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蒋介石不宣传国民党平型关战役之迷

2019-05-11 11:35:3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赵云常
点击:   评论: (查看)

4640dc3b6c7408748c301f5d65066424.jpg

  近些年,在国内外掀起的一股黑共产党平型关大捷的狂潮中,有这样一个歪曲、篡改、诽谤中共党史军史的谬论:

  中共为了突出自己,只宣传自己的平型关大捷,而不宣传国民党的平型关战役。因而总体的平型关战役,被局部的平型关大捷所遮掩,以至于世人只知中共的平型关大捷,而不知道国民的平型关战役。这是不公平的。中共的平型关大捷与国民党在平型关战役的战斗相比,战果小小的,没有共产党自我吹嘘的那么大,不足挂齿。更有甚者说,中国共产党的平型关大捷是一段伪历史!

  如此这般瞎嚷嚷的人,在国外比较典型的有中国籍日本教授、精日分子、被网上公认为黑平型关大捷专业户的姜克实;在国内有因黑平型关大捷而大红大紫的中国作协会员繁峙县作家糜果才。

  姜克实在其博客《平型关战役与平型关大捷》一文中说:

  “有关平型关战役,国民党的战史中有较详细的记录,但在大陆除了专门的研究者外很少有人关心,因为其不属于共产党的作战。多年来,对共产党平型关大捷的过度宣传的结果,使一般百姓产生出一种历史的错觉,本末倒置的战史观,即只知道共产党的平型关大捷,不知道国民党的平型关战役,或把两者混为一谈。其结果,总体的平型关战役,被局部的平型关大捷遮掩,配役的共产党将主角的国民党赶出了平型关战役的历史舞台。”

  糜果才在讲自己为何创作长篇纪实文学《烽烟平型关》时说,在他13岁的时候,见过一个他家乡的晋绥军老兵,1937年在平型关战役负过伤。这个晋绥军老兵的出现,让他想起了课本里讲的平型关大捷,他觉得奇怪,平型关战役时,国民党也参加了战斗,为何共产党只提自己的战斗,而不提国民党的战斗呢?这不公啊。也就是说,此时的糜君也觉得共产党人只宣传自己的平型关大捷,而不提国民党的平型关战役,使总体的平型关战役,被局部的平型关大捷所遮掩,国民党被赶出了平型关战役的历史舞台。从那时起,他就决心长大后写一本真实反映平型关战役的书。这少年虽然无知,但也算有“志”吧,到了成年果然弄出了一本严重歪曲党史军的鸿篇巨著《烽烟平型关》。在这本书里,糜君还造了一个非常大的谣:

  八路军的平型关伏击战毕,“接到电报的毛泽东为了从宣传角度上更加振奋人心,在给朱德的电报中,特别指出:‘关于缴获数目对国民党不可夸大,但对外宣传可以略增数目字,是否可以说,歼敌5000人,俘虏千余人,缴获汽车80辆,坦克5辆,炮3门,炮弹3000发,请酌定见告,以为统一’”

  此谣言传达了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信息,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在平型关大捷上造假,多年来,共产党宣传的平型关大捷是一段伪历史!(注:二年多前,我曾写文章让糜君拿出这份电报的铁证来,直到现在,此君都在装聋作哑,没有拿出任何令人信服的证据让我们世人看看。)

