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强烈要求文化部立即审查和评估作家六六及其作品在中国大陆的影响和传播

2019-05-13 11:56:0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致:文化部有关管理机构

  张辛:女,笔名“六六”;新加坡籍,祖籍安徽;毕业于安徽大学国际贸易系。

  六六是著名华裔女作家,他的作品影响面广,从中国大陆到东南亚华人聚居区,都有他的作品以及改编搬上银幕的电视连续剧,比如《蜗居》、《女不强大天不容》、《宝贝》、《心术》、《双面胶》、《王贵与安娜、《罪域》。

  然而身为华裔女作家却屡屡对内地民众歧视言论、地域黑,比如“人家一口上海话不要外地人教育”、“替安徽司机智商捉急”、“就安徽这地界的人不要脸”,近日更是涉嫌“东北地域黑”,引起社会公愤。众网友上去论理,他变本加厉,以“人种有优劣”回怼众网友。甚至将华人土地及其人民视作“情绪便桶”,他情绪不适时可以随时排泄――他以强者和胜利者的口吻奚落回怼网友“作为公众人物…负面情绪适当要爆发一下…”,一幅流氓腔挑衅口吻。其嚣张挑逗气焰不压不足以平网怒。

  起因于5月9日他发布的一则微博:

  【在机场等候登机,我往一个空位走去,忽然看到一个女人狂奔过去抢坐下来,我于是走到背面正要坐,她忽然扔来一个包在座位上,喊:“介旮瘩有淫了……”然后看远处一个女人悠哒悠哒啃着饼走来。无意引起地域争,自打仁济医院出现某地碰瓷式就医后,对某三省不知为何如此捏鼻。】

  这则微博涉嫌“东北地域黑”。其实无关“在机场等候登机”等细节,网络空间搜一下他的文字,充斥着类似“细节”。他就作家嘛,靠编造谋生。他通过这些“细节”想表达的是“人种有优劣!”,而他张辛属于“优等种族”。此前他通过那支“犀利的笔”击垮中国各政治、文化和意识形态管理控制部门,顺顺当当将他的《蜗居》、《女不强大天不容》、《宝贝》、《心术》、《双面胶》、《王贵与安娜》、《罪域》搬上银幕、宣传和扩散他的这种思想;他还嫌不够直接,这句话在他胸中憋了很久,早就想一吐为快,以前被他所怼(包括他的生养地安徽)无疑都是“劣等民族”。他可不是今天开始,一贯如此,网上已挖出大量此前微博证据。

  他甚至将华人土地及其人民视作“情绪便桶”,他情绪不适可以随时排泄――他以强者和胜利者的口吻奚落回怼网友“作为公众人物…负面情绪适当要爆发一下…”,一幅流氓腔挑衅口吻。他将对你的蔑视进行到底,你是不存在的――呯!就像死一条狗,在他眼里你是不存在的。

  “二战”伊始,希特勒向西部战区和东部战区下发了两套战争指令:“西部战区”也即英、法地区,人民或战俘将以“人”对待之,遵守日内瓦战争公约;对前苏联、斯拉夫民族,或更为广阔的东方纵深地区,则视作“劣等民族”地区,不会遵守日内瓦战争公约。作家六六也许没有这么多理论,也不需要,太烦了!他只需要“排泄”,他内急需要排泄――生理的排泄和心理的排泄,于是需要你这个“情绪便桶”。他生在安徽,熟悉我们华人性格软弱,侮辱一下也不要紧;多次网络侮辱,安然无恙,他也许尝到了“甜”头。他欺软怕硬,他胆敢在德国、英国、法国人面前说这句话,走大街上,任何人可以逮住他,撕裂他的肥嘴,把他投入火堆烧毁,让他为这句话付出永远的代价;这个下流呸知道中国人可以侮辱,可以将华人当作他的“情绪便桶”,随意排泄!

