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五十年前“革命”积极而带队抄家,五十年后炫耀“皇族后裔”?

2019-05-02 11:17:4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五十年前是哪儿到哪儿?那不就是“文革”嘛。熟悉道一人文风的知道,道一人从不对“文革”呀,1949年呀,1911年推翻帝制呀等等宏大历史发表评论,因为不是这个专业的,没有资料,没有积累,更没有这个水平;耐不住寂寞需要发表观点或看法,那就尽量把他置于中国治乱循环“周期律”以及“中西文化比较”大背景、大历史下,有时“大话”反而容易叙说;然而对历史中的个人,则不受这个约束限制,只要有素材,遵守舆论规则,我倒是乐意品头论足,很积极,谁也拦不住。

  今天我们就冲一个人去,她叫张少华。很熟悉的名字,“丑娘”专业户,各类电影和影视剧中扮“丑娘”出了名,家喻户晓。比如《还珠格格》中的毒妇人,指使一群卑女将另一个卑女摁倒在地,然后用针去刺她的手臂、腿和臀部,一针针扎进去,一阵阵撕心裂肺尖叫,毒妇人在一旁狞笑。这个形象刻骨铭心、永志难忘。原以为角色丑而演员美,扮相越丑而演技越高,人们从不怀疑演员个人的人格高尚、职业光鲜和心灵美,这是1949年标配,否则不配这个职业。谁曾料到,真实生活中她比“丑娘”更丑。

  起因是2017年4月1日张少华发了一则微博,自称“皇族后裔”。微博这样说:

  【…我妈姓清,百家姓里没有,她说是指名为姓皇族后裔。她爷爷是皇太医可惜后人没人从医…】

  没过几天,著名画家吴欢揭露,1966年“文革”时张少华曾带队抄了他们家。那时张少华是中国评剧院的青年演员,吴欢的母亲就是著名评剧演员新凤霞,父亲是著名戏剧家吴祖光。吴欢还揭露张少华对她母亲的种种卑劣行为,最终导致其母亲残废,再也不能登台演出。对吴欢的揭露,张少华倒是没有否认,承认发生过,只是推卸责任,她微博回称:

  【66年红卫兵造反抄家,我院接到通知新凤霞家遭抄院里派我带人处理。她家一片狼藉老人孩子惊恐万状我们同抄家紅卫兵交涉让他们撤出,安顿好老人孩子回院汇报。新凤霞是被中央专案组二办审查二流堂问题的,1976年突发脑溢血致残。我非常敬重新凤霞老师不知何故吴欢无凭无据栽脏与我!】

  一石激起千层浪,尘封往事被揭,网友为新凤霞鸣不平,纷纷指责张少华不道德,并要求道歉。

  ×××××××××××××××××××××××××××××××××××××××

  对这则尘封往事我不加评论,因为他是“文革”这个宏大历史中的一朵浪花,一则具体事件,我从不对宏大历史发表看法,没这个本事。我倒是对这个“皇族后裔”五十年前是如何“革命激情”更感兴趣,难道不是?!没有如此的“革命激情”,她怎能被委派“带人处理”?五十年前她所在的那个“院”是否政审过他的履历?是否政审出她的“皇族后裔”身份?只有两种可能:

  (1)五十年前张少华隐瞒了自己的“皇族后裔”身份,伪装积极,混入“革命”队伍,伺机搞破坏:比如带队抄新凤霞的家,最终导致其残废,再也不能登台演出,为无产阶级革命服务。

  (2)五十年前她所在的那个“院”已经政审出了她的“皇族后裔”身份,然而张少华本人向往“革命”,表现积极,与落后的家庭划清界限。

  如果她确实隐瞒了身份,既然五十年后“不打自招”,社会难道不应该继续追查,她是否真的从事过破坏活动?究竟从事过哪些破坏活动?社会难道容许她逍遥法外?法律的有效追溯期只是针对民事案件,刑事案件则没有追溯期限制。如果她当初坦白了“皇族后裔”身份并与之一拗两段,那么五十年后发的那则微博,除了炫耀还有羞辱社会大众之嫌,社会难道可以容忍?无论哪种可能,她都冒犯了社会,羞辱了公众,并不仅仅针对画家吴欢和评剧演员新凤霞他们那家,而是冒犯整个社会。

  ×××××××××××××××××××××××××××××××××××××××

  我看呀!她十有八九是以“皇族后裔”身份来炫耀自己、羞辱社会。我有两个理由保准可以说服大家,信不信?