  姜糜二君的谎言,对不了解平型关大捷和平型关战役的人具有很大的迷惑性。殊不知,平型关大捷最初是由国民党的媒体报道并大力宣传的。八路军115师取得平型关大捷之后,国民党的《中央日报》头版头条最先报道,题目是《晋北我军大捷》。接着上海《救亡日报》紧跟,以《第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纪详》为题,头版头条报道。此外,国民党其他有影响的报纸,也纷纷地宣传报道。特别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蒋介石委员长致电朱德、彭德怀的祝词:“25日一战,歼敌如麻,足证官兵用命,深堪嘉慰。尚希益励所部,继续努力,是所至盼。”更是把国民党媒体宣传平型关大捷推向了高潮。直到现在,该党也没有宣传国民党的平型关战役,就连阎锡山一生也羞于提起,从来不吹牛说,我阎某人在平型关战役中如何如何。不仅阎锡山这样,参加过平型关战役的国民党其他将领,如晋绥军第六集团军总司令杨爱源、副总司令孙楚、独八旅旅长孟宪吉、七十师代师长王思田、61军军长陈长捷、国民党第第十七军军长高贵滋等,也同阎锡山一样,只要说起平型关战役,都叹惜不止,从不敢吹牛说国民党的平型关战役取得了巨大胜利,更不说,国民党的战果远远超过八路军的平型关大捷。

  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抗战初期,国民党积极宣传的战斗有两个,一个是八路军的平型关大捷,另一个国民党军队的台儿庄大捷,对于阎锡山指挥的平型关战役就是只字不提。按照常理理解,国民党蒋介石应该表彰宣传的是阎锡山指挥的平型关战役,而不是共产党的平型关大捷,为什么事实与常理相反呢?这是国民党蒋介石留给后世的一个迷团。

  不过,这个迷团实际上算不上什么难解之迷。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军队大举入侵中国,北平、天津、张家口、南口等地相继失守后,日本把侵略铁路踏入山西晋东北之后,抵抗的晋绥61军也败退下来。在这种民族危亡相当严重的时刻,无论是全国人民,还是南京的国民党领袖蒋介石,都渴望从前线传来中国军队抗战胜利的消息。在这个时候如果阎锡山指挥的平型关战役大捷,蒋介石宣传表彰的肯定是阎锡山,从平型关升起来的抗日明星也肯定是阎锡山,同理,如果杨爱源、孙楚、孟宪吉、王思田、陈长捷、高贵滋等国民党将领,在他们的战场上取得了大捷,蒋介石宣传表彰的肯定他们这些人,从平型关升起来的抗日明星也肯定是他们这些人。遗憾的是他们的仗打得并不怎地,自己不争气,他们的蒋总统也就只好宣传共产党的平型关大捷了。

  那么,阎锡山指挥的平型关战役为何是一个失败战役呢?平型关战役的亲历者,晋绥61军军长陈长捷写的一篇题为《平型关战役中蒋、阎军对日作战及撤退情况》文章,向世人披露了基本答案:

  第一、战前国民党方面在战役部署上就有重大错误。

  1、阎锡山料敌不准,两度部署失误。

  据陈长捷介绍:作为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的阎锡山一开始就“错误地判断”敌情,并依据“错误的判断”制定了“大同会战”的所谓计划和部署。当发现日军进攻的矛头并不指向大同,而冲着平型关而来时,才放弃“大同会战” 仓促部署平型关战役。但是“阎锡山仍泥于成见,尚以过多的兵力空置于雁门山、恒山线上,置于无用。”尤其错误地是把“沙河及繁峙城间地区”幻想为作战地带。而且这种幻想还是“因循一九二七年与奉军混战于灵丘、繁峙间的轨迹,把日军放进平型关以内时进行围歼”这与那位“守株待兔”老人的思维无啥两样。

  2、孙楚料敌不准,造成初战即动摇基本方针。

  陈长捷介绍:第六集团军副总司令孙楚作为总司令的代理人,担负着平型关战役作战指挥的全责。他断敌也是不准,认为进攻平型关之敌不过“是一支游动牵制性的奇兵而已”日军主力仍然是通过铁路向大同方面输送,攻打雁门山。这使阎锡山在平型关作战的决心动摇,便以傅作义的部队“尚未集中到来,和繁峙东的主阵地构筑工事尚需时日为借口”批准了孙楚的建议“即以现在之部,固守平型关、团城口一带,并使高贵滋部李仙洲师向北冀延展,与恒山与刘茂恩部连系起来,转为对恒山的东侧的掩护。”孙楚的建议被批准以后,虽然向高部发出了坚守平型 关、团城口的新命令,但是高部先已接受阎锡山的直接指导(即把敌人放进关内打的预示行动)为了撤离时便于变换方向,已把两师的后方转向五台县去;对前线部队的配备亦很疏忽,准备敌人攻击时见机即退,所以对孙楚的延冀固守的新指示就置之不理”。就是说,高贵滋被告知两个战斗目的,掂量阎锡山和孙楚的分量,令谁都要听阎锡山的,因为孙楚也得听阎锡山的。

