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一步之遥, 从共产主义接班人到基督徒

2019-05-05 10:56:5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孔见之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640.webp (11).jpg

  前不久我家二弟在我的微信里打进了一条长信,叙述了他的二丫头皈依基督徒后的种种不解和无奈,甚至还有愤怒。倒不是“怒其不争”,而是怒其盲从。

  他的二姑娘,打小学习不错,曾以全县第十名的成绩考入实验班,还担任了班里的团支部书记一职。但是上大学之后,却和基督结缘,成了天帝的信徒。从共产主义接班人到基督徒似乎只有一步之遥。

  自打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对共产主义的思想教育就从娃娃抓起。上小学进入七周岁,就要加入少先队,入队仪式少不了宣誓,“我们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少儿是很纯真的,即使是游戏之举,也会郑重的发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何况是在少先队的鲜艳的红旗下庄严的发誓,应该比“拉钩上吊”更加神圣,铁定是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了。

  少长,进入初中,到了十四周岁,便可志愿加入共青团。入团时少不了又是一篇郑重庄严的盟誓,“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按说在注重契约精神的今天,这样的海誓山盟,做共产主义接班人应该是一以贯之了。

  再长,进入成年,更上一层楼,可以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时誓言就更加庄严郑重,“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毕竟这时已进入成年人的心智,发过的重誓要恪守一生才对。

  如果你信仰共产主义,人生这三个阶段是践守理想的三个伟大里程碑,从入队到入团到入党,誓言层层递进,一声比一声高涨誓重。所以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雷锋同志说:入队、入团、入党是人生三大幸福的事。

  然而相当一部分人走着走着,誓言就忘了;走着走着,信仰就丢了;走着走着,初心就改了。从共产主义接班人另入歧途,似乎只有一步之遥。

  真是这样,就连那位心智已超不惑,身命已达天命,迈入耳顺之年的“优秀党员”的某地产大佬,虽还未到“随心所欲”之龄,却已“随心所欲”的大放厥词,“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被欺骗了十几年。”更有中央党校的某教授也一唱一和的说,“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据说那位“优秀共产党员”大佬的朋友圈都是些“基友”。

  有着几十年党龄,心智早已不是“过家家”的年龄,似乎也用不着恪守“拉钩上吊”的誓言,说变就变,发誓鼓动要“推墙,撞船”了。试想,这些出生在新中国前后,吮吸着共产党乳汁长大的“红二代”,尚且背叛了共产主义理想,而现今新生一代却是含着布热津斯基奶头在成长,和共产主义说拜拜,皈依基督就不足为怪了。

640.webp (12).jpg

  事实上中国再度掀起的基督热首先是进入大学校园,平安夜,圣诞节,玫瑰花,巧克力,好不快乐。随后连幼儿园的小朋友也在“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的歌声中期盼着圣诞老人的到来。一时间那个戴着小红帽的白胡子老头的风采,着实盖过了一脸严肃目光犀利留着大胡子的老头。虽然他们都是西方人的面孔。

  去意识形态化从娃娃抓起,经过二十几年还在一直持续的西方资本文化的哺乳,新生一代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人就不多了。其实所谓的去意识形态化,不过是被“转基因”罢了。据说现在基督教徒在中国已经过亿,须知,共产党员也只八千多万啊!何况这八千万党员中还有许多是“挂羊头卖狗肉”的隐形“基友”,“佛友”,“道友”,以及崇拜金钱的“发烧友”。

  我那位打小系着红领巾,长大做过团支书的侄女,读了四年大学后皈依基督了。我们不禁要问,现在的大学究竟是在培养什么样的人?北大教授钱理群先生曾经说过,“现在的大学培养的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当然,也不尽然,现在大学中也有不少同学在信仰马克思主义。去年年底我和红友去了一趟韶山敬谒毛主席,期间遇见几位信马的北大学生,因为他们和工农走的太近,正在受到特殊关注。看来信马也有风险的,我不禁愕然。

