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广东话最接近古汉语”说意欲何为?

2019-04-08 12:05:3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们先来看两张截图,截自《凤凰网》“国学·公益”板块,截取时间是2019年4月5日:

  

2b51b09c3e86bd5432cdbe35f11887a8.jpg

  

309edad835ba3088caf234cb1c2aa776.jpg

  赫然标题“如何才能听懂古人说的话?讲一口流利粤语都不抵用”,他的潜台词“广东话比其他方言更接近古汉语”,意思直白了当,当然不用逻辑表述法而是利用语言修辞,或者叫做“语言艺术”――就象一个蹩脚而又心怀叵测的审判官,当庭恐吓“你交待一下杀人动机”,可究竟谁杀了人还没搞清楚,这个混账东西到是本末倒置,先问杀人动机!

  《凤凰网》一直在充当这个混账东西,并且惯于利用这类“语言艺术”!那个审判官只是弱智、邀功心切,可《凤凰网》却在故意“混账”。自打《凤凰网》把自己塑造成“第二CCTV”,“华人代表”,“代表华人”以来,他就一直在故意“混账”。已经多时,十几或二三十年了,已在舆论场形成一股“势”,这股“势”在下一代中渐渐转化成一股实实在在的“力量”――以我的估计这个“下一代”主要是九零后,或者零零后。这也正是《凤凰网》瞄准的群体,他意在长远目标,争夺我们的下一代。这股“势”或“力量”在多种意识形态领域已经显露――比如艺术、历史、娱乐等诸多领域;这类意识形态会在九零后、零零后口中脱口而出,他们中今后出现名人或精英,会将这些观念象真理那样传输给再下一代――比如他们会很自然的脱口而出“日本某某的‘战力’是90分,某某是70分”。

  谎言一千遍就成为真理,就作为历史流传,但其中需要精英的持之以恒操作,《凤凰网》就是这样的一个精英和操作实体。

  确实如此,华人多民族、多语言、多血缘、多文化、多风俗组成,历史上天灾人祸、纷争不断、迁移频繁,汉语的流变最能集中反映。某些方言确实更能反映或继承古汉语的某些特征,这些都是事实;然而《凤凰网》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们去梳理一下就能明白,他不在三言两语,不在一事一单,而是整个的全局筹谋,更不在方言与戏剧:

  汉服和唐装是汉族的“国服”,日本的“和服”是从吴服演变而来,这是《凤凰网》热衷经营的领域之一,这类话题隔三差四出现在《凤凰网》“国学·公益”板块。3月24日-男子穿“和服”武大赏樱遭保安打,这在武汉大学每年赏樱季节都会发生几起,这其中就能看到《凤凰网》兴高采烈、兴风作浪的影子,打着“国学”、“国服”旗号的推波助澜。我曾撰文《请教某论坛:为何总是将“和服”与“国学”或“儒学”进行关联?》《扯淡的“汉服”!你也就服装系“大三”》进行批驳。

  甚至更有强化版本:南方人更接近古汉族人种,基因更接近古汉族人群――这个话题上《凤凰网》稍许谨慎些,更委婉曲折些,更阴晦些,当然不外乎打着“科学”、“人类学”、“兴趣”、“知识普及”的旗号;但都脱离不了“如何才能听懂古人说的话?讲一口流利粤语都不抵用”般的欲盖弥彰。二十多年前惊世骇俗的“蒙古鞑虏追杀华人,优秀华人都逃避南方去了,留下未被杀尽的都是劣质”就是他的直接恶果――他虽然出自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千金李玮玲之口,但与《凤凰网》等大媒体的长期经营脱不了干系,这也是他们的目的。当时中国的中层精英层都被派去新加坡取经学习洗脑,他们有权这么说。

  不仅仅“国学”、“国服”、“汉服和唐装”、“吴服与和服”,“广东话最接近古汉语”、“蒙古鞑虏追杀华人,优秀华人都逃避南方去了,留下未被杀尽的都是劣质”,其实还有闾丘露薇的“小便们”。

  这个“名嘴”借小男孩路边撒尿上纲上线,挑起港陆矛盾。就若干年前,成为轰动当时的一个舆论事件。中心人物“闾丘露薇”早已消失于茫茫人群,成为过往历史,留下的“杰作”却时不时伤害港陆同胞。是闾丘露薇个人行为吗?他当然是《凤凰网》的精心杰作――只是这个“作品”没有把握好、弄巧成拙、惊动“苍天”。“闾丘露薇”消失于人群,可《凤凰网》绝对推卸不了这个责任;绝不是个人不慎,而是《凤凰网》的长期经营。

  就这一点,道一人始终认为这股势力比“港独”更恶劣,呼吁中共中央正视这股浊流。“港独”他的目标是明确的,作为一股政治势力哪怕一股“反动势力”,他的“为”或“不为”逻辑是清晰的,打击和防范面是清晰的;而“闾丘露薇”等势力虽然未曾“港独”这种政治极端,而他们的行为更毫无底线,他们以一般平民为挟持对象,煽动平民间的对立情绪,打击和防范面不清晰,对港陆间的伤害更甚于“港独”。

  不仅仅“国学”、“国服”、“汉服和唐装”、“吴服与和服”,“广东话最接近古汉语”、“蒙古鞑虏追杀华人,优秀华人都逃避南方去了,留下未被杀尽的都是劣质”、闾丘露薇“小便们”,还假借JDP排名制造南北心理冲突,还有地域黑――特别在意“黑”河南。

