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一份矛盾惶遽的自供状——评《致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封信》

2019-04-07 11:20:0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秦渝
点击:   评论: (查看)

  摘要在当前美帝国主义视中国为战略对手和国内阶级矛盾日益发展的严峻形势下,“打到汪精卫!拒绝义和团!”的口号活画出了中国资产阶级以及跟随其后的那些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们既怕沦为美国附庸又怕人民革命的矛盾惶遽的政治心态。面对日益尖锐的阶级矛盾和每年几万起的群体性事件,任何歪曲事实,粉饰太平,营造“太平盛世”的企图都是徒劳的。惊出一身冷汗的不是别人,正是中国的资产阶级以及跟随其后的那些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们。

  2016年12月31日,网上出现了一篇题为《致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封信—无数人惊出一身冷汗!》的文章。两年多来,该文陆续被几家网站转载,并在微信中被转发。尽管《信》中充斥着虚伪无耻,自相矛盾的胡言乱语和对左派的仇视,我还是想请读者一起耐着性子来分析一下,看看这究竟是一篇什么文章,代表了什么思潮。

  一.矛盾惶遽的政治心态

  《信》的作者生怕读者不明白自己看待中国当前形势的出发点,一再就自己的政治立场进行说明和解释。

  《信》的作者声称,自己的“出发点不是任何经典理论”,这是非常可笑的,因为任何人的思维和行动总是在某种思想理论的指导下进行的。但是,如果我们由此认为《信》作者是一个思想上的糊涂虫,那我们就错了。因为作者说了,“观察中国问题,首先是立场问题,我们跟那些没有中国的国家民族立场的人没有共同的立足点,也不会有同样的结论……。”可见,作者的立场就是所谓的“国家民族”的立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立场呢?作者解释说,“一个中国知识分子,他既不应该是所谓左派(有的左派人物否定改革开放,否定市场经济,面目可憎,甚至肯定文革,无可容忍),也不应该是所谓右派。他只能是中国派。……打倒汪精卫!拒绝义和团!不论左派右派,都有必要基于十三亿中国人生存发展,成为同一命运共同体中的理性人”。

  可见,《信》的作者声称自己看中国的“出发点不是任何经典理论”意在排斥否定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只是不敢明说罢了。因为一旦明说了,一者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二者就和那些疯狂鼓吹西方普世价值的公知们站在了一起,作者所谓的反普世价值的言辞就成了虚伪的谎言。事实上,作者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立场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他说:“任何理论,或者政治运动,它如果把中国推向经济停滞,社会动荡,国土分裂,国家衰败,那么,不论其自我表述多么动听,也不论他在局部多么合理,都是不仁不义。”我们似乎已经听到了作者仇视中国左派的咬牙切齿的声音。难道这就是作者在《信》中标榜的“言论自由”吗?

  《信》中说,打倒汪精卫!请问作者,靠谁去打呢?靠知识分子吗?且不说知识分子分属于不同的阶级和利益集团,即使是多年来坚持呼吁打倒汉奸的左派知识分子,在人民群众中也只占少数。要打倒汉奸,必须动员和依靠广大人民群众,使汉奸们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无处活动,但作者却告诉我们说:拒绝义和团!

  《信》作者的这种自相矛盾的态度使人不禁想起了毛主席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中的一段十分准确而又精彩的评论。毛主席说,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对于中国革命具有矛盾的态度:他们在受外资打击、军阀压迫感觉痛苦时,需要革命,赞成反帝国主义反军阀的革命运动;但是当着革命在国内有本国无产阶级的勇猛参加,在国外有国际无产阶级的积极援助,对于其欲达到大资产阶级地位的阶级的发展感觉到威胁时,他们又怀疑革命。其政治主张为实现民族资产阶级一阶级统治的国家。有一个自称为戴季陶"真实信徒"的,在北京《晨报》上发表议论说:‘举起你的左手打倒帝国主义,举起你的右手打倒共产党’。这两句话,画出了这个阶级的矛盾惶遽状态。”

