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戈尔巴乔夫给世界的启示

2019-05-09 15:10:1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西北
点击:   评论: (查看)

  说起戈尔巴乔夫,对于当今大多数中国年轻人来说,已经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名字。尤其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出生的年轻人,对其知之甚少。

  可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戈尔巴乔夫是全世界无人不知、是人知晓的叱咤风云的政治人物。他是世界超级大国,国土面积第一、综合实力第二的前苏联国家最高领人。他的职务是:苏共中央总书记、苏维埃最高人民会议主席、苏维埃社会主义加盟共和国总统、苏联武装力量最高统帅,是全世界唯一两个拥有核武器国家(美国、苏联),苏联核按纽的掌控者。

  可以说,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世界是戈尔巴乔夫的世界,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舞台是戈尔巴乔夫的舞台。他当时站在莫斯科打个喷嚏,足以让全世界刮起十二级台风暴;他在莫斯科红场跺一下脚,足以让世界产生十二级地震;他坐在克里姆林宫办公室里喝杯茶、皱皱眉头,足会让全世界拼起命揣测他富有智慧的脑门的思考!当年,他行走悉尼、造访白宫、做客唐宁街、过境雅典、欢宴于爱丽舍就如同在莫斯科休养、在阿斯塔纳郊游、在高加索散步、在克里米亚度假。他与里根是朋友、与希拉克是同事、与科尔是至交、与伊里莎白和撒切尔夫人更像无话不谈的情侣。他被撒切尔夫人称之为“可以对话的智者”、被里根称之为“最有远见的政治家”、被施罗多称之为 “最绅士的领袖”、被科尔称之为“传播和平民主的大使”。可以说那时候全世界最忙的人是戈尔巴乔夫,最忙的座机是苏联总统的座机。那时候他五十岁出头,精力充沛,年富力强,富有明星魅力,每天都穿梭于世界各地,游走于各国首都,露面于国际聚光灯下,展现他超级大国领袖的风采。他飞柏林、飞伦敦、飞巴黎、飞纽约、飞华沙、飞渥太华、飞德黑兰、飞华盛顿、飞新德里不易乐乎。那时候他所有的工作是走红地毯、听礼炮声、享受最热情的拥抱、接受不同语种的欢呼。然后再到全世界最奢华的殿堂谈笑风生、杯觥交错、指点风云;在全世界最顶级的议会大厦、最知名的学术讲坛高谈阔论,发表富于感染力的演说,接受最热烈的掌声。可以说,那时候他风头之劲、出镜率之高、影响力之大,远超过今天五个普京、十个特朗普、二十个莫迪、三十个安倍、一百二十个马克龙。

  当然,惯常于在国际舞台上舞蹈作戏的戈尔巴乔夫,在百忙之中也不忘在国内的聚光灯下大秀一把。有时候他也抽空到苏联的各地去走一走。从南到北、从西到东,到各个加盟共和国的市区、郊区、学校、农庄、工厂、矿山、部队去视察访问。然而,他的视察除了完美地做秀与地方领导人摆拍几张亲密交谈的纪念照,提出一些不知所云的指导意见,发表一通空话连篇的讲话,至于苏联群众的所思所想他根本漠不关心,也一无所知;对社情民意、对基层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对全苏境内汹汹暗涌的去共产主义情绪、分裂主义情绪、新自由主义情绪的了解更是无从谈起。他所到之处,听到的除了基层党政领导人关于对他“新思维”贯彻的巨大成就、加盟共和国日新月异的成绩、工农业生产总值的飞快发展的指标,还有人们亲切称呼他的“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同志”和欢呼的“乌啦”。因此,此时的他就像沙皇一般享受着权力,始终处在权力巅峰的亢奋及陶醉中。

  然而,历史的轻喜剧有时候在不经意间轻轻转换。1991年,当戈尔巴乔夫的人生,在到达他辉煌分值最高点的时刻,却突然迎来了厄运。他的厄运不仅葬送了他自已,也葬送了整个苏联共产党和苏联加盟共和国。