  就在前不久网上看到一条消息,西北某省的一位官员说:“谁要是和企业家过不去,我们就和谁过不去”。换言之,只要企业家和谁过不去,我们也和谁过不去。根据他的话再推而论之,马克思是和资本家过不去的人,他自然要和马克思过不去了。终于明白了,这几十年来马克思主义被禁声,原来就源于这条逻辑。须知,这位放话的官员可是党内高官。

  看来我那位侄女皈依基督还算一个不错的选择,我不禁也要扪胸划个十字,阿门!只是他父亲不理解,为这事一直耿耿于怀,总是喋喋不休的数落她。一半是怒斥她盲从,胡乱拜神,一半是心疼钱,为了培养她上大学,一个农民前前后后花了二十万。二十万把一个共产主义接班人培养成了基督徒,他内心茫然啊!

  但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是不能用金钱培养的。写此文时正直五·一至五·四放假期间,不少人被“996”所困惑,要出门旅游了,给“心灵放个假”。心灵放假了也不能盲从啊,不能见庙就烧香,见佛就磕头。

  其实中国的释道儒,各路神仙解决不了“996”问题,外国的基督教,伊斯兰教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国际歌》里不就唱了,“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640.webp (13).jpg

  事实上马克思主义早就指出了“996”问题,也给出了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和路径。因为马克思和资本家过不去,因而资本家和为资本执政的政府也就和马克思过不去。以他的思想结晶的共产主义就被讽喻为“幽灵”。在共产党执政的国度里共产主义应该是阳光下大佛了吧?遗憾的是有些人仍然把她看作“幽灵”,因为即便是“幽灵”灵光一现,她的光芒万丈也让那些鬼魅胆寒。

  在信仰缺失的今天,信什么好?请不要在儒家的四书五经里找答案,即使是能从儒家经典里找到几句和马克思主义类似的语句,那不过是几句泛着陈光的闪光点,构不成能够和今天社会潮流合拍的信仰体系。也无需盲目的对这个教那个教纳头便拜,信了它们,你最多成为一个上帝或者什么神的乖乖女乖乖男,成不了时代的弄潮儿。

  对于这个问题,朋友们怎么看?请发表您的高见。

  ——孔见之明写于五四前夜

  附:《敬神认教别盲目》

敬神认教别盲目

作者:安王一夫

  现今中国人有相当部分人拜佛、敬神、信教,这其中有一定的套路可寻,是非对错并不简单。个中奥秘,请看一段一位老父亲对信基督教女儿的谈话——

  姑娘:八年前你不顾父母的强烈反对,决意加入基督教献身于专研《圣经》之后,在你的世界里,你生身的父母除了给你提供生活费用时才显示一点亲情关系的存在外,其他场合基本上跟二家旁人没多大分别了。可见在你眼里除了天上那对神一样的天父天母外,生身父母对你并不重要。八年过去了,在你三十而立之际让我们盘点一下你在这年复一年的祈祷中得到了什么——

  你得到了本科文凭、高级教师资格证、英语专业八级证书、英语口语什么证?计算机二级什么证。日韩小语种进修资历?应该还有一定的社交能力?也许还不止这些。但是,这对于一个外语系的本科生而言这难道不是应该拥有的吗?不过你一定要把它们归功于你的主——至高无上的天父天母所赐,我也无话可说。

  毕竟,这是你投靠了耶稣基督之后的最大收获,然而,你追求的还应该拥有更高的学位,拥有一份满意的工作,拥有一段成功的爱情,拥有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幸福家庭,这都是人生起码的目标,这也是你生身父母的殷切希望,并且我们一直在为你默默祈祷!一个迈进而立之年的女孩子应该具备了呀!可你却没有!

  除此之外,你反而丢了几个手机,丢了一次钱包和好些证件;遭遇了男友的辞世;辞退了研究生两年进程的学历;遭遇了两次生命忧关的事故。说到这里我真感到无比的恐惧,不能不对你在这八年来风雨无阻依然虔诚祷告而产生敬畏和疑虑,当然,我们还得必须、首先应该感谢全能的主——你的天上的爸爸妈妈又给了你两次生命,感恩,感恩,感恩,阿门!

