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冯小刚象个军人吗?

2019-05-07 16:34:3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论坛挂了篇《冯小刚要拍抗美援朝《长津湖之战》,你赞成吗?》,我写了篇《人民自组织,夺取拍摄权,争取《长津湖之战》拍摄权》作为回应。然辗转反侧,似乎一篇应景之作,全在表面应酬,想说的没说出、没说完、说一半;然已登载,拿不回。打开反复看,从头到尾,好像又不差,该说的都说了,想不起哪儿抱憾。去了趟《乌有之乡》,好像也看到这篇,标题是《《长津湖之战》终于是要拍了,导演是……冯小刚》

  《乌有之乡》回来,一路走,一路若有所思;嘿!忽然提醒,两篇只是标题不一样,《红歌会》“点”在要你想一想,要你表个态:同意不同意,赞成不赞成。我只纸面回应,不同意!不赞成!还要“自组织”, 看似搞大了,其实没回答那个“点”。

  为什么不同意?为什么不赞成!他不配,那为什么不配?

  冯小刚出身军人,曾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一名光荣的文艺战士,文艺兵;难怪他的许多作品都是军事题材,与军事有关,比如《集结号》、《唐山大地震》、《一九四二》、《老炮儿》、《芳华》。中国的军事就是政治,于是“赢者通吃”,这些作品理所当然成为中国意识形态方面的“高大上”。中国当下体制,这些题材可不是随随便便可以拿到,不是随随便便可以从事拍摄;你乱来,哪怕你真的拍出来,谁敢给你播出,哪个媒体不要命了帮你推出来?没有他曾经的“军人”身份,那可能委婉曲折许多,“军人”这个特殊身份肯定给他带来过许多便利,这还用问。如果今天不是《长津湖之战》,而是《老巫婆与他的鬼丈夫》、《馒头与花开花谢》、《白癫神指导女孩跳“芳华舞”》等等诸如此类,人们还会在意冯小刚?由他去,关俺屁事!这个世界烦心事嫌少?!是不?

  另外大家还真别疏忽了一点,冯小刚反过来又通过这些“艺术活动”,强化了他曾经的“军人”印象,增强了与中国军队的联系,又给他意识形态加分。

  可见,一来二去,他的前“军人”身份给他营造了诸多有利条件,进出“八一”电影制片厂的便利,有利于他的“艺术活动”,与“艺术才能”八杆子打不着。因此该问的是:他配不配军人?他像不像中国人民解放军?他配得上这样的光荣称号和荣誉吗?

  他真的配吗?那张鬼脸,我真想像不出!审查机关简直消极怠工,以前怎么审核通过他的?

  我们对照一下中国军人的英雄楷模雷锋:爱憎分明、言行一致、公而忘私、奋不顾身。这十六字在不同年代确有不同含义,但半个多世纪来一直作为中国军人的最高准则;进入新时代中国军人还要有“信念的能量”、“大爱的胸怀”、“忘我的精神”、“进取的锐气”。

  这不同年代军人准则,我们来对照看看,他哪一点配得上。

  他“爱憎分明”、“大爱胸怀”了吗?连他老婆都埋怨“他不怎么着,人家生往上冲,你说怎么办?人家跟勇闯夺命岛似的拼命,这怎么弄啊……到了后来就觉得,反正我们家这是男的,吃亏的不是我们。有一个算一个,倒在我们家枪底下,我不吃亏”。这傩鬼看一个“爱”一个,看上两个“爱”一双!他怎么地“爱憎分明”、“大爱胸怀”呢?

  他“公而忘私”、“忘我精神”了吗?他全冲一个“我”字而去,“私”字当头。开始拍了几部“贺岁片”,口碑还不错,与民共乐乐;然后自我膨胀,任何时候、每件事、每句话都冲获取“恭维”而去,不满足立即翻脸,“垃圾观众”随时出口。他仰仗不对称话语优势,不止一次恶言相加、形貌凶恶――压低帽檐也藏不住眼中的“凶光”。 他怎地“公而忘私”、“忘我精神”呢?