  JDP是衡量一个国家实力的重要指标,用在国与国或者不同时代的比较,用这个指标去比较国内不同地区,是个笑话。我国目前体制原因――比如“考核”、“任用”干部,不得不挪用他;这是华人当前的难言之隐,政治失去客观标准和“合法性”,暂时不得不用JDP这个馊主意。但是中央也三令五申强调淡化他,直至今年“两会”明令彻底禁止。而《凤凰网》长期热衷JDP地区排名,一再利用这个“难言之隐”去挑起南北心理冲突,直至“投资不过山海关”恶毒舆论的形成。就JDP排名问题道一人去年3月曾通过“红歌会”论坛致信《凤凰网》(参见《致:<凤凰网>》)。

  地域黑现象长期存在,舆论氛围并非一日形成,这与《凤凰网》等大媒体的不当引领有关。引领并不针对某一地某一域,而是某种氛围的形成――这里有个小插曲:广州人俚俗“宁要河北一张床,不要河南一套房”中的“河南”与“河北”,是在广州境内,不是河南省或河北省,被人长期误读。我这里借此强调的是:“舆论氛围”的引领导致最后的舆论结果,他有个“时间延迟”过程,其中《凤凰网》等大媒体要承担“舆论氛围”引领的责任,具体“黑”了河南,“白”了河北之类具体结果与媒体的一一对应关系,根本无法查证,也不必。《凤凰网》就是要在其间充当引领者,因为只有少数大媒体才能充当这类角色,他们才具有第一消息源、团队、资料、集合分发、法律支持和持之以恒等系统优势。

  还多得多,例如“崖山之后无中国”、“五胡乱华”、“夷狄”等等这些狗屁不通全都假借历史研究出现。就孤立、一事一单看,他们确实都是学术研究、历史怀旧、缅怀过去、陈述事实等等,然而《凤凰网》作为一个巨大的舆论平台,目标不仅于此,他要整合华人文化资源、历史资源、意识形态资源去达到更大目标。他在全局谋划:对外他要“代表中国”获取外部资源,对内他要趁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以来马克思主义解释危机,假借“传统”、“国学”以取代马克思主义,或者未雨绸缪,一旦意识形态危机爆发则取而代之。

  ×××××××××××××××××××××××××××××××××××××××

  通过以上一系列列举,建立一个话语环境,在这个环境下我们再来看看,“广东话最接近古汉语”他是一句事实陈述吗?他是一个真理表达吗?他是出于学术目的吗?

  “国学”不离口,他真的在向中华文明致敬吗?

  左一个“汉服”,右一个“唐装”,他真的是“思古之幽情”,一种文化感怀,淡淡的乡愁?

  我看不是。他要通过话语霸权定义他所谓的“南方”、“广东”、“广州”等概念,然后移花接木,逐渐达到“传统合法”、“文化合法”目的。当然这是个非常宏远目标,然而没有任何可能,因为没有任何事实基础和学理依据,纯粹的仰仗舆论霸权――“祖上打江山,儿孙坐江山”获得的舆论霸权。因此其目的必然转向急功近利,他要“暗示”社会:南方政治是未来中国的主宰,他现在是在做各种准备,包括历史的、哲学的、国学的、意识形态的等等在内。

  他所有的目的都在“暗示”,仅此而已!

  比如以“广东话最接近古汉语”为例,看看其中究竟什么逻辑?究竟想说什么?

  中国政治秩序的建立和稳定中心一直在北方,并不以民族轮换而改变。近代中国历史则开始于南方,广东和广州等南方开新风气之先,新思想不断涌现,革命党人和英雄人物辈出,比如洪秀全、康有为、梁启超、严复、谭嗣同、孙中山等。在这样一种历史和文化氛围中,需要建立一种针对“北方中心主义”的颠覆,许多观念和思想正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产生,包括“广东话最接近古汉语”。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实陈述,与真理无关,离学术研究十万八千里远呢!

  ――广东话是否接近古汉语?这个话题被人研究过无数遍,根本就没这回事。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就不断传谣,不断辟谣,假借学术的传谣,扩大影响。既使截图的《如何才能听懂古人说的话?讲一口流利粤语都不抵用》,打开进去看一下,也没有半点这个意思,完全是否定。他就是要通过“语言艺术”强化这个影响。甚至还“北京雾霾严重必须迁都,广州是最佳备选城市”。别看近似夸张或调侃,也是这类潜意识的表现。

  国民党政权继承自孙中山革命,具有浓厚的南方背景;1949年政权建立在马克思主义基础上,但其中相当部分人员与孙中山革命和国民党政权存在渊源关系,具有浓厚的南方背景,割不断,理还乱(比如叶剑英、邓颖超)。1949年后相当一个时期强烈的政治一元化掩盖了一切,包括地域文化差异以及各色人员努力追求地域话语权的倾向。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意识形态放松,被掩盖的东西又复现,不同地域人们又在追求自己的话语权。

  值得重视的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人员物质技术大规模流向南方,南北经济差距急剧拉大。与历史上几波大规模南迁浪潮相比,这一波移民潮的人员结构清晰(市面上有多本畅销书有阐述),他主要有三类结构:(1)庞大的官僚子弟占据的银行、金融、保险和房地产行业:(2)新技术领域涌入大批科技精英人才;(3)社会底层大规模移入外地苦力(工人阶级)。其中第一类结构最具追求话语权的倾向,然而一旦脱离北方原有环境,原本强势的话语权变得支离破碎,追求倾向则愈益强烈――《凤凰网》“国学·公益”板块则是代表了他们,而已!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