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对一些怪现象谈谈看法——“诺贝尔文学奖”给中国人的感想之二

2019-04-29 15:01:4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为什么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出现一些怪现象?这是和平演变的结果。1996年至2012年,有两个一反常态、180度的变化。

  第一个,是对莫言的一反常态、180度的变化。

  莫言的《丰乳肥臀》一出笼,不仅受到革命作家严厉批评、批判,人民群众也写信给中宣部和党中央,表达对党的热爱和对反动小说的愤恨!

  刘白羽同志在谈到莫言及其作品时说:“世风如此,江河日下,我们浴血奋斗创造了一个伟大的国家,竟养了这些蛀虫,令人悲愤。”

  云南作协副主席彭荆风同志指出:莫言的《丰乳肥臀》是反动而又肮脏的文学垃圾,是因为在几名不负责任的“名家”吹捧下获得的《大家》10万元大奖。

  在巨大的压力之下,莫言所在部队和单位的领导让莫言写检讨,主动转业离开部队,莫言上午写报告,下午就批准了。上级还要莫言自己写信给出版社,禁止再出版《丰乳肥臀》,作家出版社《丰乳肥臀》的责编王小平也因此被迫辞职。当时震动全国。

  由于莫言所在部队和单位的领导,以让他离开部队的办法,把他保护下来了,莫言很能随机应变,换了个地方又有了新的保护伞。我们从他的《读鲁迅杂感》中看到,1996年12月他的翅膀又硬起来了!《读鲁迅杂感》是一篇反攻的檄文。

  10年后,2006年《生死疲劳》出笼,不但再没人批评、批判,而且,同年7月,《生死疲劳》入围首届“曼布克亚洲文学奖”;并入选中国小说学会“2006年度小说排行榜”榜首,并被评为亚洲周刊“2006年十大好书”,2007年获得福星惠誉杯《十月》“优秀作品奖”,2007年获得“福星惠誉杯”《十月》优秀作品奖,2008年荣获香港浸会大学世界华文长篇小说奖‘红楼梦奖’首奖”。 2018年9月,入选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最有影响力小说。

  攻击、诽谤、否定计划生育国策的长篇小说《蛙》,2011年8月,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

  莫言得2012“诺贝尔文学奖”,一步登天!

  这就是和平演变。把莫言这个令人悲愤的、伟大国家的蛀虫,变成了不可一世的“人物”!这是第一个一反常态、180度的变化。

  第二个,对“诺贝尔文学奖”的一反常态、180度的变化。

  2000年10月12日,瑞典文学院将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给了高行健。

  人民日报发表了评论员文章:

  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了51周年华诞,举国欢腾,全国各族人民共庆这一象征中华民族彻底推翻三座大山,真正站立起来的伟大日子。然而,在斯堪地那维亚半岛上的瑞典文学院里,一场闹剧正在上演。一小撮对中国人民怀有极不健康心理的所谓文学专家,不顾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将新世纪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现居法国的华裔“作家”高行健。瑞典文学院的倒行逆施,极大地伤害了中华民族的感情,这是对12亿中国人民的严重挑衅。

  瑞典文学院是一贯反动,一贯敌视红色政权,一贯敌视中国人民的彻头彻尾的反动组织。

  中国作家协会有关负责人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中国有许多举世瞩目的优秀文学作品和文学家,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对此并不了解。看来,诺贝尔文学奖此举不是从文学角度评选,而是有其政治标准。这表明,诺贝尔文学奖实质上已被用于政治目的,失去了权威性。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指出:

  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把这一奖项颁发给高行健,“有不可告人的政治图谋”。

  经过12年的和平演变,对“诺贝尔文学奖”一反常态、180度的变化!

  人民日報海外版发表特約評論員欢呼:而今,終於和諾貝爾文學獎結緣了!評委諸君,謝謝你們!

