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作家六六为向新加坡献“投名状”而侮辱北方人,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各地华人应该封杀她

2019-05-10 14:40:4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们网上搜一搜关于“作家六六”,一下可以跳出这么多:

  (1)《京东维权:知名作家六六都这么难,我等民众又将如何做?》

  (2)《女作家六六维权事件击中电商服务软肋》

  (3)《知名作家六六维权尚要写出10万+的文章,普通消费该怎么维权?》

  (4)《著名作家六六维权无门,发文怒怼京东耍无赖,真相细思极恐!》

  (5)《作家六六都遭遇京东维权难 普通消费者和京东打赢官司花费一年》

  ………………………………………………………………………………………………

  唉呦呦!又是作家,又是知名作家,又是著名作家,还是女作家!唉呦呦,他在创作闲暇之余用他那支“犀利”的笔进行维权,一举两得,发挥那支笔的最大效益――道一人查账出身,整天与金钱与货币打交道,好歹也算半个“经济学家”,脑瓜里全都“经济效益”四字;那支“犀利的笔”搁着不用也是浪费,何不一举两得,发挥效益。

  以我六六天下闻名,看你电商服软还是吃硬?

  看官,不瞒你说,前段时期我对这位女作家还有“心意”呢。给你讲一段真实的故事。

  前段时间我去永乐买洗衣机,要开具发票,我说“我名字叫道先生”;那位开票的营业员说,要你的真名字而不是“先生”。我知道一旦家庭地址、电话号码、姓名等和盘托出,商家就没安好意,整天上门骚扰;于回答“我姓‘道’,名字叫‘先生’”。后面那几位嗑着瓜子闲聊的营业员一听这就来劲了:名字还有叫“先生”的吗?为什么不可呢?那几位交头接耳一回说:我们永乐有规定,开发票需要身份证,你拿身份证来我们开票。

  我一听,火冒三丈:把你们值班经理叫来,我问一下。值班经理到现场,亦如是回答;我说把你们永乐负责人电话给我,我要投诉:他们说:喏!就在墙上,欢迎监督,随时可以!

  我脑门瓜“嗡!”、“嗡!”、“嗡!”直响,买电器竟如此折腾,仨营业员可以言出法随――那几天道一人正在勾写天下大事:在中国,一个人他既可能是个受害者也可能同时又是加害者,哪怕卑微至极――那仨营业员多么像我勾勒的那回事,随时可以制订一部法律;凭身份证购买电器,因为对顾客的呕气竟然可以构造法律!!几年前就知道购买菜刀――特殊尺寸和特殊形状的刀具――需要验证身份证,我今天路过那店门口,那告示牌牌还在,我理解其中发生了什么;难道中国形势急转直下,买一台洗衣机也需要身份证?永乐经理,你回答一下可以吗?

  我脑门瓜“嗡!”、“嗡!”、“嗡!”直响,知道今天遇上高高手了,克星终于来了!我的杀手锏终于要登场了!什么杀手锏――“满地打滚”&“声如洪钟”。每遇如是,我就忽地倒地不起,左右打滚,从东侧滚到西侧,间或跳跃作鬼状!再从西侧滚到东侧;打滚的同时伴随着声如洪钟、招引周围。

  对骗子不能讲诚信,对流氓不能讲道理,对言出法随者必须倒地打滚――这是道一人的信条。释放杀手锏需要观察形势:那天天气凉爽,我穿戴厚实,滚地伤不着;然而那天傍晚6、7点时分,商场人不多。我正在左权衡右算计,怎样发挥杀手锏的最佳效力,忽地里面房间走出一个女的,似有面善,好像吃饭交接班;这给了我信心,脑路也忽然接通,对他说“上次买了台电视机,也未曾需要身份证,为何今天要?”。他也真的电脑里面啪嚓啪嚓几下,真的看到我以前购买记录,也是留下“道先生”大名。他们几个旁边叽哩咕噜几下,也就给我开了张发票,不再难为我。

  好险哪!杀手锏!那件事后我一直思索:我们小老百姓,每天遇到这样难为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说隔三差四吧,也经常不断;面对京东、永乐这样的大老板,你怎样维权?确实伤透脑筋,我以为大都打落门牙吞下肚。亏得还有作家六六在,并且还那样的霸气!