  第二、战中,国民党军又举措失宜,错误连连。

  1、阎锡山、孙楚依然料敌不准,部署处置失宜。

  陈长捷介绍:9月中旬,阎锡山的73师在广灵县战败后,被敌紧追至灵丘县,被迫退至平型关南翼“不及守住关前阵地”急调原在雁门关的孟宪吉旅扼守平型关,以掩护后方部队集结。敌与孟旅激战两昼夜未胜,为图急进,改循灵丘、浑源间的临时公路,绕向蔡家峪,转攻团城口,与高贵滋、李仙洲对战。“高师守备东西跑池之部,初受敌人压制炮击”即向孙楚要求增援。孙楚“已无控置部队,只空口鼓励。高等生怕为孙楚所牺牲,直接向阎锡山告急,意图套得活口,依旧执行前所预示的‘放进关内的围击’的打算,好让他早些与敌脱离。”此时,八路军115师已悄悄开近乔沟一线南侧冉庄一代的山村,同时通知孙楚“希望平型关各军,对辗转在关隘险区的敌人前锋予以沉重打击,和八路军的敌后抄袭,适时配合,争取进关前围歼敌人的胜利。”

  笔者是灵丘县人,在东河南国税所工作时,曾经专门负责白崖台一带税收的工作,对那里的地形十分熟悉,如果八路军的乔沟伏击战打响之时,内长城上的国民党守军同时向阵前沟内的敌人发起进攻,平型关战役必然大获全胜,那时平型关大捷必然包括国民党的战果,而且在平型关升起的抗日明星会相当壮观,会有阎锡山、孙楚、孟宪吉、高贵滋、李仙洲、林彪、聂荣臻……然而,事实是国民党军的将领无一人成为抗日明星,他们的委员长蒋介石对他们最为体面的待遇只好是不宣传,不追责,替他们藏着掩着,因而世人就只知八路军的平型关大捷,而鲜知阎锡山指挥的平型关战役了。

  为什么会是这样?陈长捷介绍说:对于高部的求援“阎锡山和孙楚都不了解高部所报的情况究竟是真是假。犹豫不决,没有处置。对八路军已经深入敌后与即将起到的作用还不完全相信。”不仅如此“同时阎锡山对敌情没有正确的判断。仍不知到敌人的主力在哪一方面。”作出了所谓“‘慎重’的处理:既要争取八路军所创造的好形势,又仍准备兼顾雁门山的‘会战’ ”因而“耍了两面手法:对高部说,即派郭崇汾率预备队第二军从繁峙往援;对八路军说,即派预备军增加平型关北翼出击的力量。而实际上,只是命令郭崇汾的预备队第二军进至大营,听孙楚总指挥相机使用。仍把陈长捷的预备第一军留在代县,作为占领所谓繁峙东面的‘口袋底’阵地的必要准备。”