  (1)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对中国政审制度的严厉性恐怕印象深刻,别说你“皇族后裔”,哪怕身上沾染一滴老鼠屎也给你政审出来。既然让你带队去抄别人的家,那说明当时张少华个人表现是积极的,积极要求上进,积极靠近“革命”,逃脱政审的几率几乎为零。

  另外,从她五十年后那则微博分析:我妈姓清,百家姓里没有,她说是指明为姓皇族后裔。这是什么意思?听不懂,“指明为姓皇族后裔”,狗屁!混的吧?身上就是蟑螂血,哪来皇家后裔血统;网上纷纷指其丑八怪样子,不是蟑螂是什么?混个“皇家后裔”难道真的让你这个丑鬼变成天仙配?嘿呀呀!微博还说:…她爷爷是皇太医可惜后人没人从医…。这又是什么意思?“她爷爷是皇太医”,也即张少华的太爷爷是皇太医。

  我猜想:张少华的太爷爷是皇太医,于是清朝皇帝兽性大发,赐予他们家“大清”之姓“清”,于是乎祖祖辈辈传下来,传到张少华那里也就与“皇族后裔”有染。大革命时期这种“有染”一查一个准,逃也逃不掉。然而这个“有染”无碍革命大事,那些人或家庭大都视作社会一般,皇帝赐国姓在中国家常便饭,中国文化经典特色;蟑螂还是蟑螂,老鼠还是老鼠,豌豆还是豌豆,只要豌豆没有从事过杀人放火,或者反对革命勾当,“革命”一律不去为难他们。

  事实上1911年大革命时期,这些“有染”家庭子弟失去依靠、四处漂泊而又身无一技,可怜至极,大都从事地摊、技艺类职业,已经没落,属于“穷苦”大众――北京天桥的繁荣与这些个“有染”家庭不无关系。道一人许多博客写过这些内容。丑八怪张少华也许这时被“卖”入技院从事演艺娱乐职业,因此1949年革命时期,这些人往往被视作底层,“受压迫”阶级。

  你以为1949年革命是吃干饭的吗?

  (2)张少华后来从事电影事业,大都扮演“丑娘”、“毒妇”角色;特别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清宫戏”大肆泛滥,张少华在《还珠格格》之类扮演“丑娘”、“毒妇”上了瘾,戏台上虐待不过瘾,戏台下也要过把虐待瘾,怎么办?恰好“…我妈姓清,百家姓里没有,她说是指明为姓皇族后裔。她爷爷是皇太医可惜后人没人从医…”,混呗!

  是的!张少华在大肆泛滥的“清宫戏”中品尝到了虐待同类的愉悦,她定要将戏台上的虐待愉悦转换为真实。还好!万幸!她只能在戏台上!

  ×××××××××××××××××××××××××××××××××××××××

  今天我说了这么多,希望不是针对张少华这个“个体”。这个丑鬼她想侮辱社会,只能自取其辱。记得我们前期《历史观正在走向混乱,细节真实失去意义》讲过,这是个普遍现象,并不仅仅张少华这个“个体”。我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曾经看到过,一大批名人(特别在演艺娱乐界),他们因为“红色的血液”而保荐进入文艺界,这些个名人似乎都有俩祖宗:革命的祖宗和反革命的祖宗。革命热火朝天时他们炫耀“革命的祖宗”,两岸和解,智商、情商、基因大发现时他们炫耀“反革命的祖宗”。

  那篇文章举了著名画家陈丹青这个例子,还想来个鲜活的例子,一时想不出。说到曹操曹操就到,不就来了!张少华不就是个鲜活的例子?!五十年前她表现“积极革命”,他要革他人的命,要革新凤霞的命;五十年后她要恢复皇家血统,不仅要戏台上扮演“丑娘”、“毒妇”,还意淫真实场景中也要虐待他人,也要过把虐待瘾,真实场景中也意淫指使他人将“小燕子”摁倒在地,用细细的针尖刺入她的手臂、腿和臀部,然后发出痛苦的惨叫。