  ×××××××××××××××××××××××××××××××××××××××

  然而今天我改变了对他的看法,上帝靠不住,此人更靠不住,往后还得靠自己,随时准备地上打滚!

  为了件小事他将东三省伤得不轻,竟然用上了“人种优劣”这类词汇。就为公共场合抢座位这么件鸡毛蒜皮、每天发生的小事。经过是这样的(据他5月9日微博说):

  【在机场等候登机,我往一个空位走去,忽然看到一个女人狂奔过去抢坐下来,我于是走到背面正要坐,她忽然扔来一个包在座位上,喊:“介旮瘩有淫了……”然后看远处一个女人悠哒悠哒啃着饼走来。无意引起地域争,自打仁济医院出现某地碰瓷式就医后,对某三省不知为何如此捏鼻。】

  有网友质疑其东北地域黑,他更在评论区中回覆网友:

  【我以前不相信地狱人种有优劣】

  好一个“某三省不知为何如此捏鼻”!好一个“人种有优劣”!他应该穿越到第三帝国,网络传这件事时恰好有他那副像片。凝视这幅照相,我以为他真的穿越回第三帝国,那个肥油脸可能被放入第几号焚尸炉呢?然后提炼成凝固肥皂比如“六六牌肥皂”――这个“优秀人种”被第三帝国提炼成“六六牌肥皂”的可能性很大。大家不信,可以网络空间看看他那副肥油猪脸。

  至于所谓“在机场等候登机”、“我往一个空位走去”、“看到一个女人狂奔过去抢坐下来”、“忽然扔来一个包在座位上,喊:‘介旮瘩有淫了…’”、“看远处一个女人悠哒悠哒啃着饼走来”等大可不必当真,他作家嘛,虚构与真实共长天一色,张口就是,随手就来;“人种有优劣!”这句话倒是应该当真,他真正用意可能就在这句话,他今后一辈子可能就需要仰仗这句话了。

  至于谁是“劣等人”?其实不必介意――今天东北人,也许明天山西人;今天是“村娃”,明天也许“脸上有个疙瘩的人”;至少他六六应该纳入“优等人”!他把“京东”怼下去了,于是他这个“优秀人种”立起来;他要借【在机场等候登机,我往一个空位走去……】把他大声说出来:我是优秀人种

  这才知道,原来是著名的《蜗居》作者――《蜗居》大名鼎鼎,原来是他呀!红遍大半个华夏,大江南北、大街小巷,争相一睹《蜗居》。

  ×××××××××××××××××××××××××××××××××××××××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中国文艺娱乐界的意识形态被二月河的“辫子系列”、“大清颂”,裤裆藏手雷炸日本系列,以及《蜗居》情调系列占据。

  《蜗居》情调系列主要写城市年轻小资(中产阶级)的心灵和生活,其中角色比如“主任医士”、“律师”、“销售经理”、“xYabc策划师”等等,甭管这个“士”那个“师”,反正不是美眉就是帅哥。大家也许注意到,《蜗居》情调系列的写手很多来自女性,当时称之为“粉色系列”。

  ――其实“粉色系列”至少可以划分南北两大类型:南型也称“财经小说”,也许写手主要来自港台新加坡,或者风格受他们影响――不是“经理”就是“总经理”,其实他们的面皮一点不象“经理”或“总经理”,个个面皮粉嫩水水;北型大都来自大陆,大都赤裸裸的直奔感情主题。

  大家更注意到:南型“财经系列”内容虽然不是“经理”就是“总经理”,而其中的语汇用词往往“小家碧玉”;北型“粉红系列”虽然主题直奔“感情”甚至“性体验”而去,然而其中的语汇用词往往“大气磅礴”、“奔腾而下”、“一泻千里”――文明、文化、沙漠、森林、古希腊与古罗马、阿波罗与太阳神、一片云、一座庙……,一不小心你还误以为他在写哲学、历史、宗教或文化大视角。