  从陈长捷的介绍中,我们得知,阎锡山欺骗了高贵滋和八路军。

  2、高桂滋擅自放弃团城口。

  陈长捷介绍说:孙楚确知八路军115师已进到太白山区以后,即命令郭崇汾部联系团城口高部,向六郎城以北地区出击。郭部未到齐城前“团城口阵地虽受敌人一度进攻,高李二部依托已设的坚固阵地抵抗,尚无重大伤亡。但是,由于平型关方面的敌人不断向北移动,却使他十分惊惶。一闻郭军到来,就以苦战力竭,向孙楚呼告,同时直接要求郭军前往接替,郭以奉命从团城口北翼出击为辞不行接替。”“孙楚明知高部意图避略战,但不严令高部固守团城口,而指示催促郭军迅速出击,以为东、西跑池高地发起进攻。高部又再告急,要求郭军称增援一部,以便缩短第84师单薄防线。郭军又未应允。同时孙楚接到八路军高参转来的战斗情报,一一五师已抄击平型关敌后的平型关地区,并以有力部队正向大、小寒水岭挺进,借以诱导团城口地区的大军向敌进攻。共同围歼敌人于鹞子涧、平型关下。

  孙楚认为当前战局形势很好,高部的吃紧是暂时的,愈坚持就于战局有利,不应使郭军派兵接替高部的局部阵地,而减损出击的力量,于是打电话告高,要求他坚持抵抗,让郭军以全力一举冲出团城口,配合八路军围歼敌人。其言词比较严肃,改变了往日敷衍诿说的态度。高、李等人认为八路军抄击敌后,配合作战围歼敌坂师团,完全是一种虚构的幻想。同时认为孙楚是有意牺牲他们,而让晋军独占风头,遂由错觉而怨怼,动了私愤,竟不顾大局,于九月二十四日擅自放弃了团城口陆地,让郭部冒然出击……”

  长捷高贵滋擅自放弃团城口一说,笔者在研究了当时高部所面临的危局之后,觉得高贵滋擅自放弃团城口可能性不大,其阵地被冲跨的可能性更大些,因此在自己的长篇纪实小说《狮吼平型关》中对高贵滋作了正面描写。今后笔者还将在自己的《平型关战役中高贵滋遇上了猪队友》一文中详细分析,在此,笔者只强调一点,由于高部原守陆地没有了抵抗,日军很快占领了高部原守阵地,使平型关国军的抵抗完全陷入被动地位,因此才出现了郭崇汾部队出击被围的危局,陈长捷率领61军急援平型关的补救措施。此时,阎锡山“根据八路军抄击敌后取得辉煌胜利,使敌进退两难,和雁关方面的敌情无大变化等情况,觉得平型关外,大有可为,不可让八路军所专美,遂决心彻底放弃原来把敌人放进关内打和在繁峙会战的方针”把敌人消灭在关外。然而因为失去了围歼敌人的最好战机,国民党军虽经数次苦战,付出许多牺牲,但终因敌军突破茹越口,繁峙城失守,阎锡山害怕再战无法逃生,便命令全线撤退。至此阎锡山指挥的平型关战役,以失败收场。无奈平型关抗战还是被“八路军所专美”了,蒋介石国民党只好只宣传八路军的平型关大捷,而不提阎锡山平型关战役了。也就是说,从那时候起,一般的民众就只知道八路军平型关大捷,而不知道国民党的平型关战役了。

  再说,宣传八路军的平型关大捷,意义在于彰显了八路军的敢打敢胜的精神,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粉碎了“恐日病”和“亡国论”,极大地振奋了人心,增强了全国人民和各爱国武装力量坚持抗战的信心和决心。并强烈地向全世界宣告,中华民族是积五千年文明的优秀民族,任何时候,针对她的任何邪恶图谋,都将被无情击碎!而阎锡山指挥的平型关战役则不能体现这些,因此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不宣传平型关战役。

  平型关大捷之后,蒋介石一直苦于找不到一个能够与平型关大捷比肩的属于国民党的大捷,数月后,国民党军队在台儿庄大捷,蒋介石才有了填补心中这一缺憾的战役。

  历史真相如此,并非姜克实、糜果才们现在到处宣扬的那样,是共产党故意只宣传自己而不宣传国民党,造成了民众只知道八路军的平型关大捷,而不知道国民党的平型关战役,将国民党的抗战抹杀了。姜、糜二君的谬论,是泼向中国共产党身上的脏水,关乎到共产党的政治声誉问题,不得不引起共产党人的警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