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鹤龄 | 末日预算八:城市化掉农村的城市化的脚步该停歇了

2019-04-29 11:01:5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鹤龄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年春节期间,《流浪地球》很是火了一把,点赞声一片,当然,也不乏批评声。作为一部科幻电影,想象的空间可以没有边界,只要能给观众带来好的视听享受,就没有什么可以非议的。我要说的是,人类的灭顶之灾并不在于太阳的老化,而在于五脏六腑已被掏空的地球本身。所以,即使人类真有力量驱动地球逃离大阳系,也无法逃脱面对末日的命运,且为时不会太远!本人曾于2012年“玛雅末日”即将“来临”之际,发过一篇《必将到来的世界末日预测》,预测的末日警示期为2457年1月1日。警示期虽然不是准确时间,但只要满足了文中假定的三个前提条件,误差不会很大的。而这三个假定并非凭空胡扯,特别是其中起着关键的决定作用的“资源消耗百年翻番”假定是有一定科学依据的。现整理并更名为《末日预算》再发,请各位在享受了《流浪地球》给予的愉悦之后,静下心来思考一下如何面对人类世界末日这个严肃的“准现实”问题。同时,恳请批评指教,提出宝贵意见。

  前  言

  地府聚藏亿万年,藏之不易

  人间享用千百载,用之当惜

  现代文明早来千年,今日地球已空壳

  后世儿孙晚到百载,那时月亮必壳空

  距离12月21日玛雅“世界末日”预言到来的时刻一日逼近一日,谈论“末日话题”的人越来越多,作好躲过劫难准备的大有人在,戏谈“末日”的也不乏有人。譬如,网上曝出一帖:

  据前方消息:世界各国首脑在五分钟前同时召开新闻发布会,承认世界末日真的即将到来!众位元首大佬纷纷表态。

  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告:世界末日是真实的,但请美国国民不要太悲伤,因为,至少我们不用还中国人的钱了。

  俄罗斯总统普京欣喜感言:世界末日是真实的,我很高兴,因为我将是俄罗斯永远的总统了。

  朝鲜的花样美男也不甘示弱:伟大的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即将毁灭,其他修正主义也在劫难逃,主体思想护卫下的朝鲜人民将成为人类唯一的希望!朝鲜光辉时代即将开启,劳动党人民军万岁!

  戏言归戏言,一笑置之即可。不过,本人所说绝非戏言,人类终究会有那么一天,将用哭声来验证“末日”并非虚妄。到了那一天,没有谁可以笑出声来的。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世界末日的预告未尝不是好事。 作为一种警示,它可以帮助我们增加忧患意识和危机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我开始着手写此文,抒发个人陋见,用唯物的观点从地球资源快速消耗的角度对世界末日进行探讨,做出预测。希望它能警醒世人,使大家都像某些人恐惧“玛雅末日”一样,在脑子里打造出一只思想上的“诺亚方舟”,彻底改变现在以高耗资源为代价的奢侈无度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尽最大努力减少地球资源的消耗,从而使“世界末日”的到来推迟千年万载,则善莫大焉。

  写于 2012年12月18日

  第四章 自救当务之急

  有人可能会说,你认为地球资源必定会枯竭,世界末日必定要到来。岂不是救亦亡,不救亦亡。反正都是亡,还救什么?

  我说,不对。譬如,人总是要死的,但是,总是要死的人遭遇危难、得了疾病,还必须救治。因为,人的寿命有长有短。有的人短暂得只有几天、几岁、十几岁,一般人大都活过六、七十岁,高寿的可以活过百岁、百多岁。每个人虽然最后都走到了死亡的人生终点。但死亡的性质却有凶死和善终的不同。善终者,将其生命力利用发挥到了极致,这是高质量的人生,其死,谓之寿终正寝。凶死者,其生命力或被自己或被外力大量的摧残而过早毁灭,这是悲剧的人生。死后,被视为短命鬼。

  人类世界也是如此,其生命的活力源于地球资源,无度的消耗地球资源,与一个人在没有热量补充的情况下大量消耗体能是一回事,是摧残扼杀自己的生命力,必然的结果是使人类世界过早地夭折。