  上世纪九十年代道一人对北型“粉色系列”也渐感兴趣――写人者被被写者关注,这是中国古典阴阳互补理论中的一类重要类型。统计发觉:这类粉色系列写手,他背后往往有个“革命的爸爸”或者“斗地主的妈妈”――也即这类写手大都来自革命家庭,或者具有高级知识分子背景,家庭条件优裕。他们粉红系列对“上海男人买汏烧”的蔑视,对“上海男人精明不高明”的不屑一顾,对“上海男人太会算”的嘲讽溢于言表,刻录纸面,与他们家庭的优裕出身很可能有关。另一方面又“白种人”仰慕处处流露,从体貌特征描写上的不吝文字,到精神价值方面的意淫想像――这与当时那代人特殊的文化体验不无关系。

  是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后北型“粉色系列”写手,他们大都来自革命家庭或具有相当背景家庭(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文学刊物大量涌现,当时还纸媒体,你没有一定的家庭关系背景,投稿还比较难;有家庭背景者不仅投稿容易,而且一脚踏进,以后脚脚踏上,这与他们这个群体后来霸占“文学”论坛以及影视剧市场大有关系),他们的主题直奔“感性”、“感情”甚至赤裸裸的“性仰慕”,然而他们的文字往往蜿蜒曲折,“高大上”、“宏伟”、“气势”的词汇堆砌。这既可能与1949年建立的意识形态大环境有关,也可能与他们“革命”的小家庭有关;更可能与当时的文化传播内容有关――希特勒冲锋队高举纳粹手势,挎枪“咵!”、“咵!”、“咵!”走过大街的震撼,给我们这代人留下抹不去的深刻印象,何况那时正性旺盛年龄。

  今天作家六六的出现,特别他的“人种优劣”使我联想到“Hi!Hetele”,“咵!”、“咵!”、“咵!”的走过大街。是否我记忆中的北型“粉色系列”印记?不好说。有点象:他虽然“新加坡”国籍,然而确实来自北方,他家高级背景,七十年代初生人,八十年代意识形态形成达到旺盛;然而毕竟精神领域的事情,“咵!”、“咵!”、“咵!”是否给他留下抹不去的印记,外界无从得知,只能猜测。我只是想像“六六牌肥皂”究竟如何?

  我以为:对这些人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凶毒的语言对凶毒的语言;以牙还牙;以瞪眼还瞪眼,以吐吐沫还吐吐沫;否则你可能招徕更大、更严重的伤害。作家六六可能正是这种情况:认为他是作家、讲道理、有理性;何况女性,天然洞察他人心灵的敏感和柔软。你错啦!一切弄反了,于是才有今天“地狱人种有优劣”的更大伤害――看今天媒体关于此事的追踪报道:他已经不止一次,已经N次,屡教不改。

  【去年西安交大博士因长期被老师要求义务干活及性骚扰,最后选择轻生溺亡的事件中,当大众都在批评老师酿成惨剧的时候,六六转发这则新闻并评论说:到底是个村娃,自视甚高。你伺候伺候老师,那不是应当的吗?】

  有网友翻出六六早年的微博,发现她一直把问题上升到地域层面,如“人家一口上海话不要外地人教育”、“替安徽司机智商捉急”、“就安徽这地界的人不要脸”。

  当时严怼,也许不会有今天的“人种优劣”。亡羊补牢,你、我、他!警觉起来!坚决回击。浇灭他的自信,浇灭他!

  ×××××××××××××××××××××××××××××××××××××××

  另外他的国籍,大家也要多个心眼!

  他祖籍大陆汉族,国籍新加坡。我们华人特别东部汉族,南北差异其实很大,主要不在体貌特征而是文化内禀,心怀叵测者往往加以利用――或者效忠于集团利益比如外部间谍勾当,或者内部第五纵队勾当;或者仅仅出于私利,以挑拨南北心理而吸睛,或者其他动机。

  东部汉族南北心理“疙瘩”,随着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交流频繁而愈加显露。应该承认这个客观现象,王者之道“约束之”,智者之道“所以然”。如果你连第一点“承认”都做不到,那何谈后面一系列?