  可见他不同与一般的“精英人格”,就是暴徒。他以“小说家”、“剧作家”身份做伪装,“怼”这“怼”那都是大咖,树立起“社会责任担当”的形象,今天看来全都一套运作,目的要在华土建立“第四帝国”,把你变成“劣等民族”、“情绪便桶”,以便他或他们生理或心理“内急”需要时随时可以排泄――多年来他发在微博上的内容,此前都误以为仅仅是“地域黑”,今天再回头看,就是他的“情绪内急”排泄物。这个下流呸必须付出代价!

  72小时已过去,没见他道歉;别指望了,他无意道歉,不可能的,他要将蔑视进行到底,对你随时排泄。别等了,等不到他的道歉的。

  我要求文化部立即审查和评估作家六六及其作品在中国大陆的影响和传播。

  决不接受他对内地华人的傲慢,决不接受其对内地制度法律的藐视,决不接受其纳粹优等种族主义优越感凌驾于这块土地及其人民。我要求文化部相关管理机构立即对其立案调查。

  要求的内容有两项:

  (1)审查他在中国大陆发表的所有文字及改编拍摄的影视剧作品,检查其中是否涉嫌“地域黑”及“种族主义”言论,评估其对国内意识形态的影响。

  (2)举一反三、未雨绸缪:对所有打着“小清新”、“言情剧”、“都市小说”、“偶像剧”旗号的作品来个大检查,检查其中是否涉嫌“地域黑”、“精英主义”、“种族主义”,将他人视作“情绪便桶”意淫、污染社会。通过检查将“滑腻腻湿漉漉”的下流作品限制在一个可控范围;并以此为契机,考察研究外国关于文艺娱乐作品“分级制度”在我国的可行性。

  检查期间,应将其所有文字作品和影视作品下架,依法停止其在华一切商业活动,包括各类广告代理和商业营销投资活动,待最后评估结论、道歉及真诚程度再做最后处置。

  千万不可低估其社会活动能量,以及其背后庞大的商业和营销策划网络。期文化部联合其他相关机构,即刻监视其背后庞大的商业乃至更深层可能的政治和意识形态支持网。不对“地域黑”和“种族主义”言论道歉,不做出“下不为例”保证,就坚决打掉他。

  ×××××××××××××××××××××××××××××××××××××××

  千万小心他利用“华裔”、“新加坡国籍”身份。平时利用此身份作掩护获取各种好处,危机时刻利用“外国人可以豁免”来金蝉脱壳。

  ――他公然声称精英人物有权将社会和公众视作“情绪便桶”,说明他人格强暴和下流失去了底线;他连自己的出生地安徽也敢“喷”,说明他性格之“冷”。因此防备他最后关头无所不用其极,比如弄出“中新外交”事件;或者用他犀利的笔把意自己淫为“白种女人”、“名誉白人”,然后与中国人、中国政府交涉。因此未雨绸缪防他这一手,通过外事和外设机构预先告知新加坡当局。道一人的预感往往很准――其中许多都是“不祥”之感。

  不可低估其背后庞大而盘根错节的利益网络,以及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强大支持。多年来他以“小清新”、“言情剧”、“都市小说”、“偶像剧”拢络年轻一代,从感情经营到商业经营,再到政治和文化意识形态经营,成就其背后庞大的利益帝国,盘根错节――你动他一下,也许他会四处反应。因此检查期间要及时公告,告知其相关利益各方,做好资产或各种利益保全,督其尽速评估商业关系的可靠性,作出拗断或持续的的判断。

  ――应该相信与之合作者大都商业关系,为利益而来,不会同意其“种族主义”思想和“地域黑”,他们在自己的利益蒙受损失时会割断与之联系。作家六六通过那支“犀利的笔”建立了自己政治、文化、舆论和意识形态王国。“强大”、“势场强大”是人们对他得出的印象。这个“强大势场”既面对他的对手也面对他的利益合作者――在这种“强大势场”面前,我们许多熟悉的名人、著名企业家甚至也“自愧不如”,甚至也不得不“舔”他六六。检查期间千万不可排除这种可能性,中国以往历史一再证明这是可能的。