  1991年8月19日,在他忙完一个阶段工作,带着十分惬意的心情,前往乌克兰南部海滨小城福罗斯度假之时,却突遭软禁。他的政治搭档副总统亚纳耶夫当天发布命令,宣布戈尔巴乔夫因健康状况已不能履行总统职务。由副总统 亚纳耶夫、总理 帕夫洛夫、国防会议第一副主席 巴克拉诺夫、国防部长 亚佐夫、内务部长 普戈、 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 克留奇科夫等8名高级领导人组成紧急状态委员会,接管国家权力,“以挽救面临解体的苏联”。亚纳耶夫当天又以代总统身份发布命令,“由于首都莫斯科市局势处于紧张状态”,即日起在首都莫斯科市实施紧急状态。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仅把世界震惊的不轻,更让整个苏联没有醒过神来。不过,由于事发突然,苏联老百姓和苏联军人对亚纳耶夫说的“苏联解体”并没有深刻认识,所以,亚纳耶夫等人的行动没有获得苏联军方及民众的支持。3天后,被早有准备的时任俄罗斯联邦总统鲍里斯•叶利钦(这个相当中国的省级领导人),以“违反宪法组织”及“叛国罪”和“阴谋篡权罪”的名义,对亚纳耶夫等人其及参与者进行了逮捕。并用飞机把软禁在克里米亚半岛的戈尔巴乔夫迎回了莫斯科。当然,此时的戈尔巴乔夫,虽然表面上恢复了总统职务,但早已威风扫地、颜面失尽、大权旁落,再加上政治局几位主要领导人及权力部门负责人已被叶利钦逮捕锒铛入狱,苏联最高领导机构已名存实亡。此时,变成孤家寡人的戈尔巴乔夫,完全失去了他往日“大笔一挥”解决一切的能力。

  戈尔巴乔夫的厄运不仅如此,最让他难堪的是,此时的叶利钦比以往变得更加桀骜不,对他俨然变成了一个象是“训斥狗”的主人。戈尔巴乔夫回到莫斯科惊魂未定的第二天,叶利钦一大早来到克里姆林宫,声色俱厉地要求他立即撤销他回到莫斯科作出的三项任命,即“8.19事件”后新任苏联国防部长、克格勃主席和临时代总理,一开始戈尔巴乔夫还想拒绝,当叶利钦对他大发雷霆,大加申斥之时,他只能老老实实听命于叶利钦摆布。据叶利钦在自己的回忆录写道:他一开始就用命令的语气与戈尔巴乔夫交谈,他希望苏联总统明白,从现在开始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彻底改变了。叶利钦写道:“戈尔巴乔夫盯着我,这是人被逼到墙角时绝望的目光。”

  至此,戈尔巴乔夫的恶梦才刚刚开始,也就是23日这一天,叶利钦要求他参加由自己召集的俄联邦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当无奈的戈尔巴乔夫走进会议大厅之时,迎接他的不是俄维埃代表像往常一样的欢迎,而是要求他“辞职!”的叫喊,当他硬着头皮走上讲台讲话之时,会场除了嘲笑就是骚动,因此,此时他的讲话彻底变成了由叶利钦发起的对他带有侮辱性的表演。更具戏剧性的是,当他还在不知所云的结结巴巴的讲话之时,叶利钦快步走上讲台,用毫无礼貌的方式打断他的讲话,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所谓“苏联部长会议支持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记录” 让他宣读,当时戈尔巴乔夫的狼狈之相被叶利钦通过电视传给了全世界,从电视新闻上看,叶利钦手指着戈尔巴乔夫按接过的纸张,几乎用毫天置疑的压迫式的手式给他发号施令,让他必须马上宣读,此时的叶利钦对戈尔巴乔夫,就如同“猫在折磨一只正在流血的老鼠”,从此,戈尔巴乔夫在世界的“明星”形象彻底的崩溃了。俄国作者罗伊·麦德维杰夫在《苏联的最后一年》一书写道:“之后,他对叶利钦,看起来就像跟随在主人后面的一条灰溜溜的走狗。”

