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专无产阶级的政还是无产阶级专政?

2019-04-12 14:34:54  来源:百韬网  作者:刘琅
点击:   评论: (查看)

  无产阶级专政的意思是所有权力交给选举出来的工、农和人民代表会,而不是把所有权力都集中在一个政党手中。无产阶级专政的意思是无产阶级民主,也就是以工人代表会为核心的多党制。这就是说所有革命者均有义务在选举出来的工人代表会里面争取成为政治的多数──不是通过行政的手段,而是通过政治运动的手段来争取多数,这意味着工人和农民有完全自由选举任何代表会,有选出任何他们希望选出的人的权利,不论这个人是谁,更绝没有任何意识形态的限制。这意味着工人有权进行战略性的决定,决定国民收入中投资与消费的比例,工人消费与社会消费的比例,生产性投资与非生产性投资的比例。在重要的企业部门里,应该由工人所选出来的代表所领导,而不是让国家官僚的任何一个机构来把持。事实上,任何一个阶级控制了社会的剩余分配便可控制社会。现时这个分配权由国家掌管,亦即意味着它操纵了整个社会。它也就转变成为一个专制的统治。故此政治方面的民主是不足够的,同时也要避免国家对社会的剩余产品的集中和专制性的控制。

  生产力的提高以及自动化技术的广泛采用,为工人阶级的自我管理和自决提供了重要条件。既然我们能够设想整个流水线由机械手操作,为什么不能设想工人的工作日和工作时间大量减少,每天工作不超过5小时(除星期日外)。为了一个很简单的原因:如果工作时间不减少,那么无论你多么赞成工人自决和自我管理,但工人阶级本身简直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去进行管理。如果你每天工作八至九小时,上班下班用去一、两个小时,再加上其余吃饭、睡觉等,你便可知道工人究竟有多少时间去参加经济管理。

  社会主义民主的意思就是:劳动人民应该在民主地选举出来的、建基于多党制的代表会议中,决定生产、消费和一切有关事务的优先次序。他们应该有最广阔的民主自由,他们的人权应该不受任何限制。反对这个做法的论点,并不是基于什么技术理由,而是反映一些既得利益。这些既得利益只不过隐藏在“客观经济规律”的烟幕之后。

  工会的多元化的一定要恢复,工人阶级一定要有充分的组织自由、罢工权利、集会自由、游行示威和新闻自由。

  真正的自由选举应该是:人民代表大会的所有席位有多个候选人,并不只限于某些席位有多个候选人;人民有权提出自己的候选人;候选人有权按照他们所赞成的政纲而结成倾向、派系、甚至不同的政党,而且不会受到思想上的限制。

  前苏联有一条刑事法,规定“反苏维埃的煽动”或“反封苏维埃政权的诽谤”会被罚监禁;这条例据说是无产阶级专政的体现,但这种限止言论、集会和示威的自由的法律,与其说是马列主义的,不如说是极权主义的。马克思所提倡的工人阶级专政是以巴黎公社为模范的国家体制,政治警察和镇压工具不会存在,而且工人大众,不管他们是什么政治信念或效忠什么党,都能享受比最自由的资产阶级共和国更为自由的言论、组织和示威权力。

  言论自由,不但对社会主义建设无害,而且是有益的。自由的公开讨论,可以更快提出其他的改善办法,和更快改正错误。几十年来苏联经济所面临的危机,可能在公开讨论经济和农业政策下更容易和更快克服。廿十五年来的苏共每次大会上,都有指责工厂内存在的缺点——大量未动用的储存,投资计划多年冻结,原料供应不及时等。如果工人不需要先行入告党委员会,而是在报上公开讨论,这些缺点,可能已大为减少,甚至如果工人有权成立工厂自冶制度,可能已加以根绝了。

  但是,在苏联,工人自冶就等于“资本主义复辟”,鼓吹工人自冶就是“反苏维埃煽动”。更坏的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对苏联稍有批评,便会比在多数资本主义国家更少自由。苏联共产主义者批评华沙公约国家军事干预捷克便被判长期监禁。难怪苏联一位学者在十月革命五十周年纪念时说:今天苏联的年青的一代不再懂得如何辩论了。只有在激烈的、公开的、大规模的辩论的气氛下,马克思主义才可摆脱国家宗教的角色,重新繁盛起来,苏联才可以有新的普列汉诺夫、新的列宁和新的托洛茨基出现。但这就是苏联官僚层压制辩论自由的主要原因。它是惧怕的,就是一个政治上活跃和觉醒的工人阶级。

  苏联这些弊病,列宁早在一九二一年已作如下解释:苏联不是一个真正的工人国家,而是官僚堕落的工人国家。直接掌握国家政权的权力,已由工人阶级、工人议会及先锋队的手中溜走,而由国家、经济和党的官僚层所垄断了。

  这个社会阶层,基于行政和权力的垄断,因而掌握巨大的物质特权,它于是尽所有方法去保护这些特权。人人都有无限的公民权的苏维埃民主、工人领袖投票选出而各党各团体均可参加竞选、工人管理整个国家和经济、无限制的公开辩论有关社会的所有问题(包括重要政策、工厂内民主集中的工人自治)——所有这些,对他们说来,就等于他们特权的结束。所以,官僚层便死抓着权力的垄断和一党制度,并且把它叫做无产阶级专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