  ――国外的小说家没有发财的,更找不到一个像六六这样“颐指气使”――他们是自己思想的忠实记录者,没想过发财,也不可能。而中国特殊的政治文化和历史,“小说家”、“剧作家”其实垄断了政治、文化、舆论和意识形态,“写小说”是烟幕弹、假面具――他们“卫视频道”有人脉,法院机构有内线,税务机关有朋友…,他们的能量不亚于我们熟悉的企业家。他们没有正当职业,全部时间和精力都用在经营和维护这些关系,以备不时之需;他们咳嗽一下,企业家或老板们也许会递上湿巾。

  ×××××××××××××××××××××××××××××××××××××××

  精英主义会滑向种族主义,始终存在这种趋向,这在中国表现为一种“天然性”、“肯定性”、“必然性”;“种族主义”实质而假借“精英主义”表现――这是道一人的一个论断,三十年前就坚持这个看法,并与某些“左翼”同志的观点相左。某些“左翼”同志始终把批判精英主义局限在物质领域,并引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来证明自己的正确;虽然他们口头上声称“物质与精神不可偏废”,可他们强大的批判矛头很少指向精神领域――比如文艺娱乐业,没有指向过马伊俐、六六这类人群,反而动辄“王顾左右而言他”。

  某些“左翼”同志坚持“国有化”没错,然而如不掌握更强大的理论武器,很可能分辨不清物质领域与精神领域的区别,他的理论很可能被精神暴徒所挟持――今天我们面对马伊俐和六六们公然以“种族主义”词句侮辱社会,值得反思!

  作家六六没有中国强大的意识形态支持(或者被他利用),他怎么可能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没有中国强大的意识形态支持(或者被他利用),这儿疼那儿痒、油腻腻湿漉漉的垃圾怎么可能长期占据中国银幕?没有各电视台给他空间和便利,致其一步步做大,他怎敢在华人国土面对华人说出“人种有优劣”?他的这种思想早有端倪,哪怕网络上网民的怒怼,也一查一个是,各电视台难道没有审查发觉吗?不会纵容吧?希望文化部也顺带查一下。

  “精英主义”与“种族主义”中间毕竟还存在一条“线”,一旦越界,那必须以强悍其十倍的暴力去破坏之,以前有关精英主义“打嘴仗”的东西及其规则立即失效――人们有权以行动捍卫自己;马伊俐和六六们掌握舆论工具长期霸凌社会,以前人们不得不忍,既然已越“线”,那么人们有权以行动捣毁他们的意识形态,捣毁他们背后的各种商业、政治、文化、舆论等各种支持。

  他的作品几乎家喻户晓,已经十几年,都是黄金挡,比如《蜗居》、《女不强大天不容》、《宝贝》、《心术》、《双面胶》、《王贵与安娜》;他塑造的形象比如“主任医士”、“律师”、“销售经理”、“心理策划师”…,不是“士”就是“师”。这些作品和形象在我们这块土地上营造了一股股“精英气息”――我们怎样解读他?这根“线”是必须存在的。“精英主义”模糊混沌含义:如果作家六六需要,他就可以以自己“女性”的特殊身份,把他解释为“女权主义”、“为广大妇女代言”――政治社会操弄权术,不会因为他是女人而缺位,很可能正是以他女性身份实施更大的欺骗;今天他以“人种有优劣”宣示社会,已越过了那“条线”,显然“女权主义”和“为广大妇女代言”全都谎话联翩,也不再模棱“几”可的“精英主义”,而是通过这些“士”或“师”表达了“种族主义”。难道还不是?他的思想其实早已传递出来,通过他的作品表达出来,只不过种族主义的语言语句今天表述出来而已。未来一系列结果必须等着他,他必须明白;必须通过这次文化部的检查和评估让其头脑清醒:你究竟几斤几两?你凭借中国人民给你的舒适条件和宽容的意识形态环境,不思回报,竟然羞辱――将其打回原形,清醒一点:你只不过会写几个汉字。