  地球人知道一个秘密: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的冯小刚一反此前平民化风格,有诸多“蛛丝马迹”,其中包括崇拜好莱坞;但又嘴巴不说而是“一招一式”模仿,似乎通过作品堆积努力要人接受他现在的冯小刚而荡涤以前印象――别看我模样像个鬼,内部可有气质呢!经常“不经意”间让人看到家居陈设摆放的贝多芬《命运》和柴可夫斯基《1812序曲》碟片,以示高雅,还经常“言传身教”――恰好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内“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浪潮,哄走外国影片,给冯小刚(所谓“第五代”)那批人营造了千载难逢的机会、腾出了空间。哄走西方影片后那批人(所谓“第五代”)努力使自己变成“白种人”:拿刀的样子模仿、举枪的样子模仿、拿起长杆步枪瞄准前方敌人的样子模仿、“叭!”射击的样子模仿、躲开地雷爬滚的样子模仿、躺下来的样子模仿、站立的样子模仿、蹲步的样子模仿、戴钢盔的样子也模仿,甚至说话的口音也准备模仿伦敦西城…;总之,无一处不似“白种人”也――这其中傩鬼冯小刚可算得上一位佼佼者,甚至他在《十问崔永元》中也不忘显摆“教父”、“柯波拉”、“意大利”。

  那我们就来看看,外国军人应该象个什么样子?他们的军人守则应该怎样?比如以美国西点军校校训为例:责任、荣誉、国家!对照一下,你冯小刚哪个对得上?

  责任;他有吗?刚才我们已借他老婆之口的著名“埋怨”分析过,这个男人可能有责任吗?他在美国可能早被乱枪打死,象条野狗――西方文化中,不负责任的男人处处存在,但是他们是被“畜化”处理的。

  国家:他有吗?前面我们也分析过,他除了“我”,意图他人恭维,容不下其他,怎么可能有“国家”二字。

  荣誉:人们可能将荣誉施加于他吗?他到哪儿去获取荣誉?

  ×××××××××××××××××××××××××××××××××××××××

  真的!如果我是军人,有他这个伴,真是倒了八辈子霉。真的!关于冯小刚,我总是这样自问自答。那副凶神恶煞相,动不动“垃圾观众”出口,竟然在我们军队呆过;我经常将他与我们华人过去的不堪历史关联联想:这些兵匪对外、对异族不能战争,没有战争意志,然而专门搜罗美女,专门欺压百姓,专门杀戮平民――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这些兵匪连三个持刀爬上岸边的英国水兵都对付不了,却专门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

  如此凶暴之徒,假如真的呆在军队,手握武器,一旦社会不测,后果会是怎样?我们华人以前周而复始的历史不正这样?――今天论坛有一篇《纪念五四专文:甲午战争为何惨败?读完一目了然?》 ,细细读来,一幕幕不堪回首: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手握武器不是用来御外卫国,而是专门屠杀国内百姓。还好!这个傩鬼只不过穿个军装、拿个画笔而已!1949年结束了这个历史,然而其文化影响真的嘎然而止、突然转型了吗?是否会复辟?真的复辟了,你能辨别出来吗?每当我心中与冯小刚四目对视,就在自问自答这个问题。

  我们查网络知道:冯小刚1977年入伍,1985年退伍,在部队当过班长。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八集团军,坦克六师编外宣传人员,文艺宣传队。然而另一说:他是1978年被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特招,从事美工;并且一进文工团就是穿四口袋服――当时,战士穿两个口袋士兵服,凡是军区以上级文艺团体和体工队的军人,无论干部还是战士都一律着干部服、四口袋。

  然而以上这些资料都七转八转,关于他正儿八经的介绍,全都缺了这段当兵经历,全都早年父母离异、苦难童年,然后一下跳到从事“美工”职业――显然对这位喜欢到处显摆胡侃的人而言极不正常。说明什么呢?他不愿让人知道那段经历,为什么?这就不知道了。估计他老婆徐帆也未必比我们知道的更多,这个傩鬼其实很神秘。

  这个傩鬼喜欢沾染军事题材,不放过任何机会,可他自己正儿八经的军队生活,却不愿“高亮度”――你不觉得奇怪吗?今天他又准备涉足我们民族巨大的史诗题材,你难道不提防着点?他干嘛?他就是来搞破坏的吗?我们为什么不能多个心眼?!

  嗨!看他今天这样,遭到社会“围攻”,怪可怜!那个小崔崔永元也真是,不去帮帮他,15年前一点陈芝麻烂谷子事情,还寻机报复,结果众人借机一哄而上,乱拳雨点般下来。本来就那鬼样,修炼几十年快成“精”了,快混入“精英”行列,结果功亏一篑,这下还不知道哪天哪月?