  清宫戏难道仅仅“清宫戏”?二十年来道一人不断发出质疑:清宫戏难道仅仅一场“戏”?二月河难道仅仅“二月河”?张少华难道仅仅“张少华”?“皇族后裔”仅仅一篇微博的随意透露?“皇阿玛”仅仅舞台“戏言”?勇敢的哥萨克勇士们,勇敢的心!你们在哪儿?你们听见“小燕子”们的哭泣和呻吟吗?难道仅仅戏台上?【注】

  不!他们一定要将舞台戏言变成社会真实,他们一定要假戏真做,他们一直在真实行动,“皇族后裔”决不仅仅一篇微博随意,而是一直在做复辟梦,有朝一日可以随心所欲的用针往你的手臂、腿和臀部扎下去,听你的惨叫而获得满足,而不是今天这样只能在舞台上“听从导演”。这里!你一定要听道一人的话:我们要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者,然而某些领域特别涉关人性的恶毒,并不仅仅“唯物主义”可以解释――张少华的那篇微博,她的动机是不能用“唯物主义”去解释的,他们把戏台变成愚弄你的道具,您可千万别被他们愚弄。今天怀疑他们尚有时间,还来得及,别再重蹈四十年前覆辙――四十年前他们愚弄你“姓社姓资别争论”、“让少数人先富起来”,今天猛然醒悟已经晚啦!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思想界有个反思,古代中国究竟什么性质的社会?

  ――我们知道“打到封建社会”是1949年革命主要目标(其他两个是“打到帝国主义”和“打到官僚资本主义”),并且信奉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共党人毫不怀疑自己的信仰:此前中国是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一步步进化而来,明末清初时东南沿海工商发达地区已出现资本主义萌芽,然而西方列强从海上进入,打断了中国资本主义进程,使中国社会滑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状态。因此中共党人也对自己的肩负重担和神圣使命毫不怀疑:打到封建主义就是中共党人为之奋斗的目标之一。

  ――不是很明确吗?古代中国就是封建帝制社会。上世纪八十年代怎么会有这么个反思呢?这是真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思想界确实产生过反思,纠结于古代中国究竟什么性质的社会,怀疑“封建社会”这一说法。我相信这些反思大都来自学术动力,并且恰好来自马克思主义经典本身,是对马克思主义经典解读引出的反思。

  ――我这里没法展开,网络空间一搜都有,也不复杂,我这里只是强调一个事实的存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思想界曾经有过这么一个反思。

  “封建社会”说逐渐瓦解,于是各种说辞填充,其中一个说法叫做“人文社会”。

  因为西方是一神教宗教社会,也许“为赋新词强说愁”,为了与之相对,硬生生构造一个中国是“人文社会”说。道一人则与之反调:中国(古代)与印度社会一样,属于多神乱神社会(隋唐以后中央朝廷多次向东南方向动兵,捣毁当地多如牛毛的人格神庙,就是证据之一);只是古代中国人格神不发达(子不语怪力乱神),因此可以定义为“巫傩社会”――这可不乱说,道一人可是有完整定义和叙说逻辑的,不象“人文社会”说,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这里没法展开,可参见,我在《红歌会》论坛也挂了好几篇。

  印度的落后与他多神乱神不无关系,至今米店般遍布印度各地的神龛神庙所引发的社会矛盾和社会恶性事件(比如屡禁不绝的掳掠“性供”),与两(三)千年前西亚那时非常相似;西亚宗教改革、一神教镇压多神,文明加速并向欧洲方向传播,奠定了今天欧洲的文明格局。

  世界各地多神乱神(巫傩)社会面貌大致相似,你对隔壁邻居印度看得很清楚,为何反而看不清自己?与印度相比,中国政治高度一统,抑制了人格神的膨胀,然而政治一统并未动摇多神乱神的精神根基,只要条件适合,多神乱神的宗教实质就会表现出来――他未必就是“米店般遍布印度各地的神龛神庙”这种形式,你要用“心”去观察。

  比如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二十世纪出现了一个新的行业:电影,他就是一种具体形式。如果缺乏适当的文化土壤和法律约束,那么“电影”与“米店般遍布印度各地的神龛神庙”形式上差别悬殊,然而宗教实质一样,他们都被当作宗教“工具”、“道具”,体现多神乱神的崇拜功能;只有文化环境恰当、法律完备,“电影”才能成为人们陶冶情操的工具,愉悦生活的手段,正如只有一神教镇压了多神教,欧洲社会的艺术才能真正繁荣,各种塑像、拓片、画作不再成为多神崇拜的偶像,而是丰富人们精神生活的手段。