  当然,后面的过程是周知的,就是戈尔巴乔夫宣布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解散,宣布各加盟共和国共产党组织停止工作、自行解散,就此一个有着90多年建党历史的苏联共产党一夜之间跨台了。一个有着十几个加盟共和国的世界超级大国就此分裂了。从此,戈尔巴乔夫和苏共其他成员变成了一群失业人员。戈尔巴乔夫自后靠到瑞士、德国、法国等地讲述他解散苏联共产党的历史,顺便带着孙女接拍一些广告来挣钱养老。

  可以说,发生在戈尔巴乔夫身上的这一切,他的人生由喜剧登场到悲剧结束,这不能不说是他亲手创作的杰作,是他咎由自取,自作自受。

  当他登上权力的巅峰之时,他开始变得目空一切。他为了表现他的政治“卓见”,给苏联全体党员来一个漂亮的亮相,首先向全党推出了他与马克思列宁思想格格不入的“新思维”。他新思维的本质是:思想自由化、军队国家化、经济私有化。当然,乐于表演还不是他最大的问题,他最大的问题是,作为苏联这个世界超级大国的领导人、一个拥有4000万党员的共产党领袖,他对党的信仰几乎是空白,他对苏联宪法及党纲表现出非常有的莫视,他甚至不屑于苏维埃社会主义制度,他决心要以铲除苏联共产主义理论“羁绊”为己任。他的“新思维”不仅没有把苏联共产党员的思想武装起来,反而把马克思和列宁的论断及思想统统否定了,把苏联共产党搞成了一盘散沙,使极端民主主义和西方新自由主义象温疫一样在全苏联弥漫了开来。

  当他拥有组织任命权的时侯,在重要的干部人事问题上却搞起了个人专制与集权,架空了中央书记和政治局,破坏了党内的组织原则,提拔了一大批望风梯荣、趋红踩黑、见风使舵、拍马溜须之徒。于是,雅科夫列夫、谢瓦尔德纳泽、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叶利钦等一大批根本没有共产党信仰的国家分裂份子、共产主义推墙份子、西方新自由主义传播分子占据了领导岗位。一大批心里只有地位、金钱、权力的政客式人物及投机份子被提拔在重要部门,从而严重的破坏了党内的政治生态,使苏共领导高层率先变成一群放弃共产党及列宁理想信仰的两面人。

  他作为苏联最高领导人,在政治上,不仅缺乏任何政治洞察力和预见性;在经济上,其领导能力表现的更加拙劣。他面对苏联经济下滑,人民生活困顿,不仅不检讨自己,不虚心改进,还把责任一个劲推给列宁和斯大林建立的社会主义体制。他所到之处除了推销他的“新思维”,大肆鼓吹“民主化、公开性和多元论”,就是否认阶级和阶级斗争,模糊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的界限,甚至把改旗易帜的新自由主义思想 “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作为党和国家的指导旗帜,放弃了实现共产主义的奋斗目标。正是他的这些歪理邪说,搞乱了苏联人民的思想,动摇了苏联人民对社会主义的信心。

  当他在推行经济工作改革时,任用西化分子盖达尔等人为他的经济顾问,推行了全面私有化的经济路线,为叶利钦后来推行“休克疗法”奠定了基础。他跨台之后,叶利钦用“休克疗法”和“股权改革”,将列宁以来建立的苏联社会主义国有企业,一夜之间送给了企业高管及私人寡头;使苏联几十年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公有经济,一夜之间化成乌有,使一大批国有企业工人下岗失业,成为街头无业游民。这真是“崽卖爷田心不痛”,他和叶利钦是共产党的两个最大的败家子,两个比较都过尤不及。正是他毫无底线地放弃了社会主义经济原则和阶级基础,从而,在苏联民众中形成了一批毫无顾忌的要求共产党下台、要求多党执政的政治力量,使他成为苏联众矢之的人物,最终落得可耻下场。

  他在进行军队改革中,完全背叛了“党指挥军队”、“军队为了人民和苏维埃”的政治原则,贯输军队国家化思想,使苏联红军变成了一支只效忠权力,不效忠人民;只认识总统,不尊重信仰;丧失马克思列宁理想信念的冷血机器。从亚纳耶夫等人宣布组成“紧急状态委员会”,以挽救面临解体的苏联,到亚纳耶夫等人被叶利钦逮捕锒铛入狱整个过程,苏联军队领导人给予的冷漠,可见一斑。亚纳耶夫虽然沦为了阶下囚,但他的英雄形象却渐清晰了起来了;戈尔巴乔夫虽然保住了性命,他的小丑形象却永远刻在史册。

