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西游外传25:“斗战胜佛”是否知道“春秋无义战”?

2019-04-09 10:55:3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网闻博报
点击:   评论: (查看)

  《西游外传24:谁能转出佛祖嫌“忒卖贱了”的“钱眼”?》中提到,大荒山无稽崖青峰梗,曾经有一块石头通灵化玉,便演绎出了这场“怀金悼玉”的《红楼梦》。大荒山无稽崖青峰梗,还会有石头通灵化玉,也依然会接着演绎“怀金悼玉”的连续剧。自从“盘古氏开辟鸿蒙”,再经“女娲氏炼石补天”,在那“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的花果山上,就有一块仙石,每受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感之既久遂有灵通之意,内育仙胞一日迸裂,产一石卵因见风化作一个石猴,这就演绎出了“大闹天宫”和“西天取经”的《西游记》。那“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的花果山上,还会有通灵的石猴,也还会接着演绎“大职正果斗战胜佛”的连续剧。

  自从“春秋无义战”的“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再到“汉承秦制”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有汉必有奸”,直到三国两晋南北朝“五胡乱华”和大唐盛世的“安史之乱”,乃至于“宋儒理学”制造的“崖山之后无华夏”和“鸦片贸易战争”的“西学东渐”,也都转不出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的“钱眼”。此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的鹬蚌相争循环往复,便是“春秋无义战”的“正复为奇善复为妖”。直至今天“美元霸权”金融殖民统治的民主法治“普世价值”和市场经济全球化国际惯例“割韭菜”体系,也依旧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的私有化商业化拜金主义“纸牌屋游戏”群魔乱舞。有道是,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滚滚红尘芸芸众生前赴后继求亲许愿求财求子祈求“自家生者安全亡者超脱”,却原来还是一场鹬蚌相争红尘滚滚的“红尘梦”!

  转过来继续看《三国演义》第一回,宴桃园豪杰三结义, 斩黄巾英雄首立功。

  龚景犒军毕,邹靖欲回。玄德曰:“近闻中郎将卢植与贼首张角战于广宗,备昔曾师事卢植,欲往助之。”于是邹靖引军自回,玄德与关、张引本部五百人投广宗来。至卢植军中,入帐施礼具道来意。卢植大喜,留在帐前听调。时张角贼众十五万,植兵五万,相拒于广宗未见胜负。植谓玄德曰:“我今围贼在此,贼弟张梁、张宝在颍川与皇甫嵩、朱俊对垒。汝可引本部人马,我更助汝一千官军,前去颍川打探消息,约期剿捕。”玄德领命,引军星夜投颍川来。

  时皇甫嵩、朱俊领军拒贼,贼战不利退入长社依草结营。嵩与俊计曰:“贼依草结营,当用火攻之。”遂令军士,每人束草一把,暗地埋伏。其夜大风忽起。二更以后,一齐纵火,嵩与俊各引兵攻击贼寨火焰张天,贼众惊慌马不及鞍人不及甲四散奔走。杀到天明,张梁、张宝引败残军士,夺路而走。忽见一彪军马尽打红旗当头来到,截住去路。为首闪出一将,身长七尺细眼长髯,官拜骑都尉,沛国谯郡人也,姓曹名操字孟德。操父曹嵩,本姓夏侯氏,因为中常侍曹腾之养子,故冒姓曹。曹嵩生操,小字阿瞒,一名吉利。

  操幼时,好游猎喜歌舞,有权谋多机变。操有叔父,见操游荡无度尝怒之,言于曹嵩。嵩责操,操忽心生一计,见叔父来,诈倒于地作中风之状。叔父惊告嵩,嵩急视之。操故无恙,嵩曰:“叔言汝中风,今已愈乎?”操曰:“儿自来无此病。因失爱于叔父,故见罔耳。”嵩信其言。后叔父但言操过,嵩并不听。因此,操得恣意放荡。时人有桥玄者谓操曰:“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能安之者,其在君乎?”南阳何颙见操,言:“汉室将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

  汝南许劭,有知人之名。操往见之,问曰:“我何如人?”劭不答。又问,劭曰:“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也。”操闻言大喜。年二十,举孝廉,为郎,除洛阳北部尉。初到任,即设五色棒十余条于县之四门,有犯禁者不避豪贵皆责之。中常侍蹇硕之叔提刀夜行,操巡夜拿住就棒责之。由是,内外莫敢犯者,威名颇震。后为顿丘令,因黄巾起,拜为骑都尉,引马步军五千,前来颍川助战。

  正值张梁、张宝败走,曹操拦住,大杀一阵,斩首万余级,夺得旗幡、金鼓、马匹极多。张梁、张宝死战得脱。操见过皇甫嵩、朱俊,随即引兵追袭张梁、张宝去了。却说玄德引关、张来颍川,听得喊杀之声又望见火光烛天,急引兵来时,贼已败散。玄德见皇甫嵩、朱俊,具道卢植之意。嵩曰:“张梁、张宝势穷力乏,必投广宗去依张角。玄德可即星夜往助。”玄德领命,遂引兵复回。得到半路,只见一簇军马,护送一辆槛车,车中之囚,乃卢植也。玄德大惊,滚鞍下马,问其缘故。