  这个话题上,十多年来我在网络空间留下了一百多万字的文字、感言、随想、举例、实例等等,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与大家一起讨论、观察。今天我将张少华及其“皇族后裔”拿来说事,又一例而已。大家一定要跳出“娱乐”的框框,他决不可能与你一起“众乐乐”,他不可能与你一起来娱乐。“电影”作为他谋生的工具,而精神上,他要通过这个工具达到奴役社会的恶毒心理――那篇“皇族后裔”微博只是不小心透露出她的真实心迹而已。

  这件事上我们不必纠结他“文革”的一事一单(这也是道一人不愿意谈论“文革”呀,1949年呀,1911年推翻帝制等等的原因),既使没有“文革”这件事,也会有其他(当然我们就不知道了,历史没法假设)――也许未必张少华,可能“李少华”、“刘少华”之类;因此一定要站在文化乃至宗教实质这个高度看待。中国的《宗教学》和《宗教史》又不发达,我们少了一个观察视角,因此更应谨慎看待。

  有观察说:自吴欢揭她“文革”抄家一事后变得行事低调,甚至门也不出半步,80多岁了,似乎可怜。我以为不必当真,你要想一想生命的灿烂和阳光,曾经被他摧残。既使从《文革史》角度看这件事,这也并非“文革”本意。一场大的社会运动,难免各种势力窜入――今天他偶然发出的那篇微博“皇族后裔”,使我们有幸五十年后还能认出他究竟属于哪股“势力”;他在发出那条微博时其实做好了再次与社会对赌的心理准备,只不过那次赢了,这次输了,而已!

  通过她,打掉社会一批!打掉他们的嚣张气焰!天道正时!这是道一人常说的。

  【注】

  对类似《还珠格格》等毒妇以针扎奴役虐待卑女的镜头,包括西方等各国在内,或者通过立法禁止,或者以艺术手段加以屏蔽、模糊化处理;然而长期以来国内却乐此不疲,以表现奴役来刺激人们的感官。如果说发生在印度土地上屡禁不绝的掳掠少女实施献祭(强奸案),其腐烂不堪而又多神泛滥负有责任,那么发生中国土地上类似恶行的屡禁不绝,类似《还珠格格》中毒妇针扎虐待卑女的镜头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东方两大民族屡禁不绝的虐待(主要是性虐待,往往针对少女性虐待,以唤起感官刺激而又打着“票房”借口),底层原因和动力各不相同――他与各自文明发生所走过的路径有关,然而他们的最终表现非常类似,也即无所不在的奴役和幻想奴役;印度因为气候等自然条件原因,这类奴役更方便实施(强奸少女),中国因为刀剑兵军法律的严苛和气候条件限制,这类奴役实施较为困难,于是只能以艺术或幻想的形式存在--然而一旦条件方便,即刻泛滥。

  印度多神乱神,往往假借神格名义实施“性供”虐待、奴役,见诸史载几千年,屡禁不绝;中国神格不发达,他以另类形式表现,比如道一人一再指出的“从戏台上演到戏台下”――也即假借戏中“角色”表演,实质表现为真实心理。今天我们所指张少华的“皇族后裔”心声吐露,看似不经意,其实正是这个现象的真实表现;去年“小崔一怒”直指冯小刚和范冰冰,社会云集响应,也是“从戏台上演到戏台下”具体实例只是不同表现。范冰冰决不满足“戏台上”的表演,“戏台下”真实社会也要“国家精神造就者荣誉”来精神上高于社会。若干年前靠娱乐红遍祖国大江南北的“娱星”倪萍,荣获“共和国脊梁奖”,顿时引发社会愤怒,也是一例,“国家精神造就者荣誉”和“共和国脊梁奖”就是要以此矮化社会、羞辱大众;冯小刚借“贺岁片”与社会套近乎,一旦建立信任就露出狰狞原形,趁你不防狠狠的来一下“垃圾观众”,打压社会。

  必须打掉这个文化!各级文化部门应该正视这个现象,不仅是恶俗。“皇族”已去百年,奴役他人的文化仍然根深蒂固,必须打掉他。也许仍需经历漫长,然而孙中山一再告诫:认识他更重要!行易而知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