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女作家六六最近开启“流氓无脸”模式对付社会,大家如何接招?

2019-05-12 09:57:0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作家六六何许人也?恐怕有些人未曾听说,我也因为喜好“幸灾乐祸”而知道有这人――他曾维权与百度或京东之类大老板“死扛”到底;可一提起《蜗居》、《女不强大天不容》,大家一定久仰大名、如雷贯耳,他俩就是这位女作家“生养”出来的。是的,还有一大批比如《宝贝》、《心术》、《双面胶》、《王贵与安娜》等一大串,他们的作者都是六六。

  六六在中国的影响之大并不在这些创作本身,而是借助了当下中国强大的政治文化垄断以及庞大的国家体量而形成的周围扩散之“势”。他本人当然也有小才气,不可否认;上世纪九十年代“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兴起,然而阴差阳错,击溃西方腐烂文化未达标,反而为六六这批人腾出了空间,然而正常人很少会去看这些油腻腻湿滑滑的东西。

  他的影响来自纸质文本拍成的电视剧。中国市场巨大、人口众多,并且政治体制和文化体制上的垄断(比如“赢者通吃”、“话语垄断”),倍速放大了这些影响,几何级数般的为他六六在中国取得了超级影响。马克思评述资本家所说的“超额利润”,他在中国则是凭借政治体制和文化体制上的垄断而获取的“舆论影响”、“文化影响”、“价值观影响”、“两性价值观影响”、“性取向或性志趣影响”等形成的“超级影响”――比马克思所说的“超额利润”,不知要高出几千万倍。生活在当下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不会否认这一点的,这是当下中国非常重要的政治文化现象,作家六六正是其中的得益者――虽然他的国籍是新加坡。最近他还“恩将仇报”,从“地域黑”中国各地各省发展到“人种优劣”计划,陷入舆论漩涡。

  中国体量巨大:无论人口资源、民族资源、政治资源、文化资源、历史资源和自然物质资源,都是周边无法攀比,加起来合计也没法攀比,中国当然成为东亚中心,理所当然的文化输出源。作家六六又得到一个实际的好处。他的“这儿疼那儿痒”和“油腻腻湿滑滑”的垃圾货,不仅在国内借助政治和文化垄断而大肆泛滥,而且借助中国的体量巨大而四处扩散周边,六六的影响再次被几何级数放大――比如在越南,我们国内连续剧放映72小时后,他们那儿就有盗版,语言不通,但是同步汉字字幕版;他们那儿看得满意,用不了几星期就会推出越南语翻译版,效果奇佳――虽然盗版,中国似乎也并不在意,因为他们不去赚钱而是欣赏,更主要在于都是汉文圈子,文化传播、感情联络,利大于弊。

  东南亚各地华人聚集区,基本类似越南盗版模式,加上六六又是新加坡人,刻意操作,可想而知,他的影响不在张爱玲之下,我网络搜了下,有人就把他与张爱玲相提并论。当然他的文字功力、思想性和艺术性绝对不在一个档次,怎么可能与张爱玲相比――除了油腻腻湿滑滑就是这儿疼那儿痒,除了下流剩下就是垃圾,怎么可能存在他今后的文学地位――他只可能随政治地位而涨落。

  他的影响力还来自他剧本角色的演绎者――资本家是第一挑选者,导演是第三挑选者,而他六六则是居中第二决定出演演员命运的人。一个强势作家,其强势决定权甚至可以低得上“资本家+导演”――据说这是影视剧业内生态文化。作家六六是否这类强势?外界无从得知。

  我看非常可疑:你看他作品中男性形象:或者猥琐相、或者糟蹋样,再不然就是小鲜肉――非常合乎他油腻滚球妇的胃口,合乎他的审美情趣――基本看不到阿兰德龙或者高仓健之类壮美硬汉形象(这位油滋滋的女作家最近大谈“人种优劣”计划,喜欢优秀人种,那我也来谈谈我心目中的外国人,不能话都给一个人说去了);他作品中女性形象呢?我们可以举一个活活的例子,他叫马伊俐――也许比六六本人更出名。马伊俐也许最符合他的审美志趣――包括的他的婚姻状况,感情波澜起伏,与众男性隐隐约约的若即若离等,基本就在演绎六六他自个儿生命轨迹。最要命的是马伊俐最近因为涉嫌黑人“种族主义”言论而惹麻烦――这一点我看更像他六六本人:六六最近也因为“地域黑”升级到“人种优劣”计划,社会大呼小叫“不得了了!”、“不得了了!”、“不得了了!”…。

  看官我没猜错吧?他喜欢的男性样子是猥琐相、糟蹋样、小鲜肉,女性则是马伊俐那般女性的正常感情乌有而迁怒于“黑人”的伪强势、欺软怕硬――我没有读过他的作品,而是看过他的影视剧,得出的这个印象。当然其中可能亦有资本家的影响印记,导演的影响印记,或者“资本家+导演”的影响印记――别烦了,总之是他们仨组合排列的影响印记,我呢怀疑其中六六更占主要。