  检查期间千万要公告这个观点,晓其严重性,此次不同以往,已经越界,这次决不忍让,必须要他们偿还,对侮辱必须反击。也要告知他们的利益合作者,迅速与其割断利益联系,迅速作出止损措施。

  也应该通报各执法机构,示其做好准备应对诉讼――六六背后庞大的利益网络很可能遭遇解体。

  ×××××××××××××××××××××××××××××××××××××××

  这次检查同时,必须迫其道歉,消除“种族主义”言论造成的影响。马伊俐网络上关于“黑人”的种族主义言论,很可能受到六六作品的潜移默化影响,也是六六期望的,是他长期经营的结果。马伊俐只是较有影响人物,其实不止马伊俐,他的作品影响无孔不入;不消除其影响,我们今天无所不在的“精英主义”言论很快即可越界,扩散成“种族主义”的无所不在。必须“治未病”,消灭在萌芽。十多年前道一人就预言,“种族主义”在中国很可能成为公然的时尚。

  有些人误以为中国是黄种人国家,这种“种族主义”言论只不过“嬉戏”。不!错了!不是嬉戏:起先他给某些人群带来“心理快感”,并不表达“我皮肤比你白”而是“人上人”意识――马伊俐对“黑人”发出的种族主义而得到的快感,其实是冲你我而来;然后由“心理快感”直逼转换为无所不在的商业利益。一旦这条“界限”被冲破,他就会向政治、文化和意识形态各领域各处扩散蔓延,你刹也刹不住。

  ――随着国家对外开放规模扩大,中外婚姻交流的频繁密切等各种因素,这条“界限”将越来越模糊。开始时,某种现象被认定为“精英主义”,一则因为这种概念本来就含混,另一则就是为了躲避打击,实质已初具“种族主义”苗头;随着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密切,就会公然以“种族主义”出现――马伊俐和六六最近引起的愤怒,就是这种表现。

  ――“外籍人士”是个极小的群体,却频繁露面中国媒体视界,即可视作中外交流的可喜成果,然而弄不好就是马伊俐们获取“人上人”的温床。十多年前道一人就有预感。中外应该交流,但必须造福全体,而不是马伊俐等少数“人上人”。

  ――道一人十多年前预言的那种现象已经开始。不过!只要认识到,还不晚。孙先生说“行易知难”。

  ――另外要明白(或承认)一个原理:中国国内各人群(我这里主要指汉族)之间的差别包括体貌特征,甚至要大于德国人与犹太人之间的差别。而国内理论界又不承认,或假装没这回事;如果说邻居印度是宗教和种族混成国家,则中国是政治国家――两千年前秦汉建立了强大的政治一统,与印度相似的宗教和种族混成现象被强大的政治压住,不许其抬头表现出来,1949年又以更强大的马克思主义政治去压制;随着国门开放越来越大,越来越深入,一旦让作家六六和马伊俐这类人群做大,那么这个“政治强力压制”很可能失效――别忘了“不争论”给我们的教训:这件事四十年都不到,变化是如此迅速和巨大,全都认识到,但已剎不住,全靠我们后人的智慧了。因此这件事一定要争论,一定要趁早知晓,决不允许六六和马伊俐这类人群做大。只有知晓了,让那些意图做大者明白其中还有一根“线”,越界将付出代价。也只有知晓了,才有可能将马伊俐们与作家六六之间做个切割――马伊俐也许只是受影响,并非故意,除了“嘴巴”没有特定利益;而作家六六他决意要将你踩在脚下,因为这是他的生存逻辑;不奴役你,他就失去存在的基础。

  中国多民族国家,这还了得!他的“地狱种族有优劣”,在新加坡已经是重罪。

  对持“精英主义”观念者,必须晓其那根“线”的存在,对“种族主义”者,必须像蟑螂那样消灭他,既使呈一时口舌之快――比如作家六六,也必须消灭他,任何便宜也不能给他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