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商鞅在中国变法史上创造了八个第一

2019-05-04 16:09:5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杨百胜
点击:   评论: (查看)

  湖北知名记者鲁力先生说:“历史上大凡以国家人民为重,锐意变法图治的有志之士,都是肯定商鞅之伟大正确。真正忧国忧民而要革命的有志之士,无不崇拜商鞅。”鲁力是《商鞅变法全传》的作者,他给商鞅的评价极高,认为商鞅是千古“法圣”。

  鲁力先生认为,历史上的帝王将相成千上万,能与商鞅齐名而“家喻户晓”的能有几人?廖廖无几。为什么?因为商鞅以“反潮流”的精神锐意变法治国取得的成功,创下了八个第一,他是历史上八个“第一人”:商鞅是把历史明确地划分为“上古”、“中古”、“下古”的第一人。他坚持历史进化论,和改革变法要与时俱进的观点,是真正经邦治国的圣人;商鞅是在战国中期,彻底把一个礼治国家变为法治国家的第一人;商鞅是古代把辩证法用于经邦治国的第一人。他把法令视为经邦治国的重中之重;商鞅是历史上提出“以法为教,以吏为师”的第一人。他要求“普法教育”深入到户,户户皆知,人人明白;商鞅是历史上由国家制定农业法的第一人。商鞅在秦国变法的第一道令就是《垦令》;商鞅是历史上提出和实践“法无等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第一人;商鞅是提出经邦治国“三一”说(即“壹言”、“壹赏壹刑”和“壹教”)的第一人;商鞅是历史上执法敢“碰硬”的第一人。

  第一,商鞅是把历史明确地分为“上古”、“中古”、“下古”的第一人。他说“上古(母权时代)亲亲而爱私”,“中古尊贤而说仁”,而到了下古,即当今,人众而无治必乱,怎么办?必须“立官,立君,立禁”,实行变法治国。他这样对历史的分析,不是简单地表达他的史学观,他是把史学用于他的要变法。他的“三古”说,恢复了历史的本来面目,同时找到了一个国家要经营好,就必须变法以治的历史根据,历史的发展决定变法是必然的。这种基于历史进化论的变法思想,它适于古代,也适于今天和今后。他不愧是经邦治国的圣人,对于怎样与时俱进变法治国,看的非常深透。

  第二,商鞅是在战国中期,彻底把一个礼治国家变为法治国家的第一人。这里说的礼治,不是礼节、礼貌之礼,是指的社会制度,礼治即奴隶制。中国的奴隶主义,大约始于夏朝,到了战国时期,已开始“礼崩乐坏”,但儒家等还抱着“先王”不放,动辄“祖述尧舜,宪章文武”,要开历史倒车。我在我的《中国古代德治法治和人治》一书里,研究过一味的德治为什么行不通,因为上古竞于道德,可也。中古逐于智谋,也可也。而当今必须争于气力。你不变法图强,强兵强国,就会被别人“吃掉”。商鞅的前辈,就有人变法要推翻礼治,但都没有完成,商鞅在秦变法,彻底实现了废礼治,行法治。“秦行商鞅法,行之十年,乡邑大治。”“兵动而地广,兵休而国富。”“天子致伯,诸侯毕贺。”显商鞅经邦治国有非凡之能。

  第三,商鞅是古代把辩证法用于经邦治国的第一人。他把法令视为经邦治国重中之重。他说:“法令者,民之命也,为治之本也”(《商君书.定分》),和毛泽东说的“法令者,代谋幸福之具也,法令而善,其幸福吾民也必多”是一致的。他认为治国,不能回避德与刑,但他对德与刑的看法是辩证的。他在《商君书.开塞》篇云:“杀刑之反于德,而义合于暴也。”又说:“利天下之民者,莫大于治;而治莫康于立君;立君之道,莫广于胜法;胜法之务,莫急于去奸;去奸之本,莫深于严刑。故王者以尝禁,以刑劝,求过不求善,藉刑以去刑。”他的要严刑不是目的,去刑才是目的。他的“以刑去刑”说,给后人树立了以法治国的榜样。

  第四,商鞅是历史上提出“以法为教,以吏为师”的第一人。他要求“普法教育”要深入到户,户户皆知,人人明白。如果都明白法律,按照法律在家里就能断的案子就在家断,国家就大有希望。他为了让民众都懂法、信法,出奇招,“南门徙木”,重金买“信”。他在《商君书.说民》篇说:“断家王,断官强,断君弱。……治国,贵下断,乱则君断。”他认为的大好形势,是“治不听君,民不从官。”人人都知法、信法、遵法,各家各户都能断案。听法律是怎样说的,不听官吏怎么说,即“民不听官”。他变法的内容之一,就是企图以“法”为教育内容训练民众懂法、守法。“以吏为师”,是要求官吏的人格品德为民楷模;学法带头、遵法不阿、执法公正的师表。