  马伊俐歧视黑人,侮辱黑人,目的冲你我而来,只是他目前不敢,他还不敢嚣张到这个程度。他的皮肤当然是雪白的,可还没到纳粹第三帝国的标准,他皮肤白指数还未达标――纳粹第三帝国的皮肤白指数是8.7克/平方,而他5都不到(他爱人文章做过他皮肤的白指数测试)。因此呢你放心!他最近还不敢对你我这个黄种人施暴“种族主义”,只能以黑人来过把瘾,测试一下,为将来对你我施暴“种族主义”做准备――道一人数学家耶,计算过,大约需要38万年。

  ――谈到这个问题,有些人还不理解,特别是我们马克思主义者信仰者,“左翼”内部某些同志。这些“左翼”同志固然信仰马克思主义,然而却过于本本教条,往往局限于“阶级斗争”、“唯物主义”等视角,甚至词词句句都局限在这些词语――他们“词词句句”揭露或批判的东西抽象到“爪哇国”里去,最后不知所指;而以上我所说现象贫于揭露、乏于解释,高高举起、轻轻放下。那已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而是几十年来社会现象,白痴也会警觉,寻求解答。

  ――我有时睡枕上怀疑,某些“左翼”同志会不会是混进来的呦?我相信不会的。

  ――我相信马克思主义真理,坚信马克思所说的那个社会一定会来,一个理性者他是不会怀疑的;也相信中国传统道家思想及其思辨方法论。有些东西他的原理是很简单的,成千上万次观察,然后去解释他而已。比如“一个东西他是不会运动的,至少两个才会产生运动”――道家无有这里理论,然而所有的思想和叙说都是这个内容。理论上单一的,或者过于局限于“唯物主义”,你怎么能够去解释这个社会?你至少要“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两两配起来才能解释――具体怎样“配”,需要你进入具体领域、不同对象,这需要专门知识和丰富的社会经验、丰富的生活常识和敏锐观察、提炼。

  ――这样的分析,也许文本中很少出现马克思主义语句,可他的思想却是真正马克思主义的。

  ×××××××××××××××××××××××××××××××××××××××

  我们今天讨论不在六六及其作品在中国的影响力,最近他又闯祸啦!这次闯的祸可大了,还与你我有关。事情经过是这样,他在5月9日发布微博:

  【在机场等候登机,我往一个空位走去,忽然看到一个女人狂奔过去抢坐下来,我于是走到背面正要坐,她忽然扔来一个包在座位上,喊:“介旮瘩有淫了……”然后看远处一个女人悠哒悠哒啃着饼走来。无意引起地域争,自打仁济医院出现某地碰瓷式就医后,对某三省不知为何如此捏鼻。】

  有网友质问他在“东北地域黑”,他在评论区中回复众网友质问时说到:

  【我以前不相信地狱人种有优劣】

  一来二去,不但不认错,还强词夺理,最后索性回称:

  【作为公众人物……负面情绪适当要爆发一下……】

  直到这件事后我才知道他,以前只知道是小说家,维权斗士。我很佩服他,感激他,偶尔被电商欺负就会想念他,希望他来看看我耶!这次事件后我仔细浏览了他以前微博和留在网络上的言论和观点,以及他人对他的评论。这才发觉事态严重,不是个别一两句话的问题,而是观点的系统性、时间的持续性:“智商歧视”从出租车司机到博士研究生,“地域黑”从东到西、由北而南;隔三差四、喋喋不休――我的直觉:他的感情旺盛发达,但又找不到与之匹配而承托的真实对象,不得不整天面对自己文字塑造的“剧中人”想入非非去发泄,长期以往得了病变;于是千方百计要把别人激将起来,成为他的发泄对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不理不睬也许他会“死”掉――这与秦汉时期作乱华夏几百年的“巫蛊之惑”异曲同工。用词尖酸刻薄,也与他“吃文字饭”不无关系,连他祖籍出生地“安徽”也不放过――你轻点呀!我的生命来自那儿,他丝毫没有这个意识,没有留恋之“痛”,其心之毒、之冷、之辣、之狠,可见一斑;也许他在飙“文字”,真实的心底未必如此狠毒,这样的话意味着这个中年女人其实未曾长“熟”,从未“熟”过,他是活在文字中而不是真实的人群中。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人种有优劣”是他长期发展的结果。面对网络一片声讨,没有丝毫认错悔过的意思,继续加码,甚至“作为公众人物…负面情绪适当要爆发一下…”来侮辱公众。公然耍流氓!面皮已经不要了!其实他那肉肥肥无骨脸,可能三十年不照镜子了――对镜子中的那个“她”,从未有过信心;成群结队的美女经他身旁而过,他的痛,也许只能从他源源不断的稿费中解脱,他从来没有想到过需要一张“脸”。