  显而易见,在当前美帝国主义视中国为战略对手和国内阶级矛盾日益发展的严峻形势下,“打到汪精卫!拒绝义和团!”的口号活画出了中国资产阶级以及跟随其后的的那些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们既怕沦为美国附庸又怕人民革命的矛盾惶遽的政治心态,是一种资产阶级思潮。

  《信》作者口口声声说自己看待中国的出发点是中华民族和十三亿中国人生存和发展的现实,为此,列举了一堆“成就”来说明所谓的“制度红利”并描绘了一幅如果中国不强大将会怎样的吓人图景,而对于现实中存在的各种问题却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作者说: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期望中国强大,国土保全,经济繁荣,社会安定,人民富足。这是十三亿中国人,包括那些有相当怨言,以至相当激进的人,都能够达到的共识,这也是政府和人民的共识。处于这种共识之外的人,都是中华民族的博弈对手。

  作者的这种爱国意愿不论是否能够真正实行,都是应该欢迎的。尽管由于立场不同,在作者的眼里,中国的左派“面目可憎,无可容忍”,但在与帝国主义的斗争中,中国的那些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左派们是最忠实,最积极,最勇敢,最坚决的战士,并且愿意团结包括作者这种人在内的一切可以团结的人,而不会像作者对待左派和勇于揭露现实问题的人那样,咬牙切齿,必欲除之而后快。

  二.什么是中国人生存和发展的现实?

  那么,究竟什么是中国人生存和发展的现实呢?像《信》的作者那样,罗列一些成就并轻描淡写地提一下存在的问题是否就真的说明了现实呢?

  马克思说:“各种经济时代的区别,不在于生产什么,而在于怎样生产,用什么劳动资料生产。劳动资料不仅是人类劳动发展的测量器,而且是劳动借以进行的社会关系的指示器。(<资本论>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5年第1版,第204页)众所周知,奴隶制时代是奴隶主占有生产资料的生产;资本主义时代是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的生产。改革开放前,中国的经济是生产资料公有制为主体的计划经济。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的经济已经演变成了生产资料私有制为主体的市场经济。

  事实胜于雄辩,更胜于想当然的感觉。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截至2017年底,我国的“民营企业”即私营企业(不包括外商和港澳台商控股的)已达2726.3万家,个体工商户6579.3万户,注册资本超过165万亿元,在国家财政收入中占比超过50%,在GDP、固定资产投资和对外直接投资占比均超过60%;技术创新和新产品占比超过70%;吸纳城镇就业超过80%;对新增就业贡献的占比超过90%。伴随着所有制的私有化改造,从2003年到2016年中国的基尼系数一直高于国际警戒线0.40,其中2003年0.479,2008年0.491,2016年0.465。这些数据表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资本主义得到了空前的发展。这才是中国人生存和发展的现实的本质特点,而《信》的作者却在用似是而非的谎言掩盖这个本质特点。

  据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2006年7月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在中国已开放的产业中,每个产业排名前5位的企业几乎都由外资控制:28个主要产业中,外资在21个产业中拥有多数资产控制权。玻璃行业、电梯生产厂家,已经由外商控股;18家国家级定点家电企业中,11家与外商合资;化妆品行业被150家外资企业控制;20%的医药企业在外资手中。据国家工商总局调查,电脑操作系统、软包装产品、感光材料、子午线轮胎、手机等行业,外资均占有绝对垄断地位。而在轻工、化工、医药、机械、电子等行业,外资公司的产品已占据1/3以上的市场份额。至2007年,外商投资企业共28.6万家,三资企业约占全国企业数的22%;从业人员的30%,产值的32%,出口总额的57%。工业中外资成分的增速远高于国有经济。一般认为,外资在国家产业中的份额超过20%即为安全警戒线,即使扣除港澳台资本,外资在工业中的份额也达到了这一水平。