  感恩之余,我不禁想问姑娘,你究竟对这两尊你无限崇拜的神了解多少?你与祂们有过神交吗?你有没有假设过,事实上以色列的神光他的嫡系后裔也够他老人家接应不暇的了,根本没有闲工夫照顾旁系种族!?哦,你肯定没有,也绝对不敢有。因为教规是不允许教徒有试探和怀疑的,这一点我和你一样清楚,因为我曾经也是个基督教信徒,只不过我没有严格的遵守这点规矩,所以我在产生怀疑后便退出了!

  退出之后我就看清了“庐山真面目”。我是你老子!我有责任告诉你,那个假设是个事实!不管你承不承认,我必须说,你只读过《圣经》参拜了耶稣——或者,你参拜的是已经是被人类某些人扭曲了的另一个耶稣和他老婆。而我不仅读过圣经,信过耶稣,我还读过《可兰经》《地藏经》《法华经》《道德经》《易经》等等经,对儒释道、穆斯林,甚至天地之间好多的各路神仙、地方鬼怪都有游历。

  我的观点是认知和经验的叠加,所以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人拜神佛,就像弟子拜师父,博士生拜导师,不是你想拜哪尊,哪尊就会接受你,这还得看你是不是和他投缘,如果投缘,你就算拜对了,你就会得到祂的庇佑,你的工作和生活就会一帆风顺,前途无量?

  如果无缘,那么对不起,他不会接受你,你再求告,再赞美,再忏悔也没用,拜多了祂会烦你!时不时地给你发生点大小警示让你滚开,更多的时候是根本不理你,你完全可以当他不存在。在这种情况下你如果醒悟的及时,就可以早点离苦得乐!你老不醒悟,那就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吃苦头了。好比人结交朋友,如果双方投缘,肯定是你来我往相得益彰;如果是有缘无分,只能是半路分手空劳一场。

  另一种情况就是一厢情愿,他不欣赏你,你怎么讨好都白搭,你看不上他,任他口吐莲花百般献媚,越表现勤快越让人讨厌,如果属于这种情况,那你不得使个法子让他离你远点吗?如果他足够明智,一两次警示之后,便能与你体面的说声拜拜,反而会在各自的心底留下一点尊重。可是,这个人如果不够明智呢?你还让我说的更直白吗?姑娘醒醒吧!你的苦头吃的已经够多了!

  种种迹象表明,你现在所崇拜的这两尊大神与你并不投缘,再坚持下去估计还可能是徒劳而无功,这很不值呀!想想吧,从22岁到29,多么珍贵八年,家里为你补贴进了二十万,结果你就混了个孑然一身。爸妈不愿责怪你,我们更不能责怪你高大上的天父天母,我们只不过是为你虽然风雨兼程从没间断过虔诚的祈祷,但却还是错失了许多良机,我很为你感到惋惜!当然,不信教者该倒霉还是一样也要倒霉!我们也不能说你这八年的劳而无获,就是因为信了耶稣才造成的。不过,有一个相当好的机会你硬是不去把握,不能不说与你加入这个教有关——

  你应该记得吧,2012年暑假期间,我替你在北京报了一个培训班,这是国家权力机构支持“环球雅思”面向全社会举办的师资人才速成培训,周期为三个月,科目是“中美英三国认证的国际教师资格证书”每个周末上课一天,学员只要中文好、英语过关,拿到此证是蛮没问题,这恰恰是你的强项啊!对这次机遇,我觉得你比考研更有把握、更实用,如果拥有了这个证,就有机会到国外教书,至少为你出国留学可提供一种硬件支持。所以,我给你安排,每个周末乘飞机从南昌往返一次。可是姑娘,你就是坚决的不答应,这除了怕耽误了你极其珍贵的礼拜天活动还有别的原因吗?

