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一切都是由于我的缘故

2019-05-06 15:25:3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礼拜九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个世界为什么一塌糊涂?我应该问我自己。

  我为什么将世界弄得如此之糟?这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始终是作为整体世界和普遍人性的担当者存在的,并且作为普遍人性本身,我知道我藏身于一切时代、一切社会,隐慝于一切文明、一切灾难之中。

  莫高窟、金字塔、四大发明、道教、儒教、佛教、人权学说、共产主义学说、辩证法……这一切都是我创造的奇迹,都是我莫大的骄傲。我常把这一切咀嚼不已,就象这些是我的骄傲一样,秦始皇的焚书坑儒,中国的大文革,斯大林时代的大肃反,希特勒的大灭绝,还有世界上的一切战争……这一切不可能不是我的罪过和耻辱,我无法放过自己。如果仅作为所谓的中国人,我会对日本企图否定有南京大屠杀的言行大肆抨击,可是我不能。因为我深知我任何时候都是作为普遍人性和整体世界担当者出现和存在的。我只不过是某个时候清醒,某个时候糊涂,某个部位美好,某个部位丑陋(在中国元朝等朝代我曾有过类似的罪过),当德国总理勃兰特在华沙条约祭奠时为在大战中被德国人杀害的波兰人叩头并又在德国建立法西斯耻辱碑时,我为我的清醒和良知而深感庆幸;当日本对南京屠杀死不认罪,矢口抵赖时,我为我的昏昧和陷入罪恶不能自拔而无地自容、痛苦不堪。我真是不可救药,不可饶恕。我似乎从地平线上升起一丝希望的曙光,可紧接着又被我吐出的乌烟瘴气压下去了。

  一切光明和黑暗都源于我的内心,一切美好和丑陋都是由于我的缘故。我为我许多时候把罪责推给一个不存在的“别人”而惭愧得无地自容。我不担当责任谁担当责任,这个世界从来就是“我”的存在,而非一个“别人”的存在。我无权而且也不可能将责任推卸掉。一切恶行都是我犯下的,我不可推卸,不可饶恕,我是一切光荣的创造者,是一切耻辱和灾难的制造者。这是我的世界,光荣和耻辱只有我来担当。少数在当今时代一些弱势者都是世界的担当者,大多数强势者都是世界的拥有者和享受者,我应该同时是世界的拥有者和担当者。只作为世界的担当者是残缺的,只作为世界的拥有者是危险的。我随时都会一步将世界引入歧途,或引向美妙前程。我必须对世界负责,我必须对我的道路负责。

  谁,谁来拯救我?

  社会不公,腐败、金钱崇拜,专制……哪一样不是我的罪恶,哪一样不是我体内的毒瘤,哪一样不是我丑恶灵魂的外在投影?刘邦、朱元璋们,李自成、张青山、刘子善、陈希同们处于劣势时此时我是正义和良知的化身,一旦处于强势时,我就变了,记不清多少次了,当我处于劣势时,我是不公平现象的受害者和批判者;当我处于优势成为富贵权势或强大的拥有者时,我是一切邪恶和不合理现象的制造者和拥护者。我已经可悲到了什么程度?我还能算人吗?我的嘴脸是如此丑恶和卑鄙,不可示人。我必须向我自己叫战。我拯救世界的唯一有效方式就是进行自救。我不断寻求自救,而我又罪孽深重,病源无数,我陷入深渊,不可自拔。这世界是不是已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我要想成功自救就必须深刻反省,且学会站在历史和未来的高度及时审视今天适时批判自己,调整自我。我同时是世界的实践者和思想者,我同时是世界的当局者和旁观者,我同时是世界的罪犯和审判者,我同时是世界的病人和医生。我是这个世界的全部存在,我是绝望和希望的根源。

  让地平线抖出朝霞,飞起曙光,让我的清醒不断打击我的昏昧,让我的理想不断打击我的现实,让我的内心不断打击我的内心,让我的爱打击我的恨。

  让我所有的爱和理想都升上来吧,因为我必须对世界负责。

  二十一岁初稿于北京,后整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