  许多人为了延年益寿,潜心研究学习养生术,通过各种各样的有效方式,消除各种因素对生命力的侵蚀与摧残,增强或保持生命的活力。

  人类世界要想延年益寿,不做“短命鬼”,争做“百岁翁”,也必须讲究养生术。这个养生术没有别的诀窍,就是采取有效措施,坚决遏止各种因素对地球资源的无度消耗和肆意损毁。具体的方法是,对那些“耗资大肚户”动大手术,控制它们的“食量”。

  “医生”是否敢于动手术、“病人”是否愿意动手术、手术是否能成功?直接影响着人类世界的命运!

  第一节耗资大户录

  (见《末日预算六》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1904/196817.html)

  第二节  对症开药方

  (一)美国生活方式不能效仿

  (二)立法打击富人纵欲恶耗资源

  (三)以战止战 用战争手段制止战争

  (四)科技应着力于长寿产品和长寿工程的研制

  以上(一)、(二)、(三)、(四)见《末日预算七》

  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1904/197026.html

  (五)城市化的脚步该停歇了

  这里的城市化指的是“城市化掉农村”的“城市化”而不是“农村化成城市”的“城市化”。世界各国的城市化几乎都是走的这同一条路。

  本章第一节《耗资大户录》提到,城市相对于农村,消耗的资源大得多,是一个资源消耗的大肚户。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还要大搞城市化呢?有人认为,城镇化过程是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正的过程。果真如此吗?

  1)城市化拉大了贫富差距

  先说我国:

  2012年8月27日的北京晚报一则官方消息:历时八年的争议后,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有望在今年十月推出。该消息还公布数据表明,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已由改革开放初期的4.5比1扩大到目前的13比1,全国收入最高的10%群体和收入最低的10%群体的收入差距,已经从1988年的7.3倍上升到目前的23倍(2007年)。

  我国的城市化率:1981年为20.16%;2012年为52.57% 。与此同时,我国的基尼系数:1981年为0.288,社会财富分配处于基尼系数表示的“比较平均”的范围内;2012年达到0.474 ,远超基尼系数的警戒线(0.4),接近基尼系数表示的“贫富差距严竣”的范围(0.5以上),进一步扩大则有可能引发社会不稳定。

  再看英国:

  英国的城市化进程于2001 年达到了高水准的城市化率89%,然而,与此对应的也不是贫富差距缩小而是急速扩大。英国国家统计局2009年12月10日公布的2006至2008年度英国家庭财富和资产状况调查结果:

  英国2006至2008年度基尼系数是0.61。

  财富居前10%的英国家庭拥有的财富是居后50%家庭财富的4.8倍。

  财富居前50%和居后50%家庭拥有财富占总财富的比例分别为91%和9%。

  财富居前20%的家庭拥有财富占总财富的62%;财富居最末10%家庭的地产和金融两方面财富价值是负数,即资不抵债。

  再看美国:

  美国的城市化率2011年为82.40%。2009年的基尼系数为0.468,创人口普查局1967年开始统计家庭收入以来的最高记录。这个记录到2011年为0.477取代。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2011年10月)报告指出,从1979年到2007年,美国最富的1%人口的收入增加了2.75倍,而最穷的20%人口同期收入只增加18%,富人收入增幅为穷人的15倍。报告还发现一个现象,收入越低的阶层,过去30年收入增幅越小。

  另有数据显示:400个最富的美国人占有的财富超过1.5亿底层美国人占有的财富总和。占总人口20%的高收入人群占总收入的近二分之一。

  美联社2010年9月28日援引美国人口普查局新近统计结果报道,总收入中,49.4%流入20%的最富裕阶层,14.5%的贫困人口只得到3.4%。

  前总统卡特也不讳言,他指出,在美国,富人财富越来越集中,穷人还是相对来说比较贫穷。他说,譬如我在白宫的时候(1977—1980),是1%的富人占有美国财富9%,可现在1%富人占有美国财富的20%,这也就意味着贫富差距更大。而1980年至2010年的30年时间内,美国城市化率由73.74%上升到82.17%。