  我想他早年军队生活不该这样吧?军人最基本的尊严和荣誉。军队象他那样,还能战斗?还有意志?我猜想那可能复员转入社会后的事情,具体就弄不明白了。嗨!

  ×××××××××××××××××××××××××××××××××××××××

  然而类似冯小刚那样情况不是孤例,还蛮多的。

  比如著名的陈凯歌就是一例:他以“脾气大”著名华夏,那时冯小刚的脾气还排在后面呢!他喜欢香港来的“哥哥”张国荣,将那副阴雌相推荐给中国的少男少女。当有人与他的“馒头电影”开个玩笑,竟然收到恐吓威胁,要告他上法庭――正是这次“馒头事件”他被道一人盯上,十多年来始终跟踪观察,列为“巫傩”案例。道一人一定要将这个“馒头巫傩”告诉后代,我们的后代一定会从他们的肌体中清除这些馒头巫傩。当然这是个漫长过程,是个逐渐清除而苦痛的文明演进过程。

  再比如著名的人妖金星也是一例:他的脾气更是大到无以复加,男性已容纳不下,竟然一割泄愤,以“阴阳同体”之躯指点江山、号令天下。《金星秀》中怒指他人:男人的标准是什么?女人的标准是什么?老公、老婆、婚姻、子女、家庭教育、领养、婚姻出轨、肉体出轨与精神出轨,他们谁谁谁;甚至炫耀“雅利安人”、“白种人”,动辄“我老公汉斯”怎么怎么…。

  道一人实在看不下去,两年前以无法男性之躯得到的,怎么可能阴阳同体获取――致信中共有关部门》一纸将它告到“中央党校”和“中纪委”。最后并没伤到它,而是将“阴阳同体”阵地从“852高地”转移到“433高地”――从上海转移到安徽等地继续“发脾气”,指点中国江山,以自己的价值观、两性观强加社会、影响社会。

  再比如最近又将添加一例,他就是更著名的“央视一哥”朱军。他的脾气大社会早有共识,但是奇怪,与前几例不同,社会以“煽情”指他――其实中国文化中“煽情”一词很复杂,特别男性;他并非真的情感丰富,难以克制而流露,其实指性格凶戾但又善于隐藏、不易曝露,外界很难揪住其证据。

  然而其周围相识一定会以某种隐讳暗语的方式向社会发出预警、警告,要人们当心他。比如赵本山和崔永元就多次发出暗语警告。朱军眼神中不时流露出的“凶光”其实也一直吸引道一人的好奇。去年强大的Metoo运动起,有女生壮胆,将多年前朱军猥亵自己的经历告诉社会。

  这个案件仍在审,还未最后宣判――其实很难宣判,因为发生在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就象大多数Metoo案一样虎头蛇尾,但我以为该案证据更铁:(1)细心的受害人估计到案件的严重性和加害人的社会活动能量,未来维权的难度,案发当时就向好友、亲属扩散了消息;(2)该案虽已四年过去、郁积心头,但案发当时,受害人就立即报案,有派出所报案笔录;(3)受害人指案发现场有重要证人阎维文,当时他曾推门而入。是否当场看见?就不知道了――阎维文可是世界级名人;(4)“央视”四处密布的摄像头,除了厕所和床头。“央视”至今沉默,特别关于是否存在“报案”及“摄像头”两个如此具体的细节。以上4个除了第一项以外,其余都可查证,以证明信息发布者所发信息的真伪,任何一项证伪,足以使发布者其他所说不再可信);然而央视早已将他从“央视一哥”除名。这是央视的一个深刻教训,其实已多例。赵本山、崔永元和社会早已发出过警告,指其过于“煽情”,必有伪(赵本山直言他会“装”,道一人当时懵懵懂懂系指“哪个方面会装?”)――这是某种暗语;他眼神中不时射出的凶光、冷光,央视人事部们怎么会没有“感觉”?为什么不及时调离岗位,使其免予或较少接触女性,特别免予接触女孩?还将《艺术人生》这样重要的岗位交到其手!央视人事部们难道不该承担部分责任?此事道一人去年7月也写过一篇《已过72小时,“央视”不能装聋作哑》 ,指“央视”应该承担部分责任,不能袖手躲一边去。这件事道一人也要告诉后代:“央视”一直这样不吸取教训;还要告诉后代们,今后一定要想出智慧的办法,阻止“央视”屡改屡犯,阻止“央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

