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事实婚姻可以离婚吗?

2019-04-17 16:57:4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杨百胜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婚姻法学诸理论问题上,学者间歧见颇多,特别是在几个最基本且最重要的概念如结婚、离婚、重婚、事实婚姻、无效婚姻、可撤销婚姻、以及非婚生子女等问题上更是如此。而这些概念中又以结婚或婚姻的成立这一概念为最基本。对于婚姻的概念及其本质的理解若差别较大,则对于离婚和其它一系列相关问题的见解也必然大相径庭,甚至截然对立。由此,对于什么是重婚、事实婚姻、无效婚姻、可撤销婚姻和非婚生子女等问题的看法也必然会判然有别。而理论上的矛盾,司法实践上的混乱以及学者间理解上的歧义都将极大影响婚姻当事人权利的行使和义务之履行,并最终对整个社会的稳定和婚姻当事人家庭生活的幸福美满产生重大影响。所以,进行概念层面的剖析十分必要。

  笔者认为,所谓结婚(婚姻的成立),是指一男一女以夫妻名义终身共同生活的结合关系。结婚需要具备的条件有三个方面:一是婚姻关系的主体必须是一男一女的异性之间,在同性之间不应有婚姻关系的存在,这个符合婚姻的自然属性;二是结婚必须有男女双方的合意(是婚姻的合意而不是同居的合意),即罗马法上所说的婚意:“有合意有婚姻,无合意无婚姻”,这是婚姻的基础和婚姻自由原则的要求;三是欲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均年满18周岁以上,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这是对婚姻当事人年龄和行为能力的最低要求。换言之,婚姻的本质属性不是合法性而是设权的意思表示性,所谓违法婚姻,无效婚姻,重婚的婚姻以及事实婚姻,可撤销婚姻等均为婚姻,是婚姻不可缺少的种类。婚姻的成立不成立是事实问题,合法不合法是价值判断,而婚姻的有效或无效则是效力问题,三者不能混为一谈,均应有所区别。

  限于篇幅,以下笔者仅就事实婚姻中的离婚问题作一浅论,希望广大对该问题感兴趣的人不吝赐教,多多批评指正。

  什么是离婚? 离婚和事实婚姻又是什么关系?要回答这些问题,首先须弄清离婚的范围和类型。时下,对于离婚问题的看法主要存在两种观点:一种是主流观点。一致认为所谓离婚,是指按照法定程序将已存在的婚姻关系加以解除的法律行为;是夫妻双方生存期间依照法定的条件和程序解除婚姻关系的法律行为;或者是指婚姻当事人即夫妻双方依照法律规定的条件和程序解除婚姻关系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认为离婚是指配偶生存期间依法律规定终止婚姻关系的一种行为。甚至直接认定离婚就是对合法有效婚姻关系的解除。

  仔细分析这些观点及其表述方式,不难发现,它们均有一个共同特点,即认为婚姻的本质属性是合法性,只有合法的婚姻才是婚姻,而非法、无效的婚姻并非婚姻,不产生婚姻的效力,离婚必须是对合法有效婚姻的解除,非法无效的婚姻不是婚姻,根本谈不上什么离婚的问题,它们只能被认定为非法同居关系,是借婚姻之名行违法结合之实。概言之,合法有效婚姻之外不存在离婚问题。另一种是非主流观点。它们针锋相对地指出:合法性并非婚姻的本质属性,婚姻的本质属性应是设权的意思表示性,非法婚姻甚至无效的婚姻也是婚姻的种类,只要婚姻已成立就构成婚姻,而不论该婚姻是否合法有效。因为合法不合法、有效不有效那只是法律上的价值判断问题,对于已存在或已成立的婚姻并不生任何影响,婚姻当事人仍应享有和履行若干权利和义务,这是由诚信原则所要求的。而所谓离婚也应作广义上的理解,应包括三种不同情形:一是对于已成立婚姻的解除;二是对于事实婚姻(这是非法但不一定无效的婚姻)的解除;三是对于法律婚姻(即合法有效婚姻)的解除,这三种情形均应认定为是离婚,而不是仅限于对合法有效婚姻解除这唯一的情形。换言之,离婚的范围应包括以上三种,它们都应包括在离婚的含义之中,是其题中应有之义。笔者倾向于非主流观点。因为所谓主流观点其实有许多不能自圆其说的地方,在某种意义上主流观点是一种严重脱离婚姻家庭生活实际的“纯理论”。他们完全不顾婚姻家庭法是私法,婚姻家庭生活是私生活的现实以及婚姻家庭生活关系的伦理性和事实先在性的特点,把自己臆造的所谓正确观点强加到婚姻家庭当事人及其生活的头上,为了维护所谓婚姻家庭当事人的利益,实则是通过牺牲婚姻家庭生活的客观现实,以达到方便管理、控制,从而使客观现实服从法律治理与需要的真实目的。这实在是一种牵强附会、削足适履乃至本末倒置的做法。基于此,笔者认为,这种非法即无效,合法婚姻才是婚姻,离婚是对合法有效婚姻关系解除的观点现在是该加以清理的时候了。