  中国、英国、美国的城市化,不约而同地都走上了扩大贫富差距的路,应该不是一种巧合,它揭示了一个客观规律:城市化率与贫富差距成正比。城市化率升高的同时,贫富差距随着扩大。所以,我们指望城市化担负起促进社会财富公平分配的重任,只能是一个无法实现的幻想。

  3)、改善民生不能依赖城市化

  网上有一篇《英国到底有没有贫民窟》,作者是一位旅英中国人。他在大赞了一番英国后,留下了这样一段话:

  “英国到底有没有贫民窟?我说,没有。为什么我敢说,因为,这么多年以来,我几乎走遍了英国各级乡村和城市。你越到偏远乡村,也会越郁闷。因为,那里居住的是富人。穷人大多居住在城市里,因为要靠政府救济。”

  如果他的所说确是英国的现实,那么,我们就可以勾勒出英国城市化的全过程:大批农民涌入城市化作市民,在养肥了一批富人的同时也恶化了城市的生存环境,于是,富人便凭借他们的财力占据被农民抛弃的生存环境相对优越的农村,往来于城乡之间,过上了亦城亦乡的新生活,而化成市民的农民却无力回归农村,只得长期蜗居在环境恶化的城市做吃救济的市民!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农民为什么要“化”进城里养富人?为什么要让出家园给富人!

  不管怎么说吧,城市人口高度集中造成城市生活环境恶化,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走在城市化进程前列的发达国家,逆城市化的“退程”早已开始,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富人可以自由地跨入“退程”而且可以自由的“一退二退再三退”,穷人跨入“退程”的自由则被贫穷剥夺得干干净净。也就是说,农民一旦失去土地,开弓就没有回头箭,即使蜗居贫民窟或是下水道,也不用梦想重返农村。美国如此,英国同样如此。

  美国有没有贫民窟?有。

  美国纽约有个大沙头贫民窟。它的为世人所知,得益于从这里走出了纽约第一位黑人州长罗杰•罗尔斯。

  美国康涅狄格州纽黑文的耶鲁大学旁有个黑人聚居的贫民窟,它为我们所知,得益于一位人权卫士挖空心思对它的张扬。《陈志武:从美国的贫民窟和大学看人的权利》:“贫民窟当然不幸,但换个角度看,一个贫民窟能存在数年不被权力强制拆迁,也说明在这里公权力不能随意践踏私权利。”

  还有,灯火通明的赌城拉斯维加斯,繁华城市地面下的下水道里住着1000多名美国穷人。这个贫民窟的出名“得益”于下水道。

  英国真的没有贫民窟吗?不。真的有。也有名人可以出来作证:

  英国史上第三位华裔贵族、首相顾问、上议院终身议员韦铭恩。1977年1月19日,他出生在英国伦敦东区街道狭窄、房屋稠密的贫民窟里。直到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在这里兴建场馆,伦敦东区的面貌才有了改观。

  《英国内衣女王:从贫民窟女孩走向商业领袖》,讲的是生于苏格兰格拉斯哥的英国最具影响力的女性企业家之一的莫恩的故事。

  伦敦东部哈克尼贫民区甚至还有以“杀人案英里”这种耸人听闻的绰号相称的地段,因为这里的治安极差,枪案常发。这是从《英国神童富翁(本•韦)贫民窟中感悟生活》中透出来的信息。

  “英国国王爱德华到伦敦的贫民窟进行视察。来到了一所东倒西歪的房子门口,里边住着个一贫如洗的老太太。国王问道:请问我可以进来吗?——这一声询问,道破了人权的真谛,……”作者本意是宣扬英国的人权,无意间透出一个事实,这里也是贫民窟!

  上述都是由“名人名事”而知名的贫民窟,没有出“名人名事”而不得扬名的贫民窟,美国还有没有?英国还有没有?