  此外还有一个情节我一直没和你说过,当初你要是答应了,你们校系数百名同学中必然有不少人跟着你一起参与,参与者多获证者就多,(一期不中,还可免费补习两期)这对学校的业绩也是一种支持。我也有机会跟去授课——我与那位主办老师★王旭★用短信联系,可能是我的措词感染了他,王老师说:“先生文笔这么好,可以到我们学校教汉语”。当时我信心满满的回复他——好哇!到时候我和我姑娘一起登场。可是你不配合,我也只能叹叹气把头摇了。说到这里,令我想起你上高中以后,开始激烈反抗我对你的管束,我记得在一次与我对抗时你给我的评价——你说:你卑鄙,你虚伪!

  面对这种怒怼,我感到很恐慌也很虚怯,伤心还在其次。不得不反省一下,我对你的管束,严厉大于慈爱,打和骂成了主要手段。这对一个女孩子而言,确实残酷了点儿。好在我的运气还算不错,或者是你足够争气,上天没有亏对我们,——你可能忘了,或者根本没有在意过,而你爸爸我可是用了心的,从小学到高中,我一直和你的主要授课老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回了家自然也不会放纵你,我甚至记得每一个细节!现在我来简述一下:

  你上一年级的时候就有几机会能代表全校学生在县领导面前讲话,尽管只代表的是三个年级不足二十个学生,那也是一种荣誉不是?此后在上学的历程中,你一直是名列前茅,也可谓是一路鲜花一路赞誉——原谅我说溜嘴了——你对夸贊从小就看的很淡。你把你所得的奖状、奖品都藏在箱底不让人看,但还有一些无法藏的,比如,你中考以全县第十名的成绩进入实验班,受到了免学费四千元的奖励,直到高中毕业前,你还是班里的团支部书记。

  对此,你在乎不在乎不重要,反正你家老爷子我心里受用的很呢。按照这个基础的发展惯性推导,你本科后考研、考博也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可是你却把寄托的目标投靠给至高无上的天神,只可惜你自己的人生标依然停留在学士位置上,还得庆幸因为从四楼掉下来没受伤而必须感恩祈祷;你骑着电动车与人家的汽车相撞,你的车坏了,人没事,还得赔汽车一千块钱。这得确是天神保佑了你!

  感恩!应该的!!最知道,也是最付诸感恩的人是我和你妈,其次是你的姐妹兄弟,至于你本人,我认为感不感恩都无所谓!为什么呢?我用我的亲身感受告诉你——作为一个父亲,我虽然卑鄙,低贱却会用自己的生命护犊子,而不敢拿儿女的幸福打赌。由此我想到,天父比人父更慈悲更高明,祂满可以用祂全能的愿力维护儿女们的周全,让他们少犯错不遭罪,护送他们安全到达幸福的彼岸。而不是任由他们的人生滑坡不管,随他们受挫而不顾,甚至让一个年轻的生命在信仰祂的过程中辞世,它凭什么享受赞美?!

  当然,这完全是人类自作多情引起的误会,人家神压根儿就没有理会过你,你的幸与不幸与神一点关系也没有。其实都是自己的因果报应。比如你,姑娘,你小的时候能叫要饭的一声爷爷;捡到一只受伤的雀子求我把它治好放生;同情弱势家庭的同学,并维护她不被欺负;上了大学还组织了个“慈善部”到社会上做好事。凡此种种,才是你遇险而无恙的主要原因,就算是天母天父救你,也是看在你有这种品质的份上出手,而不是你那些肉麻的祈祷和赞美起了作用。所以,你如果能把祷告的时间用来做点好人好事,或者能和自己的爸爸妈妈说说话,我敢保证,用不了多久你的运气就会大大好转!不信试试?

  前不久收到网友转来的一个帖子,是一位教授为中国人过圣诞节罗列了十条理由,问,这十条理由够不够……

  本来我不打算理会这种事,但是考虑到这个问题与我家姑娘的信仰能扯到一起理论一下,所以就费了一些笔墨整出这么一篇不伦不类文字来发到朋友圈嘚吧嘚吧,如果有谁感兴趣的话可以转发可以批评。

  这篇文字,分为上下两篇,上篇,主要说了一些实例;下篇我想围绕人文脉络,和风俗习惯做一点伦理分析,请大家继续关注下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