga.html)

  我真的算一个刺头了,审查机构对我的仁慈,是他们对刺头的宽容…;这么多年了,我这么多的书和改编的剧可以很顺利地出炉、热播,说明大多数的审查机构对我还是比较宽松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