  我国城市化进程中暴露出来的问题更突出更典型。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在由农村通往城市的道路上,演绎出无数令人扼腕叹息的血泪故事。跳楼的惨剧,强拆的惨剧,累死的惨剧,意外伤亡的惨剧等,几乎都发生在这些做着城市梦的农民工和他们的亲人头上。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0年3月份发布的《2009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称,89.8%的农民工,每周工作时间超出《劳动法》规定。据监测调查,制造业农民工平均每周工作时间58.2小时,建筑业为59.4小时。一旦进入工作繁忙的季节,农民工超时劳动将更严重。一天十四五个小时连轴转,早已是一种习以为常的生存状态。

  1886年美国工人罢工争得的八小时工作制,对于127年后的我国农民工,包括大学毕业的打工者在内,还是一种无法得到的奢望。

  通往城市的这条路,走起来很艰苦。

  既然城市化不能公平公正的从根本上改善民生,我们为什么要把改善民生完全依赖于城市化呢!如果能将农村化成城市,消灭城乡差别,让农民就地脱贫致富,成为与市民一样的新农民,岂不是更好。

  4)城市——“末日警示”中的大坟墓

  我们虽然不能否认城市给人们生活特别是给富人的生活带来的极大便利和舒适,但是也不能否认城市对资源的浪费和对环境的破坏。城市的食物供给、供水、供能、安全、治安、排污、排洪、垃圾处理等方面的管理都是十分棘手的问题,几乎成了所有城市的通病,无法治愈的癌症。没有一座城市有能力把这些问题全部治理得完好无缺。

  现在,我们假定所有的问题全部治理得完好无缺,在源源不断的资源灌输下,城市就像一座由计算机控制的运转自如的特大型机器。这样的机器无疑是十分美好的,是值得向往利用的。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城市机器运转前提是源源不断的资源提供的动力。一旦资源断源,这些肩负数十万、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生命之重的城市大机器立即就会死机而变成一座座特大型的恐怖的坟墓!即使是某个渠道断源也会发生同样的恶果。

  譬如能源断源,整个城市马上就会陷入瘫痪。水管里的水流不动了,炉灶上的火打不燃了,街道上的车开不动了,楼宇内的电梯卡壳了,外面的食物运不进来了,市内的废物排不出了……恐怕坚持不了十天,城市变成坟墓就成了它的唯一选择。

  譬如水资源断源,整个城市同样马上就会瘫痪:水管里的水没有了,炉灶有气也用不着打火了,生米生菜虽然可以暂时充饥度日,排出的粪便却无论如何冲不出去了……。同样,恐怕坚持不了十天,城市变成坟墓也是它的唯一选择。

  即使能源和水资源都不断源,如果制造输水输能设备的资源断源,后果与能源、水资源断源完全一样,城市变成坟墓同样是它唯一的选择。哪怕是制造输能输水设备某个部件的资源断源,设备一样不能运转,其后果与能源水资源断源毫无二致,城市的最终选择也只能是变成大坟墓!

  我在这里说一句闲话,如今,香港还有“港独”份子闹独立。那好,大陆政府把水闸门一关,让你去独立吧。保险用不了十天,就得向中央政府求爹爹告奶奶了。这样的事,当然不可能发生,但是,东深供水工程那83公里的封闭管道,将来会不会出现爆管而没有维修材料的情况?抽水泵站会不会出现因缺能源缺维修配件而停机的时候?谁能担保呀!如果出现了这些情况,香港别无选择,只能变坟墓!

  可是,今天的许多宠护城市者,就像父母溺受娇宠独生宝贝儿子一样,只顾了不惜一切代价地满足它的奢求,而从不考虑这个娇生惯养的宝贝在无法满足其奢求时的某一天会突然暴毙死去。

  鲁迅先生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一家人家生了一个男孩,合家高兴透顶了。满月的时候,抱出来给客人看——大概自然是想得一点好兆头。

  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发财的。”他于是得到一番感谢。

  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做官的。”他于是收回几句恭维。

  一个说:“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他于是得到一顿大家合力的痛打。

  对于城市这个时下的宠儿,我充当了上述三人中的第三个人。我的话虽然不能得到某些人的认可,但我讲的是真话是实话。因为谁也不能作出担保,地球上的各种资源,永远都不会断源!既然如此,那就请正视这个必然会来的结局,让城市化掉农村的城市化赶快止步,悬崖勒马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