  身体不适可以去医院治疗,如果欲行巫蛊之术转嫁社会,弄疼他人,必须对付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也写了两篇《作家六六为向新加坡献“投名状”而侮辱北方人,应该封杀她》《从女纳粹到女流氓》,调整了今后几天的写作安排,甚至作息计划。必须逼迫其公开认错、道歉,并不仅仅对东三省,而是全体华人包括新加坡华人。如他继续负隅顽抗,则继续加码――以他作品在中国大陆以及华人中的影响,他必须公开声明认错、道歉,消除影响。我也准备与“文化部”交涉,就法律层面进行交涉――他已涉嫌违法,并且以他的影响力,违法程度和等级非常之高。“人种有优劣”在他可不是孤零零的一句话,放在他前后多年“地域黑”、“地域歧视”中看,一贯如此;就他《蜗居》、《女不强大天不容》、《宝贝》、《心术》、《双面胶》、《王贵与安娜》等作品分析,相似语句或营造的类似气氛已扩散十几甚至几十年,其严重性无论怎样说都不为过。

  必须强迫其认错、道歉、下不为例

  你有啥好办法?好点子?贡献出来,大家切磋,共同对付他!必须强迫其认错、道歉、下不为例。72小时最佳认错期已经过去,你有啥好办法?好点子?

  ×××××××××××××××××××××××××××××××××××××××

  对付这不要脸流氓,我有绝招,我在《作家六六为向新加坡献“投名状”而侮辱北方人,应该封杀她》介绍过:“满地打滚”&“声如洪钟”对骗子不能讲诚信,对流氓不能讲道理,对不讲规矩、言出法随者必须倒地打滚。这个办法算不上强势,对六六这类“语言流氓”、“满足虚荣”之徒倒是个好办法,屡试屡验,最后或许奇迹发生,唤醒其良知;而对付茅于轼这类体制内外勾结、迫害忠良,不可能唤醒良知者,必须以鞑靼哥萨克之类对付之。

  这类流氓大都以语言骚扰他人,严重者达到六六这个程度,以至于“人种优劣”――你肯定是他眼中的“劣等民族”。他也许曾经想像穿越到第三帝国时代,他有权、有资格、有智商权,把你“处置”掉,然而一般情况下他也就嘴巴赚便宜,过把“种族优秀”瘾――真的要他穿越到第三帝国时代,这种类型的人也许第一批就被送入焚尸炉,凭他六六的小聪明直觉,生死存亡时,这个道理他还懂――那时他会照照镜子,自己到底是谁。

  以实质性占据权利和有利地形,实施精英统治,男性多于女性,以嘴巴过把“种族优秀”瘾,这种情况女性多于男性;男性的下流往往通过肢体动作到达,女性的下流往往通过语言等非接触形式传播,比如文字、影视剧作品等――这一点我们务必搞清楚。理解这一点,我们才能防备这个下流女作家。女作家六六要过把“种族优秀”瘾,那我就躺地不起,左右打滚给你看:“劣等民族”是怎样表现的,让你满足,过把“种族优秀”瘾!顺便大呼小叫,声如洪钟,吸引更多人来看看“劣等民族”与“优等民族”的表演,大家瞧瞧你这“优等民族”究竟怎么个货色。

  这可是我的绝招,对六六这类“作为公众人物…负面情绪适当要爆发一下…”女流氓,屡试不爽,也是我的防身术。儿时母亲“贯出来”:滚一次,一粒糖;滚两次,两粒糖;以后狡诈,专门捡穿新衣服时倒地打滚,专门避开父亲在时打滚――左右打滚,从东侧滚到西侧,再从西侧滚到东侧。后来发觉在六六这类“强者”面前还得靠他防身护身呢?一不做二不休,一滚到底。遂得雅号“不要脸!”,遐尔闻名――幼时:幼不要脸;少时,少不要脸;青壮年时,中不要脸;老之将至,老不要脸。今天女流氓六六到来,女不要脸与老不要脸同台献技,比试比试。

  流氓不要脸,道一人更不要脸,作家六六与道一人比试一下,看谁更不要脸。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瞪眼还瞪眼、以吐吐沫还吐吐沫;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狭路相逢勇者胜。别看他作家,女流之辈,其性格的凶毒强悍简直无出其右者。这次偶尔的“地域黑”牵出“种族主义”言论,人们追查他以往言论,多年来一贯如此,比比皆是、难以克制,哪怕克制一小会儿也办不到,想着法儿用尖刻语言侮辱他人,地域黑――他的“尖刻”、“地域黑”也许业内早已公开秘密,我等确实大吃一惊。72小时已过,无有应答,将来你我在场,他也许真的“作为公众人物…负面情绪适当要爆发一下…”。

  这个女流氓,必须对付她!

  新加坡,出国护照,出国事由怎么填写:满地打滚!去女作家六六他们家,满地打滚!招呼一下,大家一起去!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