  今天六六奚落北方人甚至上升到“人种优劣”,不能全然排除他的“献投名状”动机――他在向新加坡献“投名状”。几年前闾丘露薇以“小便们”挑起港陆矛盾,亦有此类怀疑,他也许在向香港人献“投名状”,以获取香港本地人的“好感”。他祖籍大陆汉族(上海人),维护祖籍利益,这是人的一种天然感情;他也许北方不得志跑到南方(香港),为弥补北方不得志的损失,竟以小孩尿尿这种鸡毛蒜皮,以他“犀利的笔”搞出如此大动静。

  还有著名的“蒙古鞑虏追杀华人,优秀华人都逃避南方去了,留下未被杀尽的都是劣质”之说,亦有此类怀疑。演说者来自高贵华人家族,祖籍也来自北方。

  ――这句话对我们这代人的伤害,那可能二十多年前甚至三十年前,演说者来自高贵华人家族。对我道一人也许更具特殊意义:当时身份属于“国家的人”,当时的新加坡是“国家的人”向往之地,都在引颈盼望被输往新加坡接受高级培训,成为“精英”、“人上人”,因此这句话印象深刻。

  ――以后就一直有个哲学追问,弹丸之地新加坡,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中总是扮演某种“源”的角色,究竟什么“源”?说不清,道不明。专家哪儿去了?这几天他们的主任也在纪念“五四运动”――简直亮瞎道一人的眼睛。世界变化真快!这个“儒家”的最后堡垒,竟然也在纪念“五四运动”!不瞎你的眼睛,瞎谁的?

  ――究竟什么“源”?今天作家六六以“新加坡”籍羞辱北方,我一点儿也不吃惊――对新加坡主任纪念“五四运动”倒是兴趣有加,网上不断搜呀搜,除了“屁!”没什么都没收获。总之与那种“源”有关系,你就别把他看成弹丸了。

  因为不得志而诅咒自己的祖籍籍贯,或者献“投名状”而获得更大利益,这是经常的事情,不必大呼小叫,知道就可以了。

  对他六六,好办!他的作品全部下架――比如《女不强大天不容》、《宝贝》、《心术》、《蜗居》、《双面胶》、《王贵与安娜》;所有经济行为依法查处、禁止――比如广告代理,商业代理;所有因此蒙受的损失,立即诉诸法律,立即冻结财务,防止逃匿债务;各港口机场悬挂张贴。

  虽然疑似“献投名状”,新加坡华人也应该封杀他。他决不可能恭维新加坡,他眼中决不可能存在他人,唯有一己自我。肥肉一堆,下辈子如有机会去法国、日尔曼、萨克森做人,他一定会羞辱新加坡华人。事实上所有华人都在他羞辱之列――“介旮瘩有淫了…”只是他找寻的一个借口,企图借一群打另一群,其实所有华人长相的人都是他鄙视和羞辱的对象;否则怎么可能“优秀种族”一词出口呢?东北人哪一处输给你呢?站起来比一比,可以吗?你这幅德性,心理没有阴暗,怎么可能出这样的词汇呢?站起来比一比,是否心境不顺,有阴暗?拿东北人开刀,你瞎眼了!站起来比一比,东南西北、abcdegj,指一下:东北人究竟哪一处输给你了?随便找个东北女孩与你比试比试,可以不?作家六六?

  文化部难道不应该审查他的作品,他在大陆影响――特别青少年中的影响?网曝马伊俐涉嫌黑人种族主义言论,他明天也许不必黑人而是你和我――只不过马伊俐的肤色和你我一样,他暂时不敢嚣张,找不到羞辱你我的“自信”。这些演员都曾演绎过六六的作品并且非常密集,与六六的种族主义意识形态是否有关?与六六作品的长期灌输和接触是否有关?文化部难道不该查一下?你难道没有责任?别不再吸取冯小刚的教训啦!

  对纳粹,必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38万年后仍记得那个“痛”,决不让其从中受益。道一人下次再遭遇永乐电器不适,宁可地上打滚!不再指望六六做主!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