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和服”的事理和法理

2019-03-27 11:38:4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上游新闻客户端3月25日消息,24日下午,武汉大学教五教学楼旁,校方保卫人员与两名赏樱花的青年男子发生肢体冲突。媒体纷纷以《男子穿“和服”武大赏樱疑遭保安打:我穿的唐装》进行了报道。3月25日深夜,武汉大学发出《关于两名游客与校园安保员发生冲突的情况说明》。称冲突因游客张某(两名男子中未穿“和服”者)未办理预约赏樱手续引起。

  对这件事情本身以及其中舆论反转和外界立场,你怎么看?

  我以为其中涉及“事理”和“法理”的平衡,不可偏颇。这件事件中武汉大学管理当局应对处置无可指摘。

  我们模拟一个场景:假设中日关系正处于紧张状态,就象12年“抗战”,“武大”管理当局取消了本届“樱花节”,面对一个两个(或者人潮如流)的要求赏樱者,管理当局会怎么处置?我以为这种情况很容易找到理由,比如“正在工程施工,暂停本届赏樱节”,“正在道路施工”,等等十七八种由头,我以为管理当局决不会说“这事与中日正在交恶有关”。

  为什么取消本届“樱花节”,因为中日关系正在交恶(模拟场景),“樱花”容易引起人们的联想而心理不适;当然取消“樱花节”也会引起部分人群不适,然而两者相比还是值得取消。这就是“法理”原则,一切以考虑大多数人(心理感受)为出发点。这是个客观事实,管理当局是不能回避的,我们外界评述者也应该中肯。

  樱花、樱花,毕竟是美好的事物,何况樱花本是从中国引入日本。哪怕中日正在交恶(模拟场景),然而只要形势不是万不得已,那就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玩的玩,一切社会活动正常进行。再则,你无端把A事物与B事物进行关联,哪怕再“高大上”找不到明显理由,这个世界不就乱套了吗?不必将取消“赏樱节”与中日正在交恶(模拟场景)进行关联。这就是“事理”原则,以更为理性妥贴的的方式思考问题。

  这个模拟场景就涉及“事理与法理”的平衡,我以为“武大”管理当局会更容易处置这个模拟场景,所受来自双方的压力会更小一点。面对这次“男子穿和服赏樱”事件,关键在“和服”,也涉及到“事理与法理”平衡,我以为与那个模拟场景相比更为棘手。我以为“武大”管理当局不将事件与“和服”进行关联,这是明智的,而我们外界评述则应该明白,其中涉及“和服”与民间感情。事件的视频回放也可以清晰听到冲突双方对话,确实涉及“和服”,保安他也没有这个权力,他也一定受命维持治安,一定来自上级指令怎样应对“和服”。

  就“法理”上,“和服”问题纷纷扰扰,牵涉中日两国民族感情,特别钓鱼岛事件以来更为复杂。这是个真实情况,我们上网搜一下,并不仅仅在“武大”校园区。“武大”管理当局当然需要慎重权衡,怎么可以无视。

  就“事理”上,“和服”确实就是个服装问题,不必牵涉更多中日关系。“和服”他确实很美的,特别穿着在女性身上。“和服”确实也是中日文化交流的一个产物,据研究确实与中国的“汉服”或“唐装”颇有渊源。“樱花节”赏樱穿着“和服”更是别有韵味。

  “男子穿和服赏樱”事件上,“武大”管理当局当然需要权衡这两方面,平衡好事理和法理。另外两点还需要正视:

  武汉大学他是中日友好大学之一,他时常作为中日友好的一个象征,中日关系困难期间他将更多考虑各种平衡,外界评述者也应该中肯。

  模拟场景与“男子穿和服赏樱”还有个较大区别:樱花与和服都很美,都颇具文化象征含义。然而樱花他是个自然物,相比而言和服更具人设意志含义,我们外界评述者应该更中肯的看这件事。如果服装穿着在女性身上更具美的意义,那么相比而言穿着男子身上,社会政治或人设意志含义或许更强一些,我们外界评述者应该更中肯的看这件事。

  ×××××××××××××××××××××××××××××××××××××××

  中日关系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也是最错综复杂的双边关系,他的民间感情与政府间关系的多维交错性,相比其他国家要更复杂;双边关系的象征物更多,不仅限于“樱花”、“和服”,多得多。商业交往,日本产品(比如精致的电子产品几乎整整一代人全部记忆),这些全都涉及事理与法理的平衡。或者打着“反日”旗号无缘无故打砸日本产品,甚至伤及无辜路人,伤及驾驶日产汽车的驾驶员,或者崇洋媚外、迷恋日本产品而打压本国制造,这两者如果没有平衡好就容易走向极端,钓鱼岛事件以来我们社会都曾遭遇过这个极端,怎样平衡好事理与法理,这个问题是存在的。再举个例子:上海中日医院改名也是一例,他原名叫“中日友好医院”。这个名称陪伴我们几十年了,2015年改名,去掉其中“友好”俩字,当时心理确实不适。这其中也就涉及好事理与法理问题。

  中日间关系不象其他大国间关系,比如中俄、中美关系那样采取大张大合的方式,而是更多采取“樱花”、“和服”之类润物细无声,如果你从“好”的角度看待这件事而他心思偏邪,那对我就会产生不好的效果――我们到网络空间某些论坛浏览一下,关于“和服”和“汉服”、“唐装”的争论早已超出历史、美学、个人趣旨,引起人群激辩,很难不怀疑其中被暗中操纵,不能排除有人故意就是要使你国内民族认同障碍。这次武汉大学管理当局审慎声明,回避“和服”一事,并无不当。

  其实可以作为一种类型,不仅限于中日间事物,而且可以推演到其他国家或地区,一旦涉及文化事务及其象征物,都需要考虑其中的事理与法理的平衡。与日有关衣着而引起的社会冲突和人群不适,已多次发生,比如去年好几波“精日”衣着皇军服骚扰社会。这里并不故意将和服与皇军服联系在一起,而是说“武大”管理当局的处置是慎重考虑多方面的。事件中俩男子是否故意挑衅,或者确如武汉大学管理当局所说“游客张某未办理预约赏樱手续引起”,对外界其实已经不重要了,留给当事者各方申辩或调查去吧,有些可能永远不可知,我们外界倒是更应看重其中的事理与法理。

  挑衅者还会继续挑衅,还有更多人可能受到误会和误伤,我们则应做个明白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