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中国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是反动作家——“诺贝尔文学奖”给中国人的感想之五

2019-05-09 14:58:1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到目前为止,“诺贝尔文学奖”给了两个中国人,大家都清楚,一个叫高行健,一个叫莫言。高行健“得奖”我们表态严正,他的反动不必多说了。莫言“得奖”因为我们一反常态180度的变化,对莫言大吹特捧,莫言反动全被遮盖了。我们必须认识莫的反动,他比高行健更反动!

  莫言的“文学”是他反动的最具体的表现。这在《丰乳肥臀》出笼时,就引起革命作家和中国人民的众怒,在他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就引起中国人民的愤怒,就是证明。

  请再看看莫言的宣言。

  一、“现在我想,毛主席逝世与我大有关系。……如果有文学,也不会是现在这样子的文学,而那样子的文学我是不会写的。

  (2011_12_23 10:41 来自新浪微博”)

  “现在这样子的文学”是什么“文学”?

  莫言指的是,历史虚无主义的文学;对莫言自己来说,是《丰乳肥臀》、《生死疲劳》等等攻击、诽谤、否定共产党的“文学”。绝对不是社会主义文学。

  “那样子的文学”,是什么文学?

  是革命文学,歌颂人民的文学,歌颂社会主义的文学,歌颂共产党的文学。这样的文学,莫言公开宣布:他是不会写的。

  莫言说到做到。瑞典文学院赞扬他:“在莫言笔下没有毛时代中国的〝标准人民〞,而是充满活力、不惜用不道德的手段来满足他们的生活,打破被命运和政治划下的牢笼。”

  二、“獲獎者本人作何言?「……作家最重要的還是作品,不是獎項。能讓他站穩腳跟的,還是作家對現實生活的關注,對土地的熱愛,最重要的還是腳踏實地的、勤勤懇懇的、對土地忠誠的寫作態度。」”

  (人民日報海外版特約評論員的文章)

  这是特約評論員引证莫言“得奖”后的难以控制的、“喜悦”的宣言。这个宣言,宣扬的是他的《生死疲劳》。

  在《生死疲劳》中他攻击、诽谤改革开放,侵占农民土地,建立开发区、高尔夫球场了!

  这就是莫言关注“现实生活”!

  在《生死疲劳》中,攻击、诽谤、否定共产党领导的土地改革,把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改为农民所有制;攻击、诽谤、否定共产党领导组织农民走合作化道路,把土地农民个人所有制转变为农民集体所有制。

  这就是莫言“對土地忠誠的寫作態度”!

  三、我的作品一直在写人,在我的笔下我都用一种同情的态度,站在人的立场上的一种写作,这可能是我能获奖的最重要的原因。

  (央视网消息)

  “我的作品一直在写人”。

  古今中外,所有的文学作品都是写人的,无一例外,但是,人是不同的。简单的说,人有好人、坏人之分;有小偷、强盗与见义勇者为之分。在阶级社会,有地主、农民之分,有资产阶级、无产阶级之分。

  莫言写的是什么人呢?写的是他爷爷、他奶奶、他爹、他娘、他姑姑、他自己,还有司马库、西门闹、蓝脸、陈鼻、陈耳……等等。

  “在我的笔下我都用一种同情的态度,站在人的立场上的一种写作”。

  莫言同情的是什么人?

  莫言同情的是地主。他用司马库、西门闹这两个人物,表达了他的同情。

  莫言站在什么人的立场上写作?

  他站在地主阶级的立场上写作,站在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对立面的立场写作!

  四、我的童年是黑暗的,恐怖、饥饿伴随着我成长。这样的童年也许是我成为作家的一个重要原因吧!我的写作动机一点也不高尚。当初就是想出名,想出人头地,想给父母争气,想证实我的存在并不是一个虚幻。

  (2012年11月2日,在山东卫视控诉“红太阳对莫言的烧烤”)

  莫言童年,是新中国。新中国“黑暗”吗!?“恐怖”吗!?

  莫言在《猫事荟萃》中,自报是富余中农,也叫上中农,不论解放前、解放后,在农村都是上等户,吃穿有余。从披露的照片看,莫言童年肥头大耳的,不像挨饿的孩子。

  “我的写作动机一点也不高尚”。

  这是真话。莫言的写作动机既低级又反动。

  “当初就是想出名,想出人头地,想给父母争气,想证实我的存在并不是一个虚幻”。

  莫言连说四个“想”。前两个“想”,是想通过写作出名得利;第三“想给父母争气”是什么意思?

