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张扣扣不是你们的英雄,七年前判决无问题

2019-04-24 10:54:58  来源:知乎  作者:知乎网友
点击:   评论: (查看)

  关于张扣扣之母死亡一案,其实我上一篇文章已经写的很明白了。但评论里很多人提到这件事,并以此攻讦。我把我上一篇文章里关于此案的分析贴在这里,请诸君自己判断。

  判决称,1996年8月27日19时许,王正军(张扣扣案死者之一)的邻居汪秀萍(张扣扣之母)路过王家门前时,因过往与王家有矛盾,汪便朝王正军之兄王富军脸上吐唾沫,引起争吵。王正军闻讯赶来,加入争吵。汪秀萍拿扁铁在王正军的左额部、左脸部各打一下,王正军从路边捡起一条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一下,致汪当场倒地于当晚十时许死亡。经法医鉴定:死者汪秀萍系钝性外力颅脑损伤而死亡。

  判决中的重点,是张母先吐唾沫挑衅,引起争吵,此后又先动手打人,之后对方失手将人打死。这样的案情,如果放到现在,律师甚至可以辩防卫过当。

  庭审中,王正军称:当时在现场,由于死者汪秀萍拿钢筋扁铁打我,我出于阻止和义愤才还击了汪一棒。因我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也很想重新作人,请求对我从轻处罚;对民事赔偿问题,我虽愿意赔偿,但确无赔偿能力。

  王自新(王正军之父,张扣扣案死者之二)辩称:汪秀萍在案发的起因上和打架过程中有严重过错责任。案发后,我们负责办理汪秀萍的安葬事宜已花费用八千余元;鉴于我家经济困难,我再给受害方赔偿一千一百元人民币。

  判决称,鉴于被告人王正军在犯罪时尚未满十八周岁,且能坦白认罪,其父已代为支付死者巨额丧葬费用,加之被害人汪秀萍对引发本案在起因上有一定过错责任,应对被告人王正军从轻处罚。故对被告人王正军及其辩护人辩请对王正军从轻处罚的意见,经查符合本案实际及法律规定,可酌情予以采纳。

  最终的判决结果时,杀母者王正军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被判了7年,赔了张家九千六百三十九元三角(除王自新已支付汪秀萍丧葬费人民币八千一百三十九元三角外,其余一千五百元限王自新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从判决书来看,如果案情真是如此,判了七年,也还真算不上是枉法裁判。根据《刑法》第17条之规定: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而且,从判决书上来看,是汪秀萍挑衅在先。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相信。

  还有一个,判了7年,具体在监狱中待了几年,现在还没有确凿的消息出来。判了7年,一般在监狱里是待不了7年的,因为刑拘之后在看守所羁押的时间也算刑期,羁押1天抵1天刑期。此外,监狱里还有减刑。

  麻烦您骂人的时候,先看看法律规定。我写这篇文章,就是洗地。不过洗的不是政府,洗的是法律。行政干预司法,是在很多案件中都存在的,但这个案件,很难说是行政干预了司法,因为判得的确合乎法律规定。如果法院判决不合你意,就是判决不公,就要私力救济,那要法律有何用?

  杀人偿命,这是梁山好汉朴素的感性思维,法律不是这样的,如果真是这样,就没有什么正当防卫了,也没有什么过失致人死亡了,都一杀了之算了。

  很多人在评论里提及了基层法治的朽烂,这是实情,的确是实情。基层法治的朽烂,一方面是基层官员的不作为、乱作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农村人对法律不了解,也请不起懂法律的律师,就像张扣扣的父亲一样,连字都不识,上诉状终究还是没有递上去。

  在这里评论的诸君,起码是识字的,也是能上网查询法律规定的。遇到不公,希望你们拿起法律武器,维护法律的尊严。而不是拿起刀,私力救济。如果大家都以暴易暴,那基层的法治就更加朽烂了。有太多的合法手段可以维护自己的权益了,不是只有刀子。

  我还是那句话,坏法治也比没法治好,坏法治我们可以努力让它变好,没法治,谁的性命都难以苟全。

  以下是原文:

  前一篇文章发布之后,张扣扣案又有了一些新的进展。在官方和媒体的共同跟进下,更多信息得到了披露。作为一名关注此案的热情吃瓜群众,我在这里把重要的信息梳理一下。

  也表达一下我个人对此案的看法:

  从目前的信息来看,当年对张扣扣母亲的判决基本不存在问题,张扣扣也不是很多自媒体所说的什么英雄。被张扣扣杀死的一家人,在当地算不上是乡绅,更不是什么恶霸。为民除害的戏码,起码没出现在张扣扣案里。但涉嫌故意杀死三人,却是张扣扣所要面对的指控。

  一

  2018年2月21日,汉中市南郑区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215’杀人案情况通报”。

  我大体梳理一下通报里的重要信息:

  1、嫌犯张扣扣(男,35岁)持刀将邻居王自新(男,71岁) 及其长子王校军(47岁)当场杀死,王自新三子王正军(39岁)被刺伤后抢救无效死亡,张某某作案后潜逃,2月17日7时45分到汉中市公安局南郑分局新集派出所投案自首。

  从这里来看,警方认定张扣扣是自首行为,与之前网络谣传的并不一致。

  2、张的经历已经得到了比较详细的披露,这与之前媒体报道和网络爆出的大体一致。张扣扣,1983年1月6日出生,初中文化,未婚。2001年至2003年在新疆武警部队服兵役,退役后外出务工,于2017年8月回家。

  3、张扣扣案的起因也已得到披露,确实与张母死亡一案有关。

  张对1996年王正军故意伤害其母致死一事怀恨在心,伺机报复王家。2018年2月15日,张扣扣在自家楼上观察到王自新、王校军、王正军和亲戚都回到其家中并准备上坟祭,张戴上帽子、口罩,拿上事先准备好的单刃刀尾随跟踪伺机作案。在王校军、王正军一行上坟返回途中,张某某持刀先后向王正军、王校军连戳数刀,随后张持刀赶往王自新家,持刀对坐在堂屋门口的王自新连戳数刀,致2人当场死亡,1人重伤抢救无效死亡。然后张返回自己家中,拿上菜刀和事先装满汽油的酒瓶,将王校军的小轿车玻璃砍破,在车后座及尾部泼洒汽油焚烧,之后张逃离现场。

  从目前披露的案情来看,张扣扣对于杀人一事,早有预谋,涉嫌故意杀人。综合澎湃新闻的报道,张扣扣杀人之后并未去拜祭母亲。

  4、当年的张母一案,我前一篇文章贴出的判决书内容基本得到官方的确认。

  官方披露的重要消息是,宣判后,检察机关在法定期限内未提起抗诉,被告人王正军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张扣扣父亲)均未提起上诉,该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

  但澎湃新闻引述张福如的说法称,上述判决后,他曾向汉中中院寄过“状子”,但无下文。具体时间,张福如称他已记不得了。

  但张提供给记者的上诉状落款日期为2001年7月13日,这早已过了上诉期限。也就是说,即使这份上诉状递交上去,也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二

  界面新闻、澎湃新闻、红星新闻等媒体均刊发了报道,我综合了一下,挑出了几个重要的部分,列在下面。如想看全部新闻,我把链接发在文章最后。

  1、张母在农村属于比较强势的一类人,脾气不好,泼辣,爱骂人,不怕争吵打架,甚至还欺负人。这也变相佐证了判决书中所说的案情——张母骂人挑衅在先。

  界面新闻采访张扣扣发小(以下简称“界面”)说:

  这些事都是出在他妈身上。我经常会说,扣扣就是被他妈弄到这条路上来的,扣扣等于是被他妈给害了。

  他妈太爱骂人了,她与周边的邻居几乎都吵过架。她死的头一天,还跟他们家对过的一个小伙子吵过架。

  扣扣他妈这个人,就是喜欢跟人耍个赖什么的。举个例子,扣扣他家的房子在外边,他叔叔们的房子在里边,扣扣他妈就可以在中间修道围墙,把人家关在里边,里边的人家只能把厨房或者猪圈那里的墙挖通,再买前边另一户人家的一点地,绕着走。

  扣扣家与王自新家是邻居,扣扣他妈还跟王自新隔壁那一家打过架,之后她就赖到人家家里去,弄个被子往地上一铺,铺上点草,就睡在人家家门口。她说是被人家给打了,弄得这一家没办法在家里住。

  那时候我还是小孩子,我记得扣扣他妈在这一家的廊檐下睡了很长一段时间,起码有个把月,屎都拉在这家的院子里,路上人来人往,她都不怕。

  对于这一点,澎湃新闻的报道亦有佐证:

  包括张福如本家亲戚在内的多名村民向澎湃新闻表示,张福如的妻子汪秀萍为人强势,“嘴上不饶人”,“和村里很多人都吵过架”。在王坪村担任二十多年村干部的王明亮(化名)也表示,汪秀萍个性不好。

  2、死者王自新家与张家是邻居,之前关系还不错,之后闹了矛盾。

  界面说法,矛盾的根源是利益问题:

  扣扣他爸张福如曾经拜王自新他爸为干爹,这就等于扣扣的爸爸与王自新是干兄弟,但后来因为利益上的问题闹了矛盾,关系就不好了。

  他们两家后来怎么闹的矛盾呢?据我所知,因由是这样的:王自新跟扣扣对面一家的一个男人一起收猪,也就是把活猪买回来,杀掉后卖肉,挣个辛苦钱,后来他们两个把扣扣他爸也带上,一起做这个生意。但是,后来他们两个又觉得扣扣他爸收猪不行,对他做这个买卖的能力不满意,就不带他了。就这样,两家就有了矛盾,互相不说话了。

  这个矛盾在扣扣他妈那里表现出来的就是指桑骂槐,平常会指着人家骂两句。

  而红星新闻和澎湃新闻均采访了张扣扣的父亲,张父的说法是:当年他家种植西瓜,因给别人送瓜而未送给王家,遂引起对方不满。

  我倾向于前一种说法,送瓜这种事太小,而且不涉及利益之争,很难让两家人产生很大的矛盾。但做买卖不一样,直接动钱,不让张家跟着挣钱,张家一定会很不满。而且,张父的说法天然就会倾向于自己,不如一个第三方的说法更让人信服。

  3、对于张扣扣母亲死亡案件报道,界面最为详实,大体过程基本与判决书所载一致。如果界面记者的采访属实,从目前的信息来看,当年的判决基本不存在错判的问题。庭审判决的时候,张家应该也是认可杀死张母的凶手是王正军的。

  “顶罪”说法,不知从何而来。当年的村干部担心的是爸爸给儿子顶罪,过了二十多年,突然又成了儿子给爸爸顶罪了。其中的缘由,只有10w+的制造者知道了。

  界面:

  那天傍晚,扣扣他妈也顺着家门口那条路到小渠这边来洗脚。王自新家门口路边的对过,我记得当时种着一排小竹子,王自新家老二王富军正跟他的一个表弟站在竹子那里玩儿,扣扣他妈去洗脚路过这里,看到王富军,就朝他吐了一口口水,但没有吐到王富军的身上。

  王富军当时好像是在外地读农校,应该是放假在家,他被这么吐了一下口水,也没有说什么。

  扣扣他妈洗了脚,往回走,又经过这儿,王富军他们还在,她就又朝王富军吐了一口口水,这次吐在了王富军的脸上。王富军当时已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就顺手给了她一巴掌,就这样,两个人在那条路上打了起来。后来,王自新与三儿子王正军也都出来了。扣扣他爸和扣扣他姐也过来帮忙。两家就这样打成了一团。

  在扭打过程中,是扣扣他姐到家里拿出一个约一米长的钢条,交给了她妈,她妈就用这根钢条往老三王正军的头上打了两下,把王正军的头打破了。扣扣他妈打赢了,扣扣他爸就拉她往家走。

  王正军那年只有17岁。他就在路边柴禾堆里捡了一根胳膊粗的木棒,冲过去,一棒砸在扣扣他妈的太阳穴上。

  澎湃新闻还提供了一些可以佐证案件的细节:

  张福如(张扣扣父亲)称,上述判决后,他曾向汉中中院寄过“状子”,但无下文。具体时间,张福如称他已记不得了。

  他提供的由其署名、落款日期为2001年7月13日的“刑事附带民事状”显示,除了提出4.2万元经济赔偿外,张福如还提出要判处凶手死刑,“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并要求“对指示打死死者的王自新判处徒刑”。

  在这份“刑事附带民事状”中,张福如明确表示,17岁的王正军“是致死人命的凶手”。而在此次除夕血案发生后,张福如及其女儿表示,“打死汪秀萍的人是王正军的二哥王富军,因为王正军年龄小,不用判死刑所以才出来顶罪。”

  面对这一矛盾点,张福如表示,当初为什么这么写他记不清了,“我没文化,小学都没毕业,这个状子是花了50块钱找别人给我写的,写状子的人也已经死了。”

  澎湃新闻里还有村干部的佐证:

  前述村干部王明亮表示,汪秀萍被打伤后,村干部们怕凶手逃走,便去将王自新家围住,王自新还曾表示人是他打伤的,警察赶到后,将王自新、王正军父子均带走调查。王明亮分析:“王自新可能是想给儿子顶罪。但究竟是谁打的,司法查明了。”

  4、张扣扣目睹了母亲的死亡。

  界面采访的张扣扣发小说,验尸的时候,扣扣他们姐弟两个就站在法医边上看。而张母打架用的钢条是张扣扣姐姐拿过去的。

  澎湃新闻则引述张福如、张丽波(张扣扣姐姐)的说法称,张丽波、张扣扣姐弟均目睹了那场导致汪秀萍死亡的冲突。

  5、张扣扣杀死的一家,在当地算不上什么乡绅,更谈不上有势力。为民除害的戏码,在这个案件里都是意淫出来的。单纯从居住条件来看,张家比死者王自新家里住的更好。张家是二层小楼,而死者家里只是破败的平房。

  界面说:

  发生打死人的冲突时,王家老三王正军刚刚从新集镇的焦山中学读完初中,听说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刚刚下来,他正准备去读高中。打死人了,他被判了七年徒刑。出狱后,他很少回村里来,每次回来,也只是在晚上回来一下,天不亮就走。他也是怕被报复。大概12年前我在浙江打工的时候,还见过他,有一次打电话,他说他也在浙江。听说这几年他在西安。

  王家老大王校军,早年在红庙乡政府工作,后来又在其他乡镇工作。他在政府部门熬了二三十年,出事前是南郑区红寺湖风景区管理处主任。他在县城里买了房子,平时就住在县城里。

  王家老二也没有住在村里,他早年在林业局上班,是汉中一个林场的工人。听说他很早就买断了工龄。这几年听说他又被林场返聘回去,也许是跟这几年国家重视环保有关。

  网上说王家是村里的恶霸。这都是乱说。平时,张扣扣也不是什么坏人,他没跟其他人吵过一次架。王家也不坏,除了20多年前跟张家打过那次架,也没听说过他家欺负过谁。王家也不是多有钱有势的人,发生冲突那一年,王家的大儿子才刚刚到乡政府上班,其他两个儿子还都在上学。

  死了的王自新就这么三个儿子,没有女儿。他平时就和老伴一起住在老房子里。王自新就是个种田的普通农民。

  澎湃新闻的报道称,张扣扣家为一幢二层小楼,受害人王自新家则是略显破败的一幢平房。

  当然,我也看到了一篇大白新闻写的新闻稿:张扣扣姐姐:杀母凶手哥哥是乡长 行凶后让弟顶罪

  恕我冒昧,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大白新闻这个新闻机构,写的稿子基本上就是复述了张扣扣家人的话,没有核实,没有旁证,也不采访其他人,说的还都是案情。

  如果你们信,我也无话可说了,你们来喷我吧!喷之前最好查一查当年的乡长是谁,档案馆就能查。

  三

  此案的报道中,有一些细节确实能触动很多人朴素的情感。

  比如张扣扣发小所说的:

  我劝他说:扣扣,冷静点,这过年呢!他看了我一眼说:三条人命,我死定了。我妈死了22年,今天我终于把仇报了!

  他继续吼着,很多村民都围着看。也没人敢上前去,一个村民想把他堵住,他说:不关你的事,今天谁动谁死!

  当时我还在那里看到他曾指着王自新的老伴说:杨桂英,你是个女的,我今天不杀你。

  但无论如何,张扣扣涉嫌杀害三人,无论有什么样的理由,这都是铁一般的事实。从目前的信息来看,张母的案件,谈不上错判,更谈不上什么冤屈。张扣扣的冲冠一怒,是为母复仇的英雄之举,还是情绪偏激冲动之下的犯罪之举?

  如果张扣扣为母报仇,可以罔顾法律,轻判或不判,二十年后,王家的孩子长大了,该不该找出狱之后的张扣扣报仇呢?到那时,为父报仇的王家,该不该仿张扣扣旧例呢?如果是,要这法律有何用?

  无论什么时候,事实和法律都是这个社会最后的底线。大号们为了流量,可以虚构事实、煽动愤怒、罔顾法律,但造成的社会共识撕裂的代价,却要整个社会去承担,你又怎么好意思鼓吹什么英雄?英雄,不应该是敢作敢当吗?不应该是为了公共利益而牺牲自己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