  中国作家协会给莫言发贺词:

  莫言的获奖,表明国际文坛对中国当代文学及作家的深切关注!

  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说:

  对中国作家莫言获得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表示祝贺!

  经过12年的和平演变,瑞典文学院,变成——

  不倒行逆施了!不极大地伤害中华民族的感情了!不是对12亿中国人民的严重挑衅了!瑞典文学院不是一贯反动,一贯敌视红色政权,一贯敌视中国人民的彻头彻尾的反动组织了!!!

  经过12年的和平演变,对“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标准”、“政治目的”、“政治图谋”全没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权威性”,不但没有失去,而且陡增了!陡长了!

  百度·贴吧  利物浦吧 看到瑞典文学院将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给了行健,人民日报发表的评论员文章后,大骂:“我刚刚发现人民日报太无耻了,真的”!

  对这个大骂,竟然有1,829,544关注,有贴子:44,244,20个!

  看看、想想这两个一反常态、180度的变化,能不令人触目惊心吗!

  为什么说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出现的一些现象,是怪现象?

  我们与莫言的斗争,与瑞典文学院的斗争,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激烈地斗争。

  我们党中央主管意识形态工作的常委,在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后,第一时间发贺信,难道这不奇怪吗?

  中央电视台、山东省电视台,为莫言提供平台,控诉红太阳对他的烧烤,侮辱、诽谤毛主席!侮辱、诽谤人民公社!难道这不奇怪吗?

  有的省、市,从省到县四套班子的干部书橱里面都要有一套十八本《莫言作品系列》,并且和十八大文件放在一起!难道这不奇怪吗?

  莫言家乡的县委宣传部的部长,陪同莫言去领奖!难道这不奇怪吗?

  计生委这样的单位它也要摆一本《蛙》,扫黄打非办公室主任那儿也有一本《丰乳肥臀》!难道这不奇怪吗?

  特約評論員的文章引授獎詞稱:「莫言將現實和幻想、歷史和社會角度結合在一起。他創作中的世界令人聯想起福克納和馬爾克斯作品的融合,同時又在中國傳統文學和口頭文學中尋找到一個出發點。」这是大吹、特捧莫言!除此以外,不论贺信、贺词、评论员文章、媒体报道、专家谈话等等,一概不提授奖词对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的侮辱!对“诺贝尔文学奖”的崇拜,到了忍辱负重的程度!难道这不奇怪吗?

  《透明的红萝卜》迅速进入了高中课本,然后初中也开始选他的故事和文章,小学也开始考虑,幼儿园的老师也要让孩子从小记住莫言!难道这不奇怪吗?

  莫言家乡住过的宅子,成了人们的观光胜地!难道这不奇怪吗?

  莫言得“诺贝尔文学奖”,立刻当全国政协委员、为莫言塑铜像、建立莫言文学馆!难道这不奇怪吗?

  ……

  和平演变,演变什么?就是演变人心、演变人的思想、演变人的精神。

  2013年1月5日,习总书记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的讲话中指出——

  古人说:“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国内外敌对势力往往就是拿中国革命史、新中国历史来做文章,竭尽攻击、丑化、污蔑之能事,根本目的就是要搞乱人心。

  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是前车之鉴啊!

  ——习总书记的讲话语重心长。同志们!同胞们!特别是党的各级领导干部,应该认真领会,提高政治觉悟,认清莫言和他的所谓“文学”,是什么“文学”?认清“诺贝尔文学奖”,是个什么“奖”?

  和平演变是没有硝烟的战争,这个战争的战场在哪?战场在意识形态领域。文学、新闻舆论是这场战争的重要阵地。

  从两个一反常态、180度的变化中,我们看到:有些同志,对莫言向我们的进攻,对瑞典文学院向我们的进攻,不但不反击,反而对莫言、对“诺贝尔文学奖”崇拜的五体投地!

  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些同志在和平演变中,已经麻木不仁了!已经黑白不分了!已经成为莫言、“诺贝尔文学奖”的俘虏了!