  够了!以上四例够了!冯小刚、陈凯歌、金星、朱军他们四有共同特征:(1)他们是“搞文艺”的,然而性格凶戾、跋扈――这种反常,你哪朝哪代、世界哪个角落发现过?(2)他们“搞文艺”来自部队从军经历;(3)他们进入部队从事“文艺”并非经过社会的优中选优,而是家族关系的“照顾”;(4)他们复员进入社会后以“文艺”为职业,占据中国意识形态高端和要害部门。

  为此道一人不断撰文呼吁社会,直接投书“总政”指出问题的严重性;呼吁将这些人赶出意识形态重要领域,降低其社会影响――从“852高地”撤到“433高地”,甚至“211高地”。

  中国的“文艺兵”,以及其他一系列相关制度来自1949年的前苏联传承,然而前苏联“文艺兵”制度、“支部建在连上”等有着厚重的文明基础,主要包括两块:(1)厚重的东正教传统(理性制度);(2)悠远的草原游牧人制度(兵民一体、农牧业一体;生活、战斗、娱乐、宗教一体;社会各制度分化不清、融为一体)。

  中国1949年虽然传承了“文艺兵”制度,然而只是浅层制度的模仿复制,缺乏深厚的文明基础(或者说这是“东西方文化的根本气质性差异”),一定时间“滑翔”后弊病一定会显现出来,并且影响非常巨大,后果非常严重,极其严重。为什么?俄罗斯(或前苏联)的“文艺兵”他不是我们这里的含义,不是“解闷”、“乐呵呵”之类,他本身就是“军魂”――他们歌颂战争、歌颂死亡、歌颂尊严,战争时期又是军旗召集者,唤醒军人荣誉。我们从新疆出土的“突厥人壁画”依稀还能分辨一二:那种战争厮打场面,间或还能看见手拿拨鼓、响铃,或者吹唢呐的乐手。这些东西是没法简单模仿的,是积淀在民族血液中的;既使制度复制模仿,其效应必定是漫长时间积累后逐渐显现――今天模仿明天见效,那肯定在写自传表功;别去信那套,害你!害你儿子!害你孙子!害你18代!

  浅层模仿而无视其厚重基础,恶果早已显现。并不仅仅体现在招录时过度考虑“家族照顾”的质量低劣,社会潜意识中“文艺兵”只是“解闷”、“乐呵呵”等等,严重时甚至将“文艺兵”视作选妃院、堂会,羞辱了中国军队,羞辱了中国军人。2012年4月期间“煤老板7000万元嫁女”,并以金钱引诱军旅歌手韩红和阎维文以军人身份“堂会”,激起整个社会暴怒,道一人也撰文《强烈要求开除韩红、阎维文等人的军籍》,呼吁改革“文工团”制度;同年8月一篇《“李玉刚”现长春军营 <新贵妃醉酒>艳动军营》又引发社会激辩:华人民族将自己最优秀儿女送入军队这所“大学校”、“大熔炉”,培养和完善其人格,而这所学校竟允许这类不男不女、男性雌化去潜移默化影响我们的军人,是可忍孰不可忍。道一人再次以《士兵应该走出兵营――评“李玉刚”进兵营》投书,呼吁改革“文工团”制度。

  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军旅歌手、“文艺兵”如毛阿敏、刘晓庆、“赖昌星案”中的女歌手等,一再利用军人舞台,利用军人身份逃税漏税、营造“个人崇拜”、充当“政商中介”,这一切既与商业浪潮的裹挟有关,亦与浅层模仿前苏联有关。今天“文工团”制度已经改革,社会反响也较满意,然而我以为他仍属于“浅层制度”上的调适,并未触动根本,因为他涉及一系列制度和方方面面,没有权衡和总体规划,浅层制度改革,效果有限。我今天借《冯小刚要拍抗美援朝《长津湖之战》,你赞成吗?》再次将他提出来:我们民族需要歌颂,我们的军队需要歌颂,我们的军人需要歌颂。怎样去歌颂?需要我们全民热情的投入和参与,这还不够,更需要我们设计各种理性制度;前苏联仍然值得我们学习,并以这段历史而自豪,俄罗斯仍然值得我们学习,美国、日本和欧洲仍值得我们学习――当然不是指傩鬼拿刀的姿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