  笔者认为,对于事实婚姻关系的解除亦可构成离婚。一般认为,事实婚是形式婚主义的产物,没有形式婚就没有事实婚的产生。所谓形式婚主义,是指结婚必须履行法定程序或手续,符合法定程序的婚姻才是合法的婚姻,未履行法定程序的婚姻就是不合法的婚姻。事实婚姻就是指未履行法定程序的不合法婚姻。结婚必须履行的法定程序又称婚姻的形式要件,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种是仪式制,即当事人结婚必须以举办一定的公开仪式方能使其婚姻有效的制度,又分为宗教仪式、世俗仪式和法律仪式三种具体形式。另一种是登记制。登记制就是以依法办理婚姻登记为婚姻形式要件的制度。当今世界有的国家采取一元制,有的则采行多元制,在我国实行的主要是一元制中的登记制:即结婚必须登记,登记即为公示,至于是否再举行仪式则在所不问,且仪式不具有必然和直接的法律效力。因此,在我国,事实婚姻就是指那些未经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而成立的婚姻,而不论其实质条件是否完全具备。当然,一般来讲,我国的事实婚姻多数是指那些符合婚姻实质要件的事实婚姻,即狭义上的事实婚姻,不同于不符合实质要件的未登记婚。而且人们结婚不登记的主要原因不是为了规避法律对结婚条件的规定,而在于受根深蒂固的习惯势力和传统思想的影响。这种事实婚姻对于社会的危害和影响并不大,一般情况下可以有条件的承认其效力。对于事实婚姻的效力,不同国家之立法存有不同的态度,主要是以下三个方面:(1)有条件的承认事实婚姻的效力。即法律为事实婚设立某些有效条件,一旦具备了这些条件,事实婚姻即为有效的婚姻,产生婚姻的效力。有关条件主要有三种:一是达到了法定同居年限的婚姻视为合法有效婚姻。如古罗马的时效婚承认男女连续同居一年,婚姻即告成立。再如德国法的规定,男女双方只要共同生活5年,或一方死亡前共同生活3年以上者,并且在同居期间无任何一方提出过无效之诉,该项婚姻即视为自始有效;二是经法院确认后的婚姻为有效婚姻。如古巴家庭法第18条规定,非正式婚姻当事人“具备单身和稳定的条件”在得到有关法院的承认之后,即产生正式婚姻的效力,如其中一方不具备单身条件的,经法院确认,对善意的一方及子女亦可发生正式婚姻的效力;三是补办法定手续后的婚姻有效。如依前苏联有关立法,补办登记手续后即为有效婚姻。我国现行婚姻法亦采相同办法,规定补办登记后婚姻有效,其第8条是这样规定的:“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应当补办登记。”(2)承认主义。即认为事实婚姻为有效婚姻,具有婚姻的效力。英美法系国家一般采此立法例,无条件地承认事实婚姻的效力。(3)不承认主义。即认为事实婚姻为无效婚姻,不产生婚姻的效力。如《日本民法典》第739条规定:“婚姻,按户籍法规定所进行的申报,而发生效力。”第742条规定:“当事人不进行婚姻申报时,婚姻为无效。”不承认主义仅限于日本等少数国家。因此,在世界大多数国家,事实婚姻是相对有效的。在我国,既然已认可了事实婚姻的相对效力,对于此种事实婚姻关系的解除亦可构成离婚的事实当不会发生疑问。实践中有不少人并不承认事实婚姻及其效力,不认可对于事实婚姻关系的解除亦可构成离婚的看法,笔者认为,是大可不必也是完全不可取的。事实婚姻是客观事实,并且大量存在,时有发生,我们可以针对事实婚姻发生的不同原因,寻求相应的解决办法,或要求当事人补办结婚手续,补全其婚姻的效力;或等待时间经过,无效原因消失,恢复其效力;亦或者由法律直接规定扩大有效婚姻的范围,将事实婚姻归为有效婚姻之列,如英美国家那样。而不能对客观事实视而不见,回避矛盾,一味否决其效力。

  总之,笔者认为,对于事实婚姻关系的解除亦可构成离婚,而非如传统和主流观点认为的那样,仅限于唯一一种情形。承认事实婚姻及其离婚的相对有效,有利于维护现成的社会关系之稳定,较好地保护婚姻关系当事人的利益和社会利益,并使现行婚姻法的规定能够经受得起实践的检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