  他在国际事务活动中,投靠西方资本主义阵营,热衷于听到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他的吹捧,漠视于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利益及团结,变成西方瓦解社会主义的重要推手,使西方对社会主义的“和平演变”步伐大大加快。他在得克萨斯农场与里根会面的照片,在唐宁街10号与撒切尔夫人会见的热乎,他听任民主德国推倒“柏林墙”,他座视南斯拉夫民族独立主义分子闹国家分裂,他放手瓦文萨对匈牙利共产党拆台,足以看得出,他是出卖苏联及整个东欧社会主义的帮凶和叛徒。

  他在意识形态上,任用亲西方有留美背景的人物雅科夫列夫,作为国家意识形态总负责人,查封国内马克斯列宁研究机构,大办亲西方民主刊物,给西方意识形态“和平演变”大开方便之门,给苏联社会主义倒台创造了“绝好条件”。在他即将倒台的前期,他把宣扬共产主义思想及宣扬列宁的书列为国内限制发行的禁书,他把宣扬西方资本主义“文明”、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的内容引入学校课堂;他放任一大批混入苏联文化界的西方“民主斗士”,用小说、诗歌、电影、理论文章大肆否定共产主义思想、否定列宁、否定十月革命、否定卫国战争、否定斯大林,否定苏联社会主义成绩。于是,列宁在苏联民众中变成了“德国特务”、斯大林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保尔柯察津、卓娅等一大批苏联社会主义的英雄,变成了供人们谈笑的“小丑”。尽而,在苏联文化界涌现出一大批为尼古拉二世、为高加索领主、为曾经镇压杀害苏联红军的武装叛乱分子头目、为大大小小地主翻案的文章,至此,苏联的意识形态被彻底颠覆了。

  他在应对“8.19事变”上,他不仅不认识自己的错误,不以苏联国家为重,回到莫斯科后,大肆攻击亚纳也夫等人的正义之举。他妄图借叶利钦这个共产主义的脱党分子和叛徒为依靠,用解散苏联共产党的办法给叶利钦让步,来保他苏联总统的职务。甘心作叶利钦猫戏老鼠游戏的猎物,实在是愚蠢之极,咎由自取。

  历史的铁证充分表明,一个政党和政党领袖如果他不遵从这个党所创立时确立的最高信仰,用八面玲珑的所谓“新思维”唬弄这个党的群体,背叛这个党的信仰,背叛这个党应当代表和从属的阶级属性,他遭到可耻的下场是必然的。同时一个政党领袖如果他罔顾人民群众对他期盼的目光,不屑于他人的苦口良言,只顾高高在上享受权力,置民众于水火而不顾,塞民言路,失聪于市,他遭到可耻的下场也是必然的。世界给戈尔巴乔夫一个完美的舞台,戈尔巴乔夫给世界一个最有戏剧性的惊人表演。他作茧自缚,筑瓮成囚。他的人生悲剧,是他自导自演的活话剧,他用血淋淋的事实给世界表演了惊世一幕,他的故事是留给世界的最经典的政治教材。

  参考文献:

  1、(俄)罗伊·麦德维杰夫《苏联的最后一年》

  2、(俄)瓦、博尔金:《戈尔巴乔夫沉浮录》 中央编著译出版社

  3、(俄)尼· 雷日科夫:《大动荡的十年》中央编译出版社

  4、陆南泉等主编:《苏联兴亡史论》 人民出版社

  5、(苏联)米·谢·戈尔巴乔夫著、苏群译:《改革与新思维》

  6、宫达菲等:《苏联剧变新探》 世界知识出版社

  7、黄星清 《红旗文稿  》《从苏联解体看新自由主义对社会主义改革的危害性》

  8、昆仑策网尹国明:前车之鉴:私有化是灭国之路

  9、昆仑策网朱长生:苏共在选拔接班人方面的得失教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