  第五,商鞅是历史上国家制定农业法的第一人。在商鞅以前,各个王朝和各诸侯国政府,没有一个就农业问题颁发过法令。商鞅在秦国变法的第一道令就是《垦令》,上台的“一号文件”《垦令》共20条,条条都是讲的如何保护农民,发展农业,奖励垦草的政策。《垦令》第一条是“无宿治”,就是要求政府机关的办事效率要快,当天事当天了,不能隔夜,即“无宿治”。因为农业生产季节性很强,一道法令“三月难出宫门”,就会耽误生产。他的“重农”思想,是经济思想,又是政治思想。他一直是把“农”放在经邦治国的首位,强调“以农富民”。“善为国者,仓廪虽实,不偷于农。”他清楚地看到一个国家,“弱农弱国”,什么时候都不能忽视农业基础。他说“日治王,夜治强,宿治削。”“国无宿治,则草必垦矣。”他的这一思想,今天更显得宝贵。

  第六,商鞅是历史上提出和实践“法无等级”的第一人。在礼治社会,人是有严格等级的,《左传.昭公七年》云,人有十等:王、公、大夫、士、皂、舆、隶、僚、仆、台。他们的关系是“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臣士,士臣皂,皂臣舆,舆臣隶,隶臣僚,僚臣台。马有圉,牛有牧。”同样的事情,什么人可以做而不犯法,什么人不可以做,做了就是犯法。《左传.桓公二年》又云,“天子建国,诸侯立家,卿置侧室,大夫有二宗,士有隶子弟,庶人工商各有分亲,皆有等差。”诸侯国也有法,但法是对百姓的,就是孔子说的,“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大夫们犯了法也不能用“刑”,对庶人就不客气了。商鞅提出“法无等级,法不阿贵,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大夫百根欺压奴隶犯了法,他按照法律,当众“重杖50棍”。他的“法无等级”是照耀千秋的可贵思想。今天我们的某些人,封建等级观念根深蒂固,住房、坐车、排座次,都得按等级。小百姓退休了就退休了,死了就死了。某些高官可以退休不离位,死了,还要在讣告上写一笔“享受什么级待遇”,可悲也。不知哪一年能回到商鞅时代,人都是平等的,不讲等级了。

  第七,商鞅是提出经邦治国“三一”说的第一人。他在《商君书.赏刑》篇云:“圣人之为国也,一尝一刑一教。一尝则兵无敌,一刑则令行,一教则下听上。……明教不变,而民知于民务。”治国一定要有法,而法必须“一”。不能因其爱而尝,因其恶而刑。“一教”,就是统一“以法为教”。当时社会上的“五蠹”(五种捣乱社会的“奸人”),是反对变法的,“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专和变法图治的新法对着干,不“一教”不行。中国历史上的所谓“焚书坑儒”,不是始于秦始皇,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商鞅就曾“焚书坑儒”,扫除那些“非法出版物”,使儒者不敢“乱法”。强悍奸民不敢“犯禁”,人民才能安定生活。最初的“国”,就是口字旁一个戈,即以干戈保卫人口,后来又加了个大口,表示还要保卫版土。法不能保国安民,对“乱法”“犯禁”之徒无能为力,要法何用?

  第八,商鞅又是中国历史上执法敢“碰硬”的第一人。我国历史上曾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之说,但那是骗民的溢美之词,没有一个王朝真正做到,这是“家天下”的必然。就是现在做到没有?我认为也还是一个大问号。而商鞅却做到了。当时秦国王妃荀后是个野心家,她先是想拉拢商鞅,以银花公主相许。商鞅不吃那一套,转而她就想除掉商鞅。她和太师公子虔密谋,唆使太子驷故意犯法,叫商鞅难堪。朝野都等着看热闹,看商鞅怎么办?商鞅经过调查,弄清太子犯法,是太师教唆的事实后,依法对公子虔施以劓刑,除太师职。太师,太子的的老师呀!位在“三公”,他就敢碰。所以历史学家公认他是“战国铁相”。这种敢碰硬的精神,永远是后辈执法者的榜样。他为什么敢动太师?西汉人刘向在他的《新序》里,讲到商鞅变法敢于碰硬的精神时说:“极身无二虑,尽公不顾私。”唯公则生平,唯廉则生威。无虑而刚,无私无畏。执法不敢碰硬,等于没有法,甚或比没有法还要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