  自报是富余中农,有个网名叫炮王在轰击的人说:莫言祖上是富农。“给父母争气”可能与他祖上有关吧?

  第四“想证实我的存在并不是一个虚幻”。

  这是说给谁的呢?从他的小说散文看,从他一系列的言论看,是说给共产党的!向共产党示威:“我的存在并不是一个虚幻”!

  五、莫言在回答法国记者提问时说:“我在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里面写作,但是我的作品是不能用党派来限制的。”“我的一个观点是,作家的写作不是为了哪一个党派服务的”。

  (新浪网陈明松医生的博文:《获奖后莫言答记者问》2012.10.12,山东高密)

  “我的作品是不能用党派来限制的”。

  这就是说莫言的作品,不受中国共产党的限制!

  “作家的写作不是为了哪一个党派服务的”。

  这就是说莫言的写作,不是为中国共产党服务的!

  请看莫言何等猖狂!猖狂到了何等程度!

  六、莫言有篇短文:《文学使人胆大》,其中说:“很多次被人问起文学有什么作用的问题,现在我会这样回答:文学使人胆大。 真正的胆大,其实也不是杀人不眨眼,其实也不是视死如归,而是一种坚持独立思考、不随大流、不被舆论左右、敢于在良心的指引下说话、做事的精神。”

  (发贴时间:2015-10-18 教师博览360网个人图书馆)

  “杀人不眨眼”,是灭绝人性!是蒋介石、希特勒、法西斯!这是胆大胆小的问题吗?

  莫言的说法,是为蒋介石、希特勒、法西斯张目!

  “视死如归”,是我们的先烈,志士仁人,为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推倒黑暗的旧中国,建立光明的新中国而英勇献身的最崇高的品德。这是胆大胆小的问题吗?

  莫言的说法,是对我们的先烈,志士仁人的贬低和亵渎!

  坚持独立思考、不随大流、不被舆论左右,这是正当的。问题是独立思考什么?不随什么大流?不被什么舆论左右?独立思考之后,得出的结论,是热爱共产党还是攻击、诽谤、否定共产党?是热爱社会主义制度还是攻击、诽谤、否定社会主义制度?

  在良心的指引下说话、做事,也是正当的,不必“敢于”。问题是在什么良心指引下说话、做事?说的是什么话?做的是什么事?

  良心,是指一个人内心对是非善恶的认识。莫言用文学攻击、诽谤、否定土地改革,请问你是什么良心?在你的良心指引下,你说的是什么话?做的是什么事?

  莫言在他的良心指引下,说的是为地主喊冤叫屈的话!做的是为地主反攻倒算的事!

  莫言是在回答“文学有什么作用”时,说这番话的。请问莫言:文学的作用,是让人“胆大”吗?

  在抗日时期,毛主席说:“文学的作用是: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的武器,帮助人民同心同德地和敌人作斗争。”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习总书记说:“举精神之旗、立精神支柱、建精神家园,都离不开文艺。当高楼大厦在我国大地上遍地林立时,中华民族精神的大厦也应该巍然耸立。我国作家艺术家应该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通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的进步要求,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鼓舞全国各族人民朝气蓬勃迈向未来。”

  毛主席、习总书记十分明确的指出了文学的作用。在莫言的笔下,文学的作用,却是“胆大”!

  请注意:莫言这番话,是在2015年10月18日说的,正是习总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作重要讲话一周年。这是对习总书记讲话的对抗!

  所谓“文学使人胆大”,这个“人”,就是莫言。文学使莫言胆大包天!他用文学侮辱、大骂毛主席,侮蔑邓小平,攻击、诽谤、否定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文学让莫言无视党纪国法。

  莫言为什么说文学让他胆大?这是应该深思,应该探讨的。

  莫言的六条宣言,是明目张胆的、公开发布的。看看莫言的宣言,想想莫言的“文学”,不能不得出莫言是个反动作家的结论。

  社会主义国家的作家,得“诺贝尔文学奖”,必须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作家,否则得不了这个“奖”!

  2019年5月7日星期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