  这样和平演变下去,会是什么结果?请想想苏联的前车之鉴。

  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

  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进行伟大斗争。社会是在矛盾运动中前进的,有矛盾就会有斗争。我们党要团结带领人民有效应对重大挑战、抵御重大风险、克服重大阻力、解决重大矛盾,必须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任何贪图享受、消极懈怠、回避矛盾的思想和行为都是错误的。全党要更加自觉地坚持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坚决反对一切削弱、歪曲、否定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行;更加自觉地维护人民利益,坚决反对一切损害人民利益、脱离群众的行为;更加自觉地投身改革创新时代潮流,坚决破除一切顽瘴痼疾;更加自觉地维护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决反对一切分裂祖国、破坏民族团结和社会和谐稳定的行为;更加自觉地防范各种风险,坚决战胜一切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领域和自然界出现的困难和挑战。全党要充分认识这场伟大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发扬斗争精神,提高斗争本领,不断夺取伟大斗争新胜利。

  ——和平演变这种没有硝烟的战争,就是“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莫言的进攻,瑞典文学院的进攻,两个一反常态、180度的变化,就是实例。

  我们一定要认识和平演变这种没有硝烟的战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

  斗争长期性,就和平演变这种没有硝烟的战争来说,长期到何时?要到共产主义的实现。

  实现共产主义任重道远,需要共产党人几十代的接力奋斗,和平演变这种没有硝烟的战争与我们同行,或者说今后几十代共产党人,要在和平演变这种没有硝烟的战争中进行战斗。在共产主义实现之前,国内外的反共分子,不会灭种!

  每一代共产党人,都一定要打赢和平演变没有硝烟的战争,不能设想在这场战争中,没有雪山、草地了,但是,共产党人不论遇到什么坎坷,都一定会把它踏碎、踏平!

  打赢和平演变没有硝烟的战争,靠什么?像井冈山的星星之火燎原、万里长征一样,靠理想信念。不忘初心,理想信念高于天,要代代相传。

  共产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共产党员举手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斗争的复杂性、艰巨性在哪呢?莫言的进攻,瑞典文学院的进攻,两个一反常态、180度的变化,告诉我们:

  第一,内外勾结,以文学为武器,利用世界文学大奖的花环,招摇撞骗!文学对人的思想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莫言的“文学”,“诺贝尔文学奖”,极其严重地毒害了中国人民的思想,特别是毒害了中国一代青少年的思想!这关系到我们的江山社稷!

  第二,严重的是,在莫言的进攻下,在瑞典文学院的进攻下,共产党内出现了两种声音,两种政策!两个一反常态、180度的变化,就是实例。

  中央电视台最近播放了电视剧《寻路》,说的是寻找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正确道路,在党内是两种声音,两种方针政策,经过沉痛的失败、流血才统一了认识。

  不怕敌人强大、不怕敌对势力内外勾结、狡猾奸诈,就怕我们党内不能统一正确的认识,采取正确的方针政策。

  必须指出:两个一反常态、180度的变化,是错误的,造成的后果是需要相当时日才能消除的!

  斗争的复杂性、艰巨性在于共产党内的斗争,不仅要与腐败分子、政治变质分子进行不懈的斗争,还要与党内的错误观点、思想进行不懈的斗争。同时还要与国内的形形色色的反共思潮,反共分子进行坚决不懈的斗争。在国外还要应对政治的、经济的、外交的、军事的斗争。这三种斗争是交织在一起的,所以说斗争是复杂的,艰巨的。

  中国人民站起来,是经过一百多年的前仆后继的、不懈的斗争实现的;中国富起来了,强起来了,是经过七十年不懈的斗争实现的。没有斗争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同志们!我们一定要认真履行习总书记的要求:发扬斗争精神,提高斗争本领,不断夺取伟大斗争新胜利。

  2019年4月27日星期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