  按照商务部发布的数据,2017年,外资企业创造了近一半的对外贸易,四分之一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五分之一的税收.这些数据表明,外资在中国的发展已经严重威胁到中国的经济独立和安全。事实上,凡外国资本对我国企的兼并,其结果无一不是在廉价占有我优质资产和庞大市场而大发横财后将我企业品牌和技术统统垄断扼杀,并将所有债务、失业、金融风险、穷困及堆积如山的严重社会矛盾全部留给我国。

  “改革开放”四十年,最被人们津津乐道的成就就是我国的GDP从2008年超过日本之后一直稳居世界第二,与美国的差距逐年缩小。根据世界银行数据,2017年,美国GDP为19.39万亿美元,中国为12.237万亿美元。然而,GDP只是用货币表示的商业活动量,并不是国家强大、人民幸福的标志。世界上凡是长期实行重商主义政策的国家或地区,人均GDP都比较高。但是,商业活动量大并不意味着国家强大,人民幸福。按照2014年世界GDP排名,俄罗斯第9,排在中日德巴(西)英法印(度)之后。你能说俄罗斯没有这些国家强大,人民生活不如这些国家?显然不能。破除GDP迷信是必须要解决的思想问题。

  中国GDP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长靠的是两个办法,一是“外向型”经济,二是所有制的私有化,二者互为表里。这种经济发展模式既造成了对环境和资源的严重破坏,也造成了严重的社会贫富分化,是不可持续的.

  众所周知,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解散农村人民公社开始的。解散农村人民公社不仅使农村由集体经济退回到了小农经济,同时摧毁了农村就地工业化从而吸收富裕劳动力的可能,造成了人口大量周期性的流动和农民家庭的破碎。小农经济不仅抗灾能力弱,效益低,不能形成规模化经营,致命之处是无法解决家庭人口变化引起的土地传承问题。现在实行的“土地流转”势必使农村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因为只有具有一定资本的人才能够出得起土地流转费。四十年的分田单干没有解决全国人民的吃饭问题。据海关总署数据:2017年我国粮食累计进口13062万吨,人均进口粮200多斤,包括大豆小麦玉米等几大主粮,还不包括饲料、油脂、肉食、海鲜等进口。

  小农经济的要害是无法解决人口变化引起的土地传承问题。近几年实行的“土地流转”势必使农村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因为只有拥有较多资金的人付得起土地流转费。农民把拥有大片土地经营权的人叫做“新地主”,也就是是农业资本家。近年来,大量农业人口转向二、三产业,家家包地、户户种田的局面已经发生变化。截至2016年年底,全国土地流转面积达4.7亿亩,占第二轮土地承包总面积的35.1%。未来,在农村占据统治地位的将是农业资本家。由于青壮劳力几乎都外出打工,相当多的耕地撂荒,而城郊的优良耕地被大量占用、毁弃,中国对进口农产品的依赖日益严重。2017年,中国人均进口粮食200多斤。四十年的农业“改革”没有解决中国人的吃饭问题,这恐怕是当年那些强制推行“包产到户”的人没有想到的。

  毛主席说:“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业产品卖给谁嘛!工业公有制有一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市场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内外一夹攻,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怎么保护和发展自己民族的工商业,加强国防?中国是个大国、穷国,帝国主义会让中国真正富强吗,那别人靠什么耀武扬威?仰人鼻息,我们这个国家就不安稳了。”(1965年5月25日毛泽东在井冈山对张平化的谈话)解散人民公社和两千多万工人下岗瓦解了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存在的政治基础—工农联盟. 工农联盟瓦解了,国家就不安稳了。事实无可争辩地证明了毛主席的英明论断。

  资源被严重消耗的同时环境受到严重破坏。据统计,全世界污染最为严重的十个特大城市,有七个在中国;世界碳排放总量约为七十亿吨,我国约占三十五亿吨;我国水体污染已经极为严重,九大湖泊已经有百分之七十五受到重度污染,七大江河体系已经有百分之八十受到重度污染。许多农田的土壤肥力严重退化,许多城市面临用水危机。

  早在2006年底,按照我国对世贸组织(WTO)承诺的金融业全面开放的最后期限,我国就已向外资银行开放中国境内公民人民币业务,取消开展业务的地域限制以及其他非审慎性限制。当时,中国银监会批准渣打银行、东亚银行、汇丰银行、恒生银行、日本瑞穗实业银行、日本三菱东京日联银行、新加坡星展银行2006年底,花旗银行、荷兰银行9家外资银行将境内分行改制筹建为法人银行,实行外资银行法人化。但是,2018年中国又宣布对外资无限制地大开金融之门。对此,许多人感到难以理解。2018年5月19日,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的谈话给出了答案,那就是中国出现了严重的财政危机和金融风险。尽管中央已于2014年底出台了《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等多个防范地方债务风险的文件和管理办法,但贺铿说,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大约已达40万亿元,没有一个地方政府想要还债,甚至许多地方连利息都还不起。40万亿元地方债每年的利息高达1.6万亿元,再加上每年到期的债务,地方财政压力是很大的。除了地方政府债务,中央政府的债务也有13.48万亿元,全国政府债务合计高达53.5万亿元,占2017年全国GDP 79.2万亿元的百分之67.55, 占2017年全国财政总收入17.2 万亿元的百分之311。尽管不同的统计方法得到的数据有差别,但严重的财政危机和金融风险是不争的事实。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严重的财政危机和金融风险呢?主要原因是:

  ⑴  庞大的公务员队伍和维稳经费造成了难以承受的财政负担。

  ⑵ 为便于政府卖地收钱,实行房地产商开发制度,造成大量资金沉积于房地产业,使制造业和科研开发资金投入不足,经济发展缺乏后劲。

  ⑶ 为了融入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多年来,中国通过进出口向美国输送了大量的利益,支持了美国人的快乐生活。正如中国商务部《关于中美经贸关系的研究报告》指出的,贸易顺差在中国而利益顺差在美国,美国人享用产品,中国人忍受恶劣环境。

  ⑷ 地方政府为追求GDP搞了大量贪大求快的工程。

  ⑸ 为树立大国形象和扩展海外市场,大量对外投资和援助。

  在这些铁一般的事实面前,任何歪曲事实,粉饰太平,营造“太平盛世”的企图都是徒劳的。面对日益尖锐的阶级矛盾和每年几万起的群体性事件,惊出一身冷汗的不是别人,正是中国的资产阶级以及跟随其后的那些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们。

  三.资本主义的胜利不过是劳动对资本的胜利的前阶

  我们知道,中国人均资源少,底子薄,小生产者占了人口的大多数。作为一个脱胎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国家,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与美国等西方国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深受帝国主义的影响。由于以上这些原因,资本主义在中国还有相当大的上升空间。与此同时,中国的无产阶级也在发展壮大,日益提高着对自身历史使命的认识。随着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发展,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将不可避免地日益尖锐化。

  所谓“全球化”就是资本主义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与此同时,不同国家和不同资本集团争夺市场的斗争也日益尖锐。正如列宁所指出的,资本主义在全世界获得了胜利,但是这一胜利不过是劳动对资本的胜利的前阶。(《列宁选集》第二卷,1960年第一版,445页)一切剥削压迫人民的人在劳动人民胜利的前景面前因恐惧而惊出一身冷汗是必然的。

  毛主席说过,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他们的思想意识是一定要反映出来的。一定要在政治问题和思想问题上,用各种办法顽强地表现他们自己。要他们不反映不表现,是不可能的。(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致中国知识分子的一封信》就是这样一份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思想的矛盾惶遽的自供状。

  二零一九年四月三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