  植曰:“我围张角将次可破,因角用妖术未能即胜。朝廷差黄门左丰前来体探,问我索取贿赂。我答曰:‘军粮尚缺安有余钱奉承天使?’左丰挟恨回奏朝廷,说我高垒不战惰慢军心,因此朝廷震怒,遣中郎将董卓来代将我兵,取我回京问罪。”张飞听罢大怒,要斩护送军人以救卢植。玄德急止之曰:“朝廷自有公论,汝岂可造次?”军士簇拥卢植去了。关公曰:“卢中郎已被逮,别人领兵我等去无所依,不如且回涿郡。”玄德从其言,遂引军北行。行无二日,忽闻山后喊声大震。玄德引关、张纵马上高冈望之,见汉军大败,后面漫山塞野,黄巾盖地而来,旗上大书“天公将军”。玄德曰:“此张角也!可速战!”三人飞马引军而出。张角正杀败董卓乘势赴来,忽遇三人冲杀,角军大乱败走五十余里。

  三人救了董卓回寨。卓问三人现居何职。玄德曰:“白身。”卓甚轻之,不为礼。玄德出,张飞大怒曰:“我等亲赴血战,救了这厮,他却如此无礼。若不杀之,难消我气!”便要提刀入帐来杀董卓。正是:人情势利古犹今,谁识英雄是白身?安得快人如翼德,尽诛世上负心人!毕竟董卓性命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三国演义》原著欣赏,就此打住。

  看官注意了,此所谓“人情势利古犹今”,便是弱肉强食胜王败寇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却问这《三国演义》的“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又是在争“春秋无义战”的什么“义”?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后来光武中兴,传至献帝遂分为三国。

  想当年,汉高祖刘邦斩白蛇起义的“君权神授”,就演绎出了一个“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神话故事。“白登之围”的“汉匈和亲”,就开启了“化干戈为玉帛”的“一家两制”新模式。在那个神话时代,汉高祖刘邦与匈奴大单于能够达成“化干戈为玉帛”的“贸易协定”,就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的零和博弈愿赌服输。因此,“汉承秦制”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有汉必有奸”,就又开辟了“丝绸之路”世界贸易的“商场如战场”。于是,就有了三国两晋南北朝的“五胡乱华”。其间的插曲,便是那“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的

  “大闹天宫”魔幻故事。

  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推其致乱之由。想那美猴王在花果山称王称霸的初心,必然是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敢为天下先”。当然,他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玉皇大帝千里眼顺风耳的“棱镜门监控”。玉帝垂赐恩慈曰:“下方之物乃天地精华所生,不足为异!”由此可见,花果山仙石化猴的“禽有禽语兽有兽言”和“学人礼说人话”,玉皇大帝早已经“见怪不怪”了。至于美猴王“大闹天宫”,也还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胜王败寇的“春秋无义战”。再到美猴王与佛祖斗术斗法愿赌服输的“西天取经”,直到灵山朝圣被加升为“大职正果斗战胜佛”,也都是“人情势利古犹今”的“明心见性”。

  几世几劫后,我们再来看这个花果山猢狲王国。即便是又有群雄争霸“春秋无义战”的美猴王胜出,这个美猴王难道还不是“人情势利古犹今”的胜王败寇愿赌服输吗?被加升为“大职正果斗战胜佛”的美猴王,接着又与牛鬼蛇神进行“敢为天下先”的“春秋无义战”,也还不是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佛祖还嫌“忒卖贱了”吗?

  追根溯源,这个花果山猢狲王国群雄争霸“春秋无义战”的窝里斗,就是祸起丛林法则自私自利弱肉强食胜王败寇“兽之道”的兽性劣根。君不见,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就必然产生欲壑难填的贪婪。贪欲无度的得失算计斤斤计较,内心深处就必然产生怨恨难抑的满腔怒火。个人主观意识能动性初心的自私物欲恶性膨胀,就必然会把怨气怒火喷向距离最近的血亲。鹬蚌相争“春秋无义战”的窝里斗悲剧,就是这样跳不出“如来佛手掌心”的苦难轮回。

  回头再看芸芸众生滚滚红尘,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这几番“春秋无义战”的初心,都抛不开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私欲劣根。汉高祖刘邦与匈奴大单“化干戈为玉帛”的“汉匈和亲”,同样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的零和博弈愿赌服输。只是刘邦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敢为天下先”,绝不可能是汉朝芸芸众生的平等互利合作共赢。因此,就必然导致了“汉承秦制”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有汉必有奸”,也就有了三国两晋南北朝“五胡乱华”。唐太宗李世民“玄武门兵变”的“君权神授”,就是追求一己私利最大化的“商场无父子”。这种鹬蚌相争的窝里斗,就已经注定了“安史之乱”的必然,又岂能靠唐僧“西天取经”续命?再到“宋儒理学”制造的“崖山之后无华夏”和“鸦片贸易战争”的“西学东渐”,也就有了“门户开放利益均沾”的“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钱奴总是转不出只讨得他“三斗三升米粒黄金”回来的“钱眼”,怎能怨佛祖还嫌“忒卖贱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