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从皇家园囿到集体农庄

2019-03-26 14:44:3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郑逸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北京日报》3月12日报道,北京大兴瀛海在建的红星集体农庄纪念公园,即将建成开放。该报专刊《旧京图说》,曾图文并茂地介绍红星集体农庄的诞生、发展和集体生产、生活的生动画面。正如作者所说,这个在当年北京老幼皆知的“红星集体农庄”,成为一代人难以忘怀的青春记忆。由此联想到南海子的历史变迁,留下深刻的时代烙印。

  数百年前的北京南海子,水源丰盛,园林茂密,是元、明、清三代封建皇室的狩猎园囿、行宫和游乐场所。1900年帝国主义八国联军攻占北京,烧杀抢掠,南海子宫殿也惨遭破坏,珍宝被洗劫一空,园林逐渐荒废。清廷被迫签订屈辱的“辛丑条约”,为筹还赔款,把这里的土地分割出卖,又成为皇亲显贵们的地主家园。他们招佃屯垦,贫苦的农民沦为佃农。到解放前,海子里有大地主60户,多是封建贵族、大太监、军阀、官僚和汉奸,共占有土地5万多亩。而贫苦农民则是“春熬硝 ,夏打草,地净场光人挨饿,冬天混件破棉袄”。

  北平(京)和平解放,社会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革。1949年10月至1950年3月,北京郊区农民在中共市委的领导下,开展土地改革斗争,没收地主的土地和富农出租的土地归国家所有,然后合理分配给无地和少地的农民。广大农民翻身做主人,在党的领导下 ,不断提高政治觉悟,积极投入劳动生产和新社会建设,并进一步走向合作化道路。

  1951年9月,毛泽东主席主持制定了《中共中央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并在印发通知时,指示全党把农业生产互助合作“当作一件大事去做”。1952年,南海子瀛海一个小村庄的八户农民,从互助组办起“穷八家 ”初级生产合作社。旁边的一些村庄也跟着办起多个初级社。市委以这里为试点开展工作,到了1953年,以“穷八家 ”等半社会主义性质的初级社为基础,联合起来创办社会主义性质的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命名为“红星集体农庄”。实行了土地和重要的生产资料归集体所有,组织集体劳动。收入分配改变了以往的土地分红部分,实行评工计分、多劳多得的按劳取酬制度,成为社会主义的集体经济组织。以往分散的生产资料和个体劳动,得以比较合理的组织,有效的经营。庄员的劳动热情高涨,当年秋天获得了大丰收,社员的收入也得以提高。

  红星集体农庄附近的农民,眼看社会主义集体经济发展的优势,不断主动地要求参加。到1954年底,农庄已经由当初的60多户发展到1千多户,成为当地和全市的一面红旗。南海子里的多个初级生产合作社,又跟随红星集体农庄,陆续成立高级社。1955年,北京市委农村工作部和市农林水利局联合工作组,帮助红星集体农庄制定七年远景规划。从合理利用土地,包括水、旱田、轮作,菜园、果园、畜牧养殖、苗圃、副业生产用地,庄员住宅区和管委会办公区,以及修建排水沟渠和道路林带、文化福利设施、扫盲和技术干部培养等各个方面,提出了具体的奋斗目标。庄员的收入和生活水平,也将随着生产的发展,不断的增加和提高。规划使干部的心中有底,群众的心里亮堂,进一步鼓舞了劳动热情。毛泽东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选本)一书中,对这篇规划写的按语中说:“人类的发展有了几十万年,在中国这个地方,直到现在方才取得了按照计划发展自己的经济和文化旳条件。自从取得了这个条件,我国的面目就将一年一年地起变化。每一个五年将有一个较大的变化,积几个五年将有一个更大的变化”。英明的预言已经为事实所证明。

  南海子在解放后,还建立了一些国营农场。1954年,市领导部门合并各国营农场成为大型的国营南郊农场。南郊农场与附近的红星集体农庄等合作社协作,修整河流水渠等水利工程。1958年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通过了《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南海子里的全民所有制国营农场和农村的社会主义集体经济,水到渠成,组建成政社合一的红星人民公社(曾命名为中朝友好红星人民公社)。一个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在实践中摸索成长,可以肯定地说,原来红星集体农庄的远景规划,会更有条件在更大范围内落实。

  世事风云变幻,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村包产到户的家庭联产承包制风行起来。1983年,党中央决定撤销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红星人民公社也在撤销之列。(《北京日报》文章称“取消建制”)记者报道说,取消公社建制后没过几年,这里瓦片经济开始繁荣起来,村村开建工业大院,近几年又被拆除腾退。花大力气治理工业大院和建筑垃圾对人居环境的负面影响,留白增绿,修建一些城市公园。占地150多亩的瀛海红星集体农庄纪念公园令人瞩目,园内的文化设施,将保存当年农庄的资料图片,复制一些农事工具等,成为“传承红星集体农庄红色记忆的载体”。原红星集体农庄会计张红军,看到当年农庄活动的照片时对记者说:“这是属于我们那代人的青春记忆,也是每一个瀛海人的骄傲”。

  现在的南海子已经是高楼林立,道路纵横。国营南郊农场适应市场经济,分分合合,建立了一些分场、专业公司,发展“都市型”现代农业、仓储物流、工业园区等。有趣的是,农场下属的农业经营管理中心,又建立了一个山寨“红星集体农庄”,开展有机农业、食品加工、餐饮娱乐、果品采摘、水培花卉、微信小店以及小果园土地认养等各种商业活动,要“重塑充满红色底蕴的‘红星’品牌”。

  社会主义农业合作化和人民公社解体已近40年,瀛海人民仍不忘当年红星集体农庄的奋斗和光荣,只能是历史记忆和憧憬了!但是,全国各地仍有一些村庄的干部和社员,顶着包产到户的压力,坚持不分地、不退社,继续原来的高级社集体化经营。例如河南南街村、河北周家庄、江苏华西村以及艰苦奋斗的典型山西大寨村等。他们坚持发展集体经济,实行按劳分配制度,不断增加公共积累和社员收入及福利待遇,实现共同富裕。多数做到了免费解决社员的新住宅、教育、医疗、养老和文化活动的需要。他们坚持爱党、爱国、爱集体和团结友爱的精神文明教育。干部作风廉洁,先人后己;社会风气清新和谐,安居乐业。许多到那里参观学习的人,看到了真实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农村。

  现在提倡农业发展规模经营,上述坚持集体化的农村,已经证明了正是规模经营的好形式。土地流转到家庭农场或企业家手里,他们经营甚么?长久下去又将如何?在包产到户或土地流转的情况下,大概难以做到当年红星集体农庄那样全面的长远规划了!

  (本文内容参考有关历史资料,图片取自《北京日报旧京图说》)